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五十八章 诛族(二)

第九百五十八章 诛族(二)

三名赵族长老,才道胎境中后期修,此时都没有半分斗志,心神慌乱而逃,自然是没能逃过奚同光的一道剑光分斩,身子被剑光斩入,在半空猛然一滞,接着就斜斜从半空载落下去,血溅当场。

这一幕刺激得天鹤宗不少长老,下意识又将灵剑、法宝祭出,怕奚同光对他们也下毒手杀害。

“想天鹤宗掌教真人陶星洲,曾与我谈论剑道同宿同休三载,修为是何等高绝,陨星剑出,天下星辰皆黯淡失sè,万魔辟易,他想独逃,怎么可能会殒落在绝天岭以南七百里外的星野原?星洲真人志向高洁,难道他不知道用你们所谓的保存有生力量以便更好御魔的‘想法’安慰自己,将万千儿郎抛弃在星野原独逃?他为何宁可战死,也不愿独逃?八年前,千万魔兵越过古兰山南下,北廷真君皆是惶惶,星洲真人主动找我请命,要率部与姜寅真人一起东进,那时星洲真人就没有想过他选的是一条十死无生的不归路吗?你们想想你们的掌教真君,他在战死的那一刻,心里想的是什么,魔兵未至,你们就仓皇西逃,你们往后在九泉之下,又有什么面目,去见你们的掌教真君?”

奚同光瞳芒似剑,往那些再度祭起灵剑、法宝的天鹤宗弟子脸上扫过去,

“你们如败家之犬,逃到这里,还将原本能诛杀魔物、庇护族人与凡民的灵剑、法宝,对准你们的柱国将军,你们内心就没有一丝羞愧吗?你们想逃,我们也想逃,大家乱哄哄一起西逃,请问能逃到哪里是尽头?所谓撤到横断山脉再御魔,是不是你们自欺欺人的谎言?倘若你们想撤到横断山建立防线,但为什么我们不能与三宗联手、与北陵军联手,在紫柏山建立防线,帮着北庭曾供应你们的亿万凡民争得最后撤入西北域的最后一线生机,为何不能让你们的子嗣、家眷撤到紫柏山以西,以你们血肉之躯为他们争得一丝的安全空间……”

数十万三宗精锐乘风焰飞艇围来,兼之奚同光在北廷积威数百年,声望原本就远在其他天位真君之上,以雷霆手段诛杀赵玄明及三名赵族长老,终于将天鹤宗其他真君、长老都震慑住不敢动手。

夜尽天明!

火红的朝阳从山嵴浮跃了出来,将万千光线撒向溪柔峡的时候,混乱了一夜的溪柔峡才稍稍平静下来。

姬江野、奚同光最终同意天鹤宗弟子的年幼子嗣、妇孺以及没有修为底子的族人,先行撤入西北域境内安置,但原归属延川郡兵的将卒、随赵玄明等人从九原边塞逃回来的精锐以及天鹤宗有修为底子的弟子,四十二万人,一个不落的都需要接受三宗的整编,立即奔赴天鹤川以东的城池驻守,一方面恢复北廷西部已经然混乱的秩序,一方面尽可能剿灭渗透进来的杂魔,而且只要这边有军事力量布防,能令魔兵稍存忌惮,就能遏制住前锋魔兵肆无忌惮的速度,为凡民西撤争取更多的时间。

要不然的话,北廷境内完全崩溃,魔族仅需要派出数万翼魔封堵山河关隘,以及纵容数以百万计的杂魔先期杂乱的涌入北廷腹地,就有可能将二三十亿凡民西撤的通道完全堵死。

而许明达、周臻、陈坤及天鹤宗的诸多长老们,则将随奚同光乘冲云舟北进,到北部防线上尽可能安定崩溃的军心,一方面迟滞北面魔兵南侵的步伐,一方面令北部防线所剩的二百万精锐,尽可能有序的多撤一些有生力量下来。

赵玄明论罪当诛九族,而所谓九族,从高曾祖算起,父而身,身而子,子而孙,算到玄、曾两代,正好九代,也就是九族。

而从第四代曾孙算起,往下再推算四代,都可视为赵玄明的嫡支子孙。

赵玄明的高曾父祖自然早就不存世,其子、其孙尚存九人,修为最高的三名道胎,已被奚同光当场诛灭,其玄孙、曾孙两代,则存六百余人,奚同光宣告其罪应诛九族,便是将这六百余人囊括在内。

只是这些人也不可能束手就擒,连同他们掌握的精锐嫡系,到清晨时被当场斩杀三千余人,才将所有漏网之鱼捉住,押到明溪湖畔斩首,明正典型。

这六百余人里,就有六十名道丹,其余差不多都有明窍境的修为,与之前被奚同光斩杀的三名道胎境长老,可以说是赵氏一族保存下来的最后精锐力量,也是赵玄明经营四千多年、成为天鹤宗五脉之首的根本——由此也可见北廷的修炼资源实际上大多数都被这些大族宗阀控制在手里——随着明溪湖衅人头滚滚落地,赵氏一族嫡支虽然还有数万子弟,但就根基而言,已经是彻底被废了。

