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114章 以医服人

0114章 以医服人

江北艺苑。

赵无双来到了一道房门前,她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然后敲了敲门。

房间里没有反应。

“宁大哥,你在里面吗?”赵无双说。

又过了几秒钟,房间里传出了宁涛的声音,“来了。”

房门打开,宁涛出现在了赵无双的面前,手里提着小药箱,身上是一套笔挺的西装,皮鞋擦得很亮,领带也捋得直直的。身高一米八五的他身材颀长匀称,一张脸庞阳光帅气,自带亲和感,给人一种很容易亲近的感觉。

看见宁涛,赵无双心中的委屈与压抑顿时烟消云散,她的眼睛里也流露出了一丝奇异的神光,“宁大哥,你穿西装真好看。”

宁涛面带微笑,“今天是特殊的场合嘛,不能随便,平时我可不想这么穿,不舒服。嗯,走吧,我们出去,那些宾客一定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一说出去,赵无双的心情顿时又变得糟糕了起来,“槐克兵派陈天昇来捣乱,他威胁来参加慈善晚宴的人不要买你的美香膏,也不要找你看病治病。”

“槐克兵?那家伙还真是讨厌,我出去看看,一个陈天昇而已,我把他轰出去。”宁涛一副不在乎的样子。

赵无双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你是槐克兵的克星,你出面,那个陈天昇肯定不敢再捣乱了。”

宁涛忽然瞧见了她眼角的泪痕,心生怜惜,忍不住抬手过去,用手背擦掉她眼角的泪痕。可是这个下意识的动作之后他就后悔了,一个女人哭了,他伸手去给人家擦眼泪,人家的心里该怎么想?

处在善面状态下,他也有一些难以控制的情况。

赵无双的眼神明显变了,呼吸也有点急促了。她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就这反应,她内心的情感不知道有多强烈!

宁涛跟着说道:“不好意思,我……看你眼角有泪,所以……”

赵无双的脸颊微红,嘴角满是羞涩与甜美的笑意,“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可以的……”

后面的话,她自己都听不见。

气氛因为一个并不冒失的举动而尴尬,宁涛转移了话题,“那个,我们走吧,那些宾客一定等得不耐烦了。”

赵无双点了一下头,跟着宁涛往通道尽头走去。

大厅里很安静,只有陈天昇的声音。

“怎么这么安静?你们不是来买那个什么宁医生的狗皮膏药的吗?不用顾忌什么,想买就买吧。”陈天昇站在舞台上,他的脸上满是得意的冷笑。

来参加慈善晚宴的宾客的心里都很不舒服,有的甚至向大厅出口走去,不想再待在这里了。宾客中也有人在小声议论宁涛为什么还不出现,还有人说宁涛被槐克兵吓到了,偷偷溜走了。

陈天昇脸上的笑容更明显了,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他心情很高兴,他对一个服务生打了一个响指,“服务生,给我拿一杯红酒过来。”

好心情,当然要喝杯红酒来庆祝。

却不等那个服务生给陈天昇端杯酒过去,一个声音便传了过来,“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敢在这里撒野!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滚出去,不然我扔你出去!”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到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在那里,一对男女并肩走来。男的西装笔挺器宇轩昂,女的一身华丽晚礼服,艳绝全场,当真是天生一对璧人。

“那个青年是谁?”

“那个人就是宁医生吗?好帅好阳光呀。”一个女星直盯盯的看着宁涛,那眼神就像是看着某个时装大师设计的漂亮的时装。

“难道就是他治好了赵无双的脸?不可能吧,他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医术?”

“难怪赵无双这么大的牌愿意来这种地方献艺,那个宁医生还真不错。”

大厅里一片议论声。

舞台上,陈天昇的脸sè变得难看了。宁涛出现,对他说的第一句里就带了一个“滚”字,向来自负的他心里怎能不气?换作是别人,他早就发作了,可对方是宁涛啊,一想起在北都会所里宁涛打断东孙离的双腿,让槐克兵下跪的情景,他就没有怼宁涛的勇气。

宁涛向舞台走去,声音洪亮,“陈天昇,你没听见我说的话吗?我让你十秒钟内滚出去,你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吗?”

又是一个“滚”字。

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他陈天昇!

“你以为你是谁?”陈天昇涨红了脸,恼羞成怒地道:“姓宁的,你敢动我一下,我立马报警!”

舞台下,陈天昇带来的人快速登上了舞台。

陈天昇的底气又大了一些,“我代表的是槐少,我今天倒要看看谁敢买你的狗皮膏药!”

宁涛登上舞台,十秒钟的时间其实已经过了,可他并没有出手,而是说道:“你一口一个槐少,可我还记得在北都会所他给我跪下的事情,你给他打电话,我倒要看看他敢不敢在我面前嚣张。”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马上给槐少打电话,我看你能把他怎么样!”陈天昇其实早就想给槐克兵打电话了,宁涛这样说正合他意。他掏出手机,然后在微信里给槐克兵发了一个视频通话的请求。

嘟嘟嘟,嘟嘟……

差不多过了快一分钟的时间才有人接了视频通话,可出现在手机屏幕里的人却不是槐克兵,而是唐九。他身边好多人在折腾,有的拿着灭火器灭火,有的拿着手机吼叫,乱成了一团。

“发……发生了什么?”陈天昇一脸惊讶的表情。

“那个宁涛在你那边吗?”唐九的声音里充满了怒意,还有紧张的意味。

“在。”陈天昇不明白唐九为什么问宁涛在不在他的身边,但他还是下意识的将屏幕上的摄像头移到了宁涛的方向。

宁涛还特意凑过去了一点,一本正经的说了一句话,“槐克兵呢?让他跟我说话,我倒要看看他有多霸道,居然破坏一个孤儿院的慈善晚会,他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立刻联系媒体曝光他!”

