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南下(四十)

第三百三十一章 南下(四十)

又一匹战马哀鸣着跑远,原来马上骑士已然落马,活着的时候还是一名执必部的百夫长,拥有二百余帐落,战时可以出动上百丁壮为青狼骑,跟随着百余奴兵,战马牲口加起来能拿出四五百骑来。帐下还用着二三百名牧奴。

不出征之际,这百夫长贵人,坐拥着十余片上好的草场,一两个小部族还要为他服役,每年提供七八副铠甲,剪毛挤奶背盐无所不为,汉地贩运来的丝绸茶叶瓷器等享用源源不绝。

这正是站在草原各族头上,并对汉地保持强大威慑力的突厥贵人的生活。

但现在这名贵人百夫长头颅破碎,一脚还挂在镫上,被坐骑牵着在雪地中拖出长长的雪痕,再没了半点声息。而他麾下青狼骑,四处奔散,消失在纷飞大雪之中。

敲碎这名百夫长头颅的,正是尉迟恭。

他摩挲着手中铁鞭鞭柄,强忍着取出酒囊狠狠喝上一大口的冲动,锐利的眸子左右顾盼,寻找着下一个厮杀对象。

战场上都是三三两两的恒安甲骑,伤者血迹斑斑,就是未伤之人,也是筋疲力尽。

而原来在此间死斗的青狼骑,则纷纷转向后方,加入正在与玄甲骑混战的战团,再没人想在这里和尉迟恭他们恒安甲骑死拼下去。

战场之上,到处都是尸首。青狼骑居多,恒安甲骑也不在少数,零星还有玄甲骑的尸身夹杂其中。在适才恒安甲骑下马据守的侧翼之前,青狼骑人马尸身,堆垒得都像是一道矮矮的胸墙!被冻硬了的青狼骑尸身堆叠在一处,呈出各种千奇百怪的形象。

大雪铺天盖地而下,仍然遮掩不尽遍布雪原的血迹。所有一切,都昭示着刚才在这里爆发的战事,到底有多么的惨烈!

在北面大雪深处,仍然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喊杀声,那是玄甲骑正在拼死突阵,而青狼骑也在拼力汇合重整,与玄甲骑死战!

几名恒安甲骑牵着几匹马走走向尉迟恭,其中两马之间,牵着绳网,绳网之上躺着的就是苑君玮。

苑君玮身上几乎都被鲜血涂满,伤得甚重。不过喘息之声仍然颇有气力,显现出他生命力也着实顽强得很。

当先一骑对着尉迟恭就是一声欢呼:“苑四命大,给咱们找着了!”

尉迟恭点点头,大声下令:“吹角,集合军马,去帮一把徐乐!”

尉迟恭身边寥寥几名还跟着的亲卫瞪大了眼睛:“将主?”

一场大捷,杀伤数百青狼骑,但是恒安甲骑付出的损失同样惨重。以三百骑挡住青狼骑前锋锐气,最后撕破前锋阵列,以让玄甲骑发起冲击。恒安甲骑这一仗,同样也是竭尽全力。各级火长队正,不死即伤,就没有一个还囫囵的。

现下散步在战场之上,还能继续厮杀的恒安甲骑,不知道一队还能不能凑得齐,这样还要继续投入激战之中?

尉迟恭沉声继续下令:“吹角!”

握着牛角号的亲卫脸上肌肉抽动,却一动不动,身边袍泽抢前一步,挡住尉迟恭就要爆发的怒火:“将主,留点弟兄吧,这一仗咱们打得够种了!”

北面风雪深处,厮杀声骤然又高昂起来,正不知道玄甲骑在徐乐带领下,正经历怎样酷烈的战事,让这厮杀之声,都压过了风雪呼啸,震荡着每个人的耳鼓!

尉迟恭一指北面,冷冷道:“都是自家兄弟在拼命,难道就在这里看着?你能心安,某却不能!”

几名恒安甲骑呆呆听着,躺在绳网当中一直闭着眼睛,积蓄不多精力以抗严寒的苑君玮也突然挣扎着开口。

“杀…………杀胡狗!”

