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184章 银月樱与毒蛇

0184章 银月樱与毒蛇

渔村还是那个渔村,可宁涛的心情却再不是来时的那个心情。干掉白婧换取朱红玉的秘密,还有寻祖丹的丹方?他做不出那种事情,哪怕他很想得到完整的寻祖丹的丹方。

白婧或许有些地方不地道,可他相信她是受了白圣的控制,身不由己。而她对青追的照顾却是实实在在的,这么多年来如果不是她照顾青追,青追恐怕早就死了。

叮铃铃,叮铃铃……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将宁涛的思绪唤了回来,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划开了接听键,“殷前辈,是我,你到了吗?”

殷墨蓝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刚到,我现在在官城之中,你在哪?”

宁涛说道:“你先到客家巷等我,我现在在一个渔村之中,我马上回来见你。”

“好的。”殷墨蓝挂断了电话。

宁涛收起了手机,加快速度往村口走去。他迫切想见到明朝锦衣卫,朱红琴与朱红玉有什么关系,殷墨蓝大概能给他提供一些信息。

看见宁涛过来,青追迎了上去,“宁哥哥,见到那个人了吗?”

宁涛说道:“见到了,上车吧,回去再说。”

他跨上电瓶车,还没做好骑车的准备,背上就传来一片奇妙的热感,还有直击灵魂深处的碰撞。也就在那个时候,一双手环抱住了他的腰,并在他的小腹上扣住,就像是一把锁锁住了他。

宁涛悄悄的吸了一口气,拧了一下电门,骑着天道号电瓶车往前驶去。

夜风习习,却吹不掉他身上的燥热。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宁涛便赶回到了客家巷。

殷墨蓝早就坐在机车上等着他了,一身黑sè的机车服,长发飘飘,很有点机车党骨干成员的范儿。

宁涛在门前停下车,打了一个招呼,“殷前辈,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殷墨蓝说道:“自己人,客气什么。”然后,他看了青追一眼,嘴里却冒出了一个轻哼的声音。

他对蛇妖有点偏见。

青追瞪了殷墨蓝一眼,她显然也不喜欢明朝的武妖。

气氛有点尴尬,宁涛说道:“进屋再说。”

进了屋,宁涛说道:“青追,去给殷前辈泡杯茶吧。”

青追磨磨唧唧的,没说不去,可脸上满是不乐意。

宁涛凑到她的耳边,低声说道:“你是此间的女主人,殷前辈是客,泡杯茶是对人家的尊重,快去,别闹小性子。”

“嗯。”青追应了一声,利索的就去泡茶去了,脸上还堆满了笑容。不为别的,只因为宁涛那一句“你是此件的女主人”。

殷墨蓝看在眼里,失望的摇了摇头,“宁老弟,看来你真是要做现代的许仙啊,你可要想清楚了,有些事一步走错就回不了头了。”

宁涛笑了笑,“殷前辈,我们还是谈正事吧,请坐。”

殷墨蓝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宁涛开始讲起了荣华府的事,给巴恩斯治病的过程被他简化,祠堂里的事却说得很详细。

青追端着两杯茶回来了,给了殷墨蓝一杯,还脆生生的说了一句,“殷前辈请喝茶。”

第一次, 殷墨蓝对青追点头致意。

宁涛也乐得看见两个妖的关系改善,他喝了一口青追泡的茶,笑着说道:“这不就对了吗,都是自己人,和和气气的多好。”

青追抿嘴笑了一下,她是宁涛的天命之妾,站在这个身份的角度去处理与殷墨蓝的关系,那就好处多了。

“那辛家的祠堂里居然有红玉姑娘的灵位,真是奇怪,我这边琢磨琢磨,你接着说。”殷墨蓝将话题引到了正事之上。

宁涛接着又说起了今晚与朱红琴见面的事情。

整个过程殷墨蓝都一言不发,时而沉思,时而皱眉,直到宁涛说完才说道:“当年,红玉姑娘确实对一个姓辛的书生有恩,不过我只是听说过,没见过那个姓辛的书生。红玉姑娘爱的是胤禛,清朝的雍正帝,不可能与辛姓书生发生什么关系,她到死都是冰清玉洁之身,并无后人。所以,你说那个辛家祠堂里供奉了那么多朱姓灵牌,我觉得报恩一说,说不通。”

宁涛说道:“我也觉得奇怪,可那朱红琴似乎知道寻祖丹丹方的事,她还说是只要我答应她一个条件,她就将寻祖丹的丹方给我。”顿了一下,他又补了一句,“她虽然没直接提到寻祖丹的丹方,可我相信她说的就是寻祖丹的丹方。”

“她提的是什么条件?”殷墨蓝问。

宁涛说道:“她开出的条件是让我杀了白婧,三天的期限,我必须给她答复。”

“什么?”青追一下子就怒了,“那个蠢女人,她以为她是谁?我现在就去杀了她!”

