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195章 金蛇蛊

0195章 金蛇蛊

白婧双手上的蛇爪收了回去,她解除了她的战斗状态。宁涛说她才是他的目标,她没有回应,可这个举动却已经是一个很明白的回应。

“你们……”青追惊讶地道:“你们一早就商量好了吗?”

白婧说道:“没有,我说考虑一下。我一直在犹豫,可是,刚才白圣让我断后的时候,我就做出决定了。他从来就没有将我当成他的女儿,我只是他的工具,我不想再过这种日子了,我要自由。”

殷墨蓝收起了绣春刀,“可是寻祖丹的丹方怎么办?白圣将朱红琴带走了,以他的手段,他肯定能撬开朱红琴的嘴得到那块真正的头骨碎片。”

宁涛说道:“那块头骨碎片并不在朱红琴的身上,如果就藏在荣华府中,现在特种部队已经将荣华府封锁,所以我们还有机会。那块头骨碎片很重要,可是人更重要。”

这个“人”,显然是白婧。

白婧的眼神有些细微的变化,那是心理的折射,可她并没有说什么。

青追上前挽住了白婧的胳膊,“姐姐,你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以后我们永远在一起,永不分离。”

白婧点了点头,干脆张开双臂将青追抱住。

一青一白,一双蛇妖姐妹美若谪仙。

一个短暂的拥抱之后白婧松开了青追,她看着宁涛,眼神热切,“宁兄弟,我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我把我交给你,你帮我解除白圣种在我身上的金蛇蛊。”

宁涛点了一下头,“我会竭尽全力,你也不用担心,我早就给你准备了两个方案。”

“两个什么方案?”白婧追问。

宁涛说道:“这里可不是谈事的地方,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我们走诊所的方便之门去我们去剑阁洞府。”

青追顿时紧张了起来,“我……我不去诊所。”

“再痛苦也只有那一点点时间,我们现在不能拆散,如果被白圣追踪上了,我们都会有危险。”宁涛说,然后在嘴角和牙龈上蘸取刚才吐的血画血锁。

“我的摩托车还在荣华府旁边。”殷墨蓝忽然想起了他的车。

宁涛说道:“殷前辈你就放心吧,我的电瓶车还在荣华府门前,要是掉了我给你陪一辆新的。”

殷墨蓝说道:“要是掉了,你把你的电瓶车陪我。”

宁涛笑了笑,打开了画在一棵树干上的血锁,然后拿着青追的手走进了方便之门。

殷墨蓝和白婧不敢犹豫,紧随宁涛和青追之后也走进了方便之门。

三个妖进入天外诊所,善恶鼎上的人脸顿时露出怒容,鼎鸣声大作,犹如滚滚天雷。

青追承受不了那压力,双腿一软就要往地上栽倒下去。宁涛一把抱住她的腰,快步向留有对应血锁的石墙奔去。

殷墨蓝和白婧虽然都有不适的反应,但根本就没有青追那么厉害。其实,仅从这一点便不难看出,青追对宁涛的付出。没有她违背天道杀伤那些恶人诊金病人,宁涛根本就没有出手救治,赚取诊金的机会。而天外诊所的诊金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他的命!

“白姐姐,帮我拿一下药箱。”宁涛说,随即用钥匙打开通往剑阁洞府的方便之门,他不敢有丝毫的停留,抬腿就冲进了方便之门。

殷墨蓝第二个进方面之门,白婧提着宁涛的小药箱也冲进了方便之门。

剑阁洞窟的顶部有熹微的光线照落下来,营造出了“一束光”的画面,也给人以微弱的光亮,让人能勉强看清楚这个洞窟。

离开天外诊所之后青追的感受好多了,可她的身体却还是颤抖不休,眼神呆滞,有点“吓傻”了的反应。

宁涛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往她的身体里注入特种灵力的同时温声安慰她,“不要怕,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青追这才缓过神来,她颤颤地道:“宁哥哥,我以后要做善事,很多很多的善事……”

宁涛点了一下头,“我会帮你,我和你一起做善事。”

殷墨蓝抬手拍了一下脑门,自言自语,“我是听错了吗?蛇妖做善事?”

两个蛇妖姐妹没理他,宁涛也没理他,可他也不需要了,短暂的适应环境的时间过去之后,他突然发现了宁涛在剑阁洞府里的灵田,还有栽种在灵田之中的灵材,他大叫了一声,撒腿就跑了过去。

宁涛也懒得去看殷墨蓝要干什么,他能带殷墨蓝来这里,他就不在在乎殷墨蓝发现这里的秘密。殷墨蓝已经先后两次与他并肩战斗,一次是杀死唐天人的那一次,还有就是刚才对战白圣的战斗。面对白圣那样的强敌,随时都有可能殒命,可殷墨蓝并没有弃他逃走,这说明殷墨蓝足以配得上他的信任,可以为生死相依的朋友。既然生死都可以相依,那还有什么洞窟、宝物不能共享的?

