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227章 她是谁?

0227章 她是谁?

天sè已经黑了下来,考古队的营地燃起了篝火,黑暗笼罩的山谷里就如同是灯塔一般醒目。

那架直升机并没有离开,飞行员在直升机的旁边撑起了两座帐篷,一座是他自己的,另一座显然是涂文锦和唐子娴的。

直升机带来的物资已经转运到了考古队的营地里,涂文锦和唐子娴也留在了营地里,一个简单的篝火晚会正在那里进行。纪文贵甚至还表演了朗诵诗歌的节目,他朗诵的是诸葛亮的《出师表》,声情并茂,甚至让人怀疑诸葛亮就附在他的身上,很有才情。

一首《出师表》朗诵完毕,纪文贵说道:“涂总,把那个飞行员同志也叫过来吧,这里虽然没酒,可茶却是有的,他为我们送来了不知,我们理应该敬他一杯,表达我们的谢意。”

“这个就不必了,那是他的工作。”涂文锦说。

“要的要的,要不我亲自去请他,如果他不放心,我们这边可以去一个人替他守一会儿。”纪文贵说。

涂文锦移目看了唐子娴一眼。

唐子娴轻轻点了一下头。

涂文锦这才开口说道,“好吧,叫他过来吧。”

叫人这种事情,他似乎是不屑亲自去做的。

纪文贵也不尴尬,亲自去了河滩地将直升机的飞行员请了过来。

就在那个直升机飞行员跟着继文贵去了考古队的营地的时候,宁涛从河滩地旁边的一片树林之中走了出来,猫着腰,以最快的速度钻进了一座帐篷。

有些事情他必须要弄清楚。

那座帐篷是唐子娴和涂文锦的帐篷。

帐篷里铺着防潮地毯,还有好几只行李箱和一些日用品,以及已经放好的两只睡袋。

宁涛打开了一只女式行李箱,那只行李箱里装着几件女人的衣服,还有文胸内裤什么的。他随手拿起一件衣服,唤醒鼻子的闻术状态闻了闻,随后又拿起一件文胸闻了闻,最后又拿起一条三角形的裤子闻了闻。

也就在闻过那条三角形的裤子之后,他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装什么情侣?内衣内裤上连你男朋友的气味都没有。”

这就是他为什么闻唐子娴的内衣内裤的原因,既然两人是情侣,而且住在一座帐篷里,作为承受一切的女方,她的身上怎么可能没有涂文锦的某些气味?他虽然没有经历过那种事情,但没吃过猪肉就连猪是怎么走路的都不知道了吗?

宁涛将唐子娴的衣物归还原位,然后又打开了一只男士行李箱,继续用闻术闻了涂文锦的衣物。没有意外,涂文锦的衣物上也没有唐子娴的气味,两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情侣。

“不是情侣却装作是情侣,这两个家伙演戏究竟是演给谁看?”宁涛心中有些困惑。

他想到了纪文贵,可又被他否定了。涂文锦和唐子娴作为资方,两人根本就没有必要在纪文贵的面前假扮情侣。既然纪文贵都没有必要隐瞒,那就更没有必要隐瞒考古队的其他成员了。可除了纪文贵和考古队的成员,涂文锦和唐子娴想要隐瞒的又会是谁?

“难道……”宁涛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是我?”

如果是,那情况就不免有些复杂了。

随后,宁涛又在涂文锦的行李箱里翻到了一本护罩,还有一份公司的文件。他快速翻看了一下,涂文锦确实非常优秀,不过三十出头却已经是一家互联网上市公司的老总。

宁涛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离开了帐篷,进入山林,原路返回。在靠近山谷谷口的时候,他从山林里出来,顺着河往下游走。没走多远,他停下脚步,突然摊手在水里一抓,一条野生刀鱼就被他抓在了手中。直到他的手离开水面,那条刀鱼才反应过来,在他的手掌里活蹦乱跳。

望术加闻术,再加上猫爪拳的手速,他要在河里抓鱼,那就像是在泡菜坛子里抓泡菜一样容易。

山谷口的一片河滩上,简密已经生起了一堆篝火,正站在篝火旁边张望,等着宁涛回来。宁涛的身影进入视线的时候他快步迎了上去,“宁大哥,怎么这么久……哇,你抓到了刀鱼,这可是美味啊!一二三四条,今晚有口福了!”

“你知道怎么做鱼吗?”宁涛随口问了一句。

简密笑着说道:“当然知道,我妈交过我,你放心吧,我去处理鱼去了。”

“去吧去吧,我看着火。”宁涛在篝火便坐了下来,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这里仍然没有信号。他暂时放弃了给江好打个电话,让她帮忙查一下涂文锦和唐子娴的身份信息的念头。

简密的动作也利索,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将四条刀鱼处理了出来,回到篝火边上他便用树枝串起来烤。很快,这里便鱼香四溢了。

吃了鱼,宁涛和简密倒在篝火旁边睡觉。

宁涛说道:“简密,睡吧,明天一早我们还要赶路。”

“嗯。”简密闭上了眼睛,但很快就又睁开了,“宁大哥,你说考古队能找到那什么yīn月城吗?”

