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072章 管你是谁

0072章 管你是谁

宁涛的举动是出于保护赵无双的目的,没有别的意思,可落在别人的眼里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那个小子是谁啊?居然和赵无双牵手。”

“难道是哪家名门的公子?从没见过啊。”

“赵无双销声匿迹几个月,这小子不会是她这段时间交的男朋友吧?”

“那就有好戏看了,圈子里谁不知道槐少喜欢赵无双,甚至还向她求婚了,可却被她拒绝了。槐大少放言,他得不到的,宁愿毁了也不会让别人得到。这小子当着槐少的面牵赵无双的手,这不是当众打槐大少的脸吗?”

一片嘤嘤嗡嗡的议论声。

槐克兵的脸sè越来越yīn沉,小小的眼睛里也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恨意。

宁涛松开了赵无双的手,但不是因为槐克兵,而是那些说他的赵无双的女朋友的议论让他感到有些尴尬。再就是,赵无双已经镇定下来了,他再抓着人家的手就不合适了。

“无双,好久不见,这位是谁呢,不介绍介绍?”槐克兵说话了,说话的时候脸上一扫yīn沉,露出了一个颇为和气的笑容。

最可怕的其实就是这种人,对你微笑,满脸和气,当你转过时候就往你的背上扎一刀。

宁涛对槐克兵没有半点好感,只是看着他,没有半点回应。

槐克兵眼眸中的那一丝恨意更明显了,嘴角的笑意却也更浓了。

赵无双朗声说道:“这位是宁涛宁医生,我的朋友,也是宁医生治好了我的脸。”

这话似乎并不是对槐克兵说的,而是在所有人人介绍宁涛。她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借此机会向外界传递她回归的信息。

一石激起千层浪,她这句简简单单的话又引起了一片议论。

“是他治好了赵无双的脸?这怎么可能?”

“那有这样的医术?就算有,也不可能这么年轻吧?”

“赵无双一定是带那个小子来故意气槐少的,可她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什么场合。”

“这下有好戏看了……”

就在这些窃窃私语里槐克兵淡然一笑,“无双,听说你的脸被人用硫酸泼了,我很是痛心,可没想到你居然还能治好,这太好了。我们很久没见了,我有很多话想跟你说,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吧。”

由始至终,他连跟宁涛说一句话的兴趣都没有。他这种层次的大少,什么样的医生能入他的眼?

“对不起,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聊的。”赵无双的声音里带着压抑的怒气。

槐克兵突然伸手抓住了赵无双的手,“无双,不要跟我怄气了,跟我走,我们好好聊聊。”

“你放开我!”赵无双使劲抽了一下,可是没能将手从槐克兵的手里抽出来。也就是这一抽,她的浩腕上顿时浮现从了一团被使劲捏过的红红的淤痕,可见槐克兵手上的力气有多大!

满大厅的明星、名流只是冷眼看着,没人敢上前帮助赵无双,甚至没人敢为她说一句解围的话。

却就在槐克兵要将赵无双拉走的时候,一只手突然落在了他的手腕上,他的手腕顿时像套上了一根铁链,而那铁链的一端还系在了一块千斤巨石之上,怎么也挪不动脚!

手是宁涛的手。

他不管槐克兵是谁,家里多么有钱,在他的眼里槐克兵就只是一个恶人,而他这个天外诊所的主人专治各种恶人!

“无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她不想跟你聊,你耳朵失聪吗?”宁涛的声音冰冷。

这口气!

居然有人敢这样跟槐大少说话!

整个酒会大厅里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槐克兵怒极反笑,“无双,难怪你今天这么有勇气,原来是带着护花使者来的,那好,我今天就看看你的护花使者合不合格。”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两个站在他身后的保镖突然扑向了宁涛。

最前面的一个二话没说,提起钵大的拳头,一拳就抽向了宁涛的脑袋。

宁涛的手一拉,槐克兵的身体顿时失衡,一个趔趄倒向了宁涛的怀里。他抓着赵无双的那只手也松开了。

攻击宁涛的那个保镖显然没料到宁涛会这么干,猝不及防之下慌忙摆臂将拳头打空。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没能收住他猛扑向宁涛的身体,结结实实的撞在了槐克兵的背上。

宁涛的肩膀与手臂同时发力往前一推,槐克兵和撞在槐克兵背上的保镖顿时从他的怀里跌了出去,摔倒在了地上。

“找死!”第二个保镖怒吼了一声,两步借力,一跃而起,右腿踢出,长矛唰一般扎向了宁涛的心口。

能成为槐克兵这种层次的人的保镖,这本身就是一种实力的象征,这个保镖不是传统的武术练家子就是退伍的特种兵。他这一重腿攻击宁涛的心口要害,立功心切,就连要宁涛的命的心思恐怕都是有的。

可他袭击的是天外诊所的主人,一个拥有特种灵力的修真者。而且,他的狠辣不仅激起了宁涛的怒火,还有他的另一面!

