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068章 唯一的治疗方案

0068章 唯一的治疗方案

几秒钟后,宁涛将账本竹简拿走并打开了它。

账本竹简上显示出了内容:蛇妖,天生蛇女,旧。身患九幽绝脉,妖骨坏死,余命三月。一生无恶事,亦无善行,善念功德零,恶念罪孽零,自生自灭之命,不可处方。

宁涛的心骤然一沉,没善念功德也没恶念罪孽,账本竹简就连处方契约都不开,这未免也太市侩了吧?

天外诊所有它的法则,它的存在就是为了善念功德,恶念罪孽,如果一个人的身上没有,它肯定不会启动治疗极致的。如果将善恶鼎比喻成一台引擎,善念功德和恶念罪孽就是启动引擎的燃料,如果连燃料都没有,它怎么能启动?

都说世道炎凉,这个诊断却让宁涛感到天道似乎也是炎凉的。它宁愿救江一龙那样的恶人,却不愿意救青追这样的不好也不坏的蛇妖。原因很简单,她没“诊金”。

“宁医生,你在看什么?”青追好奇地道,眼巴巴的看着宁涛。

宁涛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这是进一步的诊断,你患的是九幽绝脉,妖骨坏死,你还有三个月的寿命。”

青追的神sè顿时一黯,就这反应,她显然很了解自己的情况。

宁涛的心情也变得沉重了,他刚刚承诺能治好青追,那是他认为他可用通过天外诊所轻松搞定青追的病,却没想到她没“诊金”。如果他兑现不了他的承诺,白婧会向丁烨复仇,并殃及他的家人,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看到的。更何况,他这边也不能没有白婧的白蛇蜕,这也是关乎他身家性命的大事。也就是说,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宁医生,你跟我说实话,你能治好我吗?”短暂的沉默之后青追出声问道。

宁涛却仿佛没有听到青追对他说了什么,他的大脑正在飞速的思考,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他想到了用他自身的自带治愈效果的“特种灵力”治疗青追,可这个方案很快就被他推翻了。青追不是普通人,她是妖,她自己就有灵力,如果灵力有用,那么不是治愈,她的病情也不治愈恶化。他还想到了天针针灸,可这个治疗方案也是建立在灵力基础上的,恐怕难以奏效。最后他又想到了初级处方丹,可这是天外诊所治病极致的病人媒介,对青追使用初级处方丹固然能激活作为病人的媒介,可她没“诊金”无法激活善恶鼎,也是不行的……

“宁医生?”青追的声音里充满了悲伤,“你是因为这个原因让我姐姐出去的吗?你不想让她知道我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了?”

就在这时宁涛的大脑里突然浮现出了一只鼎,他心中一动,“你的妖骨能取出来吗?”

“啊?”青追很惊讶的样子,“你要取出我的妖骨?”

宁涛点了点头,“我要给做手术,取出你的妖骨……”

却不等他把话说完,青追就打断了他的话,情绪激动,“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做手术,取出你的妖骨。”宁涛说。

“我会死得更快!对于我们来说,妖骨就是本命之骨!”

宁涛说道:“我刚才诊断过,你的妖骨其实并不参与你的身体,至少不参与你现在的身体的运作,它更大的作用是作为俢练的作用,所以我的手术不会有太大的风险。”

“我的妖骨不只是作为俢练的存在,而且是……”停顿了一下,青追才说出来,“它是我第二种形体的骨,没有它,我会死得更快。”

宁涛说道:“你误会了,我的意思不是将你的妖骨摘除,而是取出来,治好它,然后再给你装回去。”

青追顿时愣在了当场。

“我去把你姐姐叫进来,我再问问她的意见。”宁涛转身去开了房门。

白婧进门的第一句话,“怎么样了?”

宁涛开门见山地道:“你妹妹的情况很糟糕,我需要给她动手术,取出她的妖骨……”

不等宁涛把话说完,白婧便吼道:“你敢!”

宁涛摊了一下手,“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白婧的声音冰冷至极,“你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说法,我杀了你!”

宁涛的脸sè瞬间变了,还有他的眼神,刚才的他是一个热心而温和的医生,可一转眼他就变成了另一个人。他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他的眼睛里也没有丝毫情感,似乎任何生命在他的眼里都不值得怜悯、同情,宛如死神!