原本这些精英战将,能组建十万精锐战力,却是被奚同光、姬江野、陈海毫不犹豫的在明溪湖衅斩首。

既然下了手,奚同光、姬江野心里也清楚,与其让所有北廷的宗门、宗阀子弟尚存一丝侥幸之心,不如用赵族的滚滚人头让他们坚定起破釜沉舟的决心,北廷的形势或许能没有那么难看。

奚同光深深吸了口气道:“此间事了,天鹤宗的整编就要劳烦姬道兄了,大金山防线出了那么大的漏洞,早已经人心惶惶,我现在北上,或许还能整顿一些兵马与魔兵在北线周转,为紫柏山脉争取更多的时间,而东部则要拜托陈侯尽力为之了……”

陈海点点头,跟奚同江、姬江野说道:“室韦山形势极为危恶,秦虎山、吴之洞所部,随时都有被魔兵吞灭之忧,我龙骧先遣军乘风焰飞艇而行,即便途中没有一丝耽搁,还需要有一个月才能抵达室韦山西麓,我打算从天鹤宗抽调一千鹤、鹫子弟先行!”

得燕州援助之后,北陵镇也迅速组建两万人规模的战禽营,护送两百艘风焰飞艇东进,但燕州的战禽绝大多数都是铁鳞鹰、黑羽巨鹫这一类的低级灵禽训战而来,即便展翅飞行,速度不比风焰飞艇稍快,中间还要停歇休息,所以也保能跟风焰飞艇集群而动。

陈海本打算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之后,就带着苍遗以及龙帝苍禹先行,赶到室韦山先跟秦虎山、吴之洞会合,不过天鹤宗以豢养战禽闻名,特别陈海所说的鹤、鹫二部弟子,胯下所御灵禽皆是炎鹤、雷鹫等异种,从中挑调修为皆在明窍境以上以及战禽不弱于明窍境武修的一千精锐,速度不会拖慢,差不多也能日行七八千里,而有一千精英战将的加入,则能更加安定秦虎山、吴之洞所部的军心,打击此时可以已经快速机动越过室韦山的魔兵前锋!

姬江野犹豫了一下。

陈海率部东进,九死一生,姬江野此时自然不是心疼会被陈海抽走一千明窍境以上的精英战将跟天鹤宗手里最强大的一千头战禽,他实在是担心这一千天鹤宗子弟人心不稳,要是他们怀恨在心,在半途有什么不轨之心,一千名明窍、道丹联手发难,陈海不管有多高的修为,也会在yīn沟里翻船。

“我让鹏飞率两百扈兵,也与你先行。”姬江野考虑了一下说道,心想让自己的四世孙姬鹏飞率十数道胎、数十道丹护卫陈海,应该能镇压住天鹤宗的弟子不敢轻易妄动。

“多谢,但暂时不需要劳烦鹏飞兄相随。”陈海拒绝道。

姬江野手里能调用的人手越多,意味着北廷凡民撤退的速度越快,能撤下来的凡民数量越多,陈海这时候尽可能不从姬江野身边抽人,即便是桓温、姬成韵他们,陈海也是劝他们进入紫柏山东麓清剿前期透渗进来的杂魔以及在魔獐岭大捷之前,渗透到魔獐岭以南的大量翼魔。

这时候每个人都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并非冒死东进,就是御魔,留在紫柏山清剿杂魔,以及组织凡民西撤,就不是御魔了。

陈海也知道他与姬江野、奚同光联手击杀赵玄明、诛杀三四千赵氏子弟,又强迫天鹤宗所有的弟子将卒都留在紫柏山以东御魔,不遭人恨是不可能的,但他也不信他所征用的千余精锐,就没有一个有点羞耻心的,就没有一个敢与魔族同归于尽的!

许明达、周臻、陈坤等天鹤宗道胎、天位境强者被奚同光强行带走,这些人修为越深、道心越奸,甚至他们中很多人都奢望长生,与芸芸众生的疏离也就最严重,他们的心思其实是最不稳的——也不怪,他们中绝大多数都活了有好几百岁,看着自己的嫡亲子孙都死了一茬又一茬,七情六欲早已淡薄之极,对供养他们的凡民又能存多少眷顾之情?

真正的敢战之士,反倒普遍存在修为没有那么高深的中下层弟子之中,毕竟他们这些人主要还生活在世俗之中,有着更强烈的七情六欲,与凡民族人有着更强烈的血脉牵连。

陈海通过神念,跟姬江野、奚同光说明他的打算,奚同光、姬江野也是暗暗称赞,心知陈海能连获大捷并非饶幸,也知道这千余精锐要是能历经波折跟着陈海东进与秦虎山、吴之洞所部会合,最终只要不死,大多数都会为陈海一往无前的慨然气魄所折服……

看网友对 第九百五十八章 诛族(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