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五十五章 逃民

第九百五十五章 逃民

紫柏山作为北廷与西北域的界山,是座从北部的黑毛大漠,往南延伸到万涛河北岸、延袤六万余里的雄山大岳,然而紫柏山在东西方向上则要瘦长许多,狭窄处,仅有两三千里纵深。

对于不能御剑或御器飞行的凡民及普通子弟,又或者大宗货物的商队运输,倘若不想从数万里之外的丹霞渡绕,位于紫柏山中段、位于西北域浦源郡以及北廷延川郡境内的仙壶口,则是连接西北域与北廷最便捷的通道之一。

仙壶口通道实际由一系列大大小小、长长短短的峡谷组成,宽则数十里甚至百余里,狭窄起来,人马行于其间,仿佛从石头缝隙里挤过去,两侧都是万仞高崖。

凡民或许活得浑浑噩噩,在数以千万计的魔物像潮水一样涌过来之前,都不会意识到灭顶之灾的降临,但绝天岭失守、塔山防线的崩溃,对北廷大大小小的宗族势力来说,两个多月的时间,就足以令消息传遍了。

对北廷的宗族而言,北面是北境魔域,塔山防线崩溃后,魔族大军即将越过室韦山从东面杀过来,南面的中州大平原早就被魔族蹂躏得不像样子,他们即便不觉得西北域能扛过魔劫,然而此时西北域却是他们唯一能西逃的通道。

甚至早在魔族越过古兰山脉南下的建兴三十一年,北廷境界就有大量的宗族担心魔劫最终不受控制,就已经开始西迁,欲往越国境内避难,只是当时北廷柱国将军府为形势不崩溃,为能集结更多的人力及物力御魔,出兵封锁了与西北域之间的通道,严禁宗族西逃,这也导致紫柏山中东麓的延川群境内,滞留了大量的西逃宗族。

谁也没有想到数年血勇搏杀,最终迎来还是东线的崩溃。

塔山防线崩溃后,北廷柱国将军府也是绝望,放开仙壶口东段的关隘,一时间数以百万计的人马车乘涌进仙壶口,场面一片混乱。

特别是几处特别狭窄的隘口,人人争过,局面混乱不堪,稍有车马翻覆,就会堵得水泄不通;流血争斗之事,也每时每刻都有发生。

北廷北部防线的兵马虽然还勉强没有崩溃南逃,但也无法防守,使得这两个月来有大量的杂魔直接渗透进来,又没有人组织兵马清剿,加强了北廷境内宗族子弟及凡民的恐慌,好像逃慢了片刻,就会随时被魔潮吞没似的。

西北域浦源郡的驻兵,想要走陆路进入仙壶口的深处维持秩序,也根本不行。

姬江野第一时间赶到浦源郡坐镇,身处万丈高空,看着下方乱糟糟的一团,心里也是一阵后怕,跟同行而来的陈海说道:“幸亏你有先见之明,一次将两千艘风焰飞艇都借援给三宗使用,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要如何应对当前的混乱局面……”

三宗除了数百万精锐兵马,从魔獐岭、屏马山,沿陆路往东、往南缓慢转进外,姬江野、元周等人也是各率一部精锐,先乘风焰飞艇赶到仙壶口等几处贯穿紫柏山的要隘口来坐镇,他们就是预见到这几处隘道的形势混乱,必须要动用大量的风焰飞艇,才能够将一部分人马运入仙壶口等隘道的深处,控制住绵延数千余里的隘道内部的秩序,同时到处张贴魔獐岭大捷、三宗全歼天呈山魔族的告示,同时联络仓皇西逃的北廷宗族的族长、宗主们,以便能安定人心。

仙壶口最狭窄处,仅能供三四辆马车并行,要是所有从北廷境内西逃的人马车乘都乱作一团,相互争道、互不相让,甚至为此厮杀争斗,可能未来两三年时间里,通过仙壶口等险峻隘道,能有一两千万人逃到西北域境内就顶天了。

同时他们还要预防小股的精锐魔兵渗透进来搞破坏。

有些险隘处,一枚撼地符裂地断山,引起大坍塌,就能将整条隘道堵上十几二十天——人魔两族在这片大陆厮杀了数十万年,虽然魔族血腥残暴,但论为计谋来,却丝毫不比人族稍差。

一旦北廷二三十亿的凡民都滞留在紫柏山以东,沦为数以千万的南下魔物腹中的血食,到时候会有多少杂魔将兑变成精锐魔兵?