面对直奔心口要害的一脚宁涛非但没有躲闪,反而迎着对方的右腿轰出了他的右拳。

对方快,他更快!

对方狠,他更狠!

嘭!

第二个保镖的右腿重重的踹在了宁涛的心口上,可宁涛的身体却连晃都没有晃一下,不动如山!

同一瞬间,宁涛的右拳擦着他的右腿轰在了他想要毁灭的地方上。

嘭!

“啊——”第二个保镖一声杀猪般的惨叫,整个人倒飞出了好几米远才砸落在地上。倒地之后他的身体便虾米似的蜷缩了起来,双手捂着腿间的那个地方,张大着嘴巴急促的吸气。然而,没等他多吸两口,剧痛袭来,瞬间迈过他能承受的临界点,眼前一黑就昏死了过去。

如果将他的那个玩意比喻成一只鸟的话,那么现在那只鸟刚刚经历了一场车祸。

整个酒会大厅里一片死寂。

在那些明星、名流的眼里,宁涛刚刚是伸手抓住槐克兵的手就已经是极其胆大妄为的事情了,甚至可以用找死来形容,却没想到那只是一个开头,接下来宁涛干的事情才是真正的恐怖,他不仅将槐克兵推倒在地,一转眼还撂倒了槐克兵的两个保镖!

这也太猛了吧?

可这仍然不是在场的明星、名流所能想到的结果。

心口中了一腿的宁涛非但没有倒地,反而前踏一步,一脚踹向槐克兵的小腹。

他是动了真怒,恶面苏醒,哪里管你是什么槐少!

他这一脚踢出去,裤管都有一点鼓风的迹象,可想有多重!

所有人都惊呆了,没人敢相信宁涛居然还敢踹北都大少!

却就在槐克兵眼见就要被踢个半死的时候,一个保镖突然横切过来,哗啦一下挡在了宁涛的腿前。

嘭!

一声闷响,那个挡腿的保镖惨叫了一声,整个人都被踹得飞了起来,飞出好几米的远的距离之后才重重砸落在地上,当场就昏死了过去。

宁涛的眼神冷得可怕,就这眼神,没人怀疑他会再扑上去将槐克兵打个半死。

然而,又有一个人挡在了宁涛的身前,及时阻止了他。

这一次不是槐克兵的保镖,而是赵无双。

“哥,不要。”赵无双的这一声“哥”发自内心,真真切切,不假思索。

这一声“哥”也冲淡了宁涛心中的怒气,他没有再扑上去。

站在赵无双的角度,她当然希望看到有人将槐克兵打个半死。可她知道槐克兵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身后又有多么可怕的能量,一旦宁涛打伤槐克兵,槐家怎么可能放过宁涛?

然而,她并不知道宁涛其实一点都不在乎什么槐家,他之所以没有再扑上去是因为感受到了她心中的恐惧与担忧,还有关心他的情感才停手的,仅此而已。

趁着赵无双挡住宁涛的这点时间里,两个保镖赶紧将槐克兵从地上拉了起来。

一大群明星、名流的视线都聚集到了槐克兵的身上,都在猜测他会怎么释放他的怒火,报复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而那必定是一个火爆的场面。

然而,槐克兵却只是轻描淡写的拍了拍身上的灰,他看着宁涛,面上没有半点怒气冲冲的样子,说话的语气也很平静,“宁涛宁医生是吧,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练家子,你有种。”

宁涛冷冷的看着槐克兵,他的心里其实还有怒气。眼前这个家伙指使歹徒用硫酸毁了赵无双的容,他干了这种毁人一生的恶事却还能舒舒服服的做他的豪门大少,作威作福,公道在哪里?他这个天外诊所的主人除了治病救人的天职还有着替天行道的责任,面对这样的恶人,他心里怎能不怒!可天外诊所的古板的法则却又对他“束手束脚”,不然他早就一天针扎这家伙的脑门上了,要他跪下!

这就是活生生的世界,好人命不长,坏人活千年。善良的人穷困潦倒,甚至早逝。坏人巧取豪夺,却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而且还长命。人活着,所过所得真的是前世的善恶回报吗?

没人知道。

槐克兵的视线移到了赵无双的脸上,他的嘴角又浮出了那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无双,你也好样的,这是你第二次拒绝我,这个宁医生就是你的依仗吗?今晚,你是故意带这个人来扫我的面子是吧,行,我受了。”

这时陈天昇走到了槐克兵的身边,将一只手机递到了槐克兵的手边,恭敬地道:“槐少,已经通知离爷了,他要跟你说话,问一下情况。”

槐克兵连手机都懒得伸手去接一下,只是对着手机说了一句,“东孙离,你亲自过来!”

那个什么东孙离是谁,又是怎么回应的,没人知道。

陈天昇拿着手机退到了槐克兵的身后,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宁涛和赵无双。他什么都没有说,可他的眼神却似乎在说你们死定了!

看网友对 0072章 管你是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