“你……”白婧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她根本就想不到宁涛还有这样可怕的一面。她感觉不到宁涛有多么强大,可是就宁涛此刻的气势,那眼神,却让她发自内心的畏惧!

宁涛冷冷地道:“威胁我?你不想你妹妹活命了吗?”

白婧的嘴唇颤了一下,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

床上,青追看着宁涛,那眼神显得很奇怪。

宁涛接着说道:“我不是要摘除她的妖骨,而是要根治她的妖骨,然后再给她装回去。”

“这……这也行?”白婧总算说出话来了,语气也变了。

宁涛说道:“现在的医学技术就连心脏都可以换,一根妖骨算什么?我在成为修真者医生之前就是学医的,这样的手术对我来说只是小手术。这是唯一治好你妹妹的办法,做不做,你们自己决定吧。”

白婧的视线移到了青追的身上,“妹妹……”

青追打断了白婧的话,“姐姐,我自己的情况我很清楚,我一生下来就得了这个病,我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我相信宁医生说的,我只还剩下三个月的时间了,我不想错过这次机会,让他给我动手术吧。”

白婧走向了青追,“妹妹,你知道妖骨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他碰了你的妖骨,你就……”

“姐姐,不要再说了,我决定了。”青追再次打断了白婧的话,眼神坚决。

白婧叹了一口气,回身看着宁涛,“好吧,我把我妹妹交给你,你一定要治好她,她太苦了,如果你能治好她,给她快乐,这也就值得了。”

宁涛说道:“好,你出去吧,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进来。”

白婧又看了青追一眼,然后转身出了门,出门的时候又将房门关上了。

宁涛又去将那只金丝楠木打造的椅子搬过去顶住了门把。

青追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罕见的笑意,“你其实没必要这样,她既然答应了你,她就不会进来。”

宁涛说道:“还是小心点为好,我担心待会儿你忍受不了疼痛叫出来,她会忍不住冲进来,影响到我的手术。”

“我可不怕疼,每天我都会人寿那种你想象不到的疼痛,我早就习惯了。”青追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忧伤。

宁涛安慰道:“放心吧,手术之后你就不会再疼痛了。”

青追轻轻的点了点头。她接触宁涛的时间并不长,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愿意相信他。

“你趴着,我用银针给你催眠,然后就进行手术。”宁涛说。

青追翻了一个身,趴在了床上。她的身上存着青sè的纱裙,灯光的投射下略显通透,别有一番朦胧的美感。

宁涛从小药箱之中取出了天针。

青追回头说道:“手术的话……需要脱衣服吗?”

这句话让宁涛莫名紧张,“那个,暂时不用。”

“嗯。”青追回过了头去,闭上了眼睛。

暂时不用,那就是还是要脱的,可她的反应却如此平淡,似乎并不在乎。

宁涛已经平静了下来,他靠近青追,然后将一根天针扎在了她的后脑勺上,一丝黑白灵力进入她的大脑,犹如温泉一般抚慰着她的大脑,并刺激主管睡眠的皮质内细胞……

两分钟后,青追昏睡了过去,她的先天气场快速减弱,很快就只剩下了维持生命形态的最低程度。

宁涛却并没有对她进行手术,而是离开了那张金丝楠木打造的大床,来到了一面墙壁下,咬破手指在墙壁上画了一只血锁。

几秒钟后,宁涛回到了天外诊所。

天外诊所内黑白两气缠绕,善恶鼎还是那个死样子,闭着眼睛,连看都懒得看宁涛一眼。

宁涛向一只货架走去,看了善恶鼎一眼,“没诊金你就不治病,你和那些没医德的医生有什么区别?你给我记着,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知道,我才是你的主人,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

善恶鼎没有任何反应。

它或许是一个顶级的法器,天道机制的一部分,亦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

真相是什么?

没人知道,可宁涛却相信总有一天他会知道。

来到货架下,宁涛将烂碎鼎抱了下来,然后向记录血锁的石墙走去。

烂碎鼎,这就是他想到的治疗青追的方案。烂碎鼎就连破碎的法器都能修补好,一根蛇骨算得了什么?

拿了烂碎鼎,宁涛又翻箱倒柜找了几样需要用上的东西,一把极其锋利的手术小刀,还有缝合伤口的针和线,以及他自己带回诊所备用的消毒用的酒精和棉球、止血纱布什么的。

打开对应的血锁,宁涛回到了青追的房间之中。

看网友对 0068章 唯一的治疗方案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