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诊所要搬家?

诊所要搬家?

殷墨蓝离开了,吃冰激凌的的计划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宁涛回到诊所之中处理处理身上的伤口,青追不敢进去,那些购物袋还是让宁涛帮她拿出来的。

“我得回去洗个澡,身上脏死了。”青追说,却又不走,两只眼睛直盯盯的看着宁涛,似乎在传递什么信息。

宁涛说道:“那你早点回去吧,待会儿我还得炼制一些美香膏,明天慈善晚宴上拍卖要用。”

“你身上那么多针和飞镖,还有血,你就不想有个人帮你清理一下伤口,然后有个浴池可以洗澡吗?”青追问。

宁涛摇了摇头。

“那好吧,我回去了。”青追有点儿失望,提着一大串购物袋离开了。她本想进诊所帮宁涛处理伤口的,可在门口被善恶鼎怒视了一眼之后她就不敢进去了。

她杀了签了恶念契约并割掉了那玩意的贾坤,她的身上已经有罪孽了。恶人进天外诊所,那等于是善人进地狱,那种感受不是说不在乎就能不在乎的。

青追离开之后,宁涛关了门回到了诊所之中。

砍柴刀的碎片和撼天扁担静静的躺在诊所中间的空地上,它们是这次战斗的战利品。

“没想到这样一把砍柴刀居然是法器,修好之后我也就有了一件攻击性的法器了。至于扁担,倒也可以用,可拿一根扁担出去战斗对敌人来说没有半点威慑力,将来得想个法子把它改造成其它的东西。”宁涛的心里想着。

宁涛打开小药箱去拿镊子准备拔扎在身上的毒针、毒镖,看到躺在小药箱之中的账本竹简隐隐有点放光的感觉。他心中好奇,去拿镊子的手拿起了账本竹简,然后将之打开。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内容:此地恶魁已经伏诛,诊所下个收租日将搬迁。

搬迁?

宁涛傻眼了,他以为这诊所自古以来就在这里,却没想到它还会搬迁!

发了一会儿呆,宁涛忽然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对了,那陈平道说他被困在在诊所之中两千多年,两千多年前这里恐怕还是一个荒无人烟的蛮荒之地吧,怎么会有人在这里俢建诊所?它是从某个地方搬过来的!”

这天外诊所是从什么地方又是什么时候搬到这里来的,陈平道或许知道,可那货了无音讯,所以也就无从猜测了。可就账本竹简此刻浮现出来的内容,宁涛倒是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它再搬迁去某个地方的话,那个地方就会有“恶魁”。

“嘉陵江江心的那座小岛的裂谷里堆砌了山丘一般高的尸骨,唐天人不仅杀人无数,还纵容唐门弟子为恶,他自然也就成了这片土地上的恶魁。我和青追联手殷墨蓝干掉了唐天人,此地就没有恶魁了,所以天外诊所将要搬迁,可是它会搬到什么地方去?”天外诊所是上一次是从什么地方搬来的,又是什么时间搬来的,这两个问题都还没有搞清楚,宁涛却又忍不住去思索诊所要搬到什么地方的问题了。

账本竹简没有任何提示,这个问题也就没有答案。

“搬就搬,只要不是国外就好,我哪里都能适应。我只要在这里留下血锁,我随时都可以回来。”琢磨了一会儿没有结果,宁涛也懒得去琢磨了。他将账本竹简放回到了小药箱之中,拿起镊子拔针和飞镖,处理伤口。

处理完伤口之后他又马不停蹄的去后面的山坡上割芦荟,拿回诊所炼制美香膏,为明天晚上的慈善晚会做准备。

第二天一早,宁涛来到了青追居住的山洞前。

这一次那些蛇钻出来看了他一眼,然后就一条条的掉头离开了。

“青追,起床没有?”宁涛问。

青追的声音从山洞里传出来,“你不要进来!”

宁涛心中好奇,“你在干什么啊?”

“我在……换皮啊,你不要进来。”青追的声音,很紧张的感觉。

换皮,这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直不敢想象,可对于青追和白婧来说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因为她们是蛇妖,而蛇每到一定的时期都会换皮。上一次,他从白婧那里得到的白蛇蜕便是从白婧身上“脱皮”下来的。

“你是因为昨天晚上受伤才换皮的吗?”宁涛问了一句。

“是啊,身上到处都是疤痕,我干脆换了。”青追的声音。

宁涛无法去想象她换皮的样子,又问了一句,“你要多久?”

“两三天时间吧。”青追的声音。

“那好吧,我去接机去了,你换好了把皮给我留着,那是灵材,我炼丹药用。”宁涛说。

也不知道青追听了这话是什么反应,反正她什么都没说。

一个白天转眼就过去了。

时间不会因为唐天人的死而停留一秒,万物众生在同一片天空下繁衍生息,在一条特定的轨道上行进,看似没有交集,可彼此却又息息相关。这世界之大,没有谁是单独存在的,也没有一物是单独存在的。

身体的主宰是大脑,可这万物众生,乃至这浩瀚无边的世界的主宰,又是谁?