青追很快就恢复得差不多了,可她却赖在宁涛的怀里不出来。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安全感,而宁涛的胸怀对她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她将脸颊贴在宁涛的胸膛上,那感觉就像是寒冷的冬天里贴着一只暖水袋。

宁涛也没将她松开,看她受这样的苦,他就越能想到她的好,感到亏欠她。如果青追愿意,他愿意一直抱着她。

“嗯嗯。”白婧咳嗽了一声,“宁兄弟,你不是说时间紧迫吗?你这样抱着我的妹妹,你要抱到什么时候?晚上再抱不行吗?”

宁涛心中一片尴尬,不过还是问了一句,“青追,你好点了吗?好点的话就起来吧。”

青追这才从宁涛的怀里下来,“宁哥哥,你快给姐姐解除身上的金蛇蛊吧。”

白婧没好奇地道:“你现在才想起你姐姐啊?”

青追不好意思的笑了,“咯咯。”

宁涛说道:“青追,老规矩。”

“嗯,我懂,我守着门。”青追笑着说,出了门后便站在了门口。

殷墨蓝说道:“这里就我们四个人,你不用守着门,我又不进去。”

青追却还是站在门边纹丝不动,“我守门,我有我的规矩。”

“有病。”殷墨蓝嘟囔了一句,附身去看正在发芽的尸葱,又大叫了一声,“我靠!尸葱都有!”一秒钟后,“我日啊!白玉圣莲!大富翁啊!”

青追用鄙夷的眼神看着着魔似的殷墨蓝,也嘟囔了一句,“土包子武妖。”

石屋里,宁涛从白婧的手中取走了账本竹简,然后打开。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诊断:白婧,康熙五十七年千年银杏树生蛇妖,天生妖,诛杀恶人七十八人,计四百四十点善念功德。首恶谋财害命三十八起,计二百六十六点恶念罪孽。次恶强取豪夺,计一百二十次……善恶相抵,身积恶念罪孽七十八点,身中妖蛊,可开恶念罪孽处方契约,取双目以赎罪。

康熙五十七年,也就是1718年,今年刚好是2018年,也就是说白婧的妖龄已经是四百年了。这年龄给宁涛的感觉怪怪的,可无论他从什么角度去看白婧,她都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美绝人寰。

还有,他也是第一次给妖诊断,发现了一点就是妖诛杀恶人还会积累功德。从这一条诊断上便不难看出,上天生妖确实是为了维系世间的平衡。天生妖,就如同是森林之中的狮子老虎一样,凶猛残暴,以捕杀其它动物为生。看似恶吧,可没有狮子老虎的存在,自然界是没法维系平衡的。

天生万物,无一物无用。

白婧也凑了过来,她也看到了账本竹简上的内容,顿时退了一步,“如果要我取双目换取解除金蛇蛊,我可不干。”

宁涛将账本竹简卷了起来,放进了小药箱之中,“进诊所消除金蛇蛊只是方案之一嘛,我又没说非要进诊所。”

“另一个方案是什么?”白婧问。

宁涛说道:“这就需要你告诉我金蛇蛊是什么了,它在哪里,白圣是怎么种在你身上的,总之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了解得越多,给你做手术的时候就越有把握。”

白婧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宁涛。

宁涛耸了一下肩,“你这是什么眼神,是不相信我吗?我连青追的妖骨都能治好,你身上的金蛇蛊算什么?”

白婧叹了一口气,“算了,我说过,我把我交给你了,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吧。”

这话宁涛听在耳朵里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又说不出来。

白婧说了下去,“金蛇蛊是白圣炼制出来的一根蛇形樱木针,每一条都需要一千条毒蛇的血肉和毒液熬七百一十五天,其中必须要有一条金蛇,那种蛇极其罕见,非常珍贵。熬制七百一十五天之后,再用秘法炼制。炼制出来的蛇形樱木针柔软如水,有蛇魂,有蛇毒,一吞下就会进入血液。它平时不会攻击人,但以听到白圣念咒,它就会暴躁,那感觉痛不欲生。”

宁涛听得背皮发麻,“白圣是怎么取出它的?”

白婧苦笑了一笑,“金蛇蛊一入人体就不会再出来了,只听从炼制的妖法法令,可我不知道白圣操控金蛇蛊的法令,不然我也不会受他控制了。”

宁涛想了一下,“那它现在在什么地方?”

白婧犹豫了两秒钟,忽然抓住婚纱的裙摆,哗啦一下撩了上去……

看网友对 0195章 金蛇蛊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