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十章 初次相见

第十章 初次相见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知道大哥是为了自己好,但他不想一辈子都活在大哥的羽翼之下。他低声嘟囔道:“等我立了战功,就算你不提拔我,县尉也会提拔我!”

“你说什么?”刘縯没太听清楚刘秀的嘟囔。

“没什么,大哥,我和忠伯到附近逛逛。”说完话,刘秀一溜烟的跑开了。

望着刘秀的背影,刘縯无奈摇了摇头,在家的时候,三弟还挺听自己的话,怎么一到了外面,就变得有主意了呢。

刘縯还是太不了解自己的这个弟弟了,刘秀一直都是个很有主意很有主见的人。

刘秀以前没来过襄阳,这次难得来到襄阳,自然想好好逛一逛。他和龙渊也不敢走得太远,就在登记处的周边转悠。

襄阳是座大城,城内繁华又热闹。

登记处位于县衙,附近自然有许多的店铺。酒馆、客栈,林立在街道两旁,一座座建筑豪华又气派,里面飘出来的香味闻起来都令人口舌生津。

刘秀一路从蔡阳走到襄阳,路上也就只吃了两块干粮而已,现在闻着空气中的香味,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个不停。不过摸摸口袋,奈何囊中羞涩。

龙渊的身上也没有钱,他举目向四周张望,看到不远处有家赌场,他眼睛顿是一亮,拉了拉刘秀的衣服,小声说道:“主公,我们去赌场玩两把。”

刘秀颇感无奈地看眼龙渊,从腰带内拿出钱袋,打开,倒出五枚铜钱。

汉朝时期,银子还不是通用货币,只能算贵重金属,可以卖钱。

市面上流通的货币,要么是金子,要么是钱币。

而钱币又分为好多种,铜钱是一种,另外还有白金币和皮币。

白金币又分为三种,称为白金三品,分别是龙币、马币、龟币。

古人所说的白金,和现代的白金不一样,属银锡合金。龙币,值三千钱,马币,值五百,龟币,值三百。

皮币比较特殊,是由皇家饲养的白鹿鹿皮做成,最大的面值可达四十万钱,非常罕见。

刘秀口袋里这五枚铜板,以现在的物价,也买不到什么东西,更别说去赌场赌博了。

龙渊对刘秀一笑,说道:“主公,我的赌技还不错。”

刘秀眨眨眼睛,接着笑了,扬头说道:“走,我们去赌场碰碰运气!”

和龙渊接触这么久了,刘秀对他也有所了解。龙渊这个人,从不夸大其词,尤其是在谈到他自己的时候,二也会说成一。

他能说自己的赌技不错,那一定是非常厉害。

刘秀和龙渊来到那家赌场。赌场不是很大,里面的人却不少,放眼望去,人头涌涌,黑压压的一片,嘈杂声震耳,叫嚷之声,此起彼伏。

他二人走到一张赌桌附近,探头向里面观望。坐在赌桌旁的有好几个人,每个人面前都堆着小山般的钱币。

刘秀和龙渊观望了一会,两人同时注意到一名青年。

这名青年和刘秀年纪相仿,也就二十左右岁的样子,穿着普通,白sè布衣,但却生得眉清目秀,面如冠玉,在这一群五大三粗的赌徒当中,显得格外醒目,也有些格格不入。

最让刘秀惊讶的是,青年每次的押下去的赌资都不多,但十押能赢七八次。只几轮下来,他面前堆积的钱币又大了一圈。

龙渊经过观察过后,在刘秀耳边低声细语道:“此人是高手,主公可跟着他押宝。”

刘秀正有此意,从人群里挤到赌桌前,将自己手中的五枚铜板一并拍在赌桌上,和那名青年一样,他也押的小。

只五枚铜板而已,周围的赌徒们看都不看刘秀一眼,倒是那名眉清目秀的青年抬起头来,看向刘秀。两人四目相对,对视过了片刻,各自一笑,收回目光。

庄稼把盖住骰子的大碗掀开,三颗骰子是一、一、二,四点小。

看到结果后,赌桌的周围既有欢呼雀跃声,也有气急败坏的咒骂声。即便是刘秀,脸上也露出笑意,连本带利的收回自己的十枚铜板。

刘秀又跟着白衣青年连押了三次小,次次都押中,他的五枚铜板也随之变成了八十枚。

当白衣青年再次押小,刘秀正准备继续跟着押的时候,背后有人轻轻拽了下他的后衣襟。

他心思一动,将原本要押向小的铜板,全部改押成大。

见状,白衣青年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忍不住抬头看向了刘秀。

等庄家掀开大碗,里面的三颗骰子是四四五,大。

原本跟着白衣青年一起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押宝的人,输了个精光,咒骂之声不绝于耳,还有两人输光了全部的赌资,愤愤不平的起身离去,临走之前,还没忘狠狠瞪了白衣青年一眼。

