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018章 给我跪下没用

0018章 给我跪下没用

烈日炎炎,几只蝉在老槐树的树梢上懒洋洋地叫着。

周玉凤在阳光孤儿院里走来走去,看看这里,看看那里,神情恍惚。一大群孩子跟着她,跟她说话,可她好像忘记了很多事情,也不认识那些孩子们,说得最多的就是“小朋友你是谁呀”之类的话。

宁涛和苏雅站在孤儿院大门口看着,防止周玉凤因为不记得这里而“离家出走”。

苏雅的眼里噙着泪花,“周院长对我来说就等于是妈妈,可是她……她居然能不记得我了。”

宁涛说道:“给她一点时间吧,她会适应过来的。”

“她还能恢复记忆吗?”苏雅很悲伤。

“我不知道,但是只要你和孩子们多给她讲讲她在这里做过的事,她会渐渐适应这里,她天性善良,她会重新做回你们熟悉的那个周院长。你也不要伤心了,只要你的亲人还活着,身体健康,这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事。”宁涛说。他也想起了yīn阳相隔的父亲和母亲,忍不住悲伤,可他的脸上却看不出丝毫情绪上的波动。

苏雅移目看着宁涛的眼睛,眼中泪花闪闪,可眼神却火一样灼热。

宁涛有些尴尬地道:“干什么?”

苏雅忽然张开双臂,猛一把将宁涛包住。

汹涌的挤压,撩人心扉的触碰,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宁涛骤然紧张了起来,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突然情况了。他不知道他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伸手去搂苏雅的腰,一个是含蓄地推开她。然而,他什么都没做。

“谢谢你。”苏雅在宁涛的耳边说,声音呢喃。

这一个拥抱,这一声谢谢,宁涛觉得他做的一切都值了,因为他感觉得到这是苏雅发至内心的感谢,这情感无比的真挚、纯洁。

“羞羞!”李小玉的声音传来。

苏雅慌忙松开了宁涛,一张还有点稚气的脸庞刷地红了半边,她恼羞成怒地瞪着李小玉,“你…… 你来干什么?”

人一紧张就容易说错话。

李小玉用手指头刮着小脸蛋,“羞羞,你抱宁叔叔,下一步你是不是要亲他?我还是一个孩子呀,你会教坏我的。”

苏雅捂住脸庞跑了,不是因为李小玉,而是因为她已经不能面对宁涛了。

宁涛苦笑了一下,“小玉,不是你想的那样。”

李小玉一本正经地道:“我知道,可是人一冲动就会干傻事,我这是在保护她,她还小。”

宁涛,“……”

这哪里是小屁孩啊,简直就是孩子精啊!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突然又响起了来电铃声。

宁涛掏出了手机,连看都没看来电显示便接听了电话,“你来了?”

“宁医生,你在哪?”手机里传出了江一龙的声音,“我就在幸福小区,我求求你,你救救我吧……我给你跪下了!”

他真跪了,手机里也能清晰地听见膝盖磕击水泥地面的声音。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在那跪着,我现在过来,如果你惹到我哪怕一丝不高兴,我连看不会多看你一眼。”

“不会,不会……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江一龙快哭了。

宁涛挂断了电话,收起手机,对停下了脚步背对着他的苏雅说道:“我要去幸福小区,待会儿再过来,你照顾好周阿姨,好吗?”

苏雅应了一声,却没有回头。

李小玉说道:“宁叔叔,我和你一起去好吗?”

宁涛摸了一下她的小脑袋,“小玉你留在这里和苏雅姐姐一起照顾周阿姨,我回来的时候给你买糖。”

“嗯!”李小玉很乖巧地应了一声。

宁涛出了阳光幼儿园往幸福小区的方向走去。

苏雅这才转身过来看着宁涛的背影。

“你还小。”李小玉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

苏雅向李小玉招了招手,“小玉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李小玉摇了摇头,“你骗我,你其实是想打我。”

“那算了,我把糖给别的小朋友。”苏雅说。

李小玉跟着就跑了过去,“苏雅姐姐给我、给我。”

苏雅忽然捉住李小玉,一巴掌就拍在了她的小屁股上……

烈日炎炎,路上没有别的行人,宁涛将账本竹简拿了出来,打开。账本竹简上显示的余额为恶念罪孽107点,善念功德169点,租金余额为276点,可用余额为76点。

“还有可用余额?”宁涛好气又好笑,“你特么是手机话费么?”

