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85章 石棺头骨

185章 石棺头骨

辛家祠堂上了锁,可这样的锁对于明朝的老特工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他只用了两根细铁丝,三秒钟就开了锁。

殷墨蓝推开了门,宁涛跟着他走了进去。

祠堂里没点灯,黑黢黢的,殷墨蓝关上房门之后就黑暗了。宁涛掏出了手机,唤醒屏幕,接着屏幕释放的微弱光线来到了神龛前。

那只无字牌不见了。

宁涛跟着又用手机照了照其它的灵牌,结果还是没有发现那只无字牌,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上次我来明明在这里,怎么不见了?”

“那个女人知道你会再来。”殷墨蓝做出了判断。

宁涛心里没了主意,难道只有答应朱红琴的条件才能见到寻祖丹的丹方吗?如果只是一个白圣,他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可中间夹了一个白婧,这就让他头疼了。

“等等!”殷墨蓝说了一句,他的神奇也显得有些奇怪。

宁涛心中一动,试探地道:“殷前辈,你发现什么了吗?”

殷墨蓝迈步在祠堂里走动,从左侧的墙壁走到右侧的墙壁,又从右侧的墙壁下走到了神龛所对的墙壁下,然后才开口说道:“这祠堂……”

“这祠堂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宁涛有点着急了。

殷墨蓝又抬头看了一下屋顶,似乎确定了什么,这才说道:“这是朱三太子的书房!我去过几次,有印象,你看见那根梁没有?”他抬手指着头顶的房梁,“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上面绝对刻有日月二字,合起来就是一个明字,这些都是朱三太子用来激励自己,不忘前明。”

宁涛纵身一跃,身体拔地而起,右脚在虚空之中一踏,左脚在虚空之中一踏,他便跃上了房梁。他一手抓着房梁的顶部,固定下来之后附身对着横梁一吹。一片灰尘被吹开,老旧的横梁上果然刻着“日月”二字,两个字之间有一点间距,但合起来就是一个“明”字。

“殷前辈,你说的是真的,这上面果然有日月二字。”宁涛松开手,身体自然下坠,触地之前他双腿一曲,稳稳当当的站在了地面上。

脚下有梯,这门修真功夫他是越来越熟练了。如果头上没有房顶,他还可以虚空踏一步,再往上跃两米左右的高度。

殷墨蓝的眼睛里露出了异样的神光,“宁老弟,你这门功夫有意思,叫什么名堂?”

宁涛说道:“脚下有梯,不过殷前辈,现在可不是谈功夫的时候,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发现了什么?”

殷墨蓝说道:“这个书房是一比一搬迁过来重建的,如果你说那个朱红琴真与红玉姑娘有关,她或许会将机关和密室一起复制重建。”

宁涛顿时激动了起来,“机关密室在哪?”

殷墨蓝走到了神龛后面的墙壁下,从墙角往上数砖,数到“8”,然后又从又往左数到“8”,最好他伸手抵在一块墙砖上往里一推。

咔咔……

地下传来了机关运动的声音,地面也微微颤动了起来,一转眼殷墨蓝身边地道地面上便出现了一个地道入口。

宁涛跟着就凑了过去,他不再满足手机屏幕的微弱光线,干脆启动了手机电筒,将光束投进了地道之中。

地道以四十五度角往下延伸,几米深的地方是一个拐角。可以看到的通道是由灰sè的黏土钻砌成的,通道顶部是拱形的,每一块石砖都满是岁月侵蚀的痕迹,起码有好几百年的历史。

“跟我来。”殷墨蓝猫腰进了地道。

宁涛跟着他钻进了地道,心里有些好奇,“殷前辈,我见你数砖,竖着数了8,横着数了8,这里面有什么含义吗?”

殷墨蓝抱了一下拳,声音里满含敬意,“那是太祖皇帝的名儿。”

宁涛幡然醒悟,明朝的太祖皇帝是朱元璋,他的小名就叫朱重八。殷墨蓝刚才竖着数8,横着数8,不就是“重八”吗?

两人过了拐角,又横着走了几十米便到了地道的尽头。

一道石门挡住了路,门口放了一对小石狮。殷墨蓝径直走到左边的石狮前,伸手抓住石狮口中的石球,然后拧了一下 。

咔咔咔……

一串响声里,石门打开。

宁涛正要进去,殷墨蓝却一把拉住了他,“别动!”

嗖嗖嗖!

几十支弩矢从石门之中飞了出来,擦着宁涛和殷墨蓝两人的身体飞向了来时的地道,随后黑暗的地道里便传出了一片弩矢击中黏土砖的声音。

宁涛惊出了一声冷汗,刚才有好几支弩矢几乎是贴着他的面门飞过去的。如果不是殷墨蓝拉住他,让在站在门框的旁边,他肯定已经被射中了。他的随便挨能挡钝击,可弩矢的穿透性伤害却是防不了的。就算他又特种灵力治愈,可万一扎中要害,他的小命也会有危险。

“好了,跟我来。”殷墨蓝迈步出去,进了石门后的石室。

宁涛也跟着进了石室,他将手机高高举了起来,借着手机电筒的光线观察石室。

准确的说是一个墓室,拱顶,中间放了一口石棺。

石棺前放了一张石台,上面又放着一只灵牌,那上面写着“恩人朱红玉”之墓。

看过灵牌,宁涛的视线便移到了石棺之上,心中一片激动,藏得如此隐秘,这石棺之中多半有朱红玉的头骨!

