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五章 再次遇险

第五章 再次遇险

龙渊额角原本有醒目斜疤这也脸上最明显特征而现那斜疤上又多条与之交叉疤痕变成‘X’形

下意识地问你什么时候又头上划疤?记得自己刚救下龙渊时候头上还没有这新疤

龙渊正sè主公对属下有救命之恩属下绝能牵连主公添上这疤可以更好隐藏属下身份

暗暗佩服龙渊可真个精细!即便如此还厌其烦地叮嘱此行凶险忠伯可务必要多加小心

龙渊拱手躬到地动容让主公如此牵挂属下之过

扶胳膊让起身然问你直教我练斧难以我就要用斧子做武器?

可想拿把斧头去与对战心目当中偶像荆轲那类英雄理想中武器自然剑

龙渊斧头重用斧头做练习适合增强臂力等主公练熟斧子便可改用刀剑当主公用刀剑也能轻松斩断树木时到这里笑笑将匕首从腰抽递到面前主公便可以改用匕首

惊讶匕首也能斩断树木?

龙渊正sè劲足叶片亦可伤

叹口气恐怕当年荆轲也做到叶片伤地步吧?!

龙渊但笑未语

吃过早饭龙渊向辞行去往蓝田县寻找龙准和龙孛

继续留舂陵老家生活几乎没什么改变依旧种种地练练武日子过得简单又充实

这天中午地里干完农活正准备回家吃午饭走远迎面个

都三十左右岁年纪中等身材相貌平平穿有些邋遢布衣麻裤还打少补丁也看有多久没洗过脏得黑中透亮

现流民很多看到这个也没太关注就双方要擦肩而过时候名汉子突然开口!

听闻对方口叫自己名字由得怔下意识地停下脚步问我们认识吗?

名汉子先对视眼而目光深邃地看其中皮笑肉笑地听你手里粮食很多经常拿到集市去卖我们哥俩可好几天没吃上顿像样饭把你粮食分给我们些如何啊?

闻言差点当场笑气笑见过厚颜无耻但像此这么要脸还真第次见到

我家里有些粮食但也勉强只够自用并没有多余粮食可以拿送

听口拒绝名汉子脸sè同沉话那扬起眉毛问这么你想眼睁睁看我们哥俩被活活饿死喽?

皱眉头位年轻力壮又有手有脚无论给做长工还做短工即便吃饱也至于饿死吧!

话摇摇头感觉这实可理喻愿再与之多言想继续往前走

话那名汉子眼中寒芒闪突然之间右手向抹掌中立刻多把明晃晃匕首对准心默作声地狠狠刺过去

可毫无防范忽听背恶风善立刻意识到好身子横蹿去

沙!匕首锋芒肋下掠过将衣侧挑开条口子

这名汉子刀中另名汉子立刻冲上前手中也同样多把匕首匕首空中划电光直奔脖颈闪去

对方招太快快到完全看清楚只本能意识到好条件反射向仰身

沙!匕首寒芒几乎贴喉咙掠过那瞬间袭刺骨寒气让脖颈处皮肤都泛起层鸡皮疙瘩

脸sè顿变惊你们……

给话机会名汉各持匕首再次向攻二招又快又狠刀刀都攻向要害

若个多月前二面前恐怕连个回合都走过去而此时经过龙渊指点身手已非从前能比

看把匕首上下翻飞向自己袭脚下个滑步仿佛陀螺似横移去多远

见状名汉暗暗皱眉心中禁住嘀咕声邪门!根据们调查只个种地乡下小子怎么身法这么快又这么诡异?

眼瞅闪去好远名汉持刀追击过去另名汉则快速戴上只鹿皮手套从腰解下个皮囊打开皮囊封口戴鹿皮手套手伸进去

然冲正向发起抢攻同伴招呼声

那名汉突然放弃进攻向下弯腰也就这时面汉将手从皮囊里抽手上抓条红白相间花蛇

手臂向外扬花蛇飞直奔而去

名汉配合娴熟前者刚弯下腰者便扔花蛇

根本没看清楚飞向自己什么东西过个多月练习让身体本能反应向旁旋转并顺势抡锄头

啪!

锄头偏倚正打那条飞向花蛇蛇头花蛇落地红白相间身子顿时蜷成团

看清楚落地条蛇心头颤脸sè也变

名汉暗暗咬牙蹲下去汉重新站起继续持刀抢攻另名汉则抢步到花蛇近前将其从地上捡起塞回到皮囊当中而摘下鹿皮手套喝声和同伴并夹击

就被二抢攻逼得连连退之时猛然间就听乡间小路上传声吼住手!

这嗓子如同晴空炸雷似即便距离好远都震得心脏漏跳拍

听闻话音和名汉约而同地寻声望去只见乡间小路上快步跑三

为首位身材魁梧体型健硕古铜sè皮肤泛光泽浓眉虎目鼻直口方脸络腮胡须透粗犷豪迈之气

者旁正哥縯跟縯身位至交好友张平和朱云

见哥惊喜交加声呼喊哥——

看到有有个歹夹击自家小弟而且还都动刀子縯怒发冲冠眼珠子瞪得如铜铃般须发皆张活像要吃似

张平和朱云也都把随身携带短剑抽杀气腾腾直奔这边跑

见状那名汉心头暗惊看今天已没机会再取性命

二对视眼二话舍弃转身就跑

縯和张平、朱云哪会放二离开随便追过这脚力得跑得飞快只会工夫已然跑好远縯三追段见双方距离非但没有拉近反而越越远最三也只好放弃追击

们折回到近前上下打量番縯关切地问阿你没事吧?

摇摇头喘息哥我没事!

张平和朱云气急败坏地问阿到底怎么回事?那谁?

也认识那名汉摇头我认识俩但俩好像认识我仅能口叫我名字还知我经常去集市里卖粮

听闻这话縯眉头紧锁听起应该附近可自己印象中从没见过这个

继续俩向我要粮食我没有俩就突然向我动刀子!

縯眉头皱得更紧如果对方要粮食也没必要动刀子杀啊!如果对方寻仇可阿直本本分分家里种地又怎么可能会有仇家?

思前想沉声以准再到集市里卖粮现天下旱很多为口饭吃什么事情都干得!

縯看肯定小弟经常去集市里卖粮惹眼红妒忌才召这次横祸

反而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刚才对方扔那条花蛇并认识看什么品种但明白点越颜sè艳丽、越漂亮蛇毒性就越

如果自己刚才真被那条花蛇咬中果堪设想

感觉上对方像冲自己粮食更想冲自己命要粮只个托词借口罢

可自己从未招惹过谁二又为何想要自己命呢?

见低垂头久久没有应话也知脑袋瓜里想些什么縯气阿哥跟你话你听到没有?

回过神应哥我知稍顿恍然想起什么问哥你们怎么?

看网友对 第五章 再次遇险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