她还真是拔腿就走,宁涛一把拉住了她的手,“你冷静一点,这事儿蹊跷,没有调查清楚你去杀什么人?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以后,不要再随便杀人。”

“可那个女人竟然要你去杀我姐姐,我气不过。”青追还是很气的样子。

宁涛将她拉到身边,将她摁在了沙发上,“你给我坐着,哪里也不许去。”

青追翘起了嘴角,可却老老实实的坐着了。

宁涛又说道:“殷前辈,yīn山第一楼,还有白圣这个人物你知道些什么?”

殷墨蓝却指着青追,“你先告诉我,你有多相信她。”

宁涛顿时愣了一下。

青追的眼眸里顿时闪过一抹绿光,凶巴巴地道:“姓殷的,你什么意思!我是宁哥哥的妖奴,他就是让我喝掉昆仑黄酒,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喝下!”

刚刚才有一点和好的气氛,转眼就没了。

宁涛捉住了青追的手,语气温和,“你不要激动嘛。”

青追这才安静了下来。

殷墨蓝笑了一下,“我明白了,就当我没问吧。”

宁涛说道:“我和青追都是苦命的人,我们的命运是捆在一起的,所以不用担心什么,殷前辈有话就说吧。”

殷墨蓝说道:“那我就说了,岭南白圣,那是一条弑母的毒蛇。传说他是千年树妖银月樱孕育孕育出来的蛇妖,可他不以为恩,反而吞噬银月樱的灵气和生命力,他越来越强大,可银月樱却枯死了。可怜那银月樱,传说中的它是罕见的樱花树妖,每年三月开花,它的花瓣是很珍贵的灵材,很多修真者和妖都去求花,现在再也看不见了。”

宁涛的脑海之中不禁浮现出了他在残版寻祖丹过敏反应下看到的那一幅画面,一颗参天的巨树,一棵扬首膜拜的白蛇小蛇。当时他不确定那条小蛇就是白圣,此刻听殷墨蓝说起银月樱和白圣的故事,他确信他看到的那条小白蛇就是白圣。

青追的反应也很惊讶,“我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故事,可是我青眼看见过白圣缠在那棵银sè的树上。”

殷墨蓝说道:“那就是了,既然你看过,那传说就是真的了。”

宁涛好奇地道:“殷前辈,你说那白圣是樱花树妖孕育出来的,那银月樱是白圣的母亲,可不是的母亲不该是蛇才对吗?”

殷墨蓝说道:“宁老弟,看来你对妖的世界还是了解得太少。天生之妖,天生天生,那就是无父无母的。银月樱也是天生之妖,说是白圣的母亲,是因为它改变了它所在的环境,而那个环境孕育出了白圣这条毒蛇,想来也是气数使然,天要灭它。”

“它不会动吗?任由白圣吞噬它的灵气与生命力?”宁涛问。

殷墨蓝皱了一下眉头,“亏你还是大学生,你见过会动的树吗?”

宁涛被这句话噎了一下,他下意识的看了青追一眼。

青追莫名尴尬,还有点小小的紧张,“看我干什么……我是在一个沼泽之中长大的,小时后的事情都忘记了。”

殷墨蓝接着说道:“言归正传,这事白圣出手,青追你那姐姐当枪,辛家确实危险。那条毒蛇是从来不会留活口的,辛家有灭门之祸。”

宁涛说道:“那朱红琴一点都不简单,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可明知白婧是妖,要害她儿子,可她却沉得住气。先前与她见面,她看上去也并不紧张,成竹在胸的样子。”

殷墨蓝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她要么是想一石二鸟,让你和白圣自相残杀,要么是背后有人,她有恃无恐。”

“她背后有人?”宁涛感到有些意外,这一点他倒是没有想过。

殷墨蓝说道:“我也只是瞎猜猜,要不我们去那辛府探探?我也想看一看辛家祠堂里的那块红玉姑娘的灵牌。”

“好,我们现在就去。”宁涛说。

三人出了门,殷墨蓝这才留意到宁涛的天道号电瓶车,他绕着天道号电瓶车走了两圈,又看又摸,惊讶地道:“宁老弟,你这电瓶车是怎么炼制的?”

宁涛说道:“也就随随便便炼制了一下,比不得殷前辈的精炼机车。”

殷墨蓝说道:“也是,我那机车前后炼制了三年,当然不是你这辆电瓶车能比的。你带路吧,我在后面跟着。”

宁涛跨上了天道号电瓶车,青追依旧坐在他的后面,伸手抱着他的腰,贴得紧紧的,一点都不介意殷墨蓝看着。

殷墨蓝摇了一下头,也跨上了机车,他打燃火,说了一句,“走吧。”

他的话音刚落,宁涛的天道号电瓶车就嗖一下冲了出去,冲出客家巷,一个漂亮的甩尾飘移动作,眨眼就消失了。

殷墨蓝却还愣在那里,半响都没有回过神来。

半个小时后,一辆机车和一辆电瓶车来到了荣华府后面的一条路上。路是乡间小路,两边都是山林,黑黢黢的。

宁涛在路边将天道号电瓶车停了下来,说道:“好了,青追你留在这里看着车,如果有情况就接应我们。”

青追翘了一下嘴,“看车就看车。”然后她又补了一句,“你小心点。”

宁涛点了一下头,与殷墨蓝往荣华府潜行过去。

看网友对 0184章 银月樱与毒蛇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