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83章 细思极恐

183章 细思极恐

渔江村是一个很小的渔村,坐落在珠江旁边,仅有几十户人家。村里的人以打渔和养鱼为生,这里距离官城不远,却像是在另一个世界里一样。

天sè黑下来没多久,一辆黑白花纹的电瓶车便来到了村口。

宁涛刹停了天道号电瓶车,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这会儿才七点三十二分,距离对方约定的见面时间提前了二十八分钟。他收起了手机,说道:“青追,你留在这里看着车,我进村子看看。”

青追老老实实的下了车,问了一句,“不用我陪你去么?”

宁涛说道:“不用,对方用这种方式约我见面,如果看见你,没准就不现身了。”

“那好吧,我在这里等你。”青追说。

宁涛进了村子,扑鼻一股淡淡的咸鱼味。这里家家户户都腌制咸鱼,以至于空气之中都弥漫着一股咸鱼味。珠江就在村子的旁边,江水平缓的向远方流去。有几艘机动渔船在江水行驶,往着官城的方向驶去,大概是去码头的水产市场卖他们捕捞回来的鱼。

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生活就是这个样子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这个世界还有多少秘密,他们并不感兴趣。

宁涛进入村子,斜挎着小药箱,慢吞吞的走着路,是不是扇动一下手中的不可破扇。不少人都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他,还有一条狗跟着他跑,但没有吠他。

宁涛穿村而过,一路上也在观察看见的人,可惜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人可疑的“目标”。他心里也一直都在琢磨会是谁约他来这种地方见面,但想来想去都没有半点头绪。

二十多多分钟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宁涛就要走出村子的时候,一个头发花白的阿婆刚好从一个院子里走出来,打量了他一眼,开口问道:“细哥,你寻麻人啊?”

宁涛停下了脚步,客气地道:“阿婆,请讲普通话,我不太听得懂你说的话。”

这时院子里又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七姑,就系其,请其进来吧。”

这声音有点似曾听过的淡淡的熟悉感,宁涛一时却想不起在哪里听见过。不过这句话倒也不复杂,他勉强能听懂,院里的女人是让这个阿婆请他进去。

果然,阿婆招了招手,“细哥,请进。”

宁涛点了一下头,向阿婆走去,然后从她身边进了门。

阿婆退步回来,伸手关了院门,然后说道:“细哥,请跟涯来。”

宁涛已经懒得去分析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了,跟着她走的时候唤醒了眼睛和鼻子的望术和闻术的状态。这一望一闻他便掌握了这座渔家民居的情况,只有一间屋子里有人体的气味释放出来,他从半掩的房门之中也看到了生命体释放的五颜六sè的先天气场。

而且,他还从阿婆的先天气场之中看到了真正的内家高手才会有的内力能量,那种能量不同于修真者的灵气,却也很强大。这个结果让他感到惊讶,这阿婆看上去虚弱得很,却没想到是个真正的高手。不过更强的却是她的伪装能力,居然连他都看走眼了!

阿婆先到那道虚掩的门口,伸手推开了门,然后站在了门口不走了。

宁涛来到了门口,屋子里突然亮起了灯。昏黄的白炽灯灯光驱散了房间里的黑暗,一个女人便在灯光亮起的时候进入了他的视线,看清楚她的脸庞,他顿时愣了一下。

约他来这个偏远渔村见面的人居然是辛之羽他妈,朱红琴。

难怪刚才听到她的声音的时候,他有那么一点似曾听过的感觉,原来是在荣华府听到过她的声音。

朱红琴坐在一张老旧的方桌前,桌上放了两只茶杯,还有一只装水的水壶。宁涛进了屋,也没打招呼,径直走到她的对面坐了下去。

朱红琴拎起水壶给宁涛沏了一杯茶,然后才说道:“宁医生,抱歉事先没有说明却把你约到这种地方来见面。”

宁涛说道:“抱歉就不必了,给我说说你约我来这里见面的原因就行了。”

朱红琴说道:“请你给我两分钟准备一下好吗?”

宁涛说道:“当然可以。”

朱红琴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然后往窗户边走去。

宁涛移目看着她,心里猜测着她的目的。他的脑海中也忍不住浮现出了辛家祠堂里供奉着的那只背面刻着“朱红玉”的灵牌,寻思着等下该怎么开口问一下那块灵牌的秘密。

却就在这个时候,耳边突然传来劲风声。

宁涛心中陡生起危机感,灵力气囊也在就那一瞬间启动。同时,他的胳膊也下意识的抬了起来,准备格挡。

嘭!

宁涛的胳膊刚刚抬起来,一只脚就踹在了他的肩头上。

对他出手的是守在门口的阿婆,可这并不是让他感到惊讶的地方,让他感到惊讶的是这个阿婆的身手竟然如此敏捷,速度如此之快!

“你干什么?”宁涛心中又惊又怒,双脚发力,身体往上撑起的时候肩头运力一推便将偷袭他的阿婆推了出去。

看似老迈瘦弱的阿婆在空中一扭腰,被推开的右腿下落,左腿借着扭腰的旋转力量突然抽向了宁涛的脑袋。

鞭腿!