刘秀看着自己赢回来的一百六十枚铜板,眼中的笑意更浓。

接下来的一局,白衣青年还是押小,很多人惯性的依旧跟着他一同押小,当刘秀也想押小的时候,龙渊再次拉了拉他的衣襟。

心中会意,刘秀又想把铜钱往大上押,结果龙渊还是拽他的衣服。

刘秀露出诧异之sè,心思转了转,决定放弃,这把不押了。

随着庄家掀开碗,人们定睛一看,顿时间骂声四起,原本庄家摇出了三个六,通吃。

两把下来,跟着白衣青年押宝的人,把底裤都快输掉了。反而只有刘秀,是一点损失都没有。

白衣青年别有深意地看眼刘秀,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诧异之sè。

他以为自己的赌技已很高超了,没想到,在襄阳竟然遇到一个和自己旗鼓相当的人,而且看年纪,也与自己相仿。

接下来的几局,白衣青年和刘秀又连赢了好几把,刘秀面前的赌资,也是越积越多,当人们又开始跟着他俩一块押宝的时候,龙渊在刘秀身边低声说道:“主公适可而止。”

听闻龙渊的提醒,正处在兴头上的刘秀,头脑立刻冷静下来,他不再继续押钱,将桌台上的铜钱全部收拢起来,用衣襟兜着,转身离去。

见刘秀走了,白衣青年也不赌了,收拢起自己的钱币,跟着刘秀离开。

庄家看着他俩离去的背影,眯了眯眼睛,眼中闪过一抹凶光。他向旁瞥了一眼,站于不远处的伙计立刻会意,噔噔噔的快步跑开了。

在赌场里,你输钱了,没人会管你,但你若赢钱了,而且还是赢了大把的钱,想走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刘秀走到掌柜的所在的柜台前,将赢来的铜钱统统放在柜台上,兑换方便携带的龟币。一枚龟币值三百钱,带在身上,要比铜钱方便许多。

经过清点,刘秀也没想到,就这一会儿的工夫,自己竟然赢得了上千钱,换了三枚龟币,还剩余了两百多铜钱。

他这边刚兑换完,那名白衣青年也走了过来,他赢的铜钱比刘秀要多得多,用好大一块布包裹着,放到柜台上时,都发出咣当一声闷响。

打开包裹,里面又有铜钱又有龟币,掌柜看罢,也禁不住露出惊讶之sè,他正要让小伙计清点,白衣青年满不在乎地挥手说道:“不用点了,这些换一枚龙币,应该绰绰有余了吧?”

掌柜的脸sè难看,不过附近有那么多的人在看着,他也不好耍赖,硬着头皮给白衣青年兑换。掌柜的慢吞吞的伸手入怀,从中逃出一只精美的锦囊,打开,在里面取出一枚龙币。

龙币,重八两,圜之,其文龙,名‘白撰’,值三千。——《汉书·食货志》

王莽执政后,虽说做了一系列的货币改革,推出不少的新货币,但实际上新币的自身价值都已大打折扣,而西汉时期的老货币,仍在民间大量流通,包括西汉时的铜钱(五铢钱)、白金币等。

见到掌柜的从锦囊里取出龙币,连不远处的刘秀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龙币长什么样呢。

白衣青年在手里掂了掂龙币的分量,又看看成sè纹路,确实是真的,方点了点头,随手向怀里一揣,说道:“多谢了。”

说着话,他转身往外走。路过刘秀身边的时候,他笑问道:“兄台不走吗?”

刘秀笑了笑,和白衣青年一并走出赌场。到了外面,白衣青年笑看着刘秀,说道:“兄台的赌技很高明!不知兄台尊姓大名?”

“在下刘秀。”

“我叫李通。”刘秀和白衣青年各报了姓名,然后相互拱手施礼。

白衣青年李通目光一转,看向刘秀身边的龙渊,笑问道:“这位是?”

“在下龙忠伯!”龙渊漫不经心地拱了拱手。

虽说龙渊的态度有些傲慢,不过李通还是向他拱手回施了一礼,而后,他笑吟吟地说道:“龙姓可不多见,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前阵子朝廷通缉的一名要犯,就是姓龙,巧的是,那个通缉的要犯和龙兄一样,额角都有疤,就是疤痕的形状不太一样。”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刘秀和龙渊心头同是一震,看向李通的眼神闪过一抹异样。

画像不是照片,只能画出个大概,而且现在龙渊还留了一脸的络腮胡须,和画像已经很不一样了,但李通还是把他和龙渊联系到了一起。

看他二人的表情都有些不太自然,李通笑吟吟地摆摆手,说道:“我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刘兄和龙兄不会怪我吧?”

看网友对 第十章 初次相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