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229章 谁知我的苦?

0229章 谁知我的苦?

其实,yīn月人文明,唐子娴究竟是谁又有什么大yīn谋,这些事情都不如一件事情重要,那就是诊所的租金。这个月不会升级,诊所的租金也是两千点善恶诊金,而账本竹简才一千三百二十一点善恶诊金,还差了六百多点善恶诊金。所以,与其去森林里监视唐子娴和涂文锦以及考古队探险,忍受蚊虫叮咬和无聊,还不如回老家来赚点善恶诊金。他相信,除了yīn月人的城和云矿石,他也是唐子娴的目标,那么她早晚都会露出爪牙来,那又何必急于一时?

天外诊所的方便之门在石壁上打开,宁涛和天道号电瓶车出现在了青追的洞府之中。

视线恢复正常的下一秒钟,宁涛就呆住了,心脏也像是被谁捏了一把,血气上涌,要从鼻孔和嘴巴里冒出去。

“小情妇”里,两个蛇妖还在睡觉。青追朝着床榻外面侧躺着,白婧在后面搂着她的腰。两个蛇妖的身上都仅有文胸和三角形的裤子,布料少得可怜。白婧的是白sè的,紧贴肌肤,有点透光的感觉。完美的九头身以一种舒服自然的姿势压在纯白的床单上,翘臀和纤腰的曲线用致命诱惑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青追的是青sè的,不透光,却显得有些宽松,以至于总会诱人想要从一些裂缝什么的地方窥探更多,解开她的神秘。同样的九头身身材,她的一只平坦如玉的小腹和一双占据了身体三分之二比例的绝世美腿毫无遮掩的曝露在空气之中,更是致命诱惑。

大清早的,能干点上进的事情吗,比如背诵几个英语单词,或者一首古诗什么的,怎么能躺在床上虚度美好的光yīn?

宁涛进入山洞的下一秒钟白婧和青追就同时睁开了眼睛。

第二秒钟,青追便衣骨碌从床上跳了下来,“宁哥哥!”

一声亲切的呼唤,声音还没有落定,也不管宁涛还坐在天道号电瓶车上,天命之妾一头就扎进了宁涛的怀里。这几天时间,她有多想他?她此刻的反应便是答案。

温香软玉在怀,大量的肌肤接触,宁涛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有个地方似乎还得了急性炎症,很难受。

宁涛干咳了两声,“咳咳……行了行了,好生说话,白姐姐还在这里,这样不像话。”

白婧慢吞吞的从床上爬起来,“有什么见外的,没事,你们就算当着我的面那什么也没问题,我又不是害羞的小女生。”

宁涛,“……”

这就没法聊了。

好在青追总算是松开了他,脸上满是喜悦和幸福的笑容,“宁哥哥,这几天你都去什么地方了?我给你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没有打通。”

宁涛从车上下来,推着电瓶车往外走,“你们先穿上衣服,我在外面等你们,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们。”

白婧却从床上轻轻一跃,一道白影一闪便挡在了天道号电瓶车的车头前,“有什么话不能在家里说,要去外面说?我都没觉得不好意思,你还觉得不好意思吗?”

这都是什么亲戚啊?

宁涛试着将车头往旁边移动,白婧却张开了双臂。天可怜见,她的身上就那么一丢丢布料,这样的动作有多大的刺激性就可想而知了。

青追拿了她的青sè裙子,一边穿一边说道:“姐姐,让你穿你就穿,宁哥哥腼腆,你这样不好。”

白婧瞪了青追一眼,“我这是在帮你,你个笨蛋。”

青追和白婧穿衣服的时候,宁涛也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还将他炼制的日食之刃拿了出来,给青追和白婧看。

