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九百六十一章 进城(一)

第九百六十一章 进城(一)

眼见着千余令人垂涎三尺的人族精锐就要自投罗网,巫真大魔君兴奋得魔躯每一细微处都在隐隐的战栗。

要知道,这是千余明窍以上的人族精锐玄修,还有两位天位真君的存在,它率部南下以来,都没能像今天这般有机会饱餐过一顿,想着这一次倘若能将修为提升到天魔第六境巅峰,花两到三年时间,将北廷清扫过一遍,踏入天魔上三境,也非没有可能。

然而没过多久,就见距离沧棱城还有二百里时,陈海率千余御禽弟子,折向东北方飞去。

大魔君巫真血瞳骤然收缩,这一刻它当然能知道眼前这部人族精锐在打什么主意。

现在它手中所掌控的力量虽然不容小窥,但能横空飞行者,除了它与八位能幻化人身的魔侯以及极少数老派魔将外,就只有它分派出去驱赶附近人族往沧棱城聚集的两千翼魔以及十数头魔蛟。

大魔君巫真之前没有料到这时候竟然有人族精锐敢孤军东进,以致两千翼魔、十数魔蛟沿着沧棱江、沦棱湖分得极散,即便它第一时间传讯魔蛟、翼魔收拢到沧棱城来,事实上回撤最快的四五百头翼魔,距离沧棱城还有四百多里,眼前这部人族精锐,就是奔东北方向那队集结起来的四五百头翼魔而去的。

很显然,眼前这部人族精锐,想要将它们这边能快速机动作战的翼魔都剿灭掉,然而在沧棱江附近进可攻、退可守,它们却根本无能为力。

巫真大魔君虽然有着天魔第五重的强悍修为,但它倘若敢率十数魔将、魔侯上前挑战,面对以明窍、道丹境为主的千余人族精英玄修以及两位天位真君的阵列,除了被杀得粉身碎骨,没有第二种可能。

它还没有将那百余炎瞳妖鹤、雷鹫计算在内,这几年它手下可没有少在天鹤宗所豢养的这些战禽手里吃过亏,但是赵玄明在九原带着嫡系不战而逃,将二三十万普通将卒丢给它们吞噬,将九原防线的缺口打开来,此时怎么会有天鹤宗的弟子逆流东进?

天呈山魔在西线大溃的消息已经传了过来,令大魔君巫直不敢率兵马直接往紫柏山方向逼近,大魔君巫直也听说过燕关台都护将军、北陵镇守将军陈海之名,而且泰官、般度逃回天呈山后,就将陈海以及其他北陵镇主要将领的信息就传往东线了,但是在大魔君巫直看来,人族都他娘长得差不多,不仔细分辨也看不出什么区别,更关键,它压根就没有想到在魔獐岭立下赫赫威名、杀得天呈山魔族谈陈sè变的陈海,竟然会不带其他兵马,就带着千余天鹤宗的弟子出现在沧棱湖附近。

这一刻,大魔君巫真只能下令手下的魔兵魔将,往沧棱城北部的三座山头聚拢,它带着十数魔侯、魔将以及最先赶回到沧棱城的十数魔蛟,往北追去,欲牵制住这部人族的侧翼。

************************

天空中汇聚出一片数百米方圆的雷云,恰好将东北方向正往沧棱城靠拢的四五百翼魔笼罩住,如影随形。

大战未开,山雨欲来的气氛却已经扑面而来。

陈海率天鹤宗御魔弟子,速度奇快无比,当他们与东北方向的这一大群翼魔拉近到一百里的时候,距离沧棱城最近的一部翼魔还有近三百里的距离。

这一刻苍遗操控着雷芒珠,在这一刻不再犹豫,当即就雷云引发一片雷暴,朝百余里的那群翼魔笼罩过去。

苍遗以身外分身渡劫、踏入天位境,经过雷霆大道所化的纯阳精元淬练,他的血脉之中便融入一丝丝雷霆大道的本源力量,使得他掌控雷法,更加的得令应心,他同时又将雷芒珠当成本命法宝祭炼了二三十年,施展雷霆风暴的速度、距离,都要比在道胎境时提升一大截。

