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037章 逆行之人

0037章 逆行之人

宁涛以为林清华的实验室就在那幢他去过的办公楼之中,可林清妤却开着车将他带到了郊区的一个植物园之中。

这个植物园也是蓝图生物科技公司的产业,偌大一片山坡种满了各种药材,常见的和不常见的。还有几十座现代化的温室大棚,里面种植着用于科研的珍贵植物。

林清华的实验室就在这个植物园之中,是一座不大的复合式建筑,使用了大量的银sè材料和蓝sè的钢化玻璃,颇有点科幻的风格。

大门是银sè的金属大门,门旁有一块不锈钢牌匾,上面雕刻着“问天楼”三个字,并没有雕刻“XX实验室”的字样。

宁涛在不锈钢牌匾前停下了脚步,好奇地道:“问天楼,你哥的实验室为什么会取这样奇怪的名字?”

林清妤说道:“我曾经也很好奇这个实验室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奇怪的名字,我也问过我哥,可他不告诉我。我想就是一个名字而已,怎么,你觉得它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宁涛摇了一下头,“或许你的对的,它只是一个名字而已,带我进去看看吧。”

林清妤来到银sè的金属大门前,用她的磁卡打开了门,然后领着宁涛走了进去。

门后是一条通道,通道的两侧装了好几只监控摄像头,且工作指示灯是亮着的。

宁涛说道:“这个地方没人吗?”

林清妤说道:“白天应该有人,这会儿应该只有安保人员吧,可能睡着了,不用管他们,我直接带你进去。”

宁涛跟着林清妤穿过了通道,进入了一个实验区。这个实验区中有很多电脑、实验仪器和器皿,看上去有点拥挤。

实验区的尽头有一道门,那门紧闭着,看不见门后的空间。

实验区里本来只亮着安全指示灯的,却就在林清妤和宁涛来到之后,所有的灯突然亮了。一个穿着保安制服,拿着橡胶警棍的老头从一道小门里走出来,大声呵斥道:“谁!”

林清妤应声说道:“是我,林清妤。”

老头往这边走了几步,似乎是要确认林清妤的身份。

宁涛的视线移到落在了老头的身上。老头约莫六十左右的年龄,马脸,身材干瘦,步履轻健,给人一种很健康的感觉。

老头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原来真是小姐,怎么这么晚了过来?是忘记东西了吗?”

林清妤说道:“我过来看看,你别管了。”

“那是你朋友吗?”老头又问了一句。

林清妤应道:“是的。”

“那我去别的地方看看。”老头说,然后转身离开了。

宁涛凑到林清妤的身边,轻声问道:“你认识这个老头吗?”

林清妤说道:“不认识,我也只是来过几次,大概是见过吧,但我没印象。”顿了一下,她也问了一句,“为什么这么问?”

宁涛说道:“你不觉得一个保安的话有点多吗?还有,他刚才跟你说话的口气,不太像是一个保安对老板的口气。”

林清妤的视线跟着就移到了那个老头的背影上。

恰在这个时候那个老头回头看了一眼,只是看了一眼又回过了头去,继续走路。

不知道为什么,就老头刚才回头的那一眼,宁涛竟有一点鹰视狼顾的感觉。他心念一动,眼睛和鼻子瞬间进入了望术与闻术的状态。

老头的身体所散发的气是正常人的五颜六sè,他的气味也很正常,甚至还有点酒味,显然是小酌了一点。

“我看他很正常啊。”林清妤做出了她自己的判断。

“或许是我多疑了吧。”宁涛说,他从老头的背影上收回了视线。

林清妤笑了一下,“你这么年轻,可你知道吗,有时候你给我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是吗?”宁涛随口问道:“你所说的深不可测是指什么?”

林清妤想了一下才说道:“或许是因为你的医术和性格吧,嗯,不说这个了,你能看出什么吗?”

宁涛环视四周,观察了一下便摇了摇头,“我是学医的,生物研究我是门外汉,我没瞧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如你带我去你哥的办公室看看吧。”

“在那里,跟我来吧。”林清妤向实验区尽头的门走去。

宁涛跟着林清妤来到了那道门前。

林清妤在门上的密码器上输入了密码,随后房门向两边打开。

门后是一个半球形的空间,没有窗户,里面放着更精密的实验仪器、电脑,还有好几只档案柜,上面收纳了数量惊人的纸质资料、文件袋和书籍。

宁涛的心里暗暗地道:“林清妤说她在林清华生病之后来过这里,根本就没有找到与寻祖有关的资料和记录,这说明相关的东西已经被清除掉了,就算我将这里的所有的资料和硬盘翻阅一边大概也不会有结果,那么我该从什么地方下手呢?江好啊江好,你也真是的,既然请我帮忙,你好歹得给我一些提示吧?搞得我现在两眼一抹黑,连个思路都没有。”

