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122章 我们吃鸡.吧

0122章 我们吃鸡.吧

天外诊所里静悄悄的,善恶鼎黑白善sè善恶气缭绕,七星灯灯火昏黄,一切都是老样子,并没有因为治好了一个三世善人而有丝毫改变。甚至,宁涛回来的时候,善恶鼎上的那张人脸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一下。

宁涛打开账本竹简看了一下,账本竹简上的余额显示是1133点,善气恶气也平衡了一些。善恶鼎只有他进来才会冒出善气恶气,诊金病人进来都是青烟。可对于这点,他并没有半点殊荣感,倒像是时刻都在敦促他赚取诊金。

宁涛将账本竹简放回到了小药箱之中,然后从货架上将烂碎鼎取了下来,准备补烂。

他有两件烂货,他选择了刚刚到手的“不可破”扇。毕竟,现在正是炎热的夏天,手里有把可以扇凉风的空调扇是很惬意很拉风的事情。

他将不可破扇放进烂碎鼎中,然后盘腿坐下,双手贴在鼎壁上,两团丹火从他的掌心之中冒了出来。

嗡!

烂碎鼎嗡鸣,黑白丹火蹿起两尺高,不可破扇消失在了丹火之中……

旭日破晓,金sè的晨曦洒落在了天外诊所的瓦片上,仿佛给它渡了一层金粉。

宁涛从诊所里出来,他的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扇骨是霜银打造,自带冰寒属性,还有辟邪的作用,比钢铁坚硬却很轻。扇面是深渊杜仲的树皮纤维制成,韧性无双。普通的杜仲的树皮是很常见的中药材,更是制造海底电缆的重要重要,而那深渊杜仲是修真灵材,更是罕见珍贵。就这纸一样薄的扇面,市面上的突击步枪也打不穿。相比霜银扇骨,这深渊杜仲纤维制成的扇面更珍贵。

这些,都是宁涛从《灵材纲目》制造学到的知识,它不仅有金属系灵材的描述、插图,还有植物系灵材的插图及描述。《灵材纲目》对宁涛这个修真菜鸟来说有着重大的价值。

宁涛摇着不可破扇来到了青追的山洞前,他每摇一下扇子就有一股冰霜熔化般的寒风吹来,还有负离子的清新湿润感,比吹空调不知舒服多少倍。

有蛇从草丛中爬出来,密密麻麻一大群,但看见是宁涛又都撤退了。

“青追。”宁涛叫了一声。

“是宁哥哥呀,你进来吧。”青追的声音从山洞里传出来,还是那么软糯好听。

宁涛犹豫了一下,“你换好皮了吗?”

“换好了 ,昨晚疼了一夜,你都不来看看我。”青追的声音里带着点娇嗔的味道。

一缕烟突然从山洞里飘了出来。

宁涛好奇地道:“洞里怎么有烟?”

青追的声音,“我在熬药,我还烤了一只山鸡,你还没吃早饭吧,你进来,我给你吃鸡.吧。”

这句话入耳,宁涛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犹豫了几秒钟,最终还是进了山洞。

青追确实是在熬药,不知道她从哪里找来一只熬药的砂罐,用三块石头支着。她撅着屁股在“石灶”前烧火。那堆火旁边还真烤了一只山鸡,已经烤得油亮,香气扑鼻。

可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身上就只穿了一件文胸,还有一条三角形的裤子。撅着屁股烧火的她,那满月一般的形状,那神秘的形状,宁涛的感觉就像是一下子中了一镖。而且是毒镖,中毒的反应非常强烈,浑身都僵。

青追回头看了宁涛一眼,满脸甜美的笑容,“宁哥哥,你过来,我给你吃鸡.吧。”

为什么非要带个“吧”字?

宁涛的心里一团乱糟糟的感受,他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我就是医生,你生病了找我治不就行了吗,干嘛自己熬药?你熬了什么药?”

青追说道:“我没生病,这药是换皮之后要喝的,我们这一族的传统,也可以说是秘术,你别管啦,吃鸡.吧。”

她掰下了一只鸡腿递给了宁涛。

宁涛累了一夜,也觉得饿了,拿过鸡腿就开啃。

青追则从石灶上端起那只砂罐,也不管烫不烫,凑到嘴边就往嘴里灌滚开的药汤。

宁涛惊得合不拢嘴了,“你不怕烫啊?”

