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196章 第一次

0196章 第一次

撩裙子这个动作是有高度的,可以一尺,可以两尺,也可以一米,可白婧就那么一抓一撩,那高度便到了一米八。

雪白的婚纱掉在了石室的地上,没有尘埃飞扬起来,这个地方宁涛打扫得很干净。

可谁还会去在乎地面干净不干净呢?

宁涛的双眼好像在遭受了猛烈的凝胶攻击,瞬间就停止转动了。

白sè的文胸,白sè的三角形小裤子,前者掩饰不住的波涛汹涌,后者神秘性感的线条。那小腹平坦柔软且有淡淡若无的肌肉线条,那双长腿颀长笔直,肤白如雪,无丝发附丽态,堪称绝世美腿。

宁涛的心里莫名其妙的冒出了一丝感慨,如果白婧真的嫁给辛之羽,就算丢掉性命,赔了家产,那也是死有所值。可站在他这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却又是一朵好白菜被猪啃了。

石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尴尬和紧张了。

相比宁涛的尴尬紧张,白婧却显得落落大方,她笑着说道:“宁兄弟,我和妹妹的身材,谁更好一些?”

宁涛这才回过神来,“都好,都好……你问这个干什么,现在可不是聊这种话题的时候,那金蛇蛊在什么地方?”

“你猜,我要看看你这个修真医生的眼力如何。”白婧说。

如果她只是说“你猜”,宁涛肯定是不猜的,可她又说要看看他这个修真医生的眼力,他就不得不去观察一下了。他的视线落在了她的三角形小裤子之上,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的脸莫名其妙的就红了一片。

白婧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看哪呢?你别想歪了,没在那里,在我的子宫里。”

宁涛慌忙将视线上移,落在了她的小腹上,同时唤醒了眼睛和鼻子的望术与闻术的状态。

白婧的生命气场有很强的妖气,除了这点其它的都很正常。他嗅到了从她身体上散发出来的所有的气味,绝大多数的气味都很正常,但也有个别气味让他尴尬,也给他带来了刺激性的困扰。

这一望一闻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宁涛根本就没有发现那什么金蛇蛊的存在,没有生命气场,也没有气味释放。这可把他难住了,总不能剖开她的小腹去找那条金蛇蛊吧?而且,他在望术和闻术状态下都发现不了那条金蛇蛊,就算剖开她的小腹也肯定是发现不了。

“你找到它了吗?”白婧问。

宁涛摇了摇头,“没有,你说那金蛇蛊是用樱木和千条毒蛇炼制而出,柔软如水,进入血液之后就不会再出来。我看不见它,我相信你也看不见它,你怎么确定它就在你的子宫之中?”

白婧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自己的身体,我当然比你更了解情况。还有,金蛇蛊是用千条毒蛇的炼制,有蛇魂,而蛇……”

“接着说呀。”宁涛催促,关键时刻你卖什么关子?

“蛇是喜欢穴居的动物。”白婧说。

宁涛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个大写的尴尬,如果她一口气说出来,他兴许还不会感到尴尬,可停顿之后犹犹豫豫的说出来,他就难免对“穴居”这个很正常的词产生不正常的联想。

“你打算怎么弄?”白婧问。

宁涛琢磨了一下,开口说道:“除了白圣念咒,它一直都潜伏不动吗?”

白婧说道:“也不完全是,每次我妖力有所提升的时候,它就会苏醒,但不会攻击我。”

宁涛心中一动,“你的妖力提升的时候会刺激到它吗?”

“我想大概是吧,我是它的宿主,我的身体和妖力有强烈变化的时候,它肯定会受到影响。”

宁涛笑着说道:“我想我找到除掉你身上的金蛇蛊的办法了。”

白婧着急地道:“快告诉我,是什么办法?”

宁涛却没有解释,而是对着门口说道:“青追,你进来。”

青追跟着就走了进来,看到白婧身上仅穿着文胸和三角形的小裤子,脸上便露出了耐人寻味的笑容,“姐姐的身材真好,不知道哪个男人有福气能娶你。”她跟着又补了一句,“如果你找不到合适的,我可以给你介绍。”

宁涛没好奇地道:“介绍你个头啊,现在是关键时刻,你说什么呢你,对了,我给你的那一颗寻祖丹你带在身上没有?”

“有,那么珍贵的东西我当然要随身携带。”青追说。她从腰带里掏出了一只小瓷瓶,然后递给了宁涛。

宁涛拔掉瓶塞,将装在里面的残版寻祖丹倒在了手心之中。石室之中顿时弥漫出了一片奇异的丹香,还有一小团晶莹剔透的丹光。给人的感觉,他拿着的不是一颗丹药,而是一颗神奇的宝石。

白婧直盯盯的看着宁涛手中的残版寻祖丹,激动地道:“这不就是你当成聘礼给白圣的那种丹药吗?”