正犯愁的时候,他的视线忽然在正面的圆弧形的墙壁上停顿了下来。

墙壁上贴着一幅手绘的油画,有一轮火烧一般的夕阳,有黑sè的大山,还有一个走向夕阳的男人。他身上的衣服是青sè的,在这幅油画中特别醒目。

油画上有一段话:所有的人都认为我们的未来在明天,我们的道路也在向前延伸,可他们错了,往前的路是死亡与毁灭,所以我得往回走,我要找到这一切源头与答案。

这段话很奇怪,宁涛细细的读了两遍。

“这画是我画的,送给我哥的生日礼物。”林清妤说,嘴角也浮出了一丝动人的笑意。

宁涛说道:“画上的文字也是你写的吗?”

林清妤说道:“不是我写的,是我哥写的,怎么样,有没有后现代的文艺青年的感觉?”

宁涛向那副油画走去,他没有感觉到什么“后现代文艺青年”,他想到的是林清华心心念念的“杨贵妃”。

往前走是死亡与毁灭,这话看上去很丧,可说的却是事实。人一生下来就不停的往前走,不管怎么挣扎最终都是一死。所以林清华他要往后走,他要寻找着一切的源头和答案。

可是,画上的“这一切”是指什么?

还有,他将自己想象成唐玄宗,对杨贵妃念念不忘,甚至可以说是用情至深,而唐玄宗和杨贵妃都是一千多年的人物,这算不算是已经走在“往回走”的道路上了?

这些,宁涛想不通。

突然,宁涛的鼻子捕捉到了那神秘而熟悉的气味,是那种青sè“黏土”的气味!这个发现让他激动不已,脚步也更快了。

“我画得怎么样?”林清妤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宁涛在油画下停下了脚步,“你画得很好,这画是什么时候画的?我没看见日期。”

林清妤说道:“是一年前画的,是我给我给我哥的三十岁生日礼物,不过这个创意是他自己的,我只是将他的想法画出来而已。”顿了一下,她似乎又响起了什么,“好像就是那一天我从他的口中听到了寻祖项目,当时我根本就没想到他会生这样奇怪的病。宁医生,你一定要治好我哥哥,好吗?”

宁涛点了一下头,他将手伸向了墙壁上的油画。

林清妤并没有制止他。

宁涛的手触碰到了油画中的青sè人儿,一种非画布的感觉顿时从他的指尖传来。他轻轻的触摸着画中的青sè人儿,一遍又一遍,动作很温柔。

“宁医生,这画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宁涛的奇怪的举动引起了林清妤的好奇心,她也来到了墙壁下,站在宁涛的身边看着他抚摸她的“哥哥”。

突然,宁涛的右手五指狠狠的往画布中一扎!

嘶啦!

画布裂开,宁涛的五指扎进了画布之中,一张好好的油画顿时被他毁了。

林清妤惊呼道:“你干什么啊?”

宁涛从画中抽回了手,他的手中还握着一块被他撕碎的画布。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这是我送给我哥哥的生日礼物,它对我哥哥和我来说都有着很重要的意义!”林清妤真生气了,说话的声音有点微颤的感觉。

宁涛将右手递到了林清妤的面前,然后摊开了手心,他的手心中静静的躺着一块鸡蛋大小的青sè泥团。

“这……”林清妤的气来得快也退得快,她惊讶地道:“这是什么东西?”

宁涛说道:“我还不知道,但我确定他和你哥的病有关。”

“给我看看。”林清妤伸手过来拿。

宁涛却推开了她的手,“你最好别碰,想想你哥现在的样子,你也想和他一样吗?”

林清妤跟着又把手缩了回去。

宁涛快步来到林清华的办公桌前,然后找来一把裁纸刀小心翼翼的将青sè“黏土”切开,里面藏着一颗胶囊。

宁涛的心里暗暗地道:“难道这就是林清华研究的“寻祖”的生物制药?将他变成新妖的也就是这小小的药丸?”

宁涛将胶囊拿在手里仔细查看,翻转过来的时候他看到了底部有一个青sè的符号,那形状看上去有点像原始人画在岩洞上的小人。

青sè小人,这似乎已经成了林清华这个“新妖”的专属符号了。

“你找到了什么?”林清妤也凑了过来看,脸都快贴在宁涛的脸上了。

突然,所有的灯全熄了,整座建筑都陷入进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

看网友对 0037章 逆行之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