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七章 箭在弦上

第七章 箭在弦上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縯一笑,正要说话,朱云接话道:“王莽不得人心,要组建十万义军,又谈何容易?”

所谓义军,就是指大义之师。何为大义,不要军饷,不要盔甲、武器,最好连军粮都不要,说白了,就是让人们自备盔甲、武器,帮着朝廷去白白打仗。

朱云说道:“莽贼也有自知之明,知道不会有人愿意给他白白卖命,义军里有条规矩,凡在战场上缴获的战利品,义军将士可不用上交。”

刘秀心中一动,眼眸也明显闪烁了一下。刘縯说道:“蛮军在益州烧杀抢掠,必然劫走了不少的财物,这次王莽组建义军,对我等而言,可是个难得的机会。”

是他一直在苦苦等候的机会。

刘縯一心想光复汉室,可是拿什么去光复汉室?

光凭一张嘴,那一辈子都只是在空谈,他需要钱财,大量的钱财。手里要有钱财,他才能去招兵买马,才能去组建一支汉军,才有机会去推翻莽贼,光复汉室。

钱财不会从天上凭空掉下来,没有祖业可继承,他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去打拼,这次王莽组建义军,入益州抵御南蛮人,在他看来,这就是一次难得的赚钱机会。

刘縯意识到这一点,刘秀也同样意识到这一点,他只稍作沉吟,便脱口说道:“大哥,我要跟你一起去!”

他旁边的刘伯姬闻言,立刻紧张起来,双只小手不由自主地紧紧抓住三哥的衣袖。

刘縯看着刘秀,暗暗点头,三弟虽然生性不张扬,但好在不像二弟那么懦弱。

他沉声说道:“阿秀,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我们刘家,有大哥一人参加义军就已经足够了,不需要两个兄弟一起上阵!”

“大哥,我……”

“好了,这件事没有再争论下去的必要,爹临过世之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和小妹,我走之后,你的任务就是照顾好家里的一切。”

刘縯颇有长兄风范,在家中说一不二。

刘秀了解大哥的脾气,知道自己现在说得再多也没用。他低垂着头,没有再继续说话。

见状,刘縯以为他是默许了自己的决定,拿起酒杯,向在场众人招呼道:“来来来,我们大家一起干一杯,预祝我们此次到益州,个个都能满载而归。”

在座的这些刘家之外的人,包括张平和朱云在内,都是要跟着刘縯一起去益州打南蛮的,平日里,他们也都以刘縯马首是瞻。

众人纷纷举杯,异口同声道:“敬伯升!”

刘仲不胜酒力,饭局到一半,他便向刘縯等人告辞,摇摇晃晃的回家了。等饭局快结束时,刘秀拉着刘伯姬,也向刘縯告辞。

刘縯送他二人出了大厅,然后拉住刘秀,向旁走出几步,小声说道:“阿秀,我此行去益州,凶险不知,生死未卜……”

“大哥!”刘秀皱着眉头,打断刘縯不吉利的话。

刘縯点点头,咧开嘴角,向他笑了笑,说道:“我不在期间,你要照顾好小妹,如果得闲,记得常来家里,看看你嫂子和侄儿。”

见刘秀低垂着头,刘縯握了握拳头,感慨道:“莽贼篡汉,我等身为刘家子弟,当与莽贼势不两立,只待时机成熟,我等当揭竿而起,光复大汉江山!”

刘秀反握住刘縯的手,急声说道:“大哥,你喝多了!”说话时,他还向院子的四周望了望,低声提醒道:“小心隔墙有耳!”

刘縯笑了,阿秀向来低调,街坊邻居都以为阿秀和老二一样,胆小怕事,实则不然,三弟的低调只是出于谨慎。他说道:“阿秀谨慎,这一点,大哥不如你。”

稍顿,刘縯深吸口气,拍拍刘秀的肩膀,说道:“好了,快带小妹回去吧,如果回去得太晚,叔父定要责怪你俩。”

刘秀问道:“大哥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刘縯笑道:“起码要等到廉丹、史熊率军进入益州之后。”刘縯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就他和他的那帮朋友,在官兵之前进入益州,去和南蛮军主力拼命,那纯粹是去送死,他早已谋算好了,让廉丹一部先进入益州作战,等官兵和南蛮军都打得差不多了,他再去益州捡漏,伺机占些便宜。

刘秀哦了一声,做到心中有数,然后别过大哥,带着小妹刘伯姬回往叔父家。

路上,刘伯姬拉着刘秀的手问道:“三哥,大哥真的要去益州和蛮军打仗吗?”

刘秀点了点头。

刘伯姬又问道:“会有危险吗?”

刘秀说道:“打仗一定会有危险,不过大哥很聪明,要等廉丹一部先入益州,如此一来,大哥去了益州,遇到的也不会是大批的蛮军,只会是小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股的溃军。”

“三哥认为廉丹能打败蛮军?”

