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挚野 > 第六十八章 初至北京(下)

第六十八章 初至北京(下)

  满屋都是乐队,那感觉也挺特别的。一看就是一类人,气氛热闹、随意又放肆。许寻笙刚坐下,就注意到有另一队熟悉的人进门了。他们显然是老资格老面孔,因为不少人立刻和他们打招呼。

  “黑格悖论?”辉子吃惊地说,“他们怎么也来了,不是淘汰了,后来也没接受名额吗?”

  赵潭说:“我听说,后来是总决赛官方出面邀请的,他们就来了。”

  辉子:“卧槽,面子够屌的。”

  “挺好啊。”岑野说,“他们也来了,更有意思。”说完就站起来,和黑格悖论主唱大熊打招呼。大熊身后依然跟着那群沉默的理科老爷们儿,看到他们,大熊依然是那副天塌下来都不会皱皱眉的样子,和岑野击了一下掌再握拳,目光扫过众人,在许寻笙身上一停,微笑点了点头。

  许寻笙也颔首。

  他们去别桌坐下了,大家都已开吃,气氛很热闹。许寻笙也去拿吃的,一路碰到不少陌生男人,都多看了她两眼,有的立刻让开请她先取食物,有的开口打听她哪个乐队的。她一一礼貌作答,虽然稍感意外,但也没有在意。

  许寻笙正站在汤罐前,给自己盛碗汤,听到旁边有道低沉温和的声音:“你现在是弹古琴,还是弹键盘?”

  许寻笙转过头去。

  大熊穿着深sè连帽衫和黑sè长裤,个子高,身材结实,看着比这大半个屋子的毛头小子和非主流青年都要沉稳冷峻。他的脸并不十分漂亮,但棱角干净分明,肤sè略深,是那种很有男子气的长相。许寻笙对他一直印象不错。上次两队交锋后,他们乐队作出的表态,令她甚至还对他有了几分欣赏。

  于是她微微一笑:“键盘。”

  大熊其实上次比赛就注意到这个女孩了,当时匆匆一瞥,比赛又紧张,只觉得长得不错,气质出挑,技术更是惊人。也没多留意。这次来,心态更闲适,如今遇到了,自然要多看两眼。

  见她并没有表现出反感自己的搭讪,大熊自然而然也拿起个碗,跟在她身后,一边舀汤,一边说:“上次你的古琴跟乐队简直绝配,我死得不冤。”

  许寻笙抿嘴笑了。这男人心怀坦荡,讲话也不会无趣,她对他印象更好了几分,说:“你别谦虚,上次我们也是险胜。”

  大熊更觉得这个妹子性格不错,笑笑,嗓音略低,说:“也不知道这次比赛会不会遇上,说实在的,我不太想和你们队对死磕。”

  许寻笙莞尔:“我其实也不想,应该没那么巧吧。”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沿着餐桌取食物,大熊便亦步亦趋跟着她。许寻笙打开一个餐架,结果盖子又自己合上了。大熊已伸手过来,替她扶着。许寻笙说:“谢谢。”夹了之后又问:“你要吗?”

  餐架里是水煮西兰花,大熊本来不想吃的,话到嘴边,眼睛却看到了她拿着餐夹的手,手指一根一根细长白皙,即使这样简单的一个动作,也显得很秀气。

  他说:“来点。”

  许寻笙给他夹完,他也放下盖子,周围人多,又有点吵,大熊这么跟着她,发觉她周身气质始终宁静的像是一个人在行走。连带着他的心情也安静了几分。

  他问:“你为什么会去一支摇滚乐队?”她这么一个人,跟朝暮跟朝暮那帮怼天怼地的小子,实在是不太搭。

  许寻笙答:“朝暮是什么风格的乐队并不重要。”

  大熊一愣,笑了。

  许寻笙看着满盘的东西,心里却想:吃这么多,小野应该不会再念叨了,最近这小子有点婆婆妈妈。想到这里,忍不住一笑。

  大熊看着她嘴角的笑容。她穿得很素净,却难掩身材苗条玲珑。乌黑的长发带着点微卷,散在肩头,白玉似的一张脸隐隐带着莹莹光泽,那唇却是嫣红饱满。当她笑了,便显出十分清艳又纯净的颜sè。

  大熊看了一会儿,移开目光。

  岑野有点饿了,埋头大吃了一番,又和旁边几支乐队的人聊了一会儿,不经意间抬头望去,却恰好看到那头熊杵在许寻笙身边,两人在说着什么。

  岑野手拿一只鸡腿,慢慢啃着,一直盯着看。心想他们俩又是什么时候有交情的?大熊跟老子的许寻笙,有什么可聊的?

  足足三分钟后,才看到许寻笙折返回来,大熊还很不要脸的跟着,和她说了两句什么,直至她都快走回这张桌子了,大熊才折去自己那一桌。岑野眼看着许寻笙在自己身旁坐下,她倒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的样子。

  许寻笙开始慢条斯理的吃,听着张天遥赵潭他们在聊天。吃了一会儿,察觉身边的人一直没吭声,也没参与兄弟们的瞎聊,微感意外,抬头看去,岑野已经没吃了,又是一副懒懒冷冷的样子,点了支烟在抽。

  许寻笙:“在想什么?”

  他笑笑,吐出口淡淡的烟气,手往她椅背上一扶,说:“在想老子歌唱的好,又年轻,人又帅皮肤白,还纯情清白,一般人没法儿比。”

  许寻笙:“……”

  小野又犯病了,不要理他。

  过了一会儿,却听到有人在身后说:“我来和美女敬个酒。”朝暮乐队的人都抬起头,许寻笙看到个陌生的年轻男人站在身后,黑衣黑裤板鞋,长得不错,端着杯酒笑嘻嘻的样子。

  来人大概和辉子他们熟,打了个招呼,又对许寻笙说:“你们乐队什么时候多了这个美女,我看过你们的比赛视频,古琴、键盘……你太牛~逼了!”然后就和许寻笙一碰杯,干掉了。许寻笙礼貌地端起茶,喝了一口,微微一笑。

  那男人看她冷冷淡淡的样子,更加心痒痒,又和赵潭、岑野、张天遥一一喝了酒。许寻笙不想被那人一直偷偷打量,起身去拿水果了。那人立马就在她的空位坐下,把辉子的肩膀一勾,说:“哥们儿们,给句明白话,她有没有男朋友?”

  满桌人都不说话,岑野吸了口烟,把烟灰往桌上一嗑,脸sè更臭了。但也不想跟这种哪里跑来的苍蝇,说半点许寻笙的事。辉子笑笑不说话,那人不死心地又问:“腰子,你说呢?”得,跟张天遥也认识。

  张天遥也是心血来潮,瞟一眼岑野,心里好爽,答:“据我所知——没有。”

  “得,给个准信就好。老子也算是先来你们这里拜过码头了啊。”那人心满意足地走了。辉子和赵潭都快憋不住笑了,就听到岑野不冷不热地说:“腰子,你以为她还能保持单身多久?”

  张天遥心里咯噔一下,脸上却依然无所谓地笑。辉子却凑到岑野耳边说:“小野,别装~逼了,你完了。”

  岑野斜瞥着这小子。

  辉子得意地笑着说:“没听过一个说法吗?”他斟酌了一下词语:“男人,骨子里就喜欢端庄又骚气的女人,更何况搞音乐的。许寻笙一手琴弹得那么燥,人却玉洁冰清得要死。刚才我看到,好多主唱啊吉他手啊,都在看她。你完了,哈哈,好多人要和你抢了。”

看网友对 第六十八章 初至北京(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