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五十七章 诛族

第九百五十七章 诛族

赵玄明他们所处的峡谷名叫溪柔峡,由于地势,数百里方圆内的溪涧蜿蜒而下,在这峡谷中聚集了一座七八里方圆的湖泊,湖底又有灵脉汇聚,散发着丝丝的灵蕴雾霭,若是放在平时,很是一个风景绝盛的好去处。

只是现在几百万人聚集在这里,那点清韵灵风早就被各种人马等散发出来的气味搅得浑浊不堪。

溪柔峡的一角,小湖的旁边,有数十栋很是雅致的宅子孤零零地立在那里,这里原本是赵氏一族所属的一处别院。

相比起溪柔峡另处的拥挤混乱,别院清出来供赵玄明及其他三大天鹤宗真君、数十名护法、执法长老的家眷老小居住,虽然跟大家在天鹤川的灵天洞府无法相比,但在仓皇逃亡途中,可以说已经是相当清静了。

而天鹤川所有真传弟子、内外门弟子,都已经编入天鹤宗最后所掌握的二十万精锐之中,其中八万兵马与大部队混杂而行,维持秩序;还有十二万精锐就驻扎在别院的外围,周边数里方圆都不严禁凡民子弟靠近。

天鹤宗虽然手里仅剩二十万兵马可以调用,但随赵玄明从九原逃回来的两万御禽锐卒,却是整个海东大陆都罕见、成行营编制的战禽营精锐。

山湖中央有一座百余步见方的小岛,峰奇木秀,灵气特别的浓郁,似有聚灵一类的法阵,将湖底这处仅能称得上黄级的灵脉所汇聚的灵气,都聚集到小岛之上。

小岛上建有一座三层木楼,雕梁画栋,通过敞开的轩窗,能看到天鹤宗四大真君及五十多名道胎境的护法、执法长老,正坐在顶层的阁楼之中。

这些人面前的几案上,还摆着仙酒灵膳,看上去就算是逃亡之中,这些天鹤宗掌控者们还勉强维持着最后的体面,只是阁楼之中的每一个人神sè凝重,无心品尝桌上的仙酒灵膳。

徐徐清风吹来,带着湖水的凉意将亭阁中的炎炎暑意给吹拂个干净,然而却吹不走亭阁中凝重的气氛。

赵玄明见过姬江野、陈海回来之后,就将所有人召集了起来,他虽然猜不透为何姬江野会对陈海言听计从,但是却也知道姬江野之决心所在。

这个时候给他们的选择不多,要么留在紫柏山东麓御魔,要想逃入西北域,就要接受三宗的整编,将来也会被陆续送上血腥无比的御魔战场,从西北域借道,已经是绝无可能。

此时三宗新获魔獐岭大捷,军心士气正旺,数百万精锐兵马陈以紫柏山以西,他们手里二十万精锐,是完全没有资格叩关而入的。

但是,要是就此退出仙壶口,从紫柏山东麓的丘山间往南行,一直绕到四五万里之外的丹霞渡,然而顺着万涛河南岸西进抵达横断山脉,这需要多久时间才有可能撤到越国境内?

前两个选择,断然不是赵玄明他们所希望的。

在他们看来,西北三宗和北陵镇虽然说在魔獐岭前取得了大捷,剿灭五百万魔兵,但这一次魔劫,魔族的真正主力一直都在东线,包括黑炎大魔炎以及甘昌等大魔君,魔族在东线至少聚集十数天魔中三境修为以上的魔族强者,而天魔下三境的魔君数量也要远远高过西线。

而魔族在西线虽然也有三十樽魔君坐镇,但天魔中三境大魔君级的存在仅有闫莨、缑亢二魔,魔族东西线的实力对比,也就一目了然了。

赵玄明不认为西北域还能继续侥幸得胜,更不可能认为三宗此时的努力,真能让北廷多少凡民能顺利越过紫柏山、逃到西北域境内里去,心想着北廷局势已经彻底糜烂,二三十亿凡民在两三年间惨遭吞噬,不知道又会令多少精锐魔兵、魔将、魔侯乃至魔君级的存在崛起!