而即刻将涌入北廷境内的五六百万魔兵,实力又将增强到何等地步,都是姬江野他们此时不敢想象的。

“……不知道奚同光接到掌教送去的信函之后,有没有派人赶到延川郡来见面?”陈海眉头深锁的说道。

陈海并没有为自己的先见之明而沾沾自喜,现在魔族主力还没有进入北廷腹地,北廷的大小宗族还知道带着辟灵境以下的族人子弟西逃,军队还没有彻底的乱掉,这时候也是他们唯一控制局面不继续混乱下去的最后空窗期。

要是北廷的大小宗族,所有辟灵境以下的精锐,都抛弃凡民族人子弟西逃,甚至北廷军队的精锐武官、精英将领们,抛弃普通将卒西逃,三宗要在紫柏山、万涛河建立在防线,仓皇间又能组织多少人马到紫柏山以东,组织二三十亿人规模的凡民西撤?

而且仓促间又能有多少人,能听从陌生的三宗子弟的指挥?

东行要与秦虎山、吴之洞所部会合的十万龙骧先遣军精锐,此时在墨翟及姚文瑾、陈烈、齐寒江、魏汉、韩文当、沙天河、姜赫、姜雨薇等人统领下,正从紫柏山北部的深山大谷穿过,进入北廷境内;陈海则在苍遗的陪同下,赶到浦源郡来跟姬江野见面,除了商议之前没有细想到的一些北廷军民西撤事宜外,他也希望赶到仙壶口,能见到一两名北廷柱国将军府的核心人物,共商御魔大计。

北廷宗阀西逃已成定局,但以奚同光为首的北廷宗阀代表人物,他们是从西北域借道逃往越国,还是留在西北域继续御魔,还是两可之间的事情。

陈海与姬江野当然希望奚同光能率领北廷兵马及大小宗族都留在西北域境内,但在没有见到人之前,一切都难说。

曾在姜寅等真君数年所艰苦卓绝所经营的塔山防线,北廷差不多前后也增援了五六百万子弟,以后最后所覆灭的塔山守军六百万精锐里,有三分之一是北廷子弟,陈海都难以想象东线战局的崩溃,对北廷柱国将军府以及北廷境内大小宗阀的士气打击,是何等的惨烈!

即便见到奚同光或奚同光派来的代表,北廷坚决要求从西北域借道逃入越国,陈海也难以指责北廷众人的胆怯,但他们哪怕是撕破脸,却是绝不能允许北廷宗阀真就全部从西北域借道,逃到越国去。

看着下方乱糟糟一团,人群里也没有一两个修为像样的主事人,姬江野除了分出两艘风焰飞艇载着一营精锐降落下去主持秩序外,他与陈海则带着大部队继续东进……

燕州所造的巨型风焰飞艇,气囊皆有近三百米长,比三宗曾经拥有二三十艘浮空战舰都要巨大数倍,虽然气囊都未必抵挡住强烈罡风的撕扯,但四百多艘巨型风焰飞艇一起出现在仙壶口的西隘口上空,对那些仓皇西逃的人群而言,是极其震撼的,恍然间以为是天兵天将来救……

这一刻,即有些修为在身的子弟,也激动万分的朝着在队伍前端、并肩飞行的姬江野、陈海跪拜下来。

陈海隐约能感受到他周身所萦绕的苍古气息,在这一刻又浓郁了一丝。

夺下天罗谷后,也不知道是不是两边用大阵清除血煞魔雾的关系,陈海能感受到燕州有源源不断的众生愿力朝他汇聚过来。

而且从燕州汇聚过来的众生愿力,要比在桃源江一战之前他所能聚集到的众生愿力,要磅礴得多得多。

除非凝聚大道本源力量所形成的劫雷感应等极特殊情形,要不然陈海也没有办法直接借用众生愿力成事,但众生愿力陡然间磅礴精纯十数倍,一方面令太虚龙魂鼎炼制真龙涎息丹的速度再度提高数倍,另一方面就是以太虚龙魂鼎内一缕上古残魂所孕生的龙帝苍禹,借助陈海所汇聚过来的众生愿力,借助太虚龙魂鼎,修为直接恢复到天位第三境巅峰!

这是星衡域宗门玄修,所难以想象的事情。

陈海推测当年太虚龙魂鼎内所孕生龙帝苍禹的那一道上古残魂,可能跟天道、跟众生愿力也有着密切的关系,要不然不大可能会出这样的情况。

陈海与左耳、龙帝苍禹推测过,要是能将北陵镇与北廷、西北域的关系理顺过来,以星衡域凡民从神魂到肉身都要比燕州凡民强出一个层次的状况估算,龙帝苍禹借众生愿力恢复中三境的极盛修为,甚至更进一步踏入上三境,也不是没有可能……

看网友对 第九百五十五章 逃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