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009章 恶念处方契约

0009章 恶念处方契约

宁涛拔掉了江一龙手背上输液的针头,推着病床就往墙上的黑窟窿里走。最后,他自己也迈了进去。

整个过程,宁涛的感觉就像是推着病床车穿过了一条没有灯光的黑暗隧道,就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之后,他的眼前便出现了熟悉的景物,人脸善恶鼎,古老的书桌和书架,还有大大小小的不同材质的器皿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就这么回到了天外诊所。

宁涛猛地回头,黑窟窿消失了,但墙壁上却多了一个血锁图案。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握在手中的诊所钥匙,顿时明白了过来,他要回去的话还得将钥匙插进那只血锁里,再次开门才能回到之前那间病房之中。

这时善恶鼎上的人脸突然睁开眼睛,怒容满面。

善人来了有笑容,恶人来了便是怒容,这是善恶鼎的特sè。

一股青烟从善恶鼎之中袅袅升起,诊所里的空间烟雾缭绕,景物也都朦朦胧胧,看不清楚了。

宁涛将病床车停在了诊所中间的空地上。

两颗眼泪突然从江一龙的眼角滚落了下来,他的眼缝也睁得大了一些。

宁涛一边手动升起床头,冷冷地道:“不用装昏迷了,你现在的妻子,你的女儿江好和你的小舅子都不在这里,这里就只有你和我。”

江一龙的眼睛慢慢打开,他看到了袅袅的青烟,古老的房梁、书桌和书架,还有那只人脸善恶鼎。

善恶鼎上的怒容满面的人脸瞪着江一龙,眼神凶恶。

江一龙被吓了一跳,“我……这是在地狱吗?”

宁涛的嘴角挂着一丝冷笑,用yīn测测的声音说道:“这里不是地狱也差不多了,这是你唯一的一次机会,如果你不把握住这次机会,你真的会下地狱。”

江一龙眼睛里泪花闪烁,“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你给我安静一点!”宁涛怒声呵斥道。

恶人自有恶人磨。

江一龙顿时安静了下来。

宁涛接着说道:“江一龙,我简单说一下你现在的情况,你中风瘫痪了,如果你的亲人将你照顾得很好的话,你大概还能多活两年,可你离不开病床,你大小便会没有知觉,全都得拉在床上,你会生褥疮,你会发臭……”

江一龙的眼泪流得更急了,可他不敢开口说话。

宁涛却继续往他的伤口上撒盐,“我说的是有亲人愿意照顾你的情况下,事实上没有愿意照顾你的亲人。你发财之后抛妻弃子,离婚之前还偷偷转移财产。你中风瘫痪了,你的结发妻子也不愿意来看你。你的女儿虽然来了,可她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你这个父亲,她来看你只是尽为人女儿的义务,仅此而已。你现在的妻子根本就不会照顾你,她巴不得你死,你死了,你的财产就是她的了。”

江一龙哽咽地道:“我后悔啊,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我对不起江好和她妈妈,我也对不起那些被我伤害过的人……现在想想,我赚那么多钱有什么用?我要死了,身边却连一个真正的关心我的亲人都没有……”

“还来得及,你还有一个机会。”宁涛说。

江一龙惊诧地看着宁涛,“你说什么?”

宁涛说道:“我说现在还来得及,我能治好你,在这个诊所里你有一次赎罪并获得新生的机会。”

江一龙看着宁涛,眼睛里满是猜疑。病房里发生的事情他其实是看见了,也听见了的,他这样的人怎么会轻易相信眼前这个甚至连医生都不算的大四学生能治好他?

“你不相信我?”宁涛已经瞧了出来。

江一龙非常聪明,他很清楚他现在的处境,就算是心里不相信也不会表露出来。他只是看着宁涛,一句话都不说。

宁涛取出诊所账本竹简,碰了江一龙的手之后又打开给他看。

一条又一条的恶念罪孽显示了出来,看得江一龙目瞪口呆,心惊胆战。此时此刻他哪里还敢不相信宁涛,因为一些陈年恶事就连江好的母亲都不知道,都烂在他的心里了,可宁涛给他看的竹简上却一条又一条地显现了出来!

