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六章 参加义军

第六章 参加义军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縯深吸口气,说道:“晚上来大哥家里吃饭,记得把小妹也带上。”

说着话,他又再次打量刘秀一番,拍拍他的胳膊,又拽拽他的衣服,心有余悸地嘟囔道:“这次真是差点被你吓死了!”

刘秀冲着刘縯笑了笑,故作满不在乎地说道:“大哥,你看我这不没事嘛!”

刘縯点点头,说道:“行了,你赶快回家吧,最近世道不太平,以后在田地里也要少待。”

“大哥还要去哪?”

“我还得去趟老二家,通知你二哥一声,晚上来家里吃饭。”

“哦!”刘秀应了一声,心里有些莫名其妙,大哥的钱都花在交朋识友上了,手头并不宽裕,今天怎么想起请大家吃吃饭了呢?

别过大哥,刘秀边往家走,边回想刚才的事,越想越觉得凶险。

如果不是大哥恰巧赶来,自己没准已经伤在那两人的刀下了。

可这两人到底是谁?为何要杀自己?刘秀满脑子的莫名其妙,百思不得其解。

当晚,刘秀和二哥刘仲、小妹刘伯姬,相继来到大哥刘縯的家里。

刘家三兄弟,性格迥异。

老大刘縯,生性豪爽,天生神力,武力惊人,在蔡阳县这一带非常有名气,大家一提到刘縯,都会挑起大拇指,尊称一声‘伯升’。

许多人来找刘縯,也是慕名而来,其中不乏偷鸡摸狗、拦路抢劫的匪盗之徒,而刘縯则是来者不拒,无论对方是什么人,他都能与之推心置腹,结成挚友。

二哥刘仲,性情和刘縯截然相反,是个老实巴交的本分人,话很少,说白了,就是个大闷葫芦,哪怕挨了欺负,也不会声张,自己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在刘家,刘仲一直上也没什么存在感。

而刘秀则像是两位哥哥的综合体,低调、谨慎,不张狂、有心计,爱结交,但又绝不滥交。

他的性子既不像刘縯那么刚烈狂傲,也不像刘仲那么窝窝囊囊,表面看很柔和,实则刚毅坚韧。

刘縯家的条件还算不错,自己建的宅子,小有规模。

这次算是家庭聚餐,不过宴席上,还是有好几位刘縯的朋友,经常在刘縯身边的张平和朱云自然也在其中。

张平和朱云都是长住在刘縯家,和刘縯的关系,既像是朋友,又像是他的门客。

张平以前是做什么的,刘秀不太清楚,他知道朱云以前是山贼头目,后来贼窝被官兵围剿,他趁乱逃到了蔡阳县,再后来便被大哥收留下来。

在客厅里,刘秀见到刘縯和刘仲,规规矩矩地向两位哥哥各施一礼,说道:“大哥、二哥!”

“啊,啊,阿秀来了。”刘仲木讷地向刘秀点点头。

刘縯则是乐呵呵地拍了拍刘秀的肩膀,看得出来,他今天的心情很好。

他对在座的几个朋友笑道:“我家小弟最让我佩服的本事就是种地,现在南阳旱灾这么严重,别人家的地都已颗粒无收,可阿秀种的地,还是季季都大有收获。”

说到这里,刘縯又忍不住感叹道:“想当年,高祖的大哥也十分擅长种地啊!”

听闻这话,刘仲的身子一震,脸sè也为之大变。

在座的其他人,表情多多少少也都有些不太自然。

刘縯所说的高祖,自然就是指西汉的开国皇帝,汉高祖刘邦。他先是夸奖刘秀的地种的好,又拿刘秀比刘邦的大哥刘伯,这等于是把他自己比成了刘邦。

这话要是传到官府的耳朵里,那还了得,刘縯有十颗脑袋也不够砍的。

朱云突然仰面大笑起来,朗声说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看伯升就不比当年的高祖差。”

刘秀暗叹口气,忍不住提醒道:“大哥慎言!云大哥慎言!”

朱云拍了拍刘秀的肩膀,语气轻快地说道:“怕什么,这里又没有外人!阿秀,你的胆子还是太小了,在这方面,你可得多向你大哥学学。”

千万别像你二哥一样,活着那叫一个窝囊!他在心里嘀咕了一声。像刘仲那种老实巴交的人,朱云是打心眼里瞧不起。

刘縯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过头了,他话锋一转,乐呵呵地问道:“阿秀,听说你有喜欢的姑娘了?”

“谁说的?”刘秀一脸茫然地看着大哥。

刘縯的目光自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然而然地向刘伯姬那边瞟了瞟。刘秀见状,立刻明白了,肯定是小妹在大哥面前乱讲了一通。

他瞪了刘伯姬一眼,正要说话,小姑娘急忙跑到刘縯身边,抱住大哥的胳膊,像献宝似的拿着一块手帕,递到刘縯面前,笑嘻嘻地说道:“这是我给大哥绣的帕子,大哥看看喜不喜欢!”

