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189章 天命之妾

0189章 天命之妾

傍晚时分青追本来是想下江抓鱼给宁涛做鱼吃的,可宁涛死活拉住了她,将她带到超市里去买了一点菜,回到家里也是他下厨做好饭菜给青追吃。

“宁哥哥,是不是我做的饭菜不好吃?所以你不让我下厨?”餐桌上,青追拿着筷子问宁涛。

宁涛笑着说道:“哪有这回事,你做的饭菜挺好吃的,我只是觉得你这段时间很辛苦,所以做顿饭犒劳一下你。”

“真的吗?”

“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宁涛昧着良心说道。

青追咯咯笑了笑,“那我就放心了,我开吃啦?”

“吃吧,哪来那么多废话。”宁涛往她的碗里夹了一块肉。

青追吃了那块肉,赞不绝口,“真香。”

宁涛做的菜加了用美香鼎精炼的香料,做出来的菜当然香。

吃了饭,宁涛说要回诊所炼丹,青追却将他摁在沙发上,又去给他泡了一杯茶。每到这种时候,宁涛就莫名有些紧张。

青追一屁股坐在了宁涛的旁边,然后打开了电视机。

电视机里正播放着一个动画片,熊出没,光头强正在和熊大、熊二战斗。

宁涛有些无语地道:“你还看动画片?”

“姐姐怎么突然要订婚了?”青追说。

敢情她不是想看动画片,只是想和他聊聊,恰好电视机里在播放熊出没而已。

“你应该很清楚你姐姐与辛之羽订婚是为了什么,那不是她想要嫁给辛之羽,而是白圣的意思。”宁涛说。

“她邀请我们去荣华府参加她与辛之羽的订婚宴,可我不想去,她明明不爱辛之羽,却要跟辛之羽订婚,她的心里肯定不会开心。”似乎是伤心了,青追的情绪显得很低落,她将头靠在了宁涛的肩膀上。

宁涛安慰道:“我们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候,有些事情明明不想去做,却还是要去做。”

青追的声音幽幽的,“我跟了你,我很幸福,我也想姐姐幸福,可是她明天就要跟一个她不爱的人订婚……”

宁涛伸手搂着她的肩膀,“你姐姐为什么不离开白圣?”

“姐姐的身上有白圣下的灵蛇盅,只要白圣一念咒,姐姐就会疼得死去活来。小时后我见过白圣惩罚过姐姐,从那以后姐姐就不敢再违背白圣的指令了。我是一早就被白圣放弃了的小妖,那灵蛇盅特别珍贵,所以他没舍得给我下灵蛇盅。不过上次我去yīn山第一楼的时候,白圣本来也是准备给我下灵蛇盅的,我以死相逼,再加上姐姐说先看看你的聘礼再说,他才没用给我下灵蛇盅。”

宁涛的心中顿时冒起了一团怒火,“他竟然敢给下盅?你怎么早不告诉我?我他妈宰了那傻逼毒蛇!”

“宁哥哥你别生气,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再说我知道白圣很厉害,我和姐姐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当时我怎么敢告诉你?”青追的一只柔荑伸到了宁涛的胸膛上,轻抚他的胸膛,让他平息怒火。

宁涛心中怒气难消,可白圣的强大也让他感到惊讶。青追和白婧姐妹俩联手都打不赢白圣,那他就更没戏了。他跟白圣打,白圣用拳脚跟他打的话,他大概能跟白圣大战千儿八百回合,把白圣软磨死。可问题是人家有蛇爪啊,不说白圣的蛇爪,就是青追的蛇爪也能一戳就是一个窟窿!

“宁哥哥,你能救我,你能不能救救我姐姐?我让姐姐也来做你的妖奴,我们姐妹俩一起伺候你,好不好?”青追的眼睛里满是哀求的神光。

一个青追就已经吃不消了,再加个更厉害的白婧,还要人活吗?宁涛慌忙说道:“救你姐姐没问题,但做妖奴就免了吧,我有你就够了。”

青追一声嘤咛,整个人都倾倒在了宁涛的怀里。

“你要干什么?”宁涛顿时紧张了起来,心头的火焰也更旺了,但不是怒火,而是那种不可言状的火焰。

“宁哥哥,你真好,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妖。”青追心中甜蜜幸福,那眼神儿柔得快泌出水来了。

宁涛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想起身,可他一动,青追就压迫过来,不让他起身。这样一种情况,他总不能一拳头抽过去,或者一脚踹过去吧?可要是放任她的话,她想干什么就是用脚指头都能想到的事情了。

“宁哥哥,我……”青追欲言又止,她的身体向来冰凉,可这会儿却火热得很。

宁涛赶紧转移她的注意力,“我想到了解救你姐姐的办法,明天我们去荣华府,你去跟她说让她找一个房间,我来给她取出金蛇盅,如果我手动治疗不行,那就进诊所,大不了做成一笔坏账也无所谓。”

坏账,就是林清华那样的收不到诊金的治疗。他开出恶念处方契约,却不强制白婧执行契约上的条款。一旦坏账,账本竹简也会给他记一笔黑账,但白婧是青追的姐姐,也就无所谓了。

“嗯,我明天就去跟姐姐说。”青追的眼神越来越柔了,水分也越来越重了。

宁涛又挣扎了一下,可还是起不来,他更紧张了,“青追,不要这样,我回诊所去炼丹……唔!”

