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九章洛淮南之死

第九章洛淮南之死

很久没有出现的柳十岁,已经不再少年。

他的神情还是那样沉稳,眼里的野火却有些疯狂。

被洛淮南的血箭击退,他借着满地魔火再次缀上,飞剑斩落!

同时,他的右拳带着燃烧的黑烟轰向洛淮南的脸。

洛淮南经脉受损,但借着那口血已经逼出体内的魔火,道心通畅,唤回北辰钟!

一道艳丽的流光照亮夜sè笼罩的小院。

轰的一声巨响,院墙尽碎,狂暴的气浪卷起砾石向着四周喷射,守在院外的北溪门弟子倒地昏迷。

洛淮南的境界实力比柳十岁高太多,哪怕此时伤势极重,也绝非柳十岁能够正面对抗。

柳十岁的飞剑是离开青山之后重新修炼的,品阶本就普通,顿时被毁,变成无数碎片。

北辰钟破开满天魔火,重重击中他的胸口。

柳十岁喷血而退。

洛淮南今天连续两次受伤,尤其是后一次被柳十岁偷袭,伤势更重,为安全计,不愿再作停留,用天地遁法避开满院魔火,来到高空便要踏空离去。

一道剑光忽然出现,直接穿透他的身体!

那道剑光极其清冷而淡渺,很难被发现。

洛淮南闷哼一声,看着地面那幢不起眼的民居,挥袖而起。

一道流光袭向那座民居。

还有强敌隐藏,他便是连北辰钟也顾不得了,也要忍着剧痛离开。

两道黑火自柳十岁脚下生出。

他跳到高空,抱住了洛淮南的腿。

洛淮南一掌击中他的后背。

若是平时,他这一掌绝对会把柳十岁打死,但这时候受伤太重,威力要小了很多。

柳十岁喷血,却没有放手,双手如铁铸一般。

街对面的民居倒塌。

北辰钟的流光,被那道从高空折回的清冷飞剑斩碎。

一个戴着笠帽的黑衣人踏空而至。

没有剑,她是怎么做到的?

看着在视野里高速靠近的黑衣人,洛淮南知道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他动用了隐藏最深、还没有完全掌握的手段,脸sè更加苍白。

他的瞳孔里出现一个小金人。

他隔空一指点出,射出一道似金似玉的光柱。

那道光柱里带着无上威压,绝非金丹期修道者的水准,直接笼罩了十余丈的范围。

无论那名黑衣人的身法再快,也无法躲开。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再次出乎了他的意料。

那名戴着笠帽的黑衣人忽然消失了。

下一刻她出现在洛淮南的身前,带着十余道剑光。

那些剑光来自她的身体。

即便天地遁法也不过如此。

无形剑体!

洛淮南想起过南山曾经对自己说过的某个画面,震惊异常。

他看着笠帽下那人的眼睛,猜到了她是谁。

赵腊月!

他厉啸一声,十指骤合。

夜空变形,狂风呼啸。

仿佛有两座无形的大山,向着赵腊月压了过去。

赵腊月没有避开,硬受了一记。

洛淮南的手握住了她的颈。

他的手上到处都是裂口,喷着血箭。

只要他稍一用力,赵腊月便会死。

但来不及了。

柳十岁的拳头带着黑sè魔火,如苍龙般,落在他的小腹。

轰的一声巨响。

夜云被狂风吹散。

其间隐约有一道破裂的声音。

整座城市都被惊动。

先被初子剑贯穿,再受血魔功全力一击,洛淮南的金丹再也承受不住,就此碎裂!

他脸sè苍白,手指微松。

赵腊月的手指如风般拂过。

他的颈间出现一道血痕。

血痕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开来。

喀喇一声。

断开。

……

……

啪啪啪啪。

四道撞击声几乎同时在小院废墟里响起。

烟尘里,可以看见洛淮南的头颅与身体。

柳十岁与赵腊月站了起来。

他又吐了一口血。

赵腊月没有,笠帽下的脸有些苍白。

她伸手召回初子剑。

柳十岁伸手接过。

二人对视一眼,转身消失在黑夜里。

……

……

珍器阁顶楼。

顾清走到窗前,神情专注地开始解除窗外的阵法,双手带出道道残影,可以想见其速度——宝树居东家说得没有错,先前他解除阵法的时候,便已经确定了这个事实,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承天剑意似乎特别适合用来布阵。

窗户开了一道小缝。

赵腊月出现在房间里,衣袂与发丝里带着数道剑光,渐渐敛没。

顾清把窗外的阵法重新布置好,转身走到她的身边,取出一个匣子伸到她嘴前。

赵腊月一口鲜血吐进匣子里,然后她伸手扯下黑衣,也扔进匣子里。

剑火起。

瞬息间,匣子里的血水与黑衣便烧成了灰烬。

顾清放心了些。

稍后那株三清草便会种在这些灰里,屏蔽气息之后,想来再没有人能发现异样。

直到他们做完了这些事情,珍器阁里的修行者们才反应过来,破空声起,应该正在向那边赶去。

顾清看了赵腊月一眼。

赵腊月说道:“还留了些问题,但那不是我们的问题。”

顾清问道:“那个人是谁?”

赵腊月说道:“柳十岁。”

顾清有些吃惊,感慨说道:“是啊,也就我们才会做这件事情。”

片刻后,他又问道:“不过那个家伙到底是怎么算到的?”

赵腊月说道:“不是算到,而是他设计的这个局。”

……

……

废墟里,洛淮南尸首分离,已无气息。

一只元婴从他的断颈处悄无声息地飘了出来。

那个元婴很小,散发着淡淡的金光,看着很是脆弱,似乎夜风一吹便有可能湮灭。

元婴飘进那口水井里。

剑光与法宝光毫照亮小院废墟,很多修行者从珍器阁赶了过来。

元婴不敢露面,因为它太弱小,随时都可能散亡,而且它现在谁都不敢相信。

今夜是他与过南山商量好的局,谁能想到竟然变成了真的陷阱,难道是青山宗想杀自己?

元婴沉到井水深处,逆流而去,出城入河,至无人处才飘起,向着北方云梦山而去。

十余座幽静的山峰出现在夜穹下,这里离云梦山中心还有很远的距离。

元婴飞到绝壁下方,钻进某个被藤蔓遮掩的洞府,用气息启动禁制。

洞府深处的石桌上搁着一只翠绿sè的小瓶。

小绿瓶不知是琉璃还是翡翠所做,散着幽幽的光泽。

这是他极其幸运才谋到的法宝,能收集天地灵气,蕴养元婴。

只要进入小绿瓶里,便不用担心元婴涣散,就此死亡。

洛淮南的元婴飘到小绿瓶上方。

忽然,数十道极细的光线从桌面上浮起,变成一张网把元婴缚住。

那些光线很直,看着就像是棋盘上的线。

线条相交处,凝成露珠般的光点,看着很是结实,就像是棋子。

元婴脸上流露出惊恐的神情,想要挣扎出去。

嗤嗤!

那些光线落在元婴身上,发出灼烧的声音。

元婴露出痛苦的神情,本源受损,变得更加暗淡。

童颜从洞府深处走了出来。

看网友对 第九章洛淮南之死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