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165章 无字牌与大慈善家

0165章 无字牌与大慈善家

祠堂的门被打开了,开锁的是辛长江。他的妻子朱红琴也来了,宁涛期望从她的脸上看到特殊的神情,可从头到尾她都显得很平静。

青追和白婧也来了,白婧的反应却朱红琴要奇怪一些。她看着打开的祠堂的古旧的木门,还有站在木门旁边的宁涛,那眼神显得很复杂。

宁涛看在眼里,面上却没有任何反应。

“好了。”辛长江说道:“祠堂的门打开了,宁医生,你可以带巴恩斯先生进去治疗。不过我要提醒你一下,这里供奉的是我辛家列祖列宗的灵位,望你自重。”

宁涛说道:“我还不至于无聊到翻动你家祖宗灵位的程度,你不用再提醒我什么,好了,你们都下去吧。”

辛之羽冲宁涛笑了一下,那笑容看上去很坦诚。

宁涛却知道,他这样做之后,他和辛家的矛盾也就没法化解了。对于自持身份的辛家父子来说,他等于是当着今天在场的所有人的面羞辱了辛家。可那又怎么样?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的恶人坏人都是他的敌人,他一点都不在乎在数不清的敌人名单上再添上几个名字。

更何况,他即便是不用账本竹简诊断,他也能断定辛家父子的身上不会干净。眼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证据,这古老的祠堂不可能一开始就在荣华府之中,它是别人的祠堂,又有谁会心甘情愿的把自家的祠堂卖给辛长江?采认祠堂,那和掘人祖坟有什么区别?

辛长江并没有那么听话立刻离开,他的视线移到了巴恩斯的身上,“巴恩斯先生,希望宁医生能治好你的病,那样的话我会感到很高兴。”

乔哈娜给巴恩斯翻译了辛长江的话。

巴恩斯点了点头,“辛先生,谢谢你,我会记住你今天给予我的帮助。我是一个懂得回报的人,相信我,你一定会得到应有的回报。”

乔哈娜将巴恩斯的话翻译给了辛长江听。

辛长江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这就是他想要得到的,一份来自巴恩斯的感激。

“我会让我的妻子在佛前为你祈祷,巴恩斯先生。”辛长江这才退下去。

巴恩斯说道:“宁医生,你要在这里给我治疗吗?为什么非要在这里?这里连一张病床都没有。”

宁涛说道:“有我就够了,你先进去等我。”

“好吧,我在里面等你。”巴恩斯进了辛家祠堂,他的步履有点蹒跚。两个保镖要去搀扶他,结果被他推开了。

乔哈娜说道:“宁医生,我能进去陪着我的父亲吗?”

宁涛说道:“不能,我说过,找我看病治病就得遵守我的规矩。我治疗巴恩斯先生的时候,我不想有任何人在场干扰我。”

“我保证不发出任何声音。”

“那也不行。”

乔哈娜并不死心,“即便是医院的ICU也允许病人家属有条件的探视,你为什么……”

宁涛打断了她的话,“那你带巴恩斯先生去住ICU病房吧,你想在里面待多久都行。”

“你……”乔哈娜气结当场。

宁涛却懒得跟她废话,他招了一下手,“青追,老规矩,守着门,任何人不得进来。”

青追跟着就走了过去,“好的,我守着,谁敢靠近,我就把谁扔出去。”

宁涛点了一下头,也进了祠堂,然后关上了房门。

青追大步来到门口,捡起一块石头在门前的石板地面上画了一个半圆,然后背对着古旧的木门一站,前凸后翘,身姿笔挺。如果她将身上的青sè长裙换成军装,那她绝对是一个非常认真的警卫。

“她画条线是什么意思?”薛宝儿的表情有点夸张,“她画的是警戒线吗?她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那个诊所医生目中无人,她也目中无人了吗?”

李晓峰的脸sèyīn沉到了极点,就在薛宝儿话音落下的时候,他看了旁边的一个青年一眼。

这是一个无需语言来说明的暗示。

那个青年心领神会,微微点了一下头,然后向祠堂的门口走去。

青追的声音冰冷,“别过来。”

那青年冷哼了一声,“我就过来,你能怎么样?你以为这是你家的地盘吗?我现在就是迈过你画的线,我就不信你敢打我!”