殷墨蓝对着朱红玉的灵牌拜了三拜。

宁涛也拜了三拜,死者为大。

拜过之后殷墨蓝走到石棺前,运力一推,可石棺纹丝不动。

锵!

殷墨蓝拔出绣春刀,一刀劈进石棺棺盖下的填满了三合土的缝隙里,然后拖着刀顺着缝隙切割。绣春刀是武妖的法器,切铁如泥,石棺缝隙之中的三合土虽然坚硬,可在他的绣春刀下却等同于是豆腐。

轰!

石棺的棺盖被殷墨蓝推开。

宁涛迫不及待的凑了上去。

石棺里没有尸体,只有一块头骨碎片,白里泛黄的颜sè,不规则的形状,与上次他在殷墨蓝的洞府里看见的头骨碎片极其相似。

辛家果然藏有朱红玉的头骨碎片!

宁涛向那块头骨碎片伸过了手去,他的手因为太过激动而颤抖。

却不等他抓住那块头骨碎片,殷墨蓝就先一步将石棺里的头骨碎片抓在了手中。

头骨的正面没什么特殊的地方,与普通的头骨碎片没什么区别,但殷墨蓝将它翻过来之后它就不平凡了。它的背面写了很多青sè的字,全都是灵材的名字和分量。

宁涛的视线落在那些青sè的字迹上,全神贯注的记忆着上面的内容。

一分钟后,殷墨蓝忽然将手中的头骨碎片交到了宁涛的手中,“你拿着,老规矩,我给你找灵材,你给我炼寻祖丹。上次你炼的寻祖丹效果非常好,我妖力大增,这东西还是你来保管吧,将来我们找到所有的头骨碎片,你我誊抄一份丹方,把红玉姑娘的头骨葬了就是了。”

宁涛也没推辞,顺手就打开小药箱将头骨碎片放了进去,“也好,那我就暂时保管一下,将来凑齐了所有的碎片之后再来安葬它。”

殷墨蓝又将棺盖合上,对着这样的灵牌拜了三拜,口中喃喃地道:“红玉姑娘,殷某是迫不得已,冒犯了,日后殷某定当厚葬姑娘尸骨,并查到真凶,为姑娘报仇,以告在天之灵。”

宁涛也对着朱红玉的灵牌拜了三拜,不过他什么都没说。

人或许真有在天之灵,在地之灵,可谁见过?

两人原路返回,离开地道,回到了辛家祠堂之中。殷墨蓝又按了一下“重八”之钻,地道入口关闭了。

“我们离开这里。”宁涛说。

殷墨蓝点了一下头,走出祠堂后,他又将门关上,锁也锁上。

两人离开荣华府,回到了放车的地方。

青追迎了上来,“宁哥哥,怎么样?”

宁涛高兴地道:“到手了,我们走吧。”

殷墨蓝说道:“我去找灵材,但我不确定都能找到,还是老规矩,我能找多少是多少,找不到的你来凑。”

宁涛笑了笑,“行,凑齐了灵材我就开始炼丹,第一颗给你。”

殷墨蓝冲宁涛抱了一下拳,跨上了他的机车,不过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说了一句,“宁兄弟,你过来,我给你说句悄悄话。”

宁涛说道:“有什么话不能当着青追说的吗?”

青追一脸的不高兴,“就是,有什么话我不能听吗?”

殷墨蓝犹豫了一下,“好吧,那我就直说了,宁兄弟,你在青姑娘的身上一定要节制,一个月最多一次,多哪怕一次都是伤身减寿的事情。”

宁涛顿时尴尬了,他以为殷墨蓝要说的悄悄话是什么事,却没想到说的是这样的事儿。

青追的脸红了一下,居然没怪反驳殷墨蓝。

“就这话,你爱听不听,我走了。”殷墨蓝打燃火,骑着机车就走了。

宁涛也跨上了天道号机车,不用他招呼,青追也爬上了车,紧紧抱住了他的腰。

坐个电瓶车而已,她非要用坐机车的姿势,至于吗?

“宁哥哥,不要听她的,我又不害你,我是伺候你,随便你多少次都不会伤身的。”刚上路,青追就凑到宁涛的耳边说了这句话。

宁涛的身子一僵,天道号电瓶车差点撞树上……

同一时间。

荣华府之中,两个女人慢吞吞的来到了辛家祠堂的门前。

这两个女人,一个是朱红琴,一个是她的阿婆保镖七姑。

七姑看着后墙的方向,“细姐,介两人将东西带走哩。”

朱红琴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容,她什么都没说……

看网友对 185章 石棺头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