青追一口气将一大砂罐药灌进了肚子里,嘴角还挂着一条蜈蚣,她吸了一下又将那条蜈蚣吸了进去,抹了一下嘴说道:“这七毒汤就要喝滚开的才好喝,凉了有腥味。”

宁涛,“……”

青追也扯下来一只鸡腿,就蹲在宁涛的对面啃了起来。

宁涛是真的不知道该把眼睛往哪里放了,这是他这辈子吃得最难受的一次鸡。

“对了,你喝这种汤药干什么?”宁涛找了一个话题,他觉得他要是不找点什么话题的话,这次早餐有可能会发生点意外的情况。

青追一边嚼着鸡肉,声音含混,“七毒汤是剧毒药汤,用来补充我身体中的毒性。每次换皮,我身体之中的毒性就会锐减,所以要补一补。”

原来是这样,难怪她连蜈蚣都吃。

“我找到玄天子的洞府了,待会儿我带你去看看。你要是喜欢那里,你也可以住那里。”宁涛的眼睛有点不受控制,他跟着又找了一个话题。

“我就住这里,这里离你近,不过我也想跟你去看看修真者的洞府,我还从来没有看过了。”青追说。

“诊所下个收租日就要搬家了,我们都得搬家。”宁涛说。

“那我还是在诊所旁边找一个地方住下。”青追说,她对诊所为什么搬家的原因显然没兴趣。

吃了鸡,宁涛带着青追回到了天外诊所。青追其实是不肯进去的,宁涛硬是将她拉了进去,结果她一进去善恶鼎上的人脸就露出了怒容。

宁涛考虑到青追的感受,以最快的速度带上要带上的东西就打开了直通剑阁洞府的方便之门。

他将那块灵土也带来了,并入那块十几平方的灵田上,增加了一点点面积。虽然不多,可是有寻土砚在手,将来肯定还会有更多的灵土并入这块小小的灵田之中,面积也就会一点点增加,他距离当修真地主的梦想也就越来越近了。

他还将他昨晚与不可破扇一起修好的砍柴刀带了过来,当锄头用。

咔嚓!

一砍柴刀劈下去,刀锋下的岩石顿时崩开了一条口子,火星四溅,可砍柴刀的刃口却连一点豁口都没有。

宁涛的手臂连挥,石屋旁边的岩石地面渐渐出现了一个凹坑,然后又变成了深坑。

如果唐天人在天有灵的话,不知道他会对宁涛此刻的行为做何感想。

唐门祖传的法器,被人当作出头来用,这不是暴殄天物,而是对法器的亵渎!

却也就是在用柴刀挖地的过程中,宁涛发现了一个情况,那就是他动用他的特种灵力根本无法释放唐天人释放的那种强大的刀气。他把砍菜刀给青追试了一下,青追却能释放出刀气。

这也就意味着他的特种灵力没法和普通修真者的灵力一样驱动普通修真者的法器和法阵。寻土砚是个例外,因为它只需要注入墨汁就能自动运行。玄天子的不可破扇也是一个例外,因为它一展开就是防御状态,不需要灵气启动。

这情况其实合乎天道的公平。

他的特种灵力毕竟是以善气恶气俢练得来的,他只需要治疗诊金病人就能拥有丰富的修真资源。而普通的修真者和妖的灵力都是以天地灵气俢练得来的,修真资源匮乏到了极致,无比艰辛。而且,他的特种灵力毕竟拥有超强的治愈能力,还拥有变态的防御能力,他占了这么大的便宜,他一个修真医生,如果在战斗领域也拥有强大的能力,那让被的修真者和妖这么活?

“说一千道一万,我是天生的善恶中间人,普通修真者和妖的法器、功法对我都没有用,我只能用天外诊所的功法和法器。看来,我要想变得更强,还得给诊所升级,赚更多的诊金,打开经书发卷库和丹药器材库的库门才行。”宁涛的心里琢磨着。

挖好了坑,宁涛将玄天子的尸骨下葬,掩埋之后又给玄天子竖了一块碑。

藏了玄天子之后,青追打扫石屋,他又去书架找了本法术书看,结果再次证明了刚才的判断,他根本就不能俢练那些法术。他好比是柴油车,普通的修真者和妖是汽油车,汽油车运行需要汽油,柴油车运行需要柴油,他这辆柴油车加汽油的话是点不燃火的。

折腾完,已经是中午时间。

洞府顶部投下了一束光线,端端照在那块小小的灵田上。

那些曾经滚落石头的圆洞也有熹微的光线照进来,洞窟里的光线虽然还是很微弱,但不需要灯光也能正常视物。难怪洞口被堵住了也不觉得气闷,原来有通风口。

“我们回去吧,然后你留在家里看门,我去一趟剑阁村,阳光孤儿院要建在这座山下的村子里。我估计建好之后,我们的诊所也要搬家了。”宁涛说。

“要搬去什么地方?”青追问。

宁涛苦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

这事已经成了他的心病了。

这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天外诊所搬去任何地方都有可能。

青追闭上了眼睛,双掌合十。

宁涛好奇地道:“你干什么?”

青追嘀嘀咕咕的念了一句什么,然后才睁眼看着宁涛,“我许了个愿望,我希望诊所搬去亚马逊河,我喜欢那里的森林和沼泽,嗯,还有美食。”

宁涛,“……”

她所谓的美食一定是亚马逊河的毒蛇、蝎子、蜈蚣什么的。

看网友对 0122章 我们吃鸡.吧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