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004章 天外诊所天大坑

0004章 天外诊所天大坑

宁涛迈过花园街的牌坊,大步走向了冷冷清清的街道。

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满是人和骡马留下的印痕,每一块都散发着历史的厚重的气息。天地诊所就在花园街的尽头,一座低矮的青瓦房,石墙上爬满了青苔和爬山虎,绿得化不开。

它没有门面,只有一道开在石墙上的木门,那门板上的漆都快掉光了。如果不是门楣上挂着一块“天外诊所”的牌匾,宁涛恐怕还会以为来到了某个贫困山民的家门前。

这算什么诊所?

宁涛回头看了一眼来时走过的街道,空荡荡的,就诊所这门面,这口岸,还没开张就已经是一副扑街相了。

“算了,来都来了,还是进去看看吧。”宁涛心里这样安慰自己,他取出陈平道留给他的钥匙,插进门锁打开了门。

门后是一个房间,青烟缭绕,屋里的景物朦朦胧胧。隐约可见一只七星灯在静静地燃烧着,可那灯光却不足以驱散青烟将宁涛的视野完全照亮。

与陈平道有关的东西没有一样是正常的,眼前这个诊所显然也不例外。

宁涛深深吸了一口气,迈步走了进去。

在他进去后,诊所的门慢慢关闭,可他却浑然没有知觉。

这是一个很古老的房间,差不多三四十平方的样子,没有窗户。房间里有桌椅、书架和各种器皿,青铜鼎,陶瓷罐子,大大小小,杂乱无章的摆放着。

房间里的青烟的源头是一只巨大的青铜方鼎,它有半人高,面向房门的一面上有一张人脸,双目紧闭,有五官却没有表情,怪异却又自然。

宁涛小心翼翼地凑到青铜鼎旁边往里瞅了一眼,鼎里青烟浓厚,根本就看不见有什么东西在冒烟。

宁涛暂时放弃了研究青铜鼎,他又往前迈了几步。他看到了左侧墙壁上有一道门,门楣上挂着一只木牌,上面刻着“经卷法术库”。他跟着又将视线移到了右侧的墙壁上,隔着缭绕的青烟,依稀可以看到右侧的墙壁上也有一道门,墙上还有一些字,可碍于青烟难以看清楚。

宁涛横移几步,挥手驱散遮眼的青烟,然后就呆住了。

右侧墙壁上的门的门楣上挂着一只刻着“丹药器材库”的牌子,墙壁上不知是用红油漆还是鲜血写满了让人触目惊心的话语。

我受不了了!

我快疯了!

我要自由!不自由,毋宁死!

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我一定要想一个办法,啊啊啊!

陈平道啊陈平道,你一定要找一个傻逼接替你的位置!

看到这一句, 宁涛的脑海之中突然就浮现出了昨天晚上他即将昏迷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的一句话——老子终于解脱了!苍天有眼啊,哈哈哈!

不知道为什么,宁涛的心咯噔了一下,“墙上的傻逼……不会就是我吧?”

他慌忙将陈平道的转让合同拿了出来,打开,合同上的内容一字不差,他签的字也清晰可见。

没有陷阱啊!

却就在这个时候,青铜鼎上的人脸突然睁开了眼睛,屋子里的青烟退潮一般回到了鼎中,转眼就彻底消失了。

他手中的合同颤动了一下,变了!

洁白的纸张变的了古老而泛黄。

宁涛的视线落在了合同上,他惊悚地看见之前字迹慢慢消失,新的内容显现出来。

天外诊所租约:恭喜你成为天外诊所的主人,本诊所月租金为总数两百善念功德点和恶念罪孽点,逾期未交,以寿命相抵,一年寿命抵一点租金。此合同已绑定肉身灵魂,直至身死魄散。

租约右下角是他自己的签名。

宁涛突然明白了过来,陈平道把他坑了!

“交不上租金就抽取寿命抵债,一年抵一点,我要是一月不开张的话,我有多少寿命给你抽取?开什么玩笑?你慢慢玩吧,我不玩了!”宁涛越想越气,抓住契约用力一撕!

哗啦!

灵魂契约一分为二,飘飘往地上坠落下去。

却也就在那一瞬间,宁涛的身体仿佛也被狠狠地砍了一刀,一分为二,周身的血液也好像全都泼在了地上。比死亡更痛苦的感受漫过每一根神经,他一秒钟都坚持不了,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被撕成两半的灵魂契约在空中融合,合二为一,端端正正地落在了宁涛的张开的右手之中,却连一条裂痕都没有。

痛苦的感觉消失了,来得快也去得快,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宁涛从地上爬了起来,刚才发生的诡异事情已经说明了一个问题,他现在就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让诊所开张赚取租金。

善念功德是什么?