目前唯一之法,也只能从仙壶口退出去,从紫柏山东麓的丘山间穿过往南走了。

赵玄明想到这里,与其他三位真君艰难地说道:“这么多人一起走,走得太慢,而即便都能及时撤到横断山脉之中,一时间也不会有栖息之所,到时候饥馑、疫病齐下,那些没有修为的子弟不知道能有多少能熬过去——依我之见,我等真君应该先率精锐前往横断山脉立足,为后续诸族子弟撤来做好准备。”

其他三位真君对望了两眼,虽然赵玄明说得冠冕堂皇,但他们知道赵玄明多半还是担心带着凡民子弟西撤速度太慢,很可能在半途之中,就会被魔族的前锋精锐缠住,最终连他们这些天位真君都未必能脱身。

不过,赵玄明的说辞,他们也觉得有理,三四百万人即便都能逃入横断山脉里,这么多的衣食住行,是需要有人先行一步,但他们也都不愿意留下来带领凡民子弟缓慢撤离,自然就没有人站出来说什么。

“现如今,我天鹤宗还有战禽灵禽四万余头,除了必要的物资,第一批差不多能勉强背负十万人先行西撤,除去五万兵马,差不多能让诸位将嫡系子弟都带上——这样渐行渐歇,差不多四个月后,还能赶回来运第二批撤离……”赵玄明目光灼灼的盯着众人说道。

他话里的意思很明确,魔兵还在十万里之外,即便以最快的速度西进,差不多也要半年的时间才能赶到紫柏山东麓,天鹤宗还是能保证两批二三十万人马优先撤到横断山脉,至于凡民子弟,他们此时不会放弃,但最终能不能撤到横断山脉,或者中间要不要有舍弃,只能听天由命看当时的形势发展了。

其他人也想不出更妥善的办法,而天鹤宗的掌教在绝天岭道消身殒,一时间也就都听赵玄明站出来主事。

“奚同光此时已到长桐城,听说还约了姬江野、陈海过去见面,他会不会允许我们就这样西撤,他要是为难我们,该怎么办?”正在这时,一个身穿黑袍的天位真君,担忧的问道。

“奚同光不仅是北廷柱国将军,更是紫虚宗掌教,他此时连紫虚宗的赵紫虎真君、洞阳丘真君、甘棠真君等人都掌控不住,还能管得住我们?”赵玄明却不担心奚同光会留难他们,“奚同光迫不及待赶到长桐城,约见姬江野、陈海,不过也是想替他奚氏一族,谋条后路而已,等他在姬江野跟陈海面前碰了壁,就会跟我们一样选择分批西撤的……”

赵玄明待要分派任务下去,心神一凉,与其他三位真君往东北方向看去,彼此疑惑相望,他们这时候都能感到有两艘浮空战舰,从长桐城那边升空而起,正往他们这边快速飞来,这两艘浮空战舰,一艘是姬江野的座舰太衍御虚舟,一艘是奚同光的座舰冲云灵舟。

“姬江野与奚同光一起过来,难不成他们改变了主意?”赵玄明疑惑的问道。

两艘浮空战舰带着浩大的声势驶入溪柔峡之中,将拥挤了一天、陷入沉睡的数百万人都惊醒。

赵玄明猜不透姬江野、奚同光两人过来的意图,隐约能感觉到些许的杀气腾腾,但两艘浮空战舰,塞进去两三千人马就顶天了,天鹤宗有十二万精锐驻守在湖畔,倒也不怕姬江野、奚同光会跟他们翻脸,心想以不变应万变,就带着众人飞到湖心岛的上空相迎。

“赵玄明、许明达、周臻、陈坤,不知道柱国将军驾临延川郡,未能远迎,还请柱国将军见罪!”赵玄明等人上前喝诺说道。

奚同光“冷哼”一声,也不言语,张口喷出一座珠丸大小的灵塔,就见灵塔迎风而长,飞至半空瞬息间就有四五丈高矮,接着就绽放万丝毫光,朝赵玄明的头上镇压而去。

赵玄明大惊,不知道奚同光为何一言不发就要大打出手,他天位二重巅峰,虽然远不是已经天位中三境巅峰强者奚同光的对手,但一身道宝、灵符,也能让撑住片刻。

眼见着奚同光的本命道宝金阳玄塔来势凶猛,赵玄阳匆忙间祭起一方鸟形灵佩,在头顶化作一头十丈大小、熊熊燃烧的烈焰灵凰,将奚同光的金阳玄塔给抵住,惊问道:“柱国将军,这是何意?”

