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一十四章又是井九

第一百一十四章又是井九

雨廊内外,安静无声。

无数道视线随着何霑的笔尖而移动。

人们神情震惊,又有些茫然。

没有过多长时间,何霑停笔,端详片刻,有些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把笔交还给画师,从腰间解下酒壶饮了一口,舒服地吐了一大口气。

昆仑掌门冷笑一声,没有说什么,就这样离开。

“画得还算不错,没有丢人。”

南忘留下这样一句话,也离开了雨廊。

这句话听着似乎是赞扬何霑,但谁都知道她说得是井九,说给在场的所有人听。

不过何霑的这幅画确实极好。

那根寒枝曲折而直,向着远方灰暗的天空伸展过去,红梅在枝头如散开的火焰,明明就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

原先这幅画上的空白很多,但是今天需要填上的梅花数量更多,按照往常的画法,哪怕是最小体制的梅花也无法全部画进去。他用的方法很取巧,也可以称得上是巧思,解决了这个棘手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意境非常悠远,值得回味。

在廊外观看的修行者们醒过神来,纷纷上前,看着画里的细节议论不停,难以消解心头的震惊。

“这是怎么回事?为何要画这么多梅花?到底多少朵?”

“这如何数?”

修行者们只能看出,那些梅花全部发自井九的那根树枝,却无法数清楚梅花的数量。

那位画师正在收拾笔与颜料,说道:“我也不知道何公子画了多少,只知道卷宗上写得清楚,一共是七十七朵。”

听着这个数字,修行者们不由倒吸了几口冷气,心想这怎么可能?

这么多届梅会,有哪个参赛者能在一夜之间杀死这么多雪国怪物?

是不是哪里出了错?

画师叹了口气,说道:“是寒号鸟亲自数的。他们自己只报了二十。”

雨廊前再次安静。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道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想今年道战第一可以提前宣布了。”

今天之前,梅花数量最多的是洛淮南与桐庐,都已经接近了三十,与井九差得太远……

就像这位修行者说的那样,道战第一已经毫无悬念,现在看来,只需要等着别的修行者把自己的梅画完成。

问题是井九是怎么做到的?

在传闻里,他是青山宗的剑道奇才,更有流言说他可能是果成寺的蹈红尘传人,问题在于他的年纪太小,在梅会之前也没有太多惊人的事迹,无论是知名度还是份量都及不上同门的赵腊月与卓如岁,也不如洛淮南与童颜、白早等人。

谁能想到,一夜之间他便给修道界带来了如此大的震动。

“我倒不觉得他一定能拿道战第一。”

有位中州派外系的修道者沉着脸说道:“道战评判的标准是把一幅梅图画完,这里的完字是完美,而不是多。”

这句话听着有些酸,但其实有些道理。

在场很多人都还记得,多年前刀圣以一名普通风刀教弟子身份参加梅会,战胜中州派、青山宗、水月庵的一众强者拿到道战第一,震惊了整个朝天大陆。

当时他的那幅画里便只有一朵梅花。

一朵梅花如何称得上完美?

因为那朵梅花实在太大。

在道战的时候,他运气非常糟糕地遇到了一只很少会出现的王阶雪虫。

然后他运气非常好地杀死了那只王阶雪虫,而且还活了下来。

那幅画非常出名。

如果任由一朵大梅花盖住整幅画,当然也不好看,谈不上完美。

当年那位画师用的方法与今天的何霑有些异曲同工之妙,他在纸上只画了半朵梅花。

半朵血梅遮住了天空,气势之壮阔,其后再无。

……

……

那井九的这幅梅图能不能称得上完美?

很多人看着那位修行者,眼神里带着嘲弄的意味。

当然完美。

就算不完美,也完美。

因为今年点评梅图的是禅子。

那天他们都听到了禅子对井九的评价。

当时井九全无表现,禅子却用那样的说辞替他开托,更何况现在井九表现的如此优异。

如果让禅子此时看到这幅画,说不定道战第一就已经宣布了。

你可以说禅子偏心,但谁让景阳真人与禅子有半师之谊,而井九又是景阳真人的再传弟子。

那位修行者被众人的视线看的有些恼怒,说道:“总之他的同伴一朵都还没有,我是不服的。”

有人感慨说道:“不管服不服,看来今年洛淮南还真是拿不到第一了,真是令人吃惊。”

何霑欣赏着自己的画,看一眼便喝一口酒,没多长时间,便喝了半壶酒,越看那幅梅花越是喜欢。

听着他们的议论,他摇了摇头说道:“童颜在棋道里都赢不了井九,你们凭什么认为洛淮南在道战里就能赢他?”

……

……

不知道禅子有没有看到那幅梅图,道战继续进行。

参加道战的年轻修行者在雪原上遇到了一些意外情况,就像井九与白早遇到的那样——那些本不应该提前在夏天醒来的雪兽,还有那些奇寒可怕的浓雾,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渐渐有严重的伤亡情况出现。

白早把自己判断传回了朝歌城,不知道各宗派师长是怎么考虑的,除了提醒要小心寒雾,暂时没有别的说法。

道战的本来用意本来就是用生死考验来坚定正道弟子的道心,怎会因为遇着些危险便提前终止。

前一次道战提前终止还在两百年前,那是因为大兽潮的缘故,比今次的局面要严峻无数倍。

参加道战的年轻人们继续勇敢而坚定地向着雪原深处进发。

洛淮南与桐庐所在的小队,更是已经深入那道黑sè的山脉数百里之远。

这个时候又发生了一件事情,在西山居再次引发很多议论。

有些年轻修行者忽然停了下来,整整两天没有离开那道峡谷的入口。

他们想做什么?

最令修行界师长们感到头痛的是,根据前方传来的消息,让那些年轻修行者停下是井九的意思。

又是井九。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四章又是井九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