李晓峰的嘴角浮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这里是荣华府,不是李家,巴恩斯这头华尔街的饿狼连他是谁都不知道,他暗中使点坏破坏宁涛给巴恩斯治病,巴恩斯时候要报复的话,越只能报复到辛家的头上,与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等到辛长江想要制止的时候,那个青年已经迈进了青追画的“警戒线”之中。说时迟那时快,之间青追一步前跃,一把抓住那个青年的衣领,单臂一扔,那个青年的身体便离地而起,飞出好几米的距离才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除了白婧,在场的所有人的呼吸都为之一滞,这力量也太夸张了吧!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这还是青追担心影响到宁涛行医,手下留情了。如果是不计后果的话,她是绝对不会抓住那个青年的衣领然后再扔出去的,她会以蛇爪割破那个青年的喉咙,那种操作对她来说省事多了,而且她也不会在乎什么富家子弟的身份。

青追这一出手,再没人敢上前找事了。

祠堂里,唤醒了眼睛和鼻子的望术和闻术状态,开始侦查祠堂内部,任何物品,任何角落都不放过。

祠堂里有一座神龛,上面放着好几十只灵牌。那些灵牌有辛姓的,也有朱姓的,而且不少。

这种情况确实很少见,因为这是辛家的祠堂,如果朱红琴过世了,她的灵位摆在这里是没问题的,可她的娘家人的灵位就不能摆在这里。

宁涛的视线一一看过朱姓人的灵牌,但并没有看到熟悉的历史人物的名字,他心里一片好奇,“历史上,朱三太子朱慈焕被康熙凌迟处死,他的子女也被全数斩首。崇祯的子孙在那个时候就彻底消亡了,哪里还会留下龙子龙孙?可如果朱红琴与朱三太子以及朱红玉没有关系的话,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朱姓人的灵牌?”

这些朱姓人的灵牌摆在这里真的是很奇怪的事情。

“宁医生,你看着那些牌子干什么?”巴恩斯打破了祠堂里的沉默,他也感到很奇怪,可不是因为那些牌子,而是宁涛。他以为宁涛进来就会给他看病治病,却没想到宁涛一进来连句话都没跟他说,只是盯着那些牌子看。

宁涛没有回头,只是说道:“这些牌子叫灵牌,上面都写着人的名字,每一只牌子都代表一个死去的人。”

巴恩斯的神sè顿时变了,他紧张地道:“这里是坟墓吗?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来治病?”

宁涛的视线突然落在了神龛最里面的一只黑sè的牌子上,别的牌子上都有名字,要么辛姓,要么朱姓,可那只牌子却没有名字。

无字牌,那是谁的灵牌?

宁涛的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很奇怪的感觉,还有一点看到无字牌而产生的幻象。可不管这突然冒出的奇怪感觉,还是看到无字牌产生的幻象都很模糊,一闪即逝,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

“宁医生?请你回答我的问题。”巴恩斯有些不高兴了,可还尽力克制着他的情绪。

宁涛这才从那块无字牌上收回视线,然后看着巴恩斯,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巴恩斯先生,何必在乎这里是什么环境?你要的是健康,我能给你健康。”

巴恩斯摊了一下手,“那你什么时候开始?”

宁涛指了一下放在地上的蒲团,“坐那上面,然后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巴恩斯惊讶地道:“坐着治疗?”

宁涛说道:“巴恩斯先生,我说过,我看病治病有我的规矩,你要是想治好你的病的话,你最好不要再问我任何问题,我说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好吧,反正都这样了,我不问了,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巴恩斯坐到了蒲团上,等着宁涛给他治疗。

宁涛将小药箱放在了地上,打开并从中取出了账本竹简,然后递到了巴恩斯的面前,“巴恩斯先生,请把我拿着它。”

巴恩斯伸手接过了账本竹简,他有些好奇它是什么东西,他想打开,可是尝试了一下根本就打不开。

几秒钟之后宁涛又说道:“请把它还给我,巴恩斯先生。”

巴恩斯将账本竹简递到了宁涛的手中,“这是什么?”

宁涛看了他一眼。

巴恩斯意识到了什么,跟着说道:“呃,抱歉,当我没说过话吧。”

宁涛打开了账本竹简。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给巴恩斯的诊断:1958年2月14日生,大慈善家,首善成立和平慈善基金会,并捐赠启动资金80亿美元,该基金会累积救助战乱地区灾民517万人,计517点善念功德。次善收养孤儿总计32人,计128点善念功德……总计699点善念功德,可开善念功德处方签,消功德以治愈,延年益寿70年。

这个诊断把宁涛惊得目瞪口呆。

看网友对 0165章 无字牌与大慈善家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