不过,一片蛛网状的银sè雷暴,朝翼魔集群覆盖过去,陈海明显看到有一层淡淡的血芒,将如银sè光瀑的雷暴抵挡在外。

护阵血煞。

与杀伐兵气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大群的精锐魔兵屠戮意志,甚至比人族虎狼之师更强烈,所形成的“众念力”便是杀伐血煞——与人族将领能以天武秘形的共鸣借用麾下精锐将卒的杀伐兵气一样,魔将魔侯也能掌握着借用杀伐血煞的秘密,在战场上最为常见的,就是这种护阵血煞。

苍遗的实力还略差了一些,事实上就算是天位中三境的强者,也很难凭借一己之力,将四五百头如此精锐的翼魔所聚凝的护阵血煞破开。

不过陈海要苍遗提前动手的原因,也只希望能拖慢这群翼魔的速度,避免它们有机会往东闪躲,从东面的一道峡谷深处,绕到沦棱城去跟主力魔兵会合。

陈海完全无视大魔君巫真从南面逼近过来——大魔君巫真真要敢冲过来,陈海绝不介意将它毙杀剑下,但绝不可能会被大魔君巫真的虎张声势就拖慢动作——他这时也祭出苍雷剑,与苍遗一起不断的引发雷霆,拖慢这群翼魔的速度,同时率领千余御禽精锐,以最快的速度往北猛扑。

龙骧神禽营这一千修为在明窍境以上的精锐,一起祭出灵剑、法宝,有多强悍的威力就不说了,百余炎瞳妖鹤在接近到二十里时,就在半空引发一道道看似细小的焰流纵横交错,瞬时在翼魔往东逃避的正面交织出一道烈炎焰网,迫使翼魔陡然往西收缩突破,但在这一瞬间,使得翼魔的阵形密集、混乱了一些。

天鹤宗批量豢养炎鹤、雷鹫这样的灵禽异种,已经有好几千年的历史了,也早就形成一整套熟炼的战术,接下来,就是九百多雷鹫一起施展御雷术。

虽然每一头雷鹫只能引发一道金光雷柱,但九百道雷鹫一起施术,金光雷柱如雨瀑、如雷霆风暴一般轰劈下来,威力之强,绝不在殛天玄雷阵之下,也不在据灵脉部署的天罡雷狱阵之下,瞬眼间就将四五百头翼魔所聚集的护阵血煞撕开。

没有护阵血煞的庇护,又没有其他的防御法宝或道符,就看着一道道金光雷霆如雨般向那股翼魔群之中落下。

四爪或者再稍稍弱一些的精锐翼魔,或许还能扛住三五道金光雷柱的轰劈,四五百头翼魔集群飞掠,分摊不了多少金光神雷,勉强能扛住,但实力更差的翼魔就没有那么好运了,时不时有翼魔被击中,撕开巨大的创口,斜斜栽落下来。

这时候周温韦、陈正卿等人一起全手,一种在绝对实力上的碾压优势就彻彻底底的体现出来,几乎刚打照面,就将这一大群翼魔杀得溃不成军,只可惜有大魔君巫真率十数魔蛟、二三十樽魔将、魔侯逼近过来,陈海也不敢让龙骧神禽营的将卒分散开,去追杀那些逃溃的翼魔!

***********************

沧棱城虽然算不上在北廷的中心区域,但是距离北部九原防线两万余里,就算是四千年前的那次大金山防线崩溃,战火也不曾在沧棱城的土地上燃起。

纵然是数年前古兰山脉被破,也只是城里的宗阀子弟恐慌了一阵子,凡民百姓总是觉得数万里之外的魔劫,距离他们是很遥远的。

塔山防线崩溃后,城里的大小宗族也是很快就得到消息,知道形势不可救,甚至消息散播出去,凡民百姓也开始恐慌起来,但不要说凡民百姓了,就是宗族在那一刻,也是满心迷惘跟慌乱,压根都不知道往哪里逃。

当时魔獐岭大捷的消息还没有传过来,沧棱城作为郡治,北廷四宗在这里都设有道院,都至少有一名道丹境巅峰强者坐镇,因此对大崇国境的形势还是清楚的,他们知道北廷南面的中州大平原已经被彻底打烂了,西北域的北面聚集五百万精锐魔兵,比北廷的北部防线上聚集的魔兵还要强出两三倍,随时都有可能撕开魔獐岭防线,杀入西北域腹地,他们就算想逃,当时又能想到往哪里逃?