宁涛其实也正在琢磨这个问题,他说道:“或许能,或许不能,看他们的造化了,你别操心这事了。”

“他们肯定找不到。”

“呃,你怎么这样确定?”宁涛好奇的看着简密。

简密说道:“我虽然书读得少,可我也知道有些事情是讲究福报的。他们连宁大哥你的救命之恩都不报,薄情寡义,他们能有什么福报?”

宁涛笑了笑,“快睡吧。”

简密闭上眼睛睡觉了,这两天他也着实累坏了,闭上眼睛没多久就睡着了。

宁涛看着很快就进入梦乡的简密,心里却还在琢磨简密说的那句关于福报的话,且有些感触。现在的人都想得到,想得到这样,想得到那样,人的本性早就在形形sèsè的**之中倒下了,可世间又有几人真正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如果连“知恩图报,善莫大焉”这个做人最基本的道理都忘记了,那人还有什么福报可言?

河滩一侧突然飞起了几只鸟雀。

鸟在夜里是不飞的,除非有什么东西惊吓到了它们。

一直保持着警惕的宁涛没有半点反应,只是将眼角的余光移到了鸟雀飞起的方向,也就在这个过程里他唤醒了眼睛和鼻子的望术与闻术的状态。

那片山林静悄悄的。

一个生命体的先天气场进入了宁涛的视线,从先天气场的特征来看,是个女人。随即,他的鼻子也捕捉到了那个女人的身体所释放的气味。虽然隔着树木,黑暗笼罩,可凭借先天气场和身体气味的特征,他却仅用了几秒钟就确定了对方的身份——唐子娴。

“监视我?用的大概是夜视装备吧。”宁涛的心里暗暗地道:“看来这个唐子娴很有可能是唐家的人,如果不是,那多半就是白圣的人。不过,唐家或者白圣怎么会派一个普通人来监视我?”

悄悄的,宁涛的手也移到了腰上,如果他判定对方要袭击他,他会毫不犹豫的拔出驳壳枪,一枪轰过去。

不过这种情况最终都没有出现。

十多分钟后,唐子娴悄悄的爬了起来,然后从山林里往回走。

直到唐子娴消失在视野之中,宁涛才爬起来,进入河道,然后从河道里小心翼翼的跟踪上去。唐子娴的手中有夜视装置,具备热息成像的功能,从河里过去能隐藏身上散发的热量。

唐子娴进入山谷,离开山林,从河滩地上回到了她和涂文锦的帐篷之中。

宁涛的蹲在河水里,几乎是整个身体都埋进了河水,然后才向河滩边的帐篷靠近。

帐篷里传出了涂文锦的声音。

“子娴,你发现了什么没有?”

“嘘。”唐子娴的声音,“我跟你说过什么?”

“我……不该问的就不问。”涂文锦的声音。

“既然你还记得那还问什么?你记住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些话,一句都不要忘。”

“是。”涂文锦的声音里充满了敬畏。

“行了,时间不早了,我要睡觉了。”唐子娴的声音。

“我、我还是去和机师一起睡吧。”涂文锦的声音。

“你哪里也不许去,就待在这座帐篷里。”唐子娴的声音。

“那……好吧。”涂文锦的声音。

帐篷里又传出了一点窸窸窣窣钻进睡袋的声音,然后就安静了。

宁涛在水里待了十几分钟还是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之后也放弃了,他将身体放松,随着水流往下游飘去。河道里的水流湍急,他的头不断撞击在坚硬的岩石上,可除了一点震动根本就伤害不了他。

这个唐子娴的身份,还有她的动机已经勾起了他最大的好奇心。

涂文锦作为一家上市互联网公司的老总,在唐子娴的面前却像是一个小弟,唯唯诺诺,惟命是从,她是何等高贵的身份!可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她却不惜与涂文锦睡一座帐篷,是什么样的目的让她甘愿付出这样的代价?

宁涛怎么都想不明白。

回到谷口河滩上,篝火还在燃烧,简密睡得很香。

宁涛伸手在简密的脖子上按了一下,特种灵力的作用下,简密转眼就彻底昏睡了过去,惊雷都打不醒。

宁涛扛起他就进了山林,开血锁回到天外诊所,随后又开血锁来到了简密的房间中。他将简密放在了床上,给他留了一张纸条,然后又返回了天外诊所。接下里的夜他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炼制那块云矿石。

看网友对 0227章 她是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