不过这个可用余额是很好理解的,这个月的租金是200点,他已经赚到了276点,账户总额减去本月租金得到的数值就是76点,而这76点善恶值是他可以使用的。

“开那两道门要的恐怕就是这可用余额了,只是一道门需要5000点可用余额,两道门合起来要10000,我要攒到何年何月才能攒够10000?难怪陈平道都没有进去过,这哪是开门费,这简直就是抢劫!”宁涛的心里越想越气。

还有一个让他高兴不起来的原因,那就是这次账本竹简显示的内容里有显示江一龙的名字,却没有显示周玉凤的名字,这明显是在提醒他江一龙那一笔生意还没有搞定!

江一龙正跪在幸福小区大门前,似乎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他甚至没有去树下下跪,而是顶着烈日下跪。他的司机去给他撑伞,被他一顿臭骂又回到了车上。

幸福小区大门口聚集了一大群村民,还有不少村民闻讯赶来看热闹,江一龙的身边很快就多了一圈人墙。

“那不是江一龙吗?”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里有人认出了江一龙的身份。

“是他,这狗日的来这里干什么?”

“他给谁下跪啊?他爸死了还是他妈死了?”

“这狗日的可恶,当年把我们坑得那么惨,他怎么不去死?”

就在这些刺耳的咒骂和嘲讽声里宁涛来到了阳光小区大门前,可他看不见江一龙,只看到一圈人墙和密密麻麻的脑袋。他硬着头皮往人堆里挤,好不容易才来到江一龙的身边。

江一龙穿着黑sè的长袖衬衣,大热天的却还戴着一只手套。他伸手的衣服和裤子都被汗湿透了,跪在地上的身子摇摇晃晃,随时都有可能中暑晕倒过去。

宁涛的视线落在了江一龙的左手的手腕上,在衬衣的袖口与手套的空隙里,他看到了一片灰黑sè的肌肤。他的鼻子也嗅到了一丝难闻的臭味,源头也就在江一龙的左臂上。

这是血肉坏死才会有的现象。

这个发现让宁涛自己也吃了一惊,心里暗暗地道:“我只是扎了他一天针恶疾,这才几个小时的时间他的左手就快废了,那天针恶疾也太邪恶了吧?”

虽然是惩罚恶人,可这手段真的是很邪恶,很残忍!

可是,如果不是这样邪恶残忍的手段,江一龙这样的恶人又怎么可能追到这里来下跪?

这时江一龙也发现了宁涛,那一刹那间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只救生圈。他不敢爬起来,直接用膝盖跪行到了宁涛的身前,用右手抱着宁涛的腿,眼泪鼻涕一股脑地涌了出来,“宁医生,我错了……我错了啊,求你救救我。”

宁涛的声音冷漠,“这会儿知道来求我了,当初我是怎么跟你说的?”

江一龙的脑袋咚一声就磕到了水泥地上,然后是第二下,第三下,一边磕头一边哀求道:“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求求你救救我吧。”

宁涛说道:“给我磕头没用,你知道该做什么吗?”

江一龙跟着说道:“我知道!我马上给这里的村民发补偿款!这个小区我也要拨转款重建!”

原本闹哄哄的村民们一下子全安静了,目瞪口呆。

这什么情况?

却就在村民们惊讶愣神的时候,江一龙又咚咚咚地给村民们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用哭一般的声音说道:“各位乡亲们,我江一龙错了,我强拆了你们的村子,我坑你们的血汗钱,我不是人!请你们原谅我,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吧!”

“江一龙你疯了吗?”一个上了年纪的老汉开口说道:“还是你又想玩什么把戏骗我们?”

江一龙慌忙说道:“不不不,我不骗你们,快给我银行账号,我马上你们打钱!”顿了一下,他着急地道:“快啊,你们谁行行好给我银行账号好不好?我要给你们打钱啊!我求求你们了,我给你们磕头还不行吗?”

咚咚咚……

一地下巴。

看网友对 0018章 给我跪下没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