恶念罪孽又是什么?

宁涛心里琢磨这个问题,他的眼睛也在寻找答案。很快,他看到了书桌上放着一只白sè的小瓷瓶,那瓷瓶下还压着一张纸。

宁涛走了过去。

小瓷瓶上贴着一张手写的“初级处方丹”标签,小瓷瓶里装着什么丹药他还没看,却看到了那张纸上的机打留言。

那是陈平道的留言:对不住了小兄弟,我也是逼不得已。我是一修真者,道号天狗道人。我被困在这个诊所两千多年。

你和我一样,身有善恶灵根,处于绝对的平衡,

不用怀疑,我相信你已经看到了你身上的先天气场,别人是五颜六sè,你却是一黑一白。

这诊所我也不知具体来历,虽说叫诊所,但它存在的年限已不可考究,我也是被人坑了才成为诊所主人的。它每个月都会收取善恶值当租金,逾期不交则以寿命相抵。我总是赚不够租金,以至于寿命一短再短,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估计活不了多久了。

所谓善恶值就是善念功德与恶念罪孽。

善善念功德指人心怀善念行善所得的功德,恶念罪孽则是指人心怀恶念作恶所产生的罪孽。你要赚的便是这世人行善之所得,作恶之所报。

书架上的竹简是诊所账本能算出人身上的善恶值,屋中间的方鼎是善恶鼎,只要你开出处方契约让人签了字,善恶鼎就会自动抽取人身上的善恶值。

所以你需要在诊所内完成契约,那钥匙是玄灵铁打造,世间还没有能摧毁它的。你随身带着它,今后无论你在世界何地,你只要在墙上或者门上以你之血画锁,你就能钥匙打开方便之门回到诊所之中。

药瓶里有我仅剩的初级处方丹5颗,是配合处方契约使用的,除了绝症,普通人的其他疾病它都能治好,算我送你的礼物,抽屉里有初级丹的配方及炼制方法,等你掌握了医书上的丹药之术你就能自行炼制了。

诊所里有两门,一门是经卷法术库,一门是丹药器材库,我没进去过,里边有什么我也不清楚。

最后千万不要以为善恶值好赚,非大善大恶之人,身上的善恶值少的可怜。这么说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算是很大的功德了吧?而我要告诉你的是,救人一命仅有七点善念功德。事关你性命,切记切记。

纸上落款是“永不再见,陈平道愧留”。

愧你妹啊!

过了好一会儿,宁涛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他打开书桌的抽屉,果然看到了陈平道留下的初级处方丹的配方及炼制方法。他大致看了一下,却根本看不懂。随后他拔掉了小瓷瓶上的瓶塞,将瓶里的药丸倒了出来,确实只有五颗,气味清香,小小的,青铜sè,看上去就像是金属颗粒一样,而不是什么丹药。

看过之后宁涛将初级处方丹重新装进了小瓷瓶里,然后放进了抽屉里,最后又将抽屉小心翼翼地关上。对现在的他来说,这不是一小瓶药的事情,是命!

随后,宁涛的视线移到了书桌旁边的青铜鼎上,那张人脸还是睁着眼看着他。

它就是善恶鼎。

宁涛想起了刚进来时的青烟,他小心翼翼地来到了善恶鼎的旁边,探头去看鼎的内部。

善恶鼎里什么都没有,仅有一些奇怪的纹路,就像是大地上的大大小小的数不清楚的河流一样,纵横交错,然后在底部聚集。

宁涛的视线又移到了书架上,书架上没有放书,只有一只竹简。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它应该就是中间诊所的账本了。

宁涛来到了书架边,拿起了那只竹简,入手沉甸甸的,还有一股透骨的冰凉感,显然不是普通的竹子制成的。

他将竹简打开,竹简上顿时浮现出了内容:天地诊所库存善念功德零点,恶念罪孽零点,距离下次交租时限二十九日又六时辰。

二十九日六时辰,这是在给他计时啊!

陈平道是一个修真者,拥有漫长的寿命尚且被抽取到发疯,要出逃,宁涛就悲催了,因为他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寿命不过几十年,一个月的租金就能将他抽进火葬场!

宁涛将诊所的账本竹简放回了书架,眼神坚毅,“既然无法摆脱,那我就在这里开启我的新的人生吧!陈平道,你经营不下去,我能!”

看网友对 0004章 天外诊所天大坑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