刘縯接过手帕,定睛细看,禁不住发出一连串的啧啧声,然后将手帕高高举起,向众人展示,问道:“大家看看,我家小妹的女红做得怎样?”

众人看罢,无不是赞不绝口。刘伯姬绣的是牡丹,花红如火,叶绿如翠,花团锦簇,栩栩如生。就女红的手艺而言,刘伯姬还真要胜过同龄人许多。

刘秀心中也洋溢出与有荣焉的自豪感。他故意装作还在生气的样子,冷着脸,伸出手来,问道:“我的呢?”

“三哥也要啊?”

“大哥有,为何我没有?”

“我没给三哥做哦!”

“你这小丫头!”刘秀把小妹拉到自己近前,手在她腋下搔个不停。小姑娘笑作一团,边笑着边求饶道:“我做了,我给三哥也做了……”

看着闹成一团的弟弟、妹妹,刘縯忍不住心中感慨,父亲过世已有七载,七年的时光弹指一挥间,转眼弟弟、妹妹都已长大成人了。

刘縯把小妹送的手帕仔仔细细的叠好,揣进衣襟里。而后向刘秀和刘伯姬挥挥手,说道:“好了、好了,都多大的人了,还像小孩子一样嬉闹。”

刘秀和刘伯姬终于停止了打闹,小姑娘又取出两块手帕,一块给了刘秀,一块给了二哥刘仲。刘秀接过手帕时,还顺手掐了掐刘伯姬粉嫩的小脸蛋,心满意足地说道:“这还差不多。”

刘仲接过手帕时,则是规规矩矩地说道:“谢谢小妹。”

这场家宴,饭菜并不丰盛,在当时这么艰难的条件下,刘縯也很难准备丰盛的饭菜款待大家,不过自家人坐在一起,都吃得很开心。

吃饭时,刘伯姬有些伤感地说道:“如果大姐、二姐也在舂陵就好了,今天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凑齐了!”

刘縯恍然想起什么,对刘秀说道:“阿秀,我跟你提过好几次了,从叔父家搬出来,和我一起住,你还怕大哥家里住不下你和小妹?”

刘秀笑道:“大哥,我和小妹在叔父家住得挺好的。”

坐在刘秀身边的刘伯姬也跟着连连点头。刘秀又道:“再说叔父和婶婶年纪都大了,也需要有人照顾他二老。”

“这倒也是!”刘縯点了点头,话锋一转,说道:“我走之后,我最不放心的是你嫂子和你两个侄儿!”

刘縯膝下有二子,长子刘章,次子刘兴。

刘秀听闻刘縯的话,一脸的不解,问道:“走?大哥要去哪?”

刘縯清了清喉咙,正sè说道:“这次我请大家过来,还有一件事要向大家宣布。”

刘秀、刘仲、刘伯姬不约而同地放下碗筷,眼巴巴地看着大哥,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让大哥如此的郑重其事。

刘縯说道:“今年,南蛮已经不止是在边境作乱,而是已攻入益州,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益州百姓,死伤无数。王莽派廉丹、史熊,出兵十万,前往益州,迎击蛮军,另外,王莽还要组织十万的义军,配合廉丹、史熊,一并进入益州作战,我打算,参加义军。”

刘仲满脸的紧张,结结巴巴地说道:“大……大哥,万万不可,蛮军凶残,蛮军凶残啊!”刘仲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反正就是觉得大哥去参加义军,到益州和南蛮军作战,太过凶险。

看他那副如丧考妣的样子,朱云打心眼里窝火,他猛然一拍桌案,大声说道:“蛮军又有何可怕?若非王莽篡位,南蛮现在还是我大汉服服帖帖的属国呢!”

王莽篡位以来,对内对外都推行了一系列的新政,不过件件都不得人心。在对外的事务上,王莽把周边的属国从王国全部降级为侯国,剥夺了匈奴对乌桓的征税权,导致匈奴于边境作乱,新莽朝廷不得不分出三十万大军,驻守西北边境,抵御匈奴军。东北那边也不太平,王莽杀了高句丽的首领,还把高句丽的国名改为了下句丽,以示羞辱,导致东北边境也战祸连连,西南的羌人、哀牢,则直接攻入了益州作乱。

现在的益州,业已是打成了一团糟。

大哥要去益州和南蛮人打仗,刘秀对此倒是没什么意见,可是有一点他想不明白。他问道:“大哥为何要帮着王莽打仗?”

自王莽篡汉以来,刘縯天天念叨着要光复汉室社稷,现在去参加义军,不等于是助纣为虐吗?

看网友对 第六章 参加义军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