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六十章 遇敌

第九百六十章 遇敌

在室韦山西麓以西两万里外,突然发现大魔君级的魔族强者率上万精锐魔兵在活动,即便是陈海,脑海里泛起的第一念头,也是秦虎山、吴之洞所部,是不是已经被越过室韦山的魔族主力给灭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秦虎山、吴之洞他们还未能率部穿过室韦山的崇山险壑,就已经被魔族斩断去路,最后被消灭在室韦山的深处。

塔山防线崩溃后,秦、吴二人率部撤出的赤峰城,位于室韦山与塔山交接处,那里位于室韦山的中东段。

虽然从赤峰城出来,有名为锁龙陉的横谷隘道穿越室韦山进入北廷境内,虽说锁龙陉是由一系列纵横交错的峡谷组成,同时在赤峰城附近不只一个入口,出室韦山也不只一个出口,但锁龙陉绝大多数的组成峡谷,比壶口都要狭窄,而且即便选择最近的道路,也要走过一万六七千里的崎岖峡道,才能穿过室韦室的主脉。

这种情形下,魔族只需要派出小股精锐兵马,飞越崇山峻岭,绕到秦虎山、吴之洞所部的前面,摧山裂地,破坏几处地形,就能将秦、吴所部五六十万兵马拖在室韦山深处进退失据。

秦虎山他们手里所携带的传讯符诏已经用尽,而西进魔兵的实力太过强大,即便三四百万主力魔兵要通过室韦山很难,但先期派出大量的翼魔以及魔禽等机动力量先行越过室韦山,实际上已经将室韦山中麓的常规信息传递给切断了。

无论是三宗还是北陵军所派的斥侯,都难以渗透到室韦山中麓的深处,找到秦虎山、吴之洞他们。

秦虎山、吴之洞上一次通过传讯符诏,汇报他们在室韦山腹地的确切动向,已经是十二天之前的事情了,当时,他们距离走出室韦山还有四千多里的崎岖峡道。

周温韦、陈正卿困惑而迷芒的看向陈海,他们虽然出身天鹤宗周、陈二姓,但仅是庶支子弟,入天鹤宗,最后拜在掌教陶星洲门下修行,建兴三十一年,他们因刚修成道丹、修为没有稳固,没有随掌教陶星洲前往塔山御魔,之后数年则是随赵玄明去了九原防线。

随赵玄明弃九原防线而逃,他们就已经是羞愧不已,只是他们低微的修为,还没有资格逆抗赵玄明的意志,没有想到还有重新走上御魔战。

他们现在也打定主意宁可战死在御魔战场,要洗刷掉身上的耻辱,但是他们也希望死得更有意义——倘若秦虎山、吴之洞所部以及北廷在室韦山西麓的兵马,都已经被魔族歼灭,他们继续东进自陷魔兵的重重包围之中,还有什么意义?

还不如借着高速机动的优势,游击魔兵,或能为以西的凡民撤退,多争取三五个月的时间。

陈海扫过周温韦、陈正卿等人的犹豫神sè,猜到他们心中所想,扬声说道:“秦虎山、吴之洞所部倘若被灭,就不会仅有一路精锐魔兵突出到沧棱江畔,而会是数路甚至十数路魔兵齐头并进、迂回包抄,以便将更多的宗门子弟、凡民生灵,截留在原地等着它们吞噬——我们虽然暂时还没有跟秦虎山、吴之洞取得联系,但千里方圆内,仅有眼前一部精锐魔兵,而且我们一路赶来,沿途千里方圆内,也未见大股魔兵的踪迹,可以预见秦虎山、吴之洞所部非但无碍,很可能已经成功借助室韦山腹地的地势,将室韦山以西的魔兵迟滞住难以西进!室韦山以东三四百万魔兵主力,不能走锁龙陉,要从锁龙陉退出去,绕到南面的飞狐陉,甚至进一步绕到室韦山南麓,再入北廷,都要多耽搁三五个月的时间。九原兵溃,从室韦山与大金山相交的九原北部,调精锐魔兵快速南下,进攻秦虎山、吴之洞所部的后路,才是室韦山以东魔兵主力,快速东进的关键……”

“陈侯说沧棱江畔的这部魔兵,不是从室韦山东部过来的,而是我等弃守九原防线,从九原北面过来的?”周温韦羞愧的问道。

“应该是,”陈海点点头说道,“你派一队斥侯,往东北方向搜索,应该能发现这部魔兵行进的痕迹?”

“只是秦真君、吴真君他们率部在室韦山中,这部魔兵如陈侯所料,是过来攻击秦真君他们后路的,为何落在距离室韦山西麓近两万里之外?”周温韦刚得陈海任命为龙骧神禽营指挥使,但实际并没有摸透陈海的脾气,而修为差陈海太多,听陈海判断这部魔兵极可能是从他们弃守的九原防线北面突袭过来的,更是自惭形秽,只是有些问题他还是硬着头皮想问清楚。

“在你们弃九原之时,九原以北也只有三五十万魔兵聚集,这些魔兵非要一起蜂拥而上,才有可能危险秦、吴二位真君的后路,但九原以北的魔兵参差不齐,南下速度有快有慢,这一部魔兵最为精锐,将其他魔兵拉在后面,却又没有强到能够单独抵到秦、吴二位真君的后路上,那偏离到沦棱江下游吞噬生灵,同时将沧棱江上游的宗阀子弟、凡民西逃的道通切断,倒不失两全齐美之策……”陈海一边派出斥侯,往东北方向搜索魔兵行进的踪迹,一边跟周正卿他们解释他的推测,同时也下令诸将卒做好准备,徐徐往沦棱城逼近……