没人知道。

华灯初上,江北艺苑。

一座中古式里建筑里,一个秘密的慈善晚会正在进行。

艺苑大厅里众星云集,还有几个重量级的富商。

这些明星、富商都是因为范铧荧的组局而来,当然也有他们自身的需求,一些人想买到将赵无双的脸治好的“美香膏”,一些人则想见到范铧荧口中的“千年难遇”的神医,治一治身上的旧疾。

宁涛迟迟没有现身,关于他的话题却已经在晚宴上热议开了。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样的神医吗?就连被硫酸毁掉的脸也能治好?”

“赵无双不就是被那个医生治好的吗?她的脸和以前一样,根本就看不出被硫酸毁过容,这不就是证据吗?”

“谁知道是真是假,我这哮喘的病,如果他能治好,我就给他捐钱建孤儿院。”

“那什么美香膏在哪里?有没有用啊?如果有,我倒想买一瓶,但如果他狮子大开口,那就算了。”

这些声音在参加晚宴的宾客之中起起伏伏。

一个角落里,范铧荧和赵无双各拿着一杯香槟,低声说着话。

“我哥怎么还不出来?不就是换一套衣服嘛,比我换衣服的时间还长。”赵无双有点着急的样子。

范铧荧笑了笑,“无双,你真把他当成你哥啦?我能不能问一下,他是什么性质的哥呢?”

赵无双给了范铧荧一个白眼,“开我玩笑是吧?你也是我哥,你觉得他是我什么性质的哥?”

“有些人错过了可不会再遇上,我阅人无数,我真心希望你能把握住他。”范铧荧说。

赵无双的脸上泛起了一抹红晕,“你再开我玩笑我就真不理你了。”

晚会的主持人从一条通道之中走了出来,他来到舞台上,面带笑容,用煽情的声音说道:“阳光慈善晚会现在正式开始,相信诸位都清楚今天晚会的内容,我们的宁医生还在后台准备,稍后他就会出来与大家见面。现在有请我们今晚的主角赵无双小姐登台,为大家演唱今晚晚会的主题曲《我心永恒》,大家请掌声有请赵无双小姐!”

晚会大厅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晚会开始了,把酒杯给我吧。”范铧荧伸出了手。

赵无双又看了一眼通往后台的通道,难掩心中的着急与期待。

范铧荧笑着说道:“上台吧,你的歌声会将他吸引出来的。”

赵无双将酒杯递给了范铧荧,离开之时还不忘怼了范铧荧一句,“就你话多。”

范铧荧只是笑了笑。

赵无双登台,却不等她一展歌喉演唱席琳迪翁的经典名曲,一群人突然从大厅门口走了进来。

一个艺苑保安想要拦阻,却被一个人一掌推开。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槐克兵旗下娱乐公司一手捧红的明星陈天昇。跟在陈天昇后面的都是槐克兵的保镖,还有唐门的弟子。

陈天昇一群人突然闯进来,大厅里的原本愉快的气氛顿时冷却了下来。尤其是那些在娱乐圈混的明星,一个个都闭紧了嘴巴,生怕说错了什么话,然后被陈天昇添油加醋的传到槐克兵的耳朵里。

娱乐圈的土皇帝槐克兵,他人虽然不在这里,可在娱乐圈的权威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敢挑衅的。

“无双,你来山城也不说一声,害得我从北都包专机飞过来,你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陈天昇向舞台走去。

范铧荧挡在了陈天昇的身前,不客气地道:“这是私人聚会,你没有被邀请,请你出去!”

“这是谁在跟我说话?哟,原来是范先生。”陈天昇yīn阳怪气地道:“我确实没被邀请,可我是带槐少来的,谁敢让我出去?哦对了,槐少特意交代我了,让我到了这里就跟他视频连线,他要看看究竟是那些人参加这次慈善晚宴,将来在院线排片的时候,他好特意关照一下。”

说完,陈天昇还真就就掏出了手机,打开微信,然后给槐克兵发了一个视频聊天的邀请。

很快,陈天昇的手机屏幕里出现了一个视窗。那个视窗里,槐克兵正躺在一幢大楼的某个套房里的一张沙发上。他的手里捧着一只果盘,果盘里装着一串紫sè的提子。陈天昇将手机的摄像头对着舞台上的赵无双的时候,他捏着一根牙签扎了一颗提子放进了嘴里,一下又一下的嚼着。

同一时间,大厅后面的一个房间里,宁涛用钥匙打开了画在墙壁上的一只血锁,然后走了进去。再出来时,他已经在天外诊所之中了。石墙恢复正常之后,他跟着又将诊所钥匙插进了一只新的血锁之中,一拧,然后走进了重新打开的方便之门中……

看网友对 诊所要搬家?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