一把年纪了居然还能做出这种攻击动作!

还有完没完了?

宁涛干脆不躲了。

嘭!

阿婆的左腿狠狠的抽在了宁涛的脑袋上,宁涛的拳头却也在那个时候轰了出去。

阿婆吃了一惊,眼见着宁涛的拳头就要轰在她的心口上,可她却再没有能力扭腰躲闪,刚才的那一下变招已经是她的极限。

然而,宁涛的拳头却在就要击中阿婆的心口上的那一瞬间停了下来。

阿婆的右脚落在了地面上。

宁涛退了一步。

阿婆的左脚这才从半空中回到地面上,她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惊讶,短暂的愣神之后她忽然对着宁涛躬身抱拳,“细哥,对唔住。”然后她又对朱红琴说道:“细姐,涯唔咩其嘅对手,宁先生手下留情了。”

朱红琴说道:“七姑,你出去吧。”

阿婆又对宁涛抱了一下拳,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宁涛看着朱红琴,淡淡地道:“如果我不看在阿婆一把年纪的份上,我早就不客气了。还有你,你把我约到这种地方来,就是想试我的身手吗?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会对你不客气的。”

他的话音刚落,朱红琴突然双腿一曲,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你……”宁涛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朱红琴恳声说道:“宁医生,请你出手救救我的儿子!”

宁涛顿时明白了过来。刚才发生的事情不过是朱红琴想要试探出他的能力,如果他被那个阿婆打败,朱红琴不会开这个口,更不会对他下跪。她下跪开这个口,一切都是建立在阿婆开口认输这个基础上的。

“朱阿姨,你起来说话吧。”宁涛说。

朱红琴却没有起来,“你答应我就起来,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宁涛有点头疼,苦笑了一下,“朱阿姨,就算我答应了你,我也有可能做不到。我不答应你,却也有可能帮你解决问题。现在已经不兴这一套了,所以你还是起来说话吧,你要是不起来,我可就走了。”

朱红琴犹豫了一下,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

宁涛坐回到了椅子上,“坐吧,我想听你说说,你儿子无病无痛,你先生又是官城的知名企业家,社会地位很高。甚至就连站在门外的阿婆保镖,她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武林高手。我何德何能,让你这样的阔太太下跪来求?”

朱红琴坐回到了她原来的位置上,沉默了一下才开口说道:“你不是一般的医生,你是一个修真医生,只有你能救我的儿子。”

宁涛的心中有些惊讶,可心里一琢磨就不觉得奇怪了。辛家的祠堂里供奉着朱红玉的品牌,而朱红玉的头骨上刻写着寻祖丹的丹方。眼前这个朱红琴与朱红玉有关,她知道这个世上有修真医生也就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了。

朱红琴接着说道:“那日你在我家借用祠堂治好巴恩斯先生,我就猜到你是一个修真医生。你进入我家的祠堂,除了需要一个地方治疗巴恩斯先生,恐怕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吧?”

宁涛说道:“你都把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我再否认,或者扯开话题,那就显得虚伪了。好吧,我就直说了吧,我对朱三太子的女儿朱红玉的故事很感兴趣,我在寻找与她有关的一个古老的丹方。那天我本来没想进你家的祠堂的,只是你的名字让我产生了一些联想,所以,我就借着给巴恩斯先生治病的机会,进了你家的祠堂。”

“恐怕还有一个人吧?”朱红琴说道。

宁涛知道她说的是谁,白婧。

“她也想要你想要的东西。”朱红琴又说了一句,“可她是妖,她不仅要拿东西,她还会要我们全家的命。我了解他们,所以我才来这里求你。我可以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我也可以给你那东西,可我有一个条件。”

宁涛不动声sè地道:“什么条件?”

朱红琴一字一顿,“杀——了——白——婧!”

宁涛顿时愣在了当场,他怎么也没想到朱红琴开出的条件会是这样一个条件。

细思极恐,回想当日,眼前这个女人和白婧在一起说说笑笑,俨然一幅婆媳和睦的姿态。却没想到,一转眼她却在这种方式,以秘密为代价要杀掉白婧!

眼前的朱红琴与那日的朱红琴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可偏偏这个心机深沉得让人感到害怕的女人才是真正的朱红琴,她不只是不简单,甚至是可怕!

宁涛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既然你知道白婧的身份,你制止你儿子跟他交往不就行了吗?”

“哼!”朱红琴冷哼了一声,“妖就是妖,我家所面对的危机要是制止我儿子跟白婧交往就能解决问题,我还会来这里求你吗?”

以白圣的手段和他的贪婪,这确实没用。

宁涛沉默了一下才说道:“给我一点时间,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我需要考虑一下。”

朱红琴说道:“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你不答应我的话,我就找别人帮忙。”

宁涛点了一下头,“好,就三天时间,三天后我给你答复。”

朱红琴说道:“七姑,送客。”

“不用送,我自己走就行了。”宁涛起身离开。

七姑对宁涛微微欠身,很是尊敬的样子。

门里,朱红琴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异样的神光……

看网友对 183章 细思极恐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