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110章 战唐天人

0110章 战唐天人

西边山上,一轮残阳,一片火烧的云。

昏黄的天幕下,老旧的天外诊所就像是一个没有精神的老人,坐在石板台阶上等着劳作归家的儿子。

宁涛迈过花园街的牌坊,提着一大串购物袋,慢吞吞的向街道尽头走去。身前的街道空荡荡的,身后的街道也空荡荡的,安静得就像是走进了一个没有人类的世界。

今天的气氛有点不对。

青追追着宁涛的脚步,青sè的裙摆在风中舞动,别有一番灵动飘逸的感觉。不知道她有多少岁,可这会儿的她却像是一个天真烂漫的花季少女。

“待会儿就别回去了。”宁涛说。

青追点了一下头,嘴角虽然带着笑容,可眼睛里却是凛冽的杀意。她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也早就做好了准备。

来到天外诊所门前,宁涛打开了门,他将青追刷面卡买回来的一大堆购物袋拎进了天外诊所。

“宁哥哥,我就不进去了。”青追说,即便是在门口她都感到紧张。

“那好,我陪你出来坐坐,一起看看夕阳。”宁涛放下购物袋便倒转出来,也不嫌地上脏,就在最后一块石阶上坐了下来。

青追挨着宁涛坐了下来,她的屁股与宁涛的屁股仅有一张纸的那么薄的距离。

金sè的落日余辉洒落下来,照在两人的脸庞上,一对璧人。

宁涛看着即将沉落的残阳,心中莫名感慨,“青追,你说,这茫茫宇宙真的有神或者仙的存在吗?如果有,他们又在哪里?这宇宙是不是无边无际,地上的生命又从何而来?”

青追脖子一歪将脑袋靠在了宁涛的身上,懒洋洋地道:“你说有那就有,你说没有那就是没有。”

宁涛有些无语。

一个老头挑着一担柴从一个院子的墙角走了出来,他的头上戴着一只很大的竹笠,几乎遮住了他的整张脸,只能看见一张嘴和下巴上的银白的胡须。他的身后是一条上山的一条小路,他的柴大概是刚从山上砍下来的,还很新鲜,有些柴上还有绿sè的叶子。右肩的扁担上挂着一把砍柴的刀,那刀刀身乌黑,唯有刀锋一线寒白,样式古朴,看样子就是有点年头的东西。

老头的身上穿着一件蓝sè的马褂,一条黑sè吊裆裤,一双黑sè布鞋,还真有一点旧时候的樵夫的味道。

老头挑着柴往天外诊所的方向走来,不过没走几步便在街边放下担子歇息,用搭在脖子上的一条白sè的毛巾擦汗。

宁涛和青追的视线不约而同的聚集在了老头的身上。

“少年郎,要买柴吗?”老头杨声问道。

宁涛说道:“要买,你挑过来看看。”

“我刚下山,走不动了,你过来看看,我算你便宜点。”老头说。

宁涛说道:“我也刚走回来,走了好长一段路,你过来。”

“你过来。”老头坚持。

“哈哈哈!”宁涛忽然笑了,“唐天人,你都跟踪到了这里,你却不敢过来吗?你要的东西就在我身后的屋子里,你想要就来拿吧,何必在那里假惺惺的演习。”

老头摘下了斗笠,手一挥就扔向了天空。

这老头银发白须,颇有点仙风道骨之姿,正是唐门的真正的家主唐天人。

四个人从不同的角落里走了出来,唐文、唐武在其中,唐无影和那个被扎了一天针恶疾的会轻功的胖子也在队伍之中。只是他一身乌黑,两眼无神,与一个将死之人没什么区别。不知道唐天人用什么法子让他坚持到了现在,可即便他还能走动,但已经是命不久矣了。

天针恶疾是天外诊所主人用来惩罚拒不赎罪的恶人的手段,强制签了恶念契约的恶人赎罪的,如果谁人都能解,那还算什么天针恶疾?

四个人两个一组,唐文、唐文站在唐天人的右侧,唐无影和胖子站在左侧,俨然是唐天人的左膀右臂。

“嘶!”青追站了起来,一双利爪寒芒闪闪。

“难怪敢在我面前猖狂,不过,你觉得区区一个小畜生能保护得了你吗?”这一路观察,唐天人似乎对青追的实力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并不将青追放在眼里。

青追跳下台阶,指着唐天人骂道:“你个老混蛋!你今天敢动我宁哥哥,我宰了你!杀光你唐门所有的人!”

“小畜生也敢猖狂!”唐天人探手取下挂在扁担上的砍菜刀,伸指头轻轻一弹。

嗡!

一个清脆的响声从刀身之中传出来。

一线肉眼难见的刀气突然飞向了青追。

宁涛吼了一声,“小心!”

青追旋身躲开,她刚刚站立过的地面突然震了一下,古老的地板地面顿时裂开了一条口子,那切口就像是用刀切豆腐切出来的一样。

宁涛的视线锁定了唐天人手中的砍菜刀,那是一件法器!

