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章 技惊四座

第九章 技惊四座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遵命!”见大哥终于松了口,刘秀喜出望外,像模像样的拱手深施一礼。

在场众人都被他的模样逗乐了,气氛也一下子轻松了下来。

刘縯目光一转,看向刘秀身边的龙渊,面露狐疑之sè地问道:“阿秀,这位是?”

“他叫龙忠伯,是我在集市上认识的朋友,听说我要去参加义军,忠伯便跟着我一起来了。”刘秀早就想好了说词。

龙渊的身份太特殊,不能暴露,大哥可信,但大哥身边的这些人,未必个个都可信,另外他也不好说龙渊投入自己麾下,认自己做了主公。

刘縯又重新打量了龙渊一番,总感觉这个人的气质不同寻常,他试探性地问道:“你是练武之人?”

龙渊向刘縯欠了欠身,说道:“在下是练了些把式,不过练得稀松平常,难登大雅之堂。”

刘縯笑了笑,说道:“练过就比不练强,你可以跟着我们,不过一定要照顾好我三弟。”

龙渊正sè说道:“是!刘大哥!”

其实不用刘縯做出交代,龙渊自然是以保护好刘秀作为自己的首要任务。

刘秀和大哥等人汇合到一起后,结伴同行,去往襄阳。

一路无话,三个时辰后,刘秀、刘縯等人顺利抵达襄阳城。

襄阳是座大城,城内百姓数万人,现在襄阳又成了义军的集结地之一,城内的人更多。

义军的报名地点就在县衙,襄阳的县令、县丞、县尉亲自负责招募事宜。

万人以上的县,最高行政官员叫县令,万人以下的县,最高行政官员叫县长。县丞主管文职,县尉主管地方官兵。

前来报名的人还真不少,队伍排出好长,刘縯等了半个多时辰,才算轮到他。

在他这边登记的是两名小吏,县尉彭勇则坐在一旁,闭目养神。

一名小吏看了刘縯一眼,拿起一块竹牌子,问道:“姓名?”

“在下刘縯,字伯升。”

“籍贯?”小吏提笔在竹牌子上写下刘縯的名字,同时又问道。

“南阳郡,蔡阳县。”

小史唰唰唰几笔写好,然后把竹牌子向刘縯面前一推,说道:“行了,下一个。”

刘縯接过竹牌子,看了看,站在原地没动,说道:“我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几十号兄弟呢!”

听闻这话,小吏惊讶地多看了他几眼,连在旁正闭目养神的彭勇也睁开眼睛,好奇地看向刘縯。没等小吏说话,彭勇问道:“你叫刘縯?”

“正是。”

“你带来多少人?”

“二十七人。”

彭勇站起身形,慢慢走到刘縯近前,上下打量他一番,问道:“你练过武?”

“练过。”

彭勇嘴角勾起,向一旁的几个石墩子努努嘴,说道:“你过去试试,看看能不能把石墩子提起来。”

刘縯转头瞧了一眼,几个石墩子有大有小,都是由一整块的石头打磨而成,上面刻有把手。

看罢,他摇了摇头。彭勇嘴角上扬,哼笑出声,嗤笑道:“连这样的石墩子都提不起来,还敢说自己练过武?”

后面报名的人也都纷纷向刘縯投来鄙夷的目光。

刘縯淡然一笑,说道:“大人,在下不是提不起来,而是觉得这些石墩子太小了。”

彭勇怔住片刻,忍不住笑出声来,说道:“口气倒是不小,你提起一个让我看看。”

石墩子是有大有小,但即便是小的,起码也有七八十斤重,不是寻常人能提起来的。

刘縯不以为然地耸耸肩,漫不经心地走上前去,低头环视了一圈,随手拍了拍最大的那个石墩子。

见状,在场众人都忍不住瞪大眼睛,刘縯拍的这个石墩子,估计得不下百斤。

刘縯抓住石墩子上面的把手,连蓄力都没蓄力,像拎只小鸡似的,便把这个最大的石墩子单手提了起来。

他还上下掂了掂,嘴角不以为然地往后撇了一下。

现场寂静了片刻,张平和朱云最先回过神来,两人不约而同地大喊一声:“好!”率先鼓起掌来。

他二人一带头,在场的众人也都回过神来,纷纷跟着鼓掌叫好。

不少人都在议论纷纷:“这人到底是谁啊?怎么力气这么大?”

“听说是叫刘縯!”“刘縯?没听过有这么一号人啊!”“我知道他,刘縯刘伯升,在蔡阳一带很有名气的……”

看到大哥轻松提起最大的石墩子,刘秀也是与有荣焉,在下面一个劲的鼓掌。龙渊亦是暗暗点头,主公的这位大哥,臂力着实惊人啊!

