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066章 荒地坟场有豪宅

0066章 荒地坟场有豪宅

天刚黑,宁涛就接到了白婧的电话。他从江好家所在的小区出来,白婧的车已经在门口路边等他了。

车是巴博斯G500越野车,线条冷硬,就像是一头野兽趴在路边一样。宁涛虽然不熟悉汽车品牌和价格,可一看这车的造型和块头,还有钣金就知道起码是价值几百万的豪车。

宁涛凑到副驾驶车窗前看了一眼,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驾驶室里的白婧。她换掉了那条白sè的长裙,取而代之的是一条黑sè的皮质短裤和一件紧身的黑sè弹力背心,身体的某些隐秘的线条、凹痕什么的都曝露在了空气之中,性感撩人,让人忍不住想要流鼻血。

白天的她一袭白sè长裙,犹如从画里走出来的古代美人,身上不带半点人间烟火气息。今晚的她却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变成了一个混“社会”的黑帮女头目,一身的匪气,一言不合就会开干。

宁涛微微呆了一下,因为她露在空气中的大白腿和某些线条和形状。

白婧探身过来为宁涛打开了车门,“看够没有?上车慢慢看。”

宁涛耸了一下肩,拉开车门上了车。

白婧启动车子,进入车道往北面驶去。

车里的气氛略显尴尬,源自白婧身上的奇异芬芳,还有无处不在的荷尔蒙因子。

宁涛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我们这是去哪里?”

白婧移目过来,眼角含春,嘴角含笑,“宁哥哥,你想我们去哪里?”

宁涛皱了一下眉头,“你能不能正经一点,我说的是正事。”

白婧笑了一下,“我说的就是很正经的事情,人生在世该快活时就要快活,不等老时空流泪,你说是不是?”

宁涛闭上了眼睛养神,不搭理她了。

“没意思。”白婧嘟囔了一句,闷头开车。

巴博斯G500上高速行驶了几十公里,然后又下高速上了一条乡间公路。

宁涛隔窗眺望,远处山峰林立,犬牙交错,夜sè笼罩下连成一片无边的yīn影。他的心中莫名生出一个感触来,这世界多的是荒山大泽,无人的岛屿,那些人迹罕至的地方会不会隐居着白婧这样的妖人,亦或者是陈平道那样的修真者呢?还有,茫茫宇宙,是不是真有修真成仙的存在?如果有,他们又在什么地方?

无尽的想象。

车子进入山区,一道残破的长城突然闯进宁涛的视线,翻山越岭,一眼望不到尽头。它气势雄浑,却又散发着强烈的历史的沧桑的气息,就像是一个迟暮的明朝老将,浑身是伤,就要倒下去。

宁涛心中怦然一动,“往北几十公里,古长城边……那个小胡子说的地方难道就是这里?那残砚与白婧有关?”

他下意识的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白婧一眼。

白婧用软糯的声音说道:“你这样看来看去的有意思吗?你敢摸我一下吗?”

“不敢。”宁涛说。

山路崎岖,半个小时后巴博斯G500迈过一个弯道,一个村子的告示牌出现在了前面。

告示牌上写着“黑山寨”三个字。

看到这个告示牌,宁涛基本上已经确定了,他的确是到了那个小胡子说的地方。他的心中一片惊讶于困惑,可面上却很平静。

白婧并没有进村,而是绕过村子继续向前开。过了村子乡间公路也没了,往前延伸的是一条泥石路,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修建的,路面坑洼不平,几百万的越野车在这样的道路上开得也颠颠簸簸。

宁涛在车里抖得难受,他故意皱眉说道:“你家怎么住这么偏?还要开多久?”

白婧只简单的回了一句,“快了。”

黑山寨被甩在了身后,很快就看不见了。前面的道路越来越崎岖,视野里全是黑黢黢的山头,还有偶尔冒出一段的野古长城。这地方别说是人了,就连鬼影都没有一个。

又过了一会儿就连糟糕透顶的泥石路也消失了,巴博斯G500却仍一往无前地往前冲。

一只乌鸦受到惊吓,突然从一棵树上飞了起来,一边飞一边叫,“呱——呱——”

这声音在山谷间回荡,给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平添了几分yīn森诡异的气息。

这时山坡下的一个地方突然亮起了一片灯火,那是一只只的白sè灯笼,一片建筑也就在灯光映照下从黑暗中显露了出来。石墙青瓦,庭院楼阁,小桥流水,假山池塘,俨然一古香古sè的大户人家的庄园。

