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098章 静若图片

0098章 静若图片

宁涛在树林里等了半个小时左右青追就回来了,她的身上干干净净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宁涛问道:“他们?”

青追的声音软糯好听,“他们都去十八楼了。”

宁涛笑了笑,“下地狱就下地狱,说什么去了十八楼,你连人都杀得,话说不得?”

青追露出了一个腼腆的表情,“人家是一个女孩子,打打杀杀的多粗鲁啊,我可不想让你觉得我是个粗粗的女汉子。”

宁涛有点受不了了,忙着转移了话题,“对了,尸体你是怎么处理的?”

青追比了一个拍掌的动作,然后说道:“那三个人渣的灵魂能量被我收走炼化,我在指甲上注入了我的毒,他们的尸体会分解成,明天一早就成一堆灰了,风一吹就没了。所以,我特意把他们三个的尸体拖到了天台上,那里风大。”

宁涛,“……”

“我肚子有点饿,带我去吃点东西吧。”青追说。

宁涛也不想再聊尸体什么的话题了,“好,我带你去吃小龙虾,然后回去。”

回到天外诊所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

宁涛用钥匙打开了门,然后抱着还在昏睡的丫丫走了进去。

青追犹豫了一下却说道:“我还是不进去了,我有点怕里面那只鼎。”

宁涛回头看着她,“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害怕。我回去小青府了,你待会儿要过来吗?我给你沏壶竹叶青喝,我们可以一边喝茶,一边论道,聊人生也可以。”青追直盯盯的望着宁涛,浩眸里满是期待,还有一点别的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那个,我还得把这个小家伙送到阳光孤儿院去,改天吧。”宁涛伸手关了门,就青追那眼神,他估摸着他要是去的话就不是什么“小青府”而是“小情妇”了。

门外,青追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然后向诊所后面的山林走去,有点形单影只的画面感。

路边的那一片芦荟又长高了一些,葱葱翠翠。

天外诊所里黑白两气缠绕,黑sè的恶气明显多于白sè的善气,那形态就像是一条黑白sè的巨蟒在空中舞动,而白sè只是它的花纹。宁涛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这样的情况虽然也可以修炼,但他势必会受到恶气的影响,看来接下来得多赚一些善念功德才行。

善恶鼎上的人脸睁开眼睛看了宁涛一眼,跟着又闭上了眼睛,继续摆出那副不爱搭理的样子。

宁涛却知道善恶鼎上的人脸看的其实不是他,而是他怀里抱着的丫丫。每有除他之外的人进来,善恶鼎上的人脸都会睁开眼睛看一眼,善人来了有笑脸,恶人来了是怒容。

宁涛抱着丫丫来到了墙角。

那块对方在墙角的灵泥散发着浓郁的灵气,它不干燥,也不湿润,它的干湿度似乎是恒定的。那块插在灵土中的树皮布满了白sè的菌丝,一些地方居然长出了小小的蛇皮菇。

再过几天青追就有口福了。

宁涛心里琢磨着,“我得想个法子把这块灵土的价值体现出来才行,就种点蘑菇实在是太浪费了。”

不过这事急也是急不来的。

宁涛回到了那面“血印之墙”下,用钥匙打开了对应位于阳光孤儿院的第二诊所的血锁。

墙壁悄无声息的打开,那画面犹如烧出了一个漆黑入门的窟窿。宁涛便从那窟窿之中出来,来到了第二诊所的注射室中。然后,他的眼睛就被狠狠的辣了一下。

苏雅正躺在诊所用来给病人输液的病床上睡觉,身上仅穿着文胸与三角形的裤子,双手举高高,一个投降的姿势,双腿却是一高一低,中路大开,活像是一个跨栏的动作。某些线条呀轮廓什么的暴露无遗,静若图片,一些看不清楚的地方还可以放大来看。

宁涛的眼睛虽然没有放大的功能,可也是备受刺激。他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你真有本事啊,这个姿势睡觉,你怎么不去参加奥运会?”

苏雅没有任何反应,她并不知道宁涛来了。

空调开着,不停的往她的身上吹凉风。

她在这里睡觉的原因就是空调,她的房间没装空调,这里却装了。

宁涛抱着丫丫走出诊所,关上门之后又敲了敲门,敲了十几声屋里才传出苏雅的声音。

“谁啊?”

“是我。”宁涛说。

“是宁大哥啊,半夜三更的你跑这来干什么?”苏雅的声音,还有穿拖鞋走路的声音。

灯亮了,门开了,穿三角形裤子的苏雅出现在了门后,她看了一眼宁涛怀里抱着的丫丫,讶然地道:“这是谁家的孩子呀?”

宁涛说道:“一个走丢的孩子,明天我让江好帮忙查查走失儿童的信息,帮她找找她的爸爸妈妈……我说你怎么不穿衣服就跑出来了?快去把衣服穿上。”

苏雅给了宁涛一个白眼,“我没穿吗?”她指着罩,“这不是衣服吗?”她又指了一下三角形的裤子,“这不是裤子吗?”