许明达、周臻、陈坤三位真君以及天鹤宗五六十名道胎长老都在现场,看到这一幕皆是大惊,而奚同光一言不发就大打出手,他们自然知道奚同光与姬江野联手必然是赶来问罪的,当然也是纷纷祭出法宝玄兵,要助赵玄明一起抵挡,同时也传令湖衅兵马一起发动起来。

他们虽然没有敢强闯西浦城的念头,但姬江野、奚同光这么点人手赶过来问罪,他们不想束手就擒,也就只有拼死相抗。

天鹤宗作为北廷四宗之一,虽然这些年伤亡惨重,但是尚存的底蕴绝不容小窥。

其他兵马发动或许要慢得多,但由四百余头炎瞳灵鹤、四千余头雷鹫、一万余头杂散战禽以及相应的御禽将卒所组成的天鹤道兵,修为最低也有辟灵境中后期修为,这一刻也是哗然躁动起来,就要往湖心岛围攻过来。

“聒噪!”

陈海轻叱道,众人就觉得整座紫柏山脉都仿佛在这一瞬轻轻地震动了一下,神sè错诧间就见夜空之中骤然间凝聚一道极淡金光,转瞬化为一柄紫金sè三尺剑刃,在赵玄明拼尽全力抵挡奚同光镇压之时,就见剑刃穿赵玄明的胸膛而过!

赵玄明被奚同光镇压住,是无法闪避招架,但他身穿的那件五凰彩衣,仍道阶初品的护身灵衣,竟然连北陵侯陈海的一剑都没有挡住?

“且不说你们这些玄修大能,受亿万生民供奉,你们且往身后看看,魔劫汹汹当前,海东大陆有哪一处不会成为立尸之地、滔天血池?你们想逃,要往哪里逃?”陈海一剑斩杀赵玄明,看着数十灵剑、法宝绽放亿万毫光、震鸣欲朝他斩来,却是夷然未俱,虚步踏出,盯着天鹤宗这一干真君、长老们,“你们一个个都修为数百年甚至数千年,难不成连‘汹汹魔劫之下,必死则生,幸生则死’的浅显道理,还需要我一个后进之人教训吗?”

为陈海气势所逼,许明达、周臻、陈坤神sè惊变,一时间竟然都未敢再摧动灵剑法宝,往陈海当面再逼近一步。

这时候三宗及奚同光嫡系扈从,趁天鹤宗众人迟疑之间,从太衍御虚舟、冲云灵纷纷杀出,祭御法宝、灵剑,将陈海、奚同光、姬江野三人护在身后……

“许明达、周臻、陈坤,你们是要御魔而死,还是要死于本尊的金阳玄塔之下?”奚同光以紫虚宗掌教出任北廷柱国将军有好几百年了,虽然北廷局势已经崩溃,但他的威势在,他没有站在扈从的保护之后,而是越过众人,站在天鹤宗众人还没有收起来的法宝、灵剑之前,凛然说道,“赵玄明身为九原都护将军,不战而退,致九原兵溃,十数万将卒、千万凡民沦为魔族血食,斩九族都无法弥补其过——而余者死罪皆赦,唯愿诸君能随我在这汹汹魔劫之下,为海东人族、为己族子孙、为自己杀出一线生机吧……”

看到五百多艘风焰飞艇,载着三宗数十万精锐此时已经从浦城关方向腾空而起,许明达、周臻、陈坤三人对望良久,才悻然收起法宝灵剑等候处置。

湖心岛上空三名道胎境长老乃赵玄明的嫡系子孙,看情形不对想要遁逃,奚同光袍袖一挥,分出三道剑光,就朝他们当胸斩去……

看网友对 第九百五十七章 诛族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