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 第1474章 到底什么意思

第1474章 到底什么意思

1474

贝利尔皱眉,“你怎么跟活见鬼似的?我叫他老大啊!

你这家伙,看清楚了,这就是你求了我半年,想要朝见一次的地狱君王啊。

怎么,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幸福来得太快,反应不过来了?”

石全福想死的心都有了,要是手上有刀,他简直就恨不得捅自己一刀子!

谁能想到,名震天下,地下世界的霸主,地狱君王,竟然会一个人走路下山买包烟?!谁能想到,他会看起来如此普通,如此好说话!?

因为叶帆实在看着太平凡,太低调了,于是乎让石全福压根就没考虑过,为什么叶帆身手不凡,又说住在这半山豪宅

而在旁边的崔茜和安迪,更是感觉头晕眼花,要被吓得灵魂出窍了!

眼前的这个男子,竟然就是何家成跟石全福他们费尽心机想要见到的大人物!?

结果,这位大人物跟他们一路坐飞机过来,还被他们强行得罪了个底朝天!?

崔茜意识到自己结交大人物的梦想,彻底破灭了,甚至恐怕连现在有的一切,都正在迅速离她远去

何家成这会儿赶紧带着儿子起身,很是恭敬地鞠躬,“香城何氏集团何家成,携长子何泽凯,见过地狱君王阁下,有生之年能见您一面,是我们何家父子之荣幸”

“不用这么客气,你送我这么好的房子,我还没谢谢你呢”,叶帆走到桌子边,把烟蒂按掉。

何家成赶紧笑着摇头,“您能接受,就是对我们莫大的肯定,房子只有住配得上的人,才算物尽其用,您不住这里,这房子给谁都没意义”。

叶帆哈哈笑了笑,“不愧是大商人,说话真有水平,其实你也不用刻意说这些话讨好我,我这人喜欢简单点”。

贝利尔乐道:“怎么样,何会长,我就说我老大很随和的吧,你们别站着了,都坐下吧”

何家成父子都很感激地落座,不过旁边的石全福和崔茜、安迪等人,全都拘谨地站着,脸sè惨白,汗如雨下。

贝利尔奇怪道:“石全福,你到底怎么了?见了我老大,吓成这样?我老大也没怎么你啊”

话没说完,却见石全福直接扑腾跪倒在地,头往地上一磕,“路西法阁下!我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啊!!”

“老大,这什么情况啊?”贝利尔懵了。

叶帆施施然坐在沙发上,摊手道:“我上来的时候,遇到他们了,出了点小状况”

贝利尔也不傻,这会儿立刻反应过来,皱眉道:“该不会你们之前对我老大做了什么不敬的事吧?”

石全福情急之下,不知道怎么解释,直接用力一把拉住旁边崔茜的手,将她拽下来!

“跪下!贱人!!”

崔茜面如白纸,哭着哀求道:“干爹!干爹我错了我真不知道他就是您口中的大人物啊”

崔茜一脸柔弱无助的可怜模样,希望得到宽恕。

但这会儿的石全福自身难保,一想到全是因为这个女人,自己才招惹上如此大难,恨不得直接把崔茜三刀六洞,丢进海里喂鱼!

“贱人!臭三八!全都是因为你!我才会不小心得罪了路西法阁下!!我我打死你!!”

石全福抓着崔茜的头发,狠狠地就在女人脸上打耳光!

“啪!啪!啪!!”

一声声清脆的耳光,把崔茜都给抽得懵了,嘴角被抽出了鲜血,哭声要多惨有多惨!

“干爹!干爹别打了!我错了呜呜”

崔茜头发全乱了,红sè的皮草也掉在了地上。

“行了行了!”叶帆看着都嫌烦,叫停了石全福,道:“我让你打了么?要打我不会自己打?”

石全福松开了崔茜的头发,往旁边一丢,几乎是趴在地上,哀求道:“路西法阁下都是这蠢女人误导了我啊!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就放过我这一次吧!”

叶帆有些无语,“我又没说要杀你,你这么紧张干嘛?”

石全福一听不杀他,心头的石头稍微放了下来,露出一抹希望之sè

叶帆则是又纳闷地问贝利尔,“你说帮你筹备新发布会的,就是他么?你跟他怎么认识的?”

贝利尔撇撇嘴,道:“在镁国的时候,他作为当地社团的领袖,出席过几次,然后就认识了

老大,你要是想杀他,随便的,我跟他其实不熟,只是刚好这次你来香城,我又被他烦了半年了,才答应让他来见一见的”。

“啊!?”石全福一听,吓得腿脚发软,哀求道:“贝利尔大人!我可是为您尽心尽力过啊!您可不要抛弃我啊!!”

贝利尔耸了耸肩,“谁叫你惹到我老大的?就算他不杀你,这事传出去,估计你也活不长啊”

石全福登时面如死灰,彻底说不出半句话来。

叶帆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望向那个失魂落魄的安迪,道:“喂我有个事,想问问你”。

安迪慌忙也扑腾跪下,眼巴巴地道:“您您请说”

叶帆邪笑道:“下飞机的时候,你说要让我的香城之行,终身难忘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安迪脸都绿了,就跟吃了蟑螂一样,恨不得抽自己几千个嘴巴!自己说的话,现在想起来,就跟蠢驴没区别!

贝利尔听到这里,也差不多明白了来龙去脉,道:“看来你们今天给我老大造了不少惊喜啊”。

“全是这个贱人啊!要不是她,我万万不敢招惹路西法阁下啊!”石全福不断为自己叫屈。

崔茜这会儿“呜呜”哭着,从地上爬着来到叶帆跟前,嘤嘤哀求道:“阁下,您这么尊贵的身份,肯定不会跟我一个小小的女艺人一般计较的,对不对?

您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求求您了只要您放过我,我做牛做马,什么都愿意为您做的您就把我当作最卑贱的女奴,随意践踏我都可以”

说着,崔茜还一边抽动着肩膀,有意无意,让自己的裙子肩带滑落点,让自己的领子有些下滑,露出那中间一条深深沟壑

那一张打了大量玻尿酸的脸蛋,虽然有些僵硬,但这会儿雨打梨花地落着泪,倒也有几分柔弱的凄美。

看网友对 第1474章 到底什么意思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