现今世界灵气匮乏,修真者也好,妖也好,都没法施展法术,用的都是祖上或者师门传承下来的法器。唐天人为了杀他,显然是把唐门传承的法器拿出来了。

宁涛也有法器,而且是好几件,抛开善恶鼎和账本竹简不计,他也有美香鼎、天狗鼎和烂碎鼎,还有寻土砚,不过这些法器都不是战斗型的法器,而是辅助性 法器,不能拿出来跟唐天人手中的柴刀法器对拼。

“我宰了你!”青追向唐天人扑去。

“青追!”宁涛喝到:“回来!”

青追立刻停下了脚步,脚尖一点,轻飘飘的倒飞回了诊所门前的台阶上。

唐天人又伸指头在柴刀上一弹。

嗡!

又是一道刀气从刀身出来,直奔宁涛的面门飞去。

宁涛下意识的往台阶旁边躲闪。

然而,第二道刀气还没飞近宁涛的身,刚刚飞到诊所的第一阶石阶前便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别说是劈坏什么东西了,就连诊所石阶上的一粒灰尘都没震荡起来!

唐天人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片惊讶的神sè,跟着又将指头伸到了刀身上,这一次还特意蓄了一下力才弹出去。

嗡!

一道更强的刀气飞向了宁涛。

唐天人手中的砍菜刀法器差不多是一把威力巨大的狙击步枪的角sè,只不过他的指头不是扣扳机,而是输入修真者的灵力启动法器,然后释放刀气。

然而,即便是坦克装甲都能砍开一条口子的灵力刀气飞到诊所第一阶石阶前的时候又莫名其妙奇妙的消失了。

宁涛也懒得躲了,这里是天外诊所啊,它本身就是一件房子那么大的超级**器!唐天人手中的那把砍菜刀法器在它的面前就是土鸡瓦狗一般的存在!

“你这里果然不正常!”唐天人瞧出了玄机,他表面上还算镇定,可心里却震惊、困惑,还有紧张!

宁涛说道:“你唐门不是要杀我吗?过来杀我啊,杀了我,你就可以拿走放在里面的灵土和灵谷了。”

突然,虚空一震,那一刹那间好像裂开了一道口子,然后一线青蒙蒙的亮光就从虚空之中劈了出来。

那景象,犹如一个看不见的刀客向唐天人劈了一刀!

唐天人慌忙抬起手中的砍菜刀挡了上去。

咔嚓!

唐天人手中的砍柴刀碎了,一块块碎片叮叮当当掉在了地上。

一同被劈碎的还有唐天人的心。

“不——”唐天人的声音如丧考妣。

现在修真资源稀缺到了极致,这把砍菜刀法器对唐门来说简直是镇门之宝,对他来说也等于是第二生命一样宝贵。却没想到这次拿出来砍人,人没砍刀,刀却被劈碎了!

宁涛说道:“唐天人,你还有没有什么法器,都拿出来吧,我想总有一件能杀我。”

唐天人的肺都快要被气炸了,他怒吼了一声,忽然伸手抓住那个轻攻很厉害的胖子的脖子,厉声说道:“唐重,我唐门待你不薄,现在是你报恩的时候了!”

被称作唐重的胖子突然哭了,“师祖,那弟子就先走一步了,师祖您老人家和师门的恩情,弟子来生再报!”

“去吧!”唐天人猛地将唐重扔向了天外诊所。

嗖!

唐重双臂和双腿夹紧,又矮又胖的他就像是一颗人形炮弹一般飞向了宁涛和青追。

人弹?

宁涛有些懵了,他看得出来那个唐重必死无疑,而且活不过今天晚上。可他看不出唐天人在唐重的身上做了什么手脚,不然要是没对唐重做什么的话,唐天人把唐重扔过来和扔一条死狗过来有什么区别?

轰!

不等飞到宁涛和青追的身前,唐重突然就炸了。一块块血肉、内脏、污血雨点一般飞向的天外诊所,宁涛和青追避无处可避。顿时被溅了不少污血和碎肉渣子,一股奇痒难耐的感觉顿时在皮肤上蔓延开来,并且快速往身体内侵袭!

刚刚还在思考的问题已经有了答案,那个唐重中了天针恶疾必死无疑,唐天人给他留了一口气,将他带到这里来充当的不仅是人弹,而且是剧毒的脏弹!

“我污血毁你法器的灵性,我看你还怎么跟我斗!”唐天人的气势又回来了。

天外诊所没有半点损伤,可就这一句话的功夫,青追身上的衣服开始腐烂,她的皮肤也出现了溃烂的迹象!

宁涛一把住在了她的手,一股特种灵力也注入进了她的身体之中。青追的皮肤被腐蚀的速度顿时减缓,糟糕的情况得到了抑制。

“你没事吧?”宁涛问。

青追的声音很冷,“我没事,我要杀了他!”

“我们一起去。”宁涛拉着青追的手下了台阶。

天外诊所后面,一个黑袍人走了出来,斗笠遮面,手提绣春刀。

武妖殷墨蓝来了。

看网友对 0110章 战唐天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