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十八章 暗度陈仓

第十八章 暗度陈仓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含笑说道:“我们的这位长辈,性情古怪,不太欢迎陌生人。”

李轶闻言,五官都快皱到一起,不等他继续说话,刘秀说道:“好了,大家也都累了一整天,早点回去休息,明日一早,我们还得继续赶路。”

在他们当中,属张平的军阶最高,是屯长,不过张平是个大闷葫芦,一天下来,也讲不上几句话,现在刘秀倒成了他们当中首领。

众人纷纷拱手施礼,然后相继离去。

等众人离开,刘秀、龙渊、张平三人简单收拾一番,然后离开驿站。当他们出门的时候,有一人偷偷跟了出来,李通。

看到李通跟出来,刘秀三人不约而同地皱了皱眉。

“次元,你不在房中休息,跟着我们作甚?”

李通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嘴巴严得很,一定不会泄露出去!”

刘秀忍不住乐了,随口问道:“你知道我们要去做什么?”

“应该是和蛮兵的钱财有关!”

听闻这话,刘秀和龙渊心头一惊。张平则是眯缝起眼睛,双手也随之背向身后。

刘秀拉了一下杀气已然外泄的张平,对李通和颜悦sè地问道:“次元,你为什么这么说?”

李通正sè说道:“藏在白山的这些蛮兵,一路从益州郡流窜到汉中郡,期间劫持了那么多的女人,想必抢夺的钱财也一定不少,可是在他们身上什么都没有搜到,钱财一定是被蛮兵偷偷藏了起来。如果刘大人当时带着我们去找这笔钱财,大家一均分,最后分到每人手里的也没多少了,所以,这件事最好是秘而不宣,由刘大人找最能信得过的人偷偷去办。”

对于刘縯而言,还有谁能比刘秀与他的关系更亲近?

平日里,刘縯看刘秀看得那么紧,恨不得找根绳子把他拴在自己腰上,现在却让他离开自己身边,来执行这么一件不太重要的任务,这未免也太反常了。

李通可不是寻常的富家子弟,他头脑聪慧,又见多识广,细细一琢磨整件事,他便已然猜出了八九不离十。

听到这里,张平眼中的杀机更盛,浑身的肌肉都开始处于紧绷状态,随时准备出手。

李通继续说道:“文叔不是个贪玩的人,现在到了钖县,就算去拜访老友,也不至于彻夜不归,我猜测,你们应该是去找被蛮兵偷藏起来的钱财!”

如果不是在外面,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刘秀真想为李通拍拍巴掌,大赞一声好!

他的分析,有条有理,丝丝入扣,而且与事实基本一致。他再次拉下张平,暗示他稍安勿躁,不要轻举妄动。

刘秀走到李通近前,笑问道:“次元,如果我说,你分析的都对,你又待如何?”

李通面sè一正,向刘秀拱手施礼,说道:“文叔不仅对我照顾有加,而且还数次救过我的命,只要文叔信我,次元此生定不负文叔!”

不管刘縯是不是谶语中的那个真命天子,总之李通现在是已经认准了刘秀。

刘秀性仁善,通大义,有城府又有心计,无论是为人还是处世,都很令李通折服,在李通看来,能追随和辅佐刘秀这样的人,乃人生一大幸事。

看着保持着拱手施礼姿态的李通,刘秀沉默了那么几秒钟,伸手托住他的胳膊,笑道:“次元,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稍顿,他又叮嘱道:“对于此事,我希望知晓的只限于我们四人,不要再有第五个人。”

刘秀能同意让李通跟随,就等于是彻底把李通当成了自己人。

李通神情激动,再次一躬到地,正sè说道:“次元一定严守秘密,绝不外传。”

张平紧锁的眉头并未舒展,忍不住低声警告道:“阿秀!”

刘秀向张平含笑点点头,说道:“平哥,我相信次元。”

张平听后,再不多言,背于身后的手也随之垂落下来,扬头说道:“我们快走吧!”

他们是从白山里出来的,现在又重新返回白山。

按照张平绘制的地图,他们在白山的一处山脚下,找到一个小山洞。

这个小山洞的口很小,看上去就狗洞那么大,洞口外还长满了草藤,遮挡的很严实,如果不是刻意寻找,很难发现这个小洞口。

此时天sè已然黑了下来,洞口内更是黑咕隆咚的,看起来很吓人。刘秀掏出火折子,说道:“我先进去看看!”

