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南下(四十二)

第三百三十三章 南下(四十二)

火光熊熊升腾而起,驱散了重重黑暗。

纵然被火光映亮的头顶天空,仍然是彤云密布,大雪飞卷。但这火光还是顽强映亮了周遭一片。

火舌飞动,如蛇如龙。

如是火堆,一时间有七八个之多,这一片山谷,都被映得通透。

为数百山民冒大风雪砍伐下来的上好木料,堆叠成架,每层木架之上,都放着和恒安甲骑和玄甲骑的尸身。

这些战士遗蜕,都被细细洗刷干净,放在木架之上,火光包裹,渐渐烧化,烟气如缕,直上夜空。

这一战,固然大胜,但恒安甲骑和玄甲骑,同样伤亡惨重。投入战场六百骑精锐,当场战死就有一百六十余,还有二百余负创爬不起身。就是现在还能站着的,同样满身是伤。

一场硬碰硬的厮杀,将执必家直属青狼骑主力打崩溃,打到全部人马或死或伤,实在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到这种全员伤损程度的血战,大隋开国以来,前所未有。就算将来,只怕也难有一支军马望其项背。这个时代,两军对战,损失一两成就已经算是打得尸山血海的死战了。恒安甲骑和玄甲骑的这个损伤比率说给其他军府的人听,只怕都无人敢于相信!

一片火堆之上,那些静静躺着的战士尸身,无一不是证明这发生在边地风雪之中,无人会关注的一场战事之中,这些云中男儿,到底是怎样死拼血战到底,到底是付出了怎样的牺牲!

这些男儿的战死,换来的战果,就是近千青狼骑尸身遍布在雪原之上,冻成各种各样奇形怪状模样,被大雪掩盖,再也不能生返草原!是威胁边地诸郡的执必部遭逢了前所未有的损折,直属青狼骑几乎被打断了脊梁骨,执必贺的汗旗被夺下,正常而言,执必部至少会在数年之内,再也无法威胁到汉家边地诸郡!

这些负创男儿,就默然立在这些熊熊燃动的火堆之前,垂首不语。这些战后余生之人,身上创口都被厚厚裹缠,脸上手上,露出来的地方都有冻伤。放在中原军府,这些战士也应该躺着受人照料了,现下却一个个站得笔直,在寒风中纹丝不动。

大雪漫卷,有挽歌响起。曲声粗粝,在夜空中回荡。自有一种苍凉豪壮之气,渐渐弥漫开来,将所有人都包裹其中。

渐渐有人上前,将袍泽遗留下来的一些随身器物,掷入火中。汉家风俗,待死如生。正是相信这些弟兄虽然肉身已灭,但魂魄仍在,生存在另外一个大家看不见的世界。庇佑着大家,护卫着大家。千秋万世,汉家传承不灭,总有人将他们记着,这英魂就永远也不会消散而去。

这些随身器物,烧化给弟兄们,让他们在另外一个世界,也能过得好些。

一件件器物掷在火中,溅起一蓬蓬火星。也渐渐有哭声响动起来,却是那些边地百姓,声音呜咽,凄恻悲凉。

但恒安甲骑和玄甲骑这些百战余生的男儿,却容sè如铁,虽然眼眶通红,却无人掉下一滴眼泪。

突然之间,队列当中传来一阵骚动,所有人的目光都转了过去,就见人群之中,徐乐缓缓走出。

卸下甲胄的徐乐,显得有些瘦削,因为伤势,脸sè显得有些苍白。可能是失血过多的原因,平日里天寒地冻天气仍然穿得单薄的他,加厚了一层絮了丝绵的外袍,再裹上了大氅,但仍然显得身形倜傥,有若世家公子。

但在场中人,再没有怀疑徐乐本事的了。

披上玄甲,戴上铁面,骑上吞龙的他,不折不扣就是一个战神!青狼骑重重阵列,都无法阻止他向前冲击的脚步,最终将青狼骑彻底打崩,直扑执必贺面前,迫得这位突厥汉王落荒而逃,最后斩断汗旗,破阵回返!

多少青狼骑,最终就在他面前颤抖崩溃!

徐乐出现,不管是玄甲骑还是恒安甲骑,都恭敬的让出一条路来,望向徐乐目光,满是钦佩仰慕,这都是徐乐以性命,以血肉,以死战换回来的!

在火堆旁,为亲卫所簇拥的刘武周,只是淡淡扫了这个场景一眼,闭紧嘴唇,一声不吭。

徐乐手中,就提着那面青狼汗旗。旗面垂地,满是雪泥污迹,还有年深日久的血痕,浸润在这旗帜的纹理里。旗面上的青狼,似乎在火光照耀中活过来也似,挣扎着咆哮着,想从徐乐手中逃开,到了最后,又变成呜咽哀鸣,匍匐在徐乐的脚下!

徐乐注视着那些渐渐被火光所掩盖的身影,闭上眼睛默祷少顷,又睁开眼睛,扬手将这面青狼汗旗,掷入火中!

人群之中,发出一阵低低的惊呼。

若是在大隋中枢威权还在的时候,在边地当中有此战绩,有此缴获,凭着这一面汗旗,就足以在中枢十二卫中换取一个将军名号。

哪怕就是现在,这面汗旗,也称得上价值连城,用以相挟执必部的话,只怕执必部倾一半家底也愿意换回来。就算是徐乐不愿意和执必部交易,随便让给哪个世家,都足以让他再装备起一个玄甲骑营头出来!

但徐乐就是这样毫不在意的将汗旗掷入火中,告慰这么多云中男儿的在天之灵。

火光噼啪响动,徐乐一语不发,肃然行礼下去,接着起身,转身而去。

所有人目光都追随着徐乐身影,直到刘武周站了出来,大声下令:“酒来!”

多少乡兵将酒囊分送上来,这都是各个寨子中珍藏的宝贝,冬日当中,一口这样的土酿劣酒,也许就能在冰天雪地中救回一条性命来。但是现下各个寨子都将这些宝贝拿了出来。

刘武周接过一个酒囊,打开塞子,高高举起,大声道:“弟兄们一路走好!恒安鹰扬,当会无恙,你们不必担心!就算是老刘死,也要保得恒安鹰扬平安!黄泉路远,奈何桥险,弟兄们,路上慢些走!”

话音方落,刘武周就已泪如雨下。举起酒囊,沥酒于地,再仰首痛饮一口!

多少恒安甲骑和玄甲骑都举起酒囊:“黄泉路远,奈何桥险,弟兄们,路上等着我们!”

山民和乡兵箭手的呜咽声,就在这景象中高昂起来,火光越来越大,烟气腾空,似有无数英魂,直入云中。

而在火光之下,刘武周目光转向徐乐,正被徐乐撞上,两人对视一眼,刘武周就转过了头去。

看盛唐风华,就来zetianjixiaoshuo.com

看网友对 第三百三十三章 南下(四十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