&nb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sp;下面如雷般的掌声和叫好声,让刘縯的神经也亢奋起来。

他提着石墩子的手腕一翻,由提着变着托起,紧接着,他又提起另一个石墩子,咣当一声,罗在了他托起的石墩子上面,而后,他单手托着两个罗在一起的石墩子,缓缓高举过头顶。

这一下,现场顿时安静下来,没有掌声,没有叫好声,包括县尉彭勇在内,都被刘縯的天生神力惊呆了。

两个石墩子,得不下两百斤重,他一只手就给举起来了,这人得有多大的力气?

刘縯高举着两个石墩子,在场上轻松自在的来回走动,好像他举起的不是两百多斤的重物,而是两颗小石子。

他环视在场众人,面不红、气不喘的朗声说道:“可惜没有地方再罗了,不然就算多加上几个石墩子,我也照样能举起来!”

哗——

现场沉默的气氛突然被打破,人们一片哗然。刘秀、张平、朱云等人,更是卯足了劲鼓掌叫好。

刘縯这一手,可谓是技惊四座,深深震撼到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这一天,整个襄阳城的人都听说了,义军来了一位天生神力的人物,名叫刘縯刘伯升,此人是单膀一晃千斤力,双膀一晃力无穷。

彭勇回过神来后,快步走到刘縯近前,不过看到他高高举起的那两个石墩子,他又下意识地倒退了两步,招手说道:“好了好了,伯升,快把石墩子放下吧!”

刘縯继续举着石墩子,笑问道:“大人认为在下可有过关?”

“过关了、过关了,快快快,快放下吧!”彭勇连连点头。

刘縯闻言,哈哈大笑两声,这才心满意足地把两个石墩子扔到地上,发出咚咚两声闷响。

附近有好事之人还特意跑上前去,想试试自己能不能把石墩子提起来,可是去试的人,就算双手抓着石墩子,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也只能勉强提起一点而已。

这时候,人们看向刘縯的眼神,无不是充满敬佩和惊叹之sè,禁不住在心里高挑大拇指,此人真乃神人也!

或许正应了那句话,是金子早晚都会发光。在这个天下大乱,群雄并起的时代,像刘縯这样的能人,又岂能会被埋没?

彭勇来到刘縯近前,笑得嘴巴合不拢,连连赞叹道:“伯升神力,伯升神力啊!”

他连赞了好几声,而后拿起小吏给刘縯的军牌,直接扔了回去,正sè说道:“以伯升之勇,又怎能做区区兵卒?伯升在我身边任军侯一职可好?”

军侯相当于曲长。

按汉军编制,五百人为一曲,设军侯一人,百人为一屯,设屯长一人,五十人为一队,设率队一人,五人为一伍,设伍长一人。

曲长往上是军司马,可率一部,再往上便是校尉。

很多影视剧、评书等作品都把校尉这个职务说小了,常常有‘一刀砍死一名小校尉’、‘一箭射死一名小校尉’,实际上,校尉的职位并不低,俸禄比两千石,论级别的话,和郡太守、郡都尉是同一级的。

彭勇是县尉,放到军中,他尚且达不到校尉一级,充其量是个军司马,他给刘縯的官职是军候,等于是仅次于他了。

作为一名刚刚参加义军的人,一下子就被提拔为军候,已经足以让人羡慕,但刘縯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他参加义军,不是来做官的,只是想发一笔横财而已,等到战事结束,他就会回到家乡,招兵买马,积蓄自己的力量。

心里不以为然,但表面上还得装装样子。他向彭勇插手施礼,说道:“多谢大人赏识!”

彭勇心情大好,仰面大笑起来。

新朝的军队,大致分为三个体系,一是京师军,二是地方军,三是边军。

义军要归入地方军里。襄阳作为组建义军的据点之一,县尉彭勇也要率领襄阳义军进入益州,配合廉丹的京师军作战。

对于这一战,彭勇没多大信心,连日来招收的义军,一个个歪瓜裂枣,全无战斗力可言。

刘縯的到来,倒如同给他打了一针强心剂,也让彭勇对自己统帅的这支义军,多少有了那么点信心。

随着刘縯被提拔成军候,衙门的小吏也对他客气了许多,在刘縯的招呼下,刘秀等人也都很顺利地做好了登记。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刘縯做了军候,他身边的这些人,自然也不会去做小兵。

张平、朱云等人,不是被他安排做了屯长,就是做了率队,至于他的亲弟弟刘秀,他没有给安排任何职务,只让他待在自己身边。

对此,刘秀十分不满,找到刘縯,说道:“大哥,就算我做不了屯长、率队,我起码能做一名伍长吧?”

刘縯瞪了小弟一眼,拉着刘秀走到无人处,小声训斥道:“阿秀,你以为做个兵头好啊?真到打仗的时候,要冲在最前面,你就老老实实的待在我身边,若是不听话,就马上给我回家!”

看网友对 第九章 技惊四座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