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五十六章 拦截

第九百五十六章 拦截

仙壶口峡道内的混乱,自有三宗的人马分头前去处理,陈海和姬江野没有多做停顿,继续往东面的延川郡而去。

然而在风焰飞艇集群刚刚穿过紫柏山脉中间线的时候,数十道剑光从下方的一座大峡谷深处飞起,往居前的太衍御虚灵舟迎面飞来。

当首之人身长素sè灵袍,束发长髯,身负一柄青光莹莹的灵剑,竟然有天位第二境的强悍修为,隔着十数里,在半空中滞住身边,扬声问道:“灵舟之上可是万仙山姬真人,天鹤宗赵玄明在此有礼了?”

陈海站在太衍御虚灵舟的舰桥之上,眺望前方百余里外的峡谷。

这段峡谷里有三四百里长、三四十里纵深,是仙壶口内部地形难得开阔的坝子,但此时已经被无数人西逃的人马车乘塞满,当真可以拿人山人海来形容。

看这些人身上所穿的衣甲袍衫,有身穿战甲、手执盾戟的兵卒,有统一灵袍法衣的宗门弟子,更多则是衣袍锦锈的世家宗阀子弟以及他们的奴仆,粗粗看去,竟然有三四百万人。

来人即便不通报姓名,但能在这么短时间组织三百多万宗门、宗族弟子西逃的,也只有距离仙壶口最近、以延川郡东部灵湖天鹤川为山门的天鹤宗一脉了。

这处峡谷差不多是浦源郡与延川郡的分界,峡谷的西口,有两座关城峙立,分别隶属于西北域及北廷的管辖。

浦源郡的守将接到姬江野的命令,目前只允许凡民以及能够被三宗整编的寒门子弟及散修通过,但像天鹤宗这种三四百万人要一起进入浦源郡境内,守将还没有资格放行。

天鹤宗控制紫柏山东麓的延川等郡,而紫柏山另一侧浦源等郡则万仙山经营数千年的根本,双方为争夺紫柏山中段的利益,数千年有过不少摩擦,弟子争斗都是常有的事情。

而此刻北廷局势糜烂,不知道有多少将卒、子弟丧命于御魔战场,赵玄明竟然这么快都已经组织天鹤宗弟子及所属宗族子弟三四百万人逃入紫柏山,叫陈海、姬江野心里如何欢喜?

姬江野按捺住心里的不喜,与陈海等人走出灵舟,站在太衍御虚灵舟之前,昂然而立。

赵玄明冲着姬江野行礼说道:“东线已经彻底完了,北廷糜烂在即,西北域怕也撑不住多少时间,这个时候姬真君率三宗将卒越过紫柏山东往,意欲何为啊?”

姬江野淡淡地道:“自前朝起,每有魔劫,我西北与北廷便同心协力以抗,北廷局势糜烂不堪,我西北三宗岂能坐视不理?而我三宗刚与北陵军斩获魔獐岭大捷,剿灭天呈山魔族,想必玄明真君也已经知道消息,怎么就觉得西北域撑不住多少时间?还有,北廷危难至此,玄明真君身为北廷九原都护将军,不应该在九原统兵领将,怎么跑回到延川郡来了?”

面对姬江野的质问,赵玄明脸上多少有些惭sè,分辩道:“倘若形势有所救,我赵玄明绝不会吝啬己身,但千万魔兵以及亿万杂魔即将涌入北廷,形势已然彻底不可救,护送有生力量撤入横断山脉,保存北廷人族的血脉延续,我赵玄明又能为一时的冲动,舍弃这样的责任?我想姬真人,您应该能明白我的苦心。”

姬江野在刚听到塔山防线崩溃的消息之时,也未尝没有这样的心思,听赵玄明说得如此道貌岸然,一时间语塞,倒不知道怎么驳斥他。

“姬真人,玄明有一事相求,还请姬真人首肯——真君这次带来这么多的风焰飞艇,可否借我一些使用,我天鹤宗定有厚报。”赵玄明见姬江野被他说得动容,继续说道。

“哼!”陈海冷冷一哼,冷冽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赵玄明,要是怒火能引发雷霆,他此时都能将赵玄明给劈死。

赵玄明乃是北廷北部防线上的九原都护将军,负责室韦山西北麓九原、云中两郡约两万余里的防线,他脱身逃回延川郡,又率着天鹤宗子弟及族人西逃,这意味室韦山西北麓的防线已经在他们预料之前、提前崩溃了!

