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杀王(十六)

第四百二十七章 杀王(十六)

朝阳初升,映照得天地间通透一片。

人潮如浪,缓缓向南涌动。在这黑压压的人潮之前后左右,则是恒安鹰扬兵的旗号飞扬,一队队的恒安鹰扬兵,就护卫着这数万百姓。

布列在山间军寨之中,多少甲士,涌上寨墙,仔细观望。等待着今日必将到来的血战。

一大早各个军寨之间都已经埋锅造饭,守军们全都报餐了一顿。有的军寨还下发了一些浊酒,给儿郎们暖身壮胆。虽然酒水算是最宝贵的物资之一,但是谁也不知道能不能活过今日,还珍惜这点东西做甚?

这些马邑鹰扬兵都做好了死战的准备。

刘武周被迫到了这般地步,恒安鹰扬府被迫到了这种地步,云中数万百姓被迫到了这等地步。此来拼命,还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要说恒安鹰扬兵的精锐了,就是这些云中百姓都不是好惹的。用得了兵刃,开得了强弓。野战的时候也许敌不过阵列而战的马邑兵,但是攻寨之际,在狭小地域内拼命,这些云中百姓只怕也不差似他们多少!

在马邑军将想来,这一役打下来,固然刘武周胜利的机会渺茫,很大可能是败亡在这群山雪原之间。但他们马邑鹰扬兵同样要损折惨重!

不过又能如何?难道去投刘武周么?跟着王仁恭,只要不死,也许还有出头机会。跟着刘武周,就算流血流汗,连场死战,在这个世道出头机会也是渺茫得可以忽略不计!

那就拼一场也罢!

马邑鹰扬府这些守军,半夜即起,早早就被自家军将鼓动,天sè一亮,就上了寨墙,准备好生厮杀一场。

大部分控扼住南下道路的军寨,并不是建在山顶,因为在山顶处,安全是安全了。但穿行山间大军,也可以不去理你。每次通过,只要派一支军马监视,掩护大队疾疾而过就足够。

这种控扼山间道路的军寨,是一套整然的防御体系。大部分军寨建在山腰或者山脚,用弓弩箭矢就可以控制住道路。而在山顶建起主寨,一旦山脚山腰军寨不保,让守军有个可以退却的所在,并以山巅主寨为依托,随时可以发起反击。这样的防御体系,才算得上势真正控制住了要隘通路。

苏平安的主寨,就是在最高的制高点上,刘武周真的要攻寨,那他这里怎么也轮到最后了。虽然一时没有战火波及之虞,但是也同样承担着重要的责任。

今日之战,主寨要不断的调度兵马,援救正吃尽的军寨,并不时发起反击,尽可能的维持防线的完整,指挥调度得力的话,说不定就能在这群山之间,让恒安鹰扬府将血流尽!

苏平安回返以后,就早早上了烽燧,身边都是吹角手和旗手,随时等候他的命令,向各处传递号令。

他寨子烽燧顶部也不甚大,现下挤着二十余人,加上各sè器械旗号,顿时就满满当当的。苏平安找了一个小胡床坐下,双手按着膝盖,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直等到天明,别人送上饭食来,他也只是摇手不吃。

他就是个才干平庸之辈,为了能在这乱世活下来,也做了不少昧着良心的事情。

可是今日,他说不定手上就要沾上几万百姓的鲜血!

而他对于自己的指挥能力,也并没有抱着多高的期许。很大可能,这一带归他指挥的上千守军,也许就要在刘武周的狂攻之下被淹没,而他的首级也将被恒安鹰扬兵斩落!

如此重任,担在肩头,让苏平安觉得自己几乎都站不起身来。

怎么就轮到了自己头上?

对刘武周,苏平安自然是恨他居然出此决绝一招,赶几万百姓一起来拼命,拖着马邑鹰扬兵一起殉葬,如此心狠手辣之辈,亏自家还曾经同情过他的处境。

对于王仁恭,苏平安也是满腹的怨怼。

就算他不甚聪明,也看出来了。刘武周来拼命,对于王仁恭而言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最好马邑土著军将,在这一仗凋零大半。到最后王仁恭再来收拾残局,马邑两府精锐,轻轻巧巧就给他彻底掌握在手中了。

怪不得这位不肯轻离善阳一步的郡公,这次却急急忙忙赶到前线来督战!

可大家还有什么选择?

此时此刻,虽临大敌,可苏平安心中有的只是绝望。

烽燧顶部,渐渐传来骚动之声。不问可知,是对面山下扎营的恒安鹰扬府大队在调集出动了。可苏平安仍然坐在胡床之上,一动不动。

一名亲卫近前,低声道:“营将,该让各处军寨应旗了。”

苏平安嗯了一声,又狠狠闭了一下眼睛,这才站了起来。才站直身子就是一个踉跄。身边亲卫来扶,却被苏平安一把推了开去。

旗手吹角手们都望向苏平安,只等苏平安号令。

苏平安一时不敢向南瞻看恒安鹰扬府军势,只是大声下令:“吹角,扬旗!”

号角声次第响起,四方都站定旗手,挥舞旗号。而各处军寨应和的号角声也响动起来。一名名旗手回报,各处军寨,都已经应旗,只待恒安鹰扬兵攻上门来!

这个时候,苏平安才深深吸了一口气,向南而望。

入眼之处,尽是人潮。但却不是百姓在前,恒安鹰扬兵在后的态势。

大队恒安鹰扬兵却是率先而南,眼看就要进入山道之中。而走在最前面的,似乎就是刘武周的鹰击郎将旗号!

这怎么刘武周走在前面了呢?这哪里是驱百姓而前,攻破沿途军寨的阵势?

在苏平安想来,今日阵势,应是百姓在前,不分道路,漫山遍野而来。而恒安军在后,只等百姓们用性命动摇了哪一处防线,则选锋之士乘隙而入,次第攻破军寨。而刘武周应掌最为精锐的恒安甲骑在后,以备王仁恭遣马邑越骑上来援应。

但现下刘武周的旗号,怎生就走在了最前面?

莫不是诱敌之策?

一名亲卫突然手指前方,声嘶力竭的大喊起来。

“营将,是白虎旗!是解斗之旗,是请降之旗!”

看盛唐风华,就来 www.hibqg.com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二十七章 杀王(十六)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