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097章 静若图片

0097章 静若图片

“我可不可以看看……你的纸上写了什么?”贾坤看着宁涛手中的一纸恶念罪孽契约,眼睛里充满了猜疑和警惕。

“当然可以。”宁涛很干脆的将手中的恶念罪孽契约放在了贾坤身前的地面上。

那张处方签上写着贾坤所犯的罪孽,还有赎罪的方式:欲赎罪孽,术前自宫。

贾坤一眼看过,瞧见“自宫”这个词的时候顿时崩溃了,一颗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不不,我不干……我不要……我死也不会切我自己的……我不干!”

宁涛将笔扔在了地上,冷冷地道:“笔就在你是面前,你签或者不签都不会影响我,我也乐意看着你这个人渣死掉。”

“呜哇……”贾坤嚎啕大哭了起来,“神医,你可怜可怜我,不切也给我治疗行不行?我求求你了……呜呜……”

宁涛无动于衷,心里更没有一丝的同情和怜悯。他现在哭了,觉得自己可怜,那么那些被他伤害过的小女孩和那些可怜的父母,又有谁同情和怜悯他们?

这时笼罩诊所的青烟退潮一般退回到了善恶鼎之中。

马娇容和卢虎从褪去的青烟之中显现了出来,两人还保持着躺在地上的姿势。马娇容的身上再没有一处溃烂的地方,皮肤甚至比以前更年轻,更娇嫩。卢坤的手筋、脚筋奇迹般的复原了,之前的伤痕也消失了,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

宛如神迹。

马娇容和卢虎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眸中,满是惊讶和畏惧。事情进行到现在,两人哪里还会将这个诊所当成普通的诊所,更不会将宁涛当成是普通的医生。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跟着就从地上爬了起来,跪在地上给宁涛磕头。

“谢谢神医救命之恩。”卢虎一边磕头一边说。

“谢谢神仙救命之恩,谢谢神仙……”马娇容战战兢兢地道。

“对,神仙,神仙!”卢虎跟着就改口了,诚惶诚恐的样子。

“你们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宁涛面带笑容,伸手去扶卢虎,也就在那个时间里将一根天针扎在了卢虎的背心上。

恶气入体,卢虎的身子顿时僵了一下,可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转眼就消失了,他也没有再去留意。

宁涛又伸手将马娇容扶了起来,也就在那个过程之中他同样在马娇容的背心之上扎了一天针恶疾。

“多谢神仙,多谢神仙……”马娇容小心翼翼地说着好听的话,“我以后再也不做坏事了,我天天做好事!”

宁涛面带微笑,“那些被你伤害过的小孩子,他们会原谅你吗?”

马娇容顿时愣了一下,一股寒意顿时从心间冒了起来。

宁涛笑了笑,“没事,不要害怕,只要你愿意改正,你就会获得原谅。”

马娇容这才放松了了一些。

这个时候贾坤终于做出了他人生之中最艰难的决定,“神医,我我……我签!”

“那就签吧。”宁涛说,他走到了一只货架前将那把锋利的切药材的刀取了下来,然后扔在了贾坤身前的地面上。

贾坤看着那把寒芒闪烁锋利至极的切刀,签字的时候,那只拿着笔的手不停的颤抖。

“切吧,切了就吃药。”宁涛说。

“我……”虽然已经签了字,可是拿着刀真要去切下自己的那个玩意的时候,贾坤又下不了手了。

“你没有多少时间了,你再犹豫,我可救不了你了。”宁涛说。

贾坤战战兢兢的解开了腰带,扒下了裤头,闭着眼睛,一刀……

“啊!”贾坤惨叫了一声。

可是,他只是割了一条小伤口,远远没到自宫的标准。

“我、我做不到啊……”贾坤又哭了。

宁涛皱了皱眉,“卢虎,你去帮他一下吧。”

“好的。”卢虎跟着就走了过去,一把将贾坤的手中的切药材的刀抢走了。

“你轻点……”贾坤哽咽地道。

卢虎冷笑了一下,一把抓住,一刀割了下去。

“啊——”贾坤的喉咙里爆出了一个杀猪般的惨叫声。

宁涛走了过去,将一颗精品初级处方丹放进了贾坤张大惨叫的嘴巴里。

处方丹是诊所病人的媒介,也是启动善恶鼎治病机制的最后一步。贾坤吃了精品初级处方丹之后,善恶鼎又喷出一团青烟,瞬间就将贾坤吞没了。

青烟来,青烟退去,留下的是一个四肢健全,精神饱满的贾公公。

宁涛打开账本竹简看了一下,三笔恶念罪孽全数到账,总计九百四十九点恶念罪孽,加上之前的一百六十一点余额,账上的总余额达到了一千一百一十点。除去这个月应该交的三百点租金,账上的可用余额也有八百点之多。

宁涛的心中一片激动,一个月以前他还在为两百点租金焦头烂额,现在却拥有了一笔可观的余额,这让他有了一种了“家里有粮”的感觉。

“如果下个月还是三百点租金的话,我就算不做一笔生意也可以交租,我可以给自己放个假好好放松放松了。”宁涛心里美滋滋。

贾坤低头看了一眼他的的双腿之间,情绪突然又崩溃了,“啊……哇……呜呜……”