“你就是宁涛?”唐九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宁涛说道:“我就是。”

唐九怒视着宁涛,“槐少死了!”

“啊?”宁涛顿时“惊愣”当场。

唐九冷声说道:“这件事最好与你没关系,不然你死定了!”

“槐克兵死了与我有什么关系?你不说我都不知道他死了,不过死得好,我要开香槟庆祝一下。”宁涛笑了。

“哼!”唐九怒哼了一声,挂断了视频通话。

陈天昇却还拿着手机一动不动,直到这会儿都还没有从槐克兵死了的噩耗中回过神来。

大厅里的气氛一扫刚才的沉闷压抑,活跃了起来。

“槐克兵死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事太诡异了吧?刚才还在视频通话,耀武扬威的威胁我们不要买宁医生的药,一转眼就死了,发生了什么?”

“死得好,他死了,娱乐圈也就少一恶霸,这个圈子也会干净得多。”

“你小声一点……”

“怕什么,槐克兵都死了,我说他是傻逼他能把我怎么样?”

一片乱七八糟的议论声,很多宾客都露出了笑容,就像是在谈论一件喜事。

宁涛的视线移到了陈天昇的脸上,淡淡地道:“陈天昇,你的靠山倒了,你确定还要在这里捣蛋吗?”

“我……”陈天昇这才回过神来,可精神还是有点恍惚。

“滚!”宁涛呵斥道。

陈天昇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哪里还敢留在这里,连舞台的台阶都不走了,直接从舞台上跳了下去。他带来的那些人也跟着离开了,槐克兵死了,谁还敢在这里捣乱?

宁涛走到话筒前,面带笑容,“尊敬的各位来宾,晚上好。我是宁涛,我为刚才的不愉快的事情向大家道歉,实在是不好意思,是我没有做好工作,让大家感到不愉快。”

说完,他鞠躬致歉。

大厅里顿时响起一片掌声。

赵无双上台演唱席琳迪翁的爱无止境,她唱功了得,声情并茂。对歌曲没什么爱好的宁涛初听见,居然还找到了一点坐在电影院里看泰坦尼克号的感觉。

范铧荧来到了宁涛的身边,压低了声音,“宁老弟,这是怎么回事?”

宁涛说道:“你是说槐克兵死的事情吗?”

范铧荧点了一下头。

宁涛淡淡地道:“我也不知道,我和你一样,我也是刚刚才听说。”

范铧荧压低了声音,“与你无关?”

宁涛笑了一下,“铧荧兄,你想说什么?”

范铧荧说道:“我只是担心你,不要误会,我想也与你无关,不过你与槐克兵有矛盾,我担心警方会调查你,槐家的人也会找你麻烦,所以提醒你一下,你要早做准备。”

宁涛淡淡地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不怕它上面槐家不槐家。”

范铧荧说道:“还是小心一点为好,如果需要我作证,我向你保证,不光是我可以为你作证,这里的所有的人都可以为你作证。”

宁涛搂了一下范铧荧的肩,这个动作比说一句感谢的话更有作用。

范铧荧转移了话题,“宁老弟,我给你介绍几个朋友,他们都有求医的需要,你给他们展示一下你的医术吧。”

宁涛说道:“没问题。”

在范铧荧的引荐下,宁涛与几个富商见了面。

一个富商与宁涛握手,虽然没说什么,可眼睛里却还是有点质疑的意味,“宁医生,你这么年轻……”

宁涛淡淡地道:“这位先生,你的前列腺出了问题,每半个小时就得去一次卫生间是吗?”

那个富商顿时愣在了当场,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可他的反应已经说明了问题。

“别担心,既然你来我这里求医,待会儿我给你针灸一下,一次性解决你的问题。”宁涛说。

“一次性解决问题?”那个富商一脸惊讶的表情,他显然不相信宁涛说的话。

宁涛却没有再给他解释,又与另一个富商握了一下手,然后说道:“这位先生,你的左腿有一个血栓,待会儿我给你消了它,不然会有危险。”

“啊?你……你怎么知道?”那个富商一脸惊讶的表情。他昨天才查出来,医生开了一大堆药,可是吃了一点用都没有,他的腿还是疼得厉害,却没想到宁涛只是跟他握了一下手就给出了医院检查了半天才检查出来的诊断!

宁涛同样没解释,又与第三个富商握手,松手就给出了诊断,“这位先生,你的胆囊有结石,医生是不是建议手术切除?”

那个富商目瞪口呆。

宁涛说道:“胆囊切除之后会影响你的消化系统,吃点油腻的食物就会很难受,我可以把石头给你全碎掉,不用动手术。”

一大群人围了过来……

只要是用医术能解决的问题,在宁涛这里就不是问题。

看网友对 0114章 以医服人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