惊慌之下,又不知道能往哪里逃亡,大小宗族也都是往沧棱城聚集,观望形势,直到大魔君巫真率上万的精锐魔兵疾速南下,北部的沁阳城守军都不能撑过一炷香的工夫,城池就被打下来,沧棱城的守将、大小宗族,才惊慌失措的弃城而逃。

虽然沧棱城还有五六万守军,但这些年精锐不断被征调到塔山以及北部大金山防线,五六万守军大多数都精壮民勇,拥有通玄境修为底子的人都不到一万,而在辟灵境修为以上、能御剑或御风飞行的精锐武官、将领以及大小宗族留守的精锐,更是仅有二三百人,能日行千余里的灵骑,在这么一座一郡首城,也只能凑出七八百匹。

因此真正仓皇弃城而逃的时候,最后仅仅逃出千余人,其他人马都没能逃出二三百里,就被大魔君巫真率部截住,又像猪狗一般被驱赶了回来。

上百万人被围在这孤城之中,这三天来绝望的看着一队队凶神恶煞的魔兵闯进城来,成百成百将人抓走,或者就当街吞食人肉,看着不断有人从四面八方的村寨或者小城,被驱赶到沦棱城里圈禁起来,无数人被吓得神智崩溃,无数人绝望的自行了断自己的性命,不敢面对被魔物血腥吞噬的一刻,当然也有人在绝望中祈祷会有援兵出现。

陈海率龙骧神禽营虽然没有靠近沧棱城,距离沦棱城两百里就折向往东北截杀从东北方向集结过来的那群翼魔,但引发的动静不少。

二三百万凡民里也有一些天赋异禀的人,甚至直接看到千余御禽精锐,将四五百头翼魔杀得溃不成军,消息一传十,十传百,迅速在沧棱城扩散开去,无数凡民以为北廷援军赶到,山崩海啸般狂呼起来,又纷纷朝北跪拜,祈望援军能将魔族诛尽,解救他们脱离地狱一般的绝望困境;甚至也有一些将卒,重新拿起盾戟,准备参战!

巫真大魔君与十数魔蛟、二十余魔侯、魔将牵制,陈海不能分散兵马去追杀溃逃的翼魔,但也赶在另一群翼魔从东面接近时杀了一阵,前后毙杀四百余头翼魔,也是小有斩获。

不过,最终还是让大魔君巫真聚集了一千五百头翼魔,跟魔兵精锐主力在沦棱城北面的一座山头会合。

城中凡民以为获得求赎,发出山崩海啸般的欢迎,在大魔君巫真眼里,真是可笑之极。

它知道天鹤宗的灵禽异种极其厉害,它手下翼魔太少,不要说魔君了,魔侯都没有几个,要是被眼前这部人族精锐牵着鼻子走,会极其的被动,甚至有被各个突破的可能,但它将手里的这一万多精锐兵力集中到沦棱城的北侧,勒令从九原南下的兵马,特别是诸部翼魔、魔蛟、魔龙等空中机动力量,以最快的速度朝沧棱城聚集过来,这些人族凡民就会知道,到时候谁都救不了他们。

至于这一部人族精锐,有可能吃不到,大魔君巫真虽然心里极可惜,但有时候也必须要有取舍。

“陈侯,接下来我们要怎么打?”周温韦、陈正卿两人的座骑各是一头青鸾,也是擅御火的灵禽,灵根比炎鹤还要更高一级,只是数量稀微,他们二人也是拜入掌教陶星洲门下才得赏赐,他们看到魔兵在沧棱城北面聚集,实力要强过他们一大截,实在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打,朝陈海这边飞过来问道。