“哭什么哭?吵到了神仙,我他妈弄死你!”卢虎恶狠狠地道。

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卢虎这样的罪不可赦的人又怎么可能弃恶从善?稍不顺他意,或者妨害到他的利益,他就会露出野兽般的面孔。

不过这也没有关系了。

宁涛走到那面石墙之下,用钥匙打开了对应的血锁,然后说道:“你们三个跟我来吧,你们已经没事了,回去以后好好做人。”

“是、是。”马娇容和卢虎,连连点头,唯唯诺诺。

贾坤从地上捡起了那玩意儿,紧紧的抓在手中。

“你这家伙,你不觉得恶心吗?你还拿着它干什么?”卢虎目露凶光。

“我……呜呜……”贾坤哽咽地道:“我去找家医院,看能不能在接上。”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他带着三个恶人回到了小楼之中。

青追已经将现场清理干净了,地上没有一丝血迹,就连空气之中也没有残留一点血腥味。

看见宁涛出来,青追的脸上满是甜美的笑容,“宁哥哥,手术做完啦?”

宁涛点了一下头,“几个小手术而已,那个孩子呢?”

“还在屋子里睡着。”青追说,说话的时候她的眼睛盯着三个“病人”,那眼珠儿微微有点泛绿。

三个“病人”连看都不敢看青追一眼。

“我先带孩子走,在外面等你。”宁涛说,然后进了房间。

丫丫还在昏睡之中,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或许留有一点可怕的记忆,但她很小,很快就会忘记。

宁涛将丫丫抱了起来,出了房间,什么也没有说,径直往楼梯走去。

“神医,我、我和你一起走。”贾坤追了上来。

宁涛没有任何表示,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青追突然横移一步挡在了贾坤的面前,面带笑容,“这位好汉,你要到哪里去呀?”

贾坤哆嗦道:“我、我……我要回家……”

“聊聊再走吧。”青追面的啊笑容。

“我我们有什么好聊的?你你把我打成重伤,多亏了那个神医救我……我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我现在要回家……”贾坤不只声音在颤,一双腿也在颤。

宁涛进了楼梯间,转眼就看不见了。

青追的一双眼睛瞬间全绿,就像是夜晚中的猫的眼睛。

“你、你想要干什么?”马娇容也紧张了起来,“那个医生说了的,只要我们签字和认错,我们就不会有事。”

“认错就没事?”青追咯咯笑了一声,“那是宁哥哥的规矩,不是我的。”

“你你想怎么样?”卢虎的声音也在颤。

青追的声音冰冷,“我要你们的命!”

贾坤再也受不了了,拔腿就往楼梯间冲去。

然而,没等他跑出第二步,他的头顶突然传来剧痛,然后他的意识便坠入黑暗之中,重见光明之时。

青追抽手,贾坤栽倒在了地上,头上满是血sè的裂痕,他死了。

账本竹简没有要他以死赎罪,只是让他挥刀自宫,宁涛不会杀他,可这并不代表青追不能杀他。

青追杀的,与他有什么关系?

“啊!”马娇容一声尖叫,发疯似的往楼梯间跑去,可仅仅跑出两步就被卢虎流在地上的血滑倒在了地上。

青追向马娇容走去,她的双手指甲起码五寸长,青芒闪闪,仿若合金!

卢坤拔腿就向楼梯间冲去。

“老公救我……”马娇容哭喊道。

卢虎却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青追从马娇容的身边走过,一掌拍在了马娇容的天灵盖上,恐怖的青sè指甲就像是刀片一样切开了她的头骨。

咔嚓!

马娇容的头骨顿时裂开,额头上清晰可见血sè的裂纹。

青追松手,马娇容脑袋砸在了地面上。

楼梯间里,正狂奔的卢虎的身体突然失去了平衡,重重的摔倒在楼梯上,张嘴就是一口黑sè的血喷出来。

青追来到了楼梯间,顺着楼梯往下走。她看着趴在楼梯上的卢虎,她看到了卢虎的背上已经出现了一大块发黑腐烂的血肉。

其实不用青追出手,马娇容和卢虎也会死。宁涛现在的天真恶疾比以前好几倍,而且扎的是背心要害,这样会死得更快!

“哎!”青追叹了一口气,“你这明摆着是不相信我嘛,真是的,我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吗?”

“不、不要杀我……你要多少钱,你尽管开口!我就是找个砸锅锅卖铁也会给你。”卢虎开口求饶。

青追冷笑了一声,“我就是不杀你,你也活不了过今晚。”

卢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张脸瞬间没了血sè,“那个医生……他让我签了的一张纸条……他骗了我……啊!”

不让他多叫一声 青追一掌就拍在了卢虎的脑袋上,头骨裂开,血水涌冒。一个恐惧的表情在他的脸上凝固了下来,不会再改变。

卢虎的脑袋也砸在了地上,他死了。

看网友对 0097章 静若图片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