这时候除了室韦山以东有三四百万精锐魔兵聚集,随时会紧追秦虎山、吴之洞所部西进,室韦山的西北部,还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魔兵,从洞开的北廷北部防线南下,这意味着他率部东进想要迟滞魔劫在北廷快速弥漫,将变得更加艰难跟凶险。

对这么一个货sè,陈海都恨不得一脚蹬他脸上去,千刀万剐了他。

而这个时候玄明真君此时提出借风焰飞艇,无非是方便他带着天鹤宗的人马、家底尽快越过紫柏山脉,逃往越国去。

见陈海丝毫不掩饰心里的不屑跟恚怒,玄明真君脸sè也是不虞。

不过,他虽然以前不曾见过陈海,但陈海天位初境的修为便是姬江野并肩而立,气机与四周山河融为一体,令人难以琢磨,还透漏几许煌煌气息,有种令人有想要臣服的感觉,就知道他绝非泛泛之辈。

赵玄明有求于姬江野,心里觉得陈海无礼之极,也是生生受着,挤出笑脸问道:“赵玄明眼拙,不识这位真君的姓名,但眼下局势糜烂至此,能多逃出一些精锐弟子,对将来的御魔大业就越有帮助,不各大道这位真君有何相教?”

陈海见此人明明是贪生怕死,竟然能如此厚颜无耻的巧舌如簧,剑眉一挑,说道:“我北陵侯陈海名微不扬,怨不得赵真君眼拙——北廷形势或不能守,但赵氏一族及天鹤宗十数万弟子受亿万凡民供养,大难来临之际,赵氏一族及天鹤宗弟子却第一个抛弃亿万民风,仓皇而逃,贪生怕死却站在这里大言不惭,你心里可知半点羞耻?”

被陈海当上百万子弟的面如此训斥,赵玄明也是老羞成怒,一张仙风道骨的老脸这时候涨得通红,但他此时也总算知道眼前这青年到底是谁!

姜寅身死,吴氏率厉牙镇兵,欲从燕台关借道南逃,陈海怒斥之,继而在燕台关许下大誓,引发天地悲音,这事西北域及北廷的凡民百姓未必知道,赵玄明却是清楚的。

没想到眼前这人,竟然是姜寅的弟子、太上天尊秦世民亲定的大逆之贼陈海,竟然还自封北陵侯了,难不成他要将魔獐岭以北的万里地域,视为他的侯国?

赵玄明想着要从西北域借道,只能强忍住心口的恶气不去理会陈海,朝姬江野道:“不得已抛弃亿万凡民,赵玄明心里也是羞愧,但是与凡民一起化为灰烬,还是在形势不得已之时,保存御魔的有生力量,赵玄明必然要有取舍——姬真人倘若能将身后五百艘风焰飞艇借我天鹤宗使用一年,我天鹤宗赠送一百头焚瞳灵鹤、一千头雷鹫以及其他杂等灵禽一万头给万仙山,如何?”