宁涛无言以对。

这时丫丫嘟囔了一声“妈妈”,然后睁开了眼睛。她看到了苏雅,然后又看到了宁涛。宁涛和苏雅对她来说都是陌生人,可是她显得很安静,一点都不害怕。

处在善面状态下的宁涛拥有很强的亲和力,能给人一种亲人一般的感觉,值得信赖,就连陌生的小孩子都不怕他。

苏雅伸手摸了一下丫丫的小脸蛋,“哎哟,小朋友真漂亮,你叫什么名字呀?”

丫丫奶声奶气地道:“我叫丫丫,姐姐你叫什么?”

“叫阿姨。”苏雅说。

别的女人想方设法卖萌装嫩,可到了她这里却是反的,她是想方设法装成熟,不为别的,只因为她还差那么一丢丢才算成年人。

丫丫脆声说道:“我妈妈田大妹让我叫她小姐姐,你明明比我妈妈小很多,我为什么要叫你阿姨呀?”

苏雅的嘴角翘了起来。

宁涛呵呵笑道:“丫丫真乖,明天叔叔就帮你找你妈妈爸爸好吗?”

丫丫点了一下小脑袋,“嗯,叔叔,我饿了。”

宁涛说道:“苏雅,去给孩子弄点吃的。”

苏雅没好气地道:“我没穿衣服,也没穿裤子,小姐姐我不去!”

宁涛,“……”

第二天一早,宁涛就给江好打了电话。

“舍得给我打电话了?”江好的第一句话。

宁涛笑着说道:“这几天有点忙,这不一有空就打电话给你了吗?”

“说吧,有什么事找我。”江好的第二句话。

宁涛干咳了一声,“那个,我捡到一个走失的孩子,麻烦你帮我查一下她的父母在什么地方,我把孩子送过去。”

“知道那孩子的父母的名字吗?”

“孩子叫张丫丫,她说她母亲叫田大妹。”

“有名字就好办,你把孩子带过来吧,我让人给她做个DNA测试,通过公民数据库能匹配到她的亲生父母。”江好又补了一句,“对了 ,我在蓝图生物科技公司的植物园里。”

宁涛说道:“那好,我带孩子过来找你。”

林清华从北都回来之后,他与林清华只通了一次电话,这次也顺便见个面,了解一下寻祖项目的情况。

宁涛抱着还在酣睡的丫丫上了葛明的车,由葛明开车送到了蓝图生物科技公司的植物园。

葛明的长安车还没到大门,宁涛便看见了站在门口等他的江好,还有两个荷枪实弹的武装警卫。那两个警卫穿的迷彩战斗服,戴防弹头盔和背心,手臂上还有剑与蛇的徽章,显然是某个特种部队的特种兵。

这个植物园已经被军事管制了。

葛明亚远远的就将车子停下了,不敢靠得太近。

宁涛下了车,对葛明说道:“墩子,你先回去吧,我待会儿自己回来。”

葛明笑着说道:“替我向嫂子问好。”

宁涛瞪了葛明一眼。

葛明一松离合跑了。

宁涛抱着丫丫向江好走去,丫丫是条瞌睡虫,这会儿还在呼呼大睡。

江好迎了上来,打量了一下宁涛怀里抱着的丫丫,“就是这个小女孩吗?”

宁涛说道:“就是她,给你添麻烦了。”

江好的嘴角微微上翘,“非要跟我说这种客气话吗?”

宁涛尴尬的笑了笑。

“跟我来吧,边走边聊。”江好转身往植物园中走去。

两个特种兵警卫并没有拦阻跟着江好往里走的宁涛。

“我妈问你还有没有特制的辣椒和香料,她都快吃完了 ,不好意思开口找你要,所以让我开这个口。”江好向一辆电瓶摆渡车走去,一边走一边说。

宁涛笑着说道:“这事包在我身上,我回头给阿姨邮过去。”

“还有,她把我的美香膏霸占了,我说什么都不给我,你那里还有吗?再给我一瓶。”江好说。

宁涛说道:“也没问题,我的小药箱里有,我现在就给你两瓶。”

他把孩子给江好抱着,打开小药箱将放在里面的两瓶美香膏拿了去来,递给江好。

“放我裤兜里,我抱着孩子呢。”江好说。

宁涛将一瓶美香膏往江好的裤兜里塞,她穿的是紧身的牛仔裤,他的手几乎是擦着她的大腿里侧才将那瓶美香膏塞进她的裤兜。他好些碰到了什么不该碰到的东西,那感觉让他尴尬又紧张。

然后,再来一次。

驾驶电瓶摆渡车的也是一个特种兵警卫,背着突击步枪。这个植物园都快成军事基地了。江好和抱着丫丫的宁涛上车之后,特种兵警卫驾驶电瓶摆渡车向植物园尽头的实验室驶去。

“对了,林清华也在这吗?”宁涛问了一句。

“在,待会儿你就能见到他了。”停顿了一下江好又补了一句,“不过你们谈什么,梁克铭得在场。他现在是这里的最高负责人,寻祖项目已经也有了新的突破。”

宁涛顿时愣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看网友对 0098章 静若图片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