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七章洛淮南的局

第七章洛淮南的局

玄yīn宗长老厉啸一声,掌心里吐出一只黑sè骷髅头,向着那只青铜小钟迎了过去。

轰的一声巨响!

狂暴的气浪如波涛般向四野推去!

山谷里的黑雾瞬间被吹走,阳光重临地面。

那只黑sè骷髅头碎成了无数片,如雨般洒落,触着的青草顿时枯萎。

青铜小钟飞回那名北溪门弟子身前。

“洛淮南!”

玄yīn宗长老惊怒喊道。

谁能想到,中州派首徒洛淮南居然藏在队伍里,扮作了北溪门一个普通弟子!

今天居然是个陷阱!

玄yīn宗长老本命骷髅被毁,不敢再作停留,双袖一振,化作一道黑雾向山谷外疾掠而去。

在他想来,洛淮南修道天赋再高,境界与自己也不过是伯仲之间,自己受伤极重,洛淮南的伤势也不会轻,以对方的身份地位,怎会冒险来追?

谁能想到,那只青铜小钟化作一道流光,向那道黑雾追杀而去。

洛淮南竟是完全不顾自己的伤势,也要把他留下来!

轰鸣声在山谷外响起,无数崖壁被气浪掀翻,沙尘大作。

忽然传来一道极其凄厉的惨叫,那道黑雾被阳光蒸发。

流光敛回变成青铜小钟静悬在空中,微微震动,发出嗡鸣,边缘处被煞气侵蚀出来的锈迹非常明显。

洛淮南落回地面,脸sè苍白至极,身前到处都是鲜血,明显伤势不轻。

玄yīn宗弟子们看着这画面,惊恐异常,哪里还敢停留,纷纷作鸟兽散。

洛淮南阻止准备上前看他伤势的北溪门师徒,沉声说道:“除恶务尽!”

北溪门师徒齐声应是,驭起法器展开追杀。

半个时辰后,所有人都回到了山谷里。

此役玄yīn宗共有七名弟子被诛杀,尤其是那名长老被杀死,更是正道修行界极重要的收获。

北溪门师徒望向洛淮南的身影,觉得好生高大,心生敬仰。

洛淮南看着山谷外的原野,说道:“可惜苏子叶没有亲自出手,情报还是有些不准确。”

听着这话,北溪门师徒觉得更加震惊,才知道原来洛淮南的目标并不是那位玄yīn宗长老,而是玄yīn宗少主!

玄yīn宗少主叫做苏子叶,在修行界朝左名气极大,天赋极高,据说甚至还在洛淮南之上。

北溪门师徒心想看来那个传闻是真的。

那个传闻里,三年前洛淮南在雪原道战里再有奇遇。

不然为何他提到苏子叶时会如此平静,如此自信?

刘师叔看着洛淮南苍白的脸sè,又想起另外那个传闻,不安说道:“洛师兄,由此回云梦山有些远,前方便是桂云城,要不要去暂歇一夜?今晚珍器阁有一场拍卖会,很多正道修行宗派都会予会,您就算不想理会他们,但是……”

他的话没有说话,洛淮南明白他的意思,说道:“如此也好,不过那些外人就不见了。”

北溪门师徒闻言松了口气,心想这是最好不过,不然万一出了事情,自己这些人怎么承担得起?

……

……

桂云城里有个小院子。

院门紧闭。

北溪门弟子散在小院四周,警惕地注视着暮sè里的动静,低声议论着什么。

“听说不老林发出悬赏令要洛师叔的命,出价是一件天阶法宝,也不知道这传闻是不是真的。”

“现在看来只怕是真的,不然以洛师叔的性情,怎会同意刘师叔的请求,来这里养伤?”

“被邪派妖人视为大敌,誓要杀之,洛师叔却毫无畏惧,四处斩妖除魔,真是了不起。”

小院里很安静。

微风拂过花树,落在树间的霞彩更加生动。

墙下有口井,隐有水声。

洛淮南缓缓睁开眼睛,结束了调息。

他的脸sè还有些苍白,那位玄yīn宗长老的yīn幡确实有些棘手,伤势短时间里很难尽复。

按道理来说,那位玄yīn宗长老不是苏子叶,即便杀死意义也不大,他可以不用冒险追击,结果受了如此重的伤。但他还是这样做了,因为就像他对北溪门师徒说的一样,除恶务尽,既然要行仙侠之道,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他起身走到窗前,望向那口井,暮光落在脸上。

与三年前相比,他的眉眼间多了些沧桑的意味,眼神里也多了些疲倦。

通过万里玺离开雪原,回到云梦山,随后这段岁月里,他刻苦的修行,不停地奔波,真的很累。

身心皆如此。

这般忙碌辛苦的修行岁月也有好处,可以让他很少想起那些事情。

他在雪虫腹内得到的好处也在这些辛苦里尽数与道法合为一体,境界再有提升。

他现在自信能够战胜那位玄yīn宗少主,虽然今天这个局他的目标并不是对方,当然也不是那位玄yīn宗长老。

夕阳越来越低,渐被院墙挡住,花树变成了水墨画,井里水声也渐静止。

他离开窗边,来到桌前。

桌上有面铜镜。

他静静看着铜镜里自己的脸。

那张脸有些苍白,有些陌生。

他的眼里出现痛苦的神情与一抹悔意。

如果早知道师妹把两件万里玺都带在身边,自己何必要那么做?

原来师父是怕师娘不同意,才会私下把那件万里玺交给了师妹,让她在关键时刻给自己。

那场寒雾如此可怕,师妹收到自己的求援信号,历尽千辛万苦才找到自己。

这叫恩重如山。

而自己是怎么做的?

自己为何会变成如此无耻而卑微的一个人?

如果早就知道这一切……可是世间哪里有如果呢?

洛淮南想着这些事情,自责的情绪与痛苦的悔意不停来回,脸sè变得更加苍白。

窗外隐有风声,风里飘来对话声。

他醒过神来,知道是北溪门弟子在议论自己,有些感动,微微一笑。

那个传闻他当然知道。

不老林要杀他。

这是真的。

也是假的。

而且如果真是不老林刺客来杀他,来的必然是极厉害的高手,就凭这些北溪门的弟子如何能拦得住?

还是那句话,没有如果。

他在这里出现,并不是偶然,而是刻意所为。

他必须离开云梦山,而且不能是突发情况,那么就需要一个局为前因,也就是北溪门的那个局。

只有在这种情形下,不老林才能找到刺杀他的机会。

房门悄无声息地开启,一个黑衣人站在那里,身上湿漉漉的,看着就像一个从井里爬出来的水鬼。

看网友对 第七章洛淮南的局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