“我们即刻往北拦截那些分散南下的魔兵,使之不能快速赶到沧棱城,与巫真老魔会合,等我龙骧军主力赶过来后,再过来歼灭它们易如反掌!”苍遗说道。

他们显然没有实力将沧棱城北这部强得过分的魔兵吃掉,在苍遗看来,最佳之策就是放过巫真这部精锐魔兵,往北拦截那些从九原缺口分散南下的魔兵,等到墨翟、姚文瑾他们率龙骧军主力赶过来,什么都容易解决了。

陈海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即便在迟滞北面的魔兵,但是巫真老魔短时间内还是能从东面借调大量的翼魔过来!”

陈海猜测东线有三四百万魔兵主力,被秦虎山、吴之洞他们借锁龙陉的险窄地形拖在室韦山脉的深处,一时间难以进入北廷,但这部魔兵主力里面七八万翼魔等空中机动力量,要是魔族的统帅不蠢,这时候应该已经派出相当一部分空中机动战力,越过崇山峻岭,绕到秦虎山、吴之洞他们的背后了,只是暂时没有想到他们会果断东进,没有赶过来跟巫真老魔他们会合而已。

如今,他们已经暴露了行踪,巫真老魔即时传讯过去,大群翼魔很可能三天之后就会出现在沦棱城附近的空域,而龙骧军主力,则最少还要二十天的时间,才可能赶到沧棱城来,在时间上他们不占任何的优势。

事实上,他们要是在三天时间内,不能重创眼前这部魔兵,巫真老魔到时候可能会从翼魔之中挑选一批速度能跟得上他们的四爪翼魔与魔蛟、魔龙以及一批魔侯级的魔族强者,追剿他们!

“我们或许可以就近牵制,利用我们跨下战禽的速度,不断从侧翼对这些魔兵发动小规模的突袭,以消耗它们的实力?”陈正卿有些不大确定的建议道。

虽说修为有高低,但周温韦、陈正卿二人都有道丹境中后期的修为,而此行除了百余道丹境御禽弟子外,其他明窍境御禽弟子或者有一小部辟灵境圆满的御魔禽弟子,在陈海面前可以说修为极低微了,但基本的军事素养,却不见得会差多少。

只是这些天鹤宗弟子大多数人对陈海还心存怨恨或畏惧,即便刚才出手杀溃大群的翼魔,也只是他们训练有素,却连一丝丝的杀伐兵气都没有让陈海感受到,可见士气之差。

陈正卿与周温韦还是清楚这些人的状况,而陈海既然委任他二人担任正副指挥使,觉得有些必要将困难点出来。

不过,周温韦却不觉得陈正卿的建议可行,说道:“魔兵里有不少巫魔,而巫真老魔实力又太强悍,除了魔皇戟、血骨魔刀有斩天裂地之威外,巫法也极高深,他们背靠沦棱城,已经圈禁二三百万人族,一旦启用血炼魔阵,我们根本就没有靠近突袭的机会!”

听周温韦这么说,陈正卿才知道自己情急之下,考虑不周。

巫真老魔亲自出手,带着诸巫魔以沧棱城里的数百万人族血肉启用血炼魔阵,威力之强很可能直追万仙诛魔大阵,到时候千里方圆之内,可能都在血炼魔阵的攻击之下,他们还要奢望能突杀到二三十里的近处,发动一次又一次的袭扰?

似乎为了证验周温韦的担忧,就见大魔君巫成这时刻张开血盆大口狂啸起来,就见无数黑煞涌出,仿佛魔雾往被驱赶到它脚下山谷里的两万多凡民笼罩过去,仅紧接着就听到魔雾般的涌动黑煞中传出鬼哭狼嚎中的惨叫,眼睁睁看着巫真老魔的魔躯倍加膨胀起来,透露出来的滔天魔煞更加的恐怖。

“我们进城!”陈海挥手指向沧棱城中,说道,“附近的凡民几乎都被圈禁在城里,我们进城,它们就没有办法拿凡民布下血炼魔阵——而且,你们永远都不要忽视凡民的力量!”

看网友对 第九百六十一章 进城(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