不等宁涛开口说话,宁涛的双眼便是一热,随即景物变换。白婧和青追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他是此间真正的主人玄天子。他站在书桌旁,手里提着一支毛笔,正准备往一把扇子上写字。那把扇子正是不可破扇,扇面上已经写了“不可”两个字,龙飞凤舞,苍劲有力。

每一次进入残版寻祖丹的过敏反应,宁涛都会生出那种仿佛置身在过去时空的诡异感觉,但每一次看到的景物都不一样。哪怕是那个几次出现在他视线之中的红衣女人也是如此,她每一次出现的环境都会有所变化,动作也不会一样。这是因为什么?他一点都不知道。

“宁兄弟,你怎么了?”白婧的声音传来。

宁涛感觉就像是在另一个空间里听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声音,白婧就站在他的身边,可他听到的声音却好像是从遥远的天空深处传来,朦朦胧胧,含混不清。

“宁哥哥?”这是青追的声音。

听到青追的声音之后宁涛“醒”了过来,眼前的“旧时空”消失了,正在往扇子上写字的玄天子也消失了,青追和白婧再次进入他的视线。他不敢再拿着残版寻祖丹,往白婧的手里一塞,“吃了它。”

“这……”白婧为难地道:“这是你给妹妹的丹药,我怎么能吃?不行不行,我不能吃。”

宁涛说道:“这是在救你,快吃了它。”

青追也说道:“姐姐你就吃了它吧,这丹药虽然珍贵,可是宁哥哥能炼制,以后我在让他给我炼制就行了,你的事要紧,快吃了它。”

白婧不再犹豫了,她将那颗残版寻祖丹放进了嘴里,合着口水吞了下去。

宁涛跟着说道:“青追,你帮我抱着你姐姐,不要让她乱动。”

他的话音刚落,白婧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

这个情况很吓人,可是殷墨蓝早就验证了残版寻祖丹的正确性,这只是服药时副作用。

青追扑到了白婧的身上,抱住青追之后翻了一个身,她给白婧垫底,将白婧牢牢的抱在她的怀里。

白婧的一身雪肤突然膨胀,皮肤下的血管清晰可见一股股青sè的能量在奔流。她的嘴里不断发出“嚯嚯”的可怕的声音。

宁涛快步冲到石室的一面墙壁下,打开血锁,一头冲进了方面之门中。

“宁哥哥,你去哪啊?”青追完全看不懂宁涛的操作,不过就这一句话的功夫,宁涛又回到了她的视线之中,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条绳子。

这绳子也是天外诊所之物,法器采药绳。

宁涛也不说话,拿着身子就过来捆绑白婧。一转眼的功夫,白婧就被他五花大绑了,手和脚都被捆得结结实实的。

绳子和蛇妖白婧,这画面有点辣眼睛。

“啊——”白婧张嘴吼叫了一声,那声音撼动石室,震得石室都嗡嗡作响。在那之后,她身上那些淡淡若无的肌肉线条突然变得明显了起来,强大的肱二头肌,八块铁饼一样的腹肌,一双美腿也满是恐怖的肌肉,甚至连胸也明显肌肉化,给人以坚硬如铁的感觉。

突然暴涨的肌肉将采药绳撑了起来,但采药绳拥有逆天的弹性,她根本就撑不断采药绳。再加上身下又有青追死死的抱着她,她根本就动弹不了。

宁涛及时唤醒了眼睛和鼻子的望术与闻术状态,白婧的先天气场,她身上的所有气味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这一次,他终于看到了那条金蛇蛊,它潜伏在白婧的子宫之中,就如同是子宫壁上的一条血管。她的身体和妖力都处在恐怖的暴增状态之下,受到刺激的它躁动不安,可没有法咒指令,它并没有攻击它的宿主。

说时迟那时快,确定了金蛇蛊的位置之后,宁涛手起针落,一天针就扎进了白婧的小腹之中,穿透她的血肉,直接命中那根金蛇蛊。

这一针,带着空前强烈的毁灭意志,也是宁涛使用过的最强大的天针恶疾。只是它不是针对白婧这个宿主,而是针对潜伏在她子宫中的金蛇蛊。

天针,代表天道之针。

天要亡你,无可逃!

这一天针恶疾下去,那一根蛇形金蛇蛊顿时蜷缩了起来,然后死命挣扎。

“啊——啊——”白婧惨叫连连,豆大的汗珠一颗接着一颗的从她周身的皮肤上冒出来,转眼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湿人一样。

“宁哥哥,我姐姐怎么了?”青追紧张地道。

宁涛催动灵力和恶念毁灭意志,根本就没心思去给青追解释。

持续使用天针恶疾,这也是第一次。

白婧足足惨叫了五分钟才停止,双眼紧闭,昏迷不醒。

宁涛也将那根天针拔了出来,蓝sè的针体上带出了一根蛇形的小东西,看上去就像是蚂蟥一样。一见风,它便燃烧了一般,转眼就化成灰烬从天针杀那个坠落下去,可是地上什么灰烬都没有留下。

“搞定了。”宁涛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说完,他突然眼前一黑就栽倒了下去。

他太累了。

失去意识之前的那一点点时间里,他感觉脸上很柔软,可他不知道那是什么。隐约里他还听到了青追叫他的声音,可他也听不清楚,就在那之后他彻底失去了意识。

看网友对 0196章 第一次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