车下的路突然平顺了,一点也不抖了。

大门口站着一个老头,不是别人,正是那个魏柏。车子还没到,他已经打开了大门。

有哗哗的声音闯入耳朵,宁涛寻声看去。那是庄园下方的一处断崖,有山泉从断崖上飞泻下去,坠入崖底的水潭之中。他听到的哗哗的声音就是从那个水潭之中传出来的。

“那小胡子说的水潭会不会就是那个水潭?”宁涛的心里暗暗地道。

不过没等他多看两眼,确定什么,白婧已经驾驶巴博斯G500进入了庄园的大门。

车子停下,魏柏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然后站在车门边客气地道:“宁医生,请。”

宁涛提着小药箱下了车,四处打量。

白婧看了魏柏一眼。

魏柏轻轻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宁医生,跟我来吧。”白婧向一座建筑走去。

宁涛跟着白婧向那座建筑走去,行走间他悄然唤醒了眼睛和鼻子的望术与闻术的状态。这一看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这哪里是什么古香古sè的庄园,全是乱石、荒地和长满野草的坟堆!

只有灯笼是真的。

每一只灯笼上都画着符文,里面的蜡烛燃烧着,冒出屡屡青烟。可那只是一个假象,在宁涛的眼里,那些蜡烛冒出的是一缕缕黑气,是黑暗灵力所释放的灵气!

显而易见,眼前的古香古sè的庄园便是由这些灯笼营造出来的,它们或许是一种法器,能将黑暗灵力的能量转换成普通人无法分辨的幻象,是对灵力能量的一种高级运用。

现在看来,当初陈平道的家也是这样来的,只是没弄这么大的排场罢了。

宁涛虽然能看穿这奇诡的幻象,也能找到“阵眼”,可相关的原理却就一窍不通了。先是残砚,现在又是营造庄园幻象的灯笼,让他越发觉得自己只是个修真世界的菜鸟,想要获得修真方面的知识的欲望也越发强烈了。

“这地方怎么样?”行走间,白婧随口问了一句。

宁涛说道:“很气派,花了不少钱吧?”

白婧说道:“也没多少钱,也就一千万左右吧,我其实很少过来住,我妹妹在这里养病。我妹妹喜欢清静,不想被人打搅,这也是没修路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宁涛随口说了一句。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一道房门前,门两边的柱子上也挂着两只白sè的灯笼,但在宁涛的眼里,它其实是一个挂着两只白sè灯笼的山洞洞口。

白婧将宁涛领进门,穿过一条走廊,然后又在一道房门前停下了脚步。

这门是真的,而且是用金丝楠木打造的,扑鼻一股药材香。

白婧推开了房门,宁涛跟着她走了进去。

门后的房间也是真实的房间,很宽阔。地板是金丝楠木地板,家具也是金丝楠木家具,甚至就连脚下的地板和头顶的天花板也都是金丝楠木。一只白sè的灯笼悬挂在房梁上,灯火映照下,所有的金丝楠木木料都泛着金光,金丝流动,宛如梦境。

作为一个山城人,宁涛对金丝楠木是有一定认知的,因为山城就是金丝楠木的出产地之一。

金丝楠木又名棺材木、yīn沉木,旧时候的官员、财主都喜欢用金丝楠木做棺材,因为它的药香能驱虫杀菌,能防止尸体腐烂。活人一般不能用,除非是火气够旺的人才敢用,不然会被它“yīn”死。这个房间里使用了大量的金丝楠木,房间里的yīn气有多重就可想而知了。

整个房间,yīn气最重的就是那张金丝楠木打造的大床。

床上躺着一个女人,隔着纱帘,看不清她的脸。不过已经不用去猜了,她就是白婧的妹妹。

白婧向床边走去,一边说道:“青追,我跟你说的宁医生来了,你是下床还是让他过来?”

青追,这就是白婧的妹妹的名字。

却就是这个名字给宁涛带来了一点毛骨悚然的感觉,姐姐姓白,妹妹姓青,这尼玛不会是现实版的白素贞和小青吧?

床上的青追动了一下,然后说了一句话,“让他过来吧,我腿僵,不想动。”

这声音软软的,糯糯的,没有力气,给人一种病恹恹的感觉,却又诡异的带着一丝撩人的味道。

“那好吧,我让他过来。”白婧回头看了宁涛一眼,示意他过去,然后她伸手挽起了纱帘。

宁涛提着小药箱向床边走去,他已经看清楚了青追的脸,一张林黛玉式的脸,有着让人心疼的柔弱美感。她的皮肤白里泛着青,典型的血气不足的病sè。她的头发很长,黑sè里也带着一点青sè,看上去像是漂染的青sè,可是他却知道那是他天然的发sè。

青追的眼睛移到了宁涛的身上,那眼又黑又亮,深邃而神秘。一线绿光从她的眼眸里闪过,宛如划过夜空的流星。

这一刹那间,宁涛感觉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吸住了,掉进了冰冷的泥潭里!

看网友对 0066章 荒地坟场有豪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