**********************

沧棱江源出苍山,绵延西下数千里被茅玉山、镇山等山岭在拦截,最终在陈海他们此时立足的茅玉山以东汇聚成一座方圆八百里的大湖沧棱湖,是北廷东中部人口最为稠密的地区之一,这也是大魔君巫直率部直接奔袭过来的关键。

其他地方的人族太分散,吃起来或者炼制血丹,太拖延时间,没有效率了。

沧棱城作为沦棱江下游、沦棱湖畔最大的城池,城内人丁极盛时就将近百万,是北廷镇沧郡的郡治所在,大小宗族数以百计在城中繁衍栖息,北廷四宗在此都设有道院传衍道法,谁曾想这一刻却变成人间炼狱?

万余最为精锐的魔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北往南袭至沧棱湖畔,但沧棱城内外的四宗道院子弟以及守将,仗着有腾云御风之能,却早一步弃城而逃。

大魔君巫真,一脚踩塌沧棱城的西瓮城,听着城中人族惨嘶哀嚎,心里却是说不出的享受,但他小心翼翼的没有将西城门都踩塌掉。

沧棱城方圆百里,墙高池深,将三面的城门封堵住,留下东面的城门,无异是将沧棱江中上游以及沧棱湖沿岸人族都驱赶过来集中圈禁豢养的最佳场所。

当然,此时有不少魔兵魔将按捺不住,冲入城里,抓人就撕扯成两半,大快朵颐,大魔君巫真也不理会。

沧凌江及沦凌湖沿岸,栖息繁衍两三千万人族,即便手下这些魔崽子们敞开肚皮吃,三五天内又能吃下去多少?

对魔族而言,虽然在北境魔域主要以杂魔为食,但杂魔的血肉坚韧粗糙且带有一股子腥臭,完全没有人族的血肉那般鲜美可口,更何况,人族血肉之中,夹杂着那一丝丝灵魂之力,才是血食真正的精华所在。

杂魔以及世间鸟兽,不是没有神魂,但相比较人族差得太远,这或许是人族不管强弱,生来就具灵慧的关键。

通过大量的进食,直接吸取人族男女血肉中这种特殊的精华,累积到一定层次就能促进体内的血脉觉醒,或许是中低级魔物的一种天赋神通,也造成中低级魔物对人族血肉有着一种天生的渴求。

大魔君巫真知道,它要不让手下的这些魔崽子先大吃特吃一顿,这些魔崽子们就会躁动难安,但对中高级的魔族而言,甚至到了它这等层次的存在,吞噬再多的凡民,都不会有什么效果。

而从亿万人族之中挑选出来那些拥有修炼资质的子弟,这些人族子弟血脉里蕴藏着另一种、或者说更纯粹的灵魂异力,能够用于炼制血丹,才是魔将级以上的魔族强者所渴望的存在!

虽然沧棱城里的玄修弟子大多西逃了,但大魔君心想将沧棱江沿岸的人族都驱赶过来,从中挑选一些拥有修炼资质的人族子弟,或许还能炼制百余枚血丹,也足以令它节约千年的修行,直接踏入天魔第六境了!

大魔君巫真原本计划着先将沧棱湖沿岸的人族筛选一遍,炼制出三五十枚血丹,等后面的四十多万魔兵魔将往南聚拢过来后,它再率领着逆沧棱江而上,去佯攻峙守锁龙陉西口、将难波大魔君主力挡在锁龙陉内部、优势兵力难以展开的那部人族精锐兵马的后路,没想到它计划还刚实施呢,竟然有一股千余人规模的人族精锐战力,闯入它的魔识感知范围之内。

大魔君巫真还担心这股人族精锐发现它们,会远远避开,它能感知这部人族精锐所乘战禽的强悍。

它这次南下,手里是有两千余头翼魔,这一刻还分散出驱赶沧棱江及沧棱湖沿岸的人族,往这里聚拢,但就算两千翼魔及时聚集过来,但也没有办法将人族这一千御魔精锐留住。

人族这一千御魔精锐实在是够强,巫真都没有感知到有低于明窍境的存在,但看到这部人族非但不避开,反而朝沧棱城徐徐逼来,巫真体内的魔血却是兴奋、激动得沸腾起来,心想着将这一千人族精锐打下来,用来炼制血丹,自己大概能一举提升到天魔第六境巅峰了吧?

这一千人族精锐是够强,但巫真手下一万魔兵则更强。

它这次虽然没有带手下的魔君上路,让魔君们督促各自的兵马尽快南下,但它一万里嫡系扈兵里,魔侯级的存在就有八樽,魔将甚至高达近二百头,其他皆是魔卫、魔校级的精锐战兵——也就是说,他不考虑数量高达九千的精锐魔卒以及闻敌讯后正往这边快速聚集过来的两千翼魔,仅凭它手下魔校、魔将以及魔侯的数量,面对赶过来的这支人族精锐,就已经力均力敌了……

看网友对 第九百六十章 遇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