刘秀笑了,语气笃定地说道:“廉丹善战,南蛮军定然不是他的对手。”

但后面一句话他没说,廉丹这个人凶残成性,无恶不作,冷血的令人发指。王莽派廉丹到益州作战,遭殃的恐怕不仅仅是蛮军,更有益州的百姓。

人人都以为刘秀是个老实巴交的乡下小子,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刘秀每次去集市买粮,总会向人们打听全国各地发生的事,哪里有清官,哪里有贪官,哪个将领善战,哪个将领是酒囊饭袋等等,他都能说出一二。

日积月累下来,别看刘秀只待在舂陵这个小地方,但却对天下事掌握得极多。

廉丹是王莽麾下的悍将,和王莽的六子王匡,堪称是王莽手中的两把利刃。

六皇子王匡生性就够凶残的了,而和廉丹比起来,那是小巫见大巫。后来在镇压地方起义军的战争当中,廉丹的凶残更是展露无疑,这是后话。

回到叔父刘良家,刚走到大门口,就见到刘良从门内走出来。

刘良已经五十开外,须发斑白,老头子面带不悦之sè,问道:“怎么才回来?”

刘秀和刘伯姬规规矩矩地向叔父施礼。刘秀说道:“叔父,吃完饭后我们和大哥说了一会话,就回来晚了。”

一提到刘縯,刘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沉声说道:“你可别学你大哥,整天游手好闲,结交的都群狐朋狗友,以后你也要少去你大哥家,说不定哪一天你大哥的那些狐朋狗友犯了法,你们都得跟着受牵连。”

别看刘良的脾气又臭又硬,冥顽不灵,好像个老古董,可是老头子毕竟一把年纪了,精通世故,他今日之言,日后还真被一语成谶了。

听叔父如此批评大哥,刘伯姬一肚子的不高兴,但又不敢在长辈面前表露出来。小姑娘故意打了个呵欠,说道:“叔父,我困了。”

刘良没有女儿,把刘伯姬当成了自己的亲闺女,见小丫头果然一脸的倦意,他也不再唠叨,催促道:“赶快回房去睡觉吧!”

刘秀让小妹先回去,等刘伯姬走后,刘秀说道:“南蛮侵入益州,危害百姓,朝廷派廉丹率十万大军,欲剿灭南蛮军,另外还要组织十万人的义军,大哥打算去参加义军。”

刘良立刻皱起了眉头,问道:“这是你大哥跟你说的?”

刘秀点了点头,说道:“叔父,我也想跟着大哥一起……”

他话还没说完,刘良的脸sè就变了,训斥道:“你大哥要胡闹,你也跟着他一起胡闹?有安生的日子不过,去参加什么义军?你和你大哥会打仗吗?”

老头子越说越气,用力跺了跺脚,气鼓鼓地说道:“明天我就去找他!”

刘秀暗叹口气,没有再说话。他就知道,以叔父和大哥的性情,都不会同意自己去参加义军。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龙渊没有回来,益州的战事已愈演愈烈。

大将廉丹统帅十万大军,进入益州,与蛮军展开交锋。

新朝的莽军,其实就是汉军,武器装备,和汉军也没什么两样。

要问汉军的战斗力如何,在当时,绝对是世界最顶尖级的。

即便在西汉末年,汉军的战斗力也依然彪悍,元帝时期,陈汤曾率汉军,多次击败匈奴军。

一名汉军在战场上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差不多相当于五名匈奴兵的战斗力。

汉军的战力之所以如此强悍,很简单,装备精良。汉军的铠甲是叶片甲,把铁做成片状,串起来,制成衣铠。

衣铠还有里子,最里面是一层布,中间垫上棉花,外面铺上一层厚厚的皮革。

兵卒们将这样的铠甲穿在身上,既灵活,又不会割伤到自己,而且还能起到双层铠甲保护的效果。

以当时蛮夷的制造水平、生产能力,想击破汉军的盔甲是很难的,所以在与胡人征战的沙场上,汉军通常能做到以一当五。

以彪悍著称的匈奴军,在汉军面前尚且相差得如此悬殊,战力还不如匈奴军的南蛮军,在汉军面前更难有取胜的机会。

不过南蛮军的将领也不白给,知道正面交锋不是汉军的对手,化整为零,将军队分成好多部分,于益州境内四处乱窜。

如此一来,不仅让廉丹一部东奔西走,疲于奔命,关键是还能常常切断他们的后勤补给线。

廉丹率领十万大军进入益州后,前期的作战并不是很顺利。

如此一来,廉丹一部更需要得到义军的辅助,征召义军的需求也变得越来越急迫。

看网友对 第七章 箭在弦上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