陈海负手而立,冷眼看着赵玄明,没想到此人的城府比他想象的还要深沉,遭他如此训斥竟然还能沉得气利诱姬江野。

换在平时,这样的条件自然诱人之极。

要知道,天鹤宗仅四名天位真君,但能在北廷四宗之中立足,所依赖的就是其擅长豢养仙禽。

焚瞳灵鹤、雷鹫都是紫柏山深处的灵禽异种,只有天鹤宗能大规模的豢养。

雷鹫乃是极凶猛的战禽,天生便擅御雷术,三四百头经过严格训练、通人性、知修行的雷鹫聚集,一起引发御雷术,彼此共鸣,威力绝不在殛天玄雷阵之下。

而焚瞳灵鹤更是星衡域都罕见能修炼到道丹化形、道胎乃至证道的上等灵禽。

其他杂等灵禽不说,天鹤宗为借道、借风焰飞艇,一下子就拿出一百头焚瞳灵鹤、一千头雷鹫,不可谓不是大手笔。

现在的情况,是陈海要带着这十万龙骧先遣军精锐前去和秦虎山汇合,一旦与魔兵接战,在没有足够多的空中防护力量的情况下,风焰飞艇极容易被魔兵击落。

要有这批灵禽战禽编入龙骧先遣军,进入北廷东部地区,与魔族周旋的战力将提升一截。

姬江野有些意动,瞥向陈海。

陈海负手而立,说道:“北廷所有的西撤人马,要么在紫柏山东麓筑城坚守,以御魔劫,西北域必会遏尽全力,提供所必需的粮草、军械、伤药,而倘若想进入西北域避祸,所有物资、人马则必须接受三宗以及我北陵军的整编;而对那些想借道逃往越国的人马,我们一律不会放行——此乃我北陵军与三宗共定拟定之决策,赵真君倘若不能接受,请即刻率族人、子弟从仙壶口撤出,尽快从丹霞渡以南绕道逃往越国吧!”

赵玄明脸sèyīn晴不定的盯着陈海,见陈海气势像极万年玄冰,看人令人觉得心寒,也知道陈海的态度如此坚决,没有半分回旋的余地,而再看姬江野脸上也没有了犹豫之sè,心里悻悻不已,但是姬江野身边五百艘风焰飞艇,载着近三十万精锐之师,正往下方归属浦源郡的浦城关缓缓降去,他情知强行叩关,只会引来灭顶之灾。

天鹤宗虽然极盛之时,也掌握百万兵甲,但这些年御魔战事惨淡之极,赵玄明等天鹤宗负责九原御魔战事的大老,又将一部分普通将卒及低层武官丢在九原,仅率少数精英战将逃回延川郡西撤,不要看他们在浦城关以东被堵了有三四百万人,但可战之兵却不足二十万。

“陈侯既然左也不许、右也不许,姬真人却如提线傀儡不作声,赵玄明也只能先告辞了!”赵玄明临时还不忘离间陈海与姬江野,带着弟子御剑飞回两百余里外的峡谷大营。

赵玄明走后,陈海和姬江野俱是眉头紧锁,没想到北廷的情况比他们想象的还要糟糕,猜测九原一带的防线应该已经崩溃掉了。

姬江野正要与陈海浦关城飞去,一道玄光破空掠来,却是一枚符诏落到姬江野的手里。

姬江野读过符诏,微喜跟陈海传念说道:“奚同江已到长桐城,邀我相见。”

“好,我们过去。”

长桐城建于仙壶口北面的紫柏山东麓山岭之中,原来也是天鹤宗所控制的城池,陈海与姬江野乘太衍御虚舟一个时辰后便赶到长桐城。

此时的长桐城已经一片狼藉,没有多少人在城里,想必此地所居住的多为天鹤宗弟子的族人,此时已经差不多都逃走了,有两艘浮空战舰停在城中,五六千辟灵境以上的精锐,守在城守府外,等着陈海、姬江野他们过来。

奚同光在城守府上空负手而立,眉头紧锁,看到陈海和姬江野出太衍御虚舟飞来,这才稍稍舒展眉头,上前迎了过去。

不待姬江野说话,奚同光指着陈海问道:“这位可是姜寅道兄的弟子,陈海真君?”

既然奚同光主动来见他们,想必消息不会太坏,陈海也知道奚同光与师尊姜寅交情莫逆,才会在北廷实力如此孱弱时,还将五六百万精锐将卒派到塔山交给姜寅统率,也没想到塔山防线崩溃,北廷的损失极其惨重。

陈海上前执礼说道:“陈海见过奚真人!”