没等他把一句话说完,青追就堵住了她的嘴。

宁涛的理智和挣扎也就在那一瞬间决堤了,一直压抑着的**如同是山洪一般爆发了。几秒钟之后,他比青追还要急切,还要冲动。

天蓝sè的牛仔短裤掉在了地上,也不知道是宁涛干的,还是青追自己干的。可那不是重点,重点是没有重点,沙发上的两人都失去了自己的重点,纠缠在一起,都是那么的迫不及待……

咚咚咚!

敲门声传来,还有一个熟悉的苏雅,“宁老弟,你在里面吗?”

沙发上,即将发生什么的两人顿时僵在了当场。

“宁老弟,我知道你在里面,快开门,我有要紧的事情跟你谈。”殷墨蓝又敲了两下门,很着急的感觉。

一秒钟之后宁涛从沙发上爬了起来,着急地道:“快快快,快整理一下身上,我去开门。”

青追盯着那门,两只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了。可这火不是宁涛点燃的那种火,而是想砍人的怒火。

“快呀,被他瞧见了多丢人。”宁涛着急的催促了一下,他的一张脸就每一一处不是红的。

青追这才从沙发上爬了起来,那条天蓝sè的热裤又回到了她的身上。

宁涛整理了一下身上,然后去开了门。

殷墨蓝提着一只塑料编织袋走了进来,往客厅里一放,“我找到一副百年女枯骨,我知道你不会去挖坟,所以这种事前还是我来做吧。”

宁涛说道:“还真是缺这种材料,还有什么?”

“还有几样药材和材料,都在袋子里面。”顿了一下,殷墨蓝直直的看着宁涛,“宁老弟,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呃……没什么,刚才喝了点酒。”宁涛说。

殷墨蓝又看了青追一眼,嘿嘿笑了一声,“喝什么酒,我看是美酒女儿红吧?宁老弟,我还是那句话,一个月最多一次,多了伤身,还减寿。”

宁涛尴尬得要死,他本想否认的,可他和青追刚才确实亲热了,而且明朝特工也确实看出来了,他总不能睁着眼说瞎话吧,那也没意思。

青追却一点都不尴尬,她瞪了殷墨蓝一眼,“就是亲热了怎么了?我是宁哥哥的天命之妾,我们亲热怎么了?还有,你说什么一个月一次,你懂什么?一千次都不会有问题!”

越说越乱了。

这些话宁涛是怎么都说不出口的,可中青追的嘴里说出来就没毛病。

殷墨蓝耸了一下肩,“我不想跟你吵架,你说太阳是黑的,那太阳就是黑的,行不行?宁老弟,你那边找到药材了吗?”

宁涛说道:“加上你带来的就齐备了。”

殷墨蓝着急地道:“那还等什么?赶紧去炼丹啊,我给你守着门,谁都别想干扰到你。”

“行,我现在就去炼丹。”宁涛正没脱身的借口,抓起殷墨蓝带来的口袋就往外走。

“宁哥哥……”青追哪里舍得宁涛走,可叫了一声宁涛没有回头,她想说的话也吞回了肚子里。

殷墨蓝摇了摇头,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青追没好奇地道:“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我还不留呢。”殷墨蓝坏了人家的好事,心里有鬼,也不跟青追争吵,跟着也离开了。

宁涛回到天外诊所,先在善恶鼎旁边俢练了一下灵力才将身体之中的那种火焰平息下去。可结束灵力俢练之后,他的脑海中却忍不住又浮现出了刚才与青追在沙发上的情景,然后又暗暗起火,口干舌燥。刚才要不是殷墨蓝碰巧来了,他和青追还真就生米煮成熟饭了。

要是有了那种事实之后,他和青追的关系也就真成了丈夫和妾了,那就不利于修行了。

“下次得提防着点,不然就……”宁涛不敢往下想了,他使劲摇了摇头,将满脑袋的刺激画面强行驱赶了出去,然后开始处理药材,准备炼丹。

这一忙碌便是大半夜时间过去了。

嗡!

美香鼎一声鼎鸣,黑白灵火内收,一片青蒙蒙的丹光从美香鼎之中释放了出来。

宁涛心中奇怪,“上次炼制的寻祖丹的丹光纯净无瑕,这是怎么是这样的丹光?”

他忍着心中的好奇,凑到了美香鼎的鼎口前查看。结果这一看他便愣住了,美香鼎中的丹通体惨绿,隐隐恶气缠绕,根本就不是他想要的残版寻祖丹。

他跟着又找来一支镊子将美香鼎之中的丹夹了起来,放到了账本竹简上进行认丹。

账本竹简认丹的结果:剧毒之丹,噬肉化骨,铁器不能存。

宁涛彻底傻眼了,他要炼的是寻祖丹,丹方也是两块骨头碎片上的丹方,那么究竟是哪里出问题了?

几分钟之后宁涛走出了天外诊所,殷墨蓝,迫不及待的迎来上来,“宁兄弟,丹炼好了吗?”

宁涛连带账本竹简一起递到了殷墨蓝的面前,“我这竹简能认一切丹药,你自己看看认丹的结果吧。”

殷墨蓝看了一眼,脸都绿了,“这怎么可能?这是怎么回事?”

宁涛说道:“明天我要和青追去荣华府参加白婧的订婚酒宴,究竟是什么原因,答案明天就会浮出水面。”他的眼神转冷,脸sè也yīn沉得可怕,“殷前辈,准备一下吧,明天可能有点不好过,你在荣华富贵外面接应我和青追。”

殷墨蓝的声音也很冷,“我明白了。”

看网友对 0189章 天命之妾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