张平拉住他,说道:“让我先来!”说着话,他拿出自己的火折子,吹着,然后顺着洞口,一点点的钻了进去。

刘秀、龙渊、李通三人紧随其后,也钻入洞内。

洞口狭小,里面的空间倒是很大,至少能让人直起腰来。

几人各举着火折子,向四周查看,在山洞的里端,地面上,堆放着好几个包裹。众人走上前去,把包裹一一打开,用火折子一招,众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人都有眼前一亮之感。

包裹里面,基本全是金银首饰和钱币,即便平日里老气横秋的张平,现在他的脸上也难得的露出激动之sè。

四人蹲下身子,仔细清点了一下,光是金银首饰,估计就得有二三十斤重,另外还有大量的铜钱以及白金三品。

张平拿出一枚龙币,先是仔细看了看,而后递给刘秀,问道:“阿秀,你看这个能是真的吗?”

刘秀接过来,也看不出个所以然,转手交给李通。后者看罢,点头说道:“没错!是真的!”

张平低头环视了一圈,喃喃说道:“这些得值多少钱啊?”

对于钱财,李通是最精通的,他先是看看钱币的数量,再掂了掂金银首饰,说道:“保守估计,有百万钱。”

“百万钱!”张平闻言,眼睛瞪得好大,刘秀和龙渊也是露出诧异之sè。

过了半晌,刘秀回过神来,正sè说道:“好了,我们得立刻把这些财物转移到别的地方。”

张平点了下头,众人把打开的包裹重新系好,然后每人提着一包,顺着洞口爬出来,张平留在最后,把山洞里的其它包裹一个接着一个的递出来。

将包裹全部搬出,他们也没有走太远,于附近的两颗老树中间挖坑,将包裹一一放进去,然后再填土埋掉。

几人在坑上使劲蹦了蹦,将土踩实了,又拔了些草藤覆盖在上面。

全部处理好,四人又打量一番,看不出异样,这才纷纷坐在地上歇息。

张平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感叹道:“有这百万钱,可助伯升成就一番大业!”

刘秀好奇地问道:“平哥是怎么认识我大哥的?”

张平沉默下来,过了许久,久到刘秀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张平缓声说道:“我曾在家乡杀了一狗官,逃亡到蔡阳,伯升不嫌我有命案在身,将我收留,从那时起,我的这条命,就是伯升的了。”

刘秀露出恍然大悟之sè,原来如此!有时候他也挺佩服大哥的。

大哥一直很羡慕那些显赫士族能养许多的门客,但大哥没有钱财养门客,却也能另辟蹊径,收拢了许多犯案在身的人,而这些人又远比那些花钱聘请来的门客更加忠诚,更加的死心塌地。

张平和朱云都是很好的例子。

歇息的差不多了,刘秀等人站起身形,回往钖县。

路上,张平问道:“阿秀,该不会我们到了郡城之后,郡府也和县府一样,都不管那些女人,最后又把她们推给我们了吧?”

刘秀苦笑,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他耸耸肩,说道:“等到了郡城看看情况再说,最后拿主意的还得是大哥。”

张平先是点点头,最后又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们正往山外走着,突然间,龙渊停下脚步,顺手拉住了刘秀。张平和李通也停了下来,不解地看着龙渊。

龙渊侧着耳朵聆听,幽幽说道:“好像有人在哭喊。”

闻言,刘秀三人下意识地向四周望了望。他们的周围都是树林,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仔细聆听,除了嗡嗡的虫叫声,也听不到还有别的什么声音。

李通打了个冷颤,两只手下意识地在胳膊上搓了搓,说道:“忠伯兄,你可别吓我,这荒山野岭、黑灯瞎火的,哪来的哭声啊?”

龙渊又听了片刻,语气笃定地说道:“确有哭声,在这边!”说着话,他抬手指了一下右手边的方向。

众人相互看看,最后目光都落在刘秀身上。

刘秀甩头说道:“走,我们去看看!”

他不太相信鬼神一说,不过他很相信龙渊六识过人,既然龙渊听到了哭声,想来应该错不了。

龙渊走在前面,刘秀三人跟在后面,在树林中高一脚低一脚的向前穿行。

走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刘秀等人都看到前方隐约有火光从树林的缝隙中透出。四人不约而同的慢放脚步,悄然无息地接近过去。

火光来自于前方树林的一片空地。

空地的中央生着一堆篝火,篝火的四周,坐着几名披着兽皮的蛮子,在他们附近,还有两个女人被捆绑在地上,龙渊所听到的哭声就是她二人发出来的。

这些倒没什么,最恐怖的是,篝火上烤的根本不是山中的野味,而是一个人,一个被切掉了头颅的女人。

在篝火旁还竖立着一根木棍,木棍的顶端,触目惊心地插着一颗女人的头颅。

篝火上的那个女人已经被烤成了焦黄sè,从胸口到下腹,完全被豁开,肚腹当中内脏已全被掏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异的烤肉的香气。

围坐在篝火旁的蛮子时不时的起身,用弯刀割下一块肉,放入嘴里,大口的咀嚼。

此情此景,让人既不寒而栗,又让人一阵阵的作呕。

看网友对 第十八章 暗度陈仓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