奚同光打量陈海说道:“你在魔獐岭立煌煌之功,为两域人族争得一线生机,真不愧是姜寅道兄的传人!”

听奚同光如此说,姬江野愁眉也彻底舒展开!

姬江野不仅是北廷柱国将军,不仅是北廷第一强者、拥有天位第六境的强悍修为,同时也是北廷第一宗阀奚氏的宗主,也是北廷第一宗门紫虚宗的掌教真人,诸多身份集于一身。

奚同光决心与西北域三宗联手御魔,这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奚同光也不废话,直截了当的说道:“你二人的来意我知道。姜寅道兄,没能死在御魔战场,同光深以为憾,同光也没有大志,但有一丝希望,也绝不会背魔而逃。不过,虎山兄与之洞,在室韦山西麓仅有几十万残魔,难抵如潮魔兵,陈侯率十万精锐东进,真能抵挡住多久?”

陈海说道:“我与秦、吴二人他们会合后,不会与魔族力敌,但会歇尽全力,在北廷的东部,与魔族周转,为北廷兵马以及西部的亿万凡民撤入紫柏山,尽可能争取时间!”

紫柏山的通道狭窄,而北廷北部防线已经崩溃,目前的方案,陈海是希望奚同光尽可能掌握更多的北廷兵马,撤到天鹤川一线,与三宗前出的一部精锐联手起来,先建立一道临时的防线。

天鹤川南北两岸一马平川,三宗调用大量的风焰飞艇相助,数以亿万的平民就能够以最快的速度逃到天鹤川以西的紫柏山东麓山岳之间,然后再通过紫柏山,慢慢往西北域境内疏散。

奚同光听陈海说过他与三宗所草拟的方案,定定的盯着陈海,说道:“北廷或能集结一批子弟,随陈侯东进。”

“迟滞东线魔族往西推进,兵贵精不贵多,秦掌教与吴真君手下还有五六十万精锐,加上北廷在东部的兵马,陈海率十万精锐赶过去会合足够了,”

陈海说道,北廷当前的势态,还有决心或说死志御魔的弟子不会太多,奚同光要用好这些人,在魔兵汹涌而来之前,则能组织撤退更多的凡民,说到这里,陈海又说道,

“在我率部东进之前,有一事想请奚真人首肯。”

“请说。”奚同光说道。

“三宗与北廷联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诛赵玄明九族!”陈立说道。

听陈海这么说,奚同光猛然一惊。

姬江野也是诧异万分,陈海事前并没有跟他商量过此事,没想到直接就跟奚同光提出来——他之前见陈海拒绝掉赵玄明的借道请求,还以为陈海要逼赵玄明及其他天鹤宗的大佬,离开仙壶口,从丹霞渡绕道西逃呢,没想到陈海在那一刻早就杀机暗藏,要对赵玄明动手,将天鹤宗的资源、人马都截下来用以御魔。

“非常之时必需要用非常手段——不诛赵玄明九族,不足以定北廷军心,不足以坚定我等御魔的决心!”陈海寸步不让的盯着奚同光说道。

奚同光沉默了半晌,都不知道怎么回陈海的话。

赵玄明逃归延川以及在浦城关前跟姬江野、陈海见面的事情,奚同光也已经通过密报得知,但此时北廷诸镇诸军诸宗人心已经崩溃——大难之前、各自飞,他目前除了手下三五十万嫡系兵马外,奚同光甚至连紫虚宗其他分支所掌握的兵马都指挥不动,又谈何约束赵玄明等天鹤宗的人?

即便如此,奚同光也没有想过要找机会诛杀赵玄明等人的九族去震慑人心、去暂缓形势的崩溃……

这一刻奚同光终于知道陈海为何能赢得桃江源一战了!

看网友对 第九百五十六章 拦截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