宁涛合上账本竹简,也不和江一龙说话,去取了一把切药材的刀来,就在病床的护栏上磨起了刀来,一边磨刀一边自言自语,“地狱犬那死狗,最近食量大增,还跟我说什么要吃人的心脏……”

嚯嚯的磨刀石在古老而神秘的诊所里回荡。

江一龙额头上的冷汗一颗接着一颗地往外冒,没坚持过十秒钟他就崩溃了,“我、我要怎么做才能获得你所说的机会?”

宁涛收起了刀,冷声说道:“这个诊所有这个诊所的规矩,我开出处方,你在处方上签字,然后我治好你的中风。可你要记住,一但你在我开出的处方上签字,你就得一丝不苟地执行,如果你不执行,你的下场比中风瘫痪更惨,生不如死!”

“我……我签。”江一龙颤声说。

宁涛回到了书桌前,取出账本竹简和处方签开恶念罪孽处方。他根据账本竹简上的一条条罪孽开出消除罪孽的条款,一一对应。比如在江好和她母亲面前下跪认错,还回当年转移的财产;比如补偿当年被强拆的村民拆迁款,比如给孤儿院和养老院捐善款……

足足一刻钟宁涛才将恶念罪孽处方开好,然后拿到病床前给江一龙看。

一看处方,江一龙的脸都青了,“这……这不是要我散尽家财吗?”

宁涛的眼神冷漠,“这些都是你作恶所得,你的财产都是从别人的身上巧取豪夺来的,都不是你应该得的。这处方是要你补偿那些你伤害过的人,消除你身上的罪孽保命。你要么签字履行,要么烂在病床上,你自己选择吧。”

“可不可以给我留点?”

宁涛怒斥道:“不可以!”然后,他抓起了那把切药材的刀。

江一龙惊慌地道:“等等……我签!”

宁涛一刀割破了江一龙的手指。

鲜血从江一龙的手指上涌了出来,可是他感觉不到疼痛。

宁涛抓住江一龙的手,握住那根流血的手指,沉声问道:“江一龙,一旦你签字便不可反悔,你确定要签吗?”

江一龙咬了一下嘴唇,“好死不如赖活着……我他……妈签!”

宁涛用江一龙的血指在恶念罪孽处方上签下了“江一龙”这个名字。

江一龙的名字一落下,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相同的内容,一条又一条罗列着,一字不差。

经过白日里的研究,宁涛知道这其实就是“账单”。江一龙以血签了处方契约,每完成一条就会消失一条。如果江一龙拒绝履行,那就该这个善恶中间人出马“收账”了。

宁涛所看出的处方契约上规定了日期,江一龙有半个月的时间消除完处方契约上所有的恶念罪孽。

宁涛给出的时间很紧迫,那是因为他自己也只有二十九天。他倒是可以开一宽裕的期限,可那个时候他还有命去收账吗?

“我、我已经签了字,你快让我好起来。”江一龙着急了,生怕宁涛反悔。

宁涛冷冷地道:“你着什么急?我警告你,半个月内必须履行完所有的内容,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我会的,你快让我好起来。”江一龙央求道。

宁涛取来一颗初级处方丹,递到了江一龙的嘴边。

江一龙迫不及待地张嘴,吃掉了那颗初级处方丹。

人脸善恶鼎突然发出了诡异的声音,那声音就像是千百个孤魂野鬼在哭泣。鼎里的青烟冒得更快更浓了,一缕缕青烟向江一龙缠绕过来,转眼间就连人带病床一起“吞没”了。

宁涛的心里暗暗地道:“如果我能活下去,将来我一定要弄清楚这天外诊所的来历,还有这善恶鼎的秘密。我不会像陈平道那样被这诊所控制,要坑害下任才能脱身,我要堂堂正正闯荡出去!”

江一龙忽然闷哼了一声,昏迷了过去。

宁涛打开方便之门,将病床归还原位。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此刻离他带走江一龙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十二分钟了,与江好约定的一个小时的时间只剩下了八分钟。看过时间之后,他将手机收了起来,然后去卫生间拿了毛巾,打湿,擦掉了墙壁上的血锁。最后,他将抵住房门的床头柜也搬了回来,放在原来的位置上。

该做的都做完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宁涛自己也不知道。

看网友对 0009章 恶念处方契约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