角手舔了舔嘴唇,终于举起号角,呜呜吹动。

散步在雪原之上的恒安甲骑,只要还能动弹的,都策马向尉迟恭所在方向而来。

最先赶到的,正是全金梁所部,全金梁脸上多了一道深长创口,几乎都能看见骨头了。留下的鲜血在脸上冻结住,仿佛覆盖上了半张红sè的面具,分外狰狞可怖。

尉迟恭问了一声:“还能战否?”

全金梁一开口就牵动脸上创口,痛得龇牙咧嘴,只是回了一句:“将主,上吧,别让玄甲骑小瞧了俺们!”

尉迟恭咧嘴一笑,一扯缰绳,就站在队首。在他身后,陆续集结而来的恒安甲骑,就在这遍布血腥尸首的战场上列阵。有的人伤势已经甚重,但仍然坚持在队列当中,持着兵刃,等待尉迟恭的号令!

风雪之中,不断有被打散的青狼骑昏头转向的撞出来,看到恒安甲骑集结成列,又忙不迭的掉头跑远。这两支汉家骑军,不管是恒安甲骑还是玄甲骑,都是硬得不能再硬的石头,磕断了不知道多少根狼牙!

尉迟恭回望身后的阵列,虽然残破,虽然规模大为缩小。但这勇锐之气,并未稍减!尉迟恭长长吸了一口气,心中又升腾而起无穷战意。

徐乐入云中以来,光芒遮盖了所有人。若说尉迟恭心中没有争竞之意,那是假话。不过尉迟恭外粗内细,不会因为这点心思妨害恒安鹰扬府大局罢了。

远处厮杀正烈,徐乐和玄甲骑就这样一头扑向执必贺的大旗所在地方。虽然勇悍,但尉迟恭不相信他们能突破数千青狼骑的阵列,最后斩断那面大旗!

关键时候,还是要某黑尉迟来伸把手,还是要看我们恒安甲骑的!

就在尉迟恭举起铁鞭,就要向前一指,带领集结的恒安甲骑向前冲击,加入战场之际。天地间突然响起青狼骑震天动地的悲号之声,这悲号之声如此之大,让漫天落下的大雪,此刻似乎都在向上卷动,而一直狂烈呼啸的大风,这个时候都停歇下来!

悲号之声久久,接着就是轰然一声大哗,呼喊声,哭叫声,战马嘶鸣声,夹杂在一处回响震荡。这就是一支大军骤然崩溃的声音!

尉迟恭铁鞭举在空中,久久未曾放下。所有恒安甲骑都僵在那里,不敢相信他们的耳朵。

青狼骑大军,难道就在这样的悲号呼喊中,彻底崩溃了?

那徐乐到底做了什么,他到底有何等样的本事,能摧垮这数千拼死抵抗到底的青狼骑!

这徐乐,真的是战神不成?

大雪无声而落,在青狼骑崩溃的轰然巨响声中,每名恒安甲骑,都呆呆的看着眼前风雪深处,连在绳网中躺着的苑君玮,都竭力支撑起半截身子!

不知道等了多久,就见一个人影从风雪中缓缓策马而出。

黑sè甲胄,面甲上愤怒金刚像鲜明。正是徐乐。

簇拥在徐乐身边的,是一名名玄甲骑战士。所有人都满身创痕,尽是血迹。

徐乐手中,倒提着一杆长矛,长矛上挑着一面旗帜,旗面垂地。

阔大幅面,狼尾装饰,金线镶边。旗面做青sè,上绣一线条粗犷之青狼狼首。

正是执必家突厥青狼王旗。

徐乐夺旗而还!

这一场雪中遭遇之战,打得执必家直属青狼骑主力崩溃,数年前三支大军合力所取得的那场胜利,在夺旗而还的徐乐面前,都显得黯然失sè!

尉迟恭呆呆的看着眼前一切,只是低低咒骂一句。

“入娘的怎生就这么厉害!”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三十一章 南下(四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