青追很激动的握着日食之刃舞动,虚空之中却什么都没有留下,就像是舞动一把黑sè有红sè花纹的普通手术刀一样。

“宁哥哥,你说你炼了一整夜,可它没什么特别之处啊,比你的电瓶车差远了。”青追说,然后将日食之刃带给了白婧。

白婧催动妖力挥舞了几下,结果还是一样的,她索然无味的将日食之刃还给了宁涛,“不是法器,我看你是拜拜浪费了那么好的灵材。”

就这口气,她显然不知道云矿石是一种什么样的灵材。

宁涛也没解释,他无法正常使用普通修真者和妖的法器,他炼制的东西,普通的修真者和妖自然也没法正常使用,这是一个正常的现象。他将日食之刃收了起来,“过几天我带你们去yīn月人的城市看看,你们一定会很惊讶,那是一个奇迹。”

“宁哥哥,我现在就想去yīn月人的城市看看,你带我去吧。”青追显得迫不及待。

“我也要去,你别想抛下我,不然我让妹妹跟你离婚。”白婧说。

宁涛苦笑了一下,“白姐姐,你能好生说话吗?”

白婧一副吃定宁涛的样子,“好了好了,不撩你了,反正你要带我去。”

宁涛说道:“不急,过几日吧,也好准备一下,下次去的时候我想将那个地方弄清楚。我这次来主要是想赚点诊金。诊所收租的日子越来越近,我得早做准备。我让苏雅帮我找身有善念功德的病人,这么长一段时间了,她那边肯定有病人,我想过去看看。”

“那我去给你找坏人,老规矩。”青追说,宁涛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听她说这样的话,宁涛的心中却是一声叹息,满怀亏欠。所谓的老规矩就是她找到恶人,杀伤恶人,然后由他来治疗赚取恶念罪孽。他倒是赚了诊金,可青追身上的罪孽却是越来越重,将来没准怎会真会成为天外诊所要除掉的恶魁。可是,天外诊所的租金越来越高,如果不走点歪门邪道去赚取的话,仅凭他老老实实的行医治病来赚取,下次天外诊所的收租日恐怕就是他的断头日了。

这是无解的问题,至少现在是这种情况。

白婧说道:“我这边也留意一下,有那样的目标,我也和你老规矩吧。”

宁涛说道:“那怎么行?”

白婧说道:“怎么不行?青追是我的妹妹,你是我的妹夫,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见外的话。还有,如果不是你解除了我身上的金蛇蛊,我现在都还是白圣的傀儡,你就当我是报恩好了。”

她都这样说了,宁涛也不好说什么了。

“对了,那个胡寄鲁给我们开了绿灯,今天就给我们发牌照,我得去一趟市政府。这几天的接触,每次见面他都提说想见你,我见他气sè不好,估计是身体有点隐疾,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见见他?”白婧说。

宁涛说道:“去,人家帮了我们忙,我也应该为人家做点什么,别的事情我不擅长,但看病治病倒是没问题。”

“那好,我们这就去市政府,我去拿拍照,你去给他看看病。”白婧说。

宁涛说道:“殷前辈呢?”

青追说道:“他呀,他回他的老窝去了,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过来。”

宁涛说道:“还是我自己给他打吧,我有点别的事情请他帮忙处理一下。”

宁涛拨了三次才拨通殷墨蓝的电话。

“不好意思,刚才电话没在身边。”殷墨蓝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宁涛开门见山地道:“殷前辈,有件事请你帮下忙。”

殷墨蓝的声音,“你跟我客气干什么?自己人,不说见外的话,你给我的寻祖丹我已经吃了,妖力大增,你前后给了我两次造化,我都没跟你客气,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就行了。”

宁涛笑着说道:“那好,我就不跟你客气了,我在神农架遇见一个女人,名叫唐子娴,我不清楚她的身份来历,你野路子广,你帮我查一查她。”

“唐子娴……姓唐的,不会是唐家的人吧?”殷墨蓝的声音,带着猜测的味道。

宁涛说道:“我也有些怀疑,但没有证据证明,她或许是白圣的人。她的身边跟着一个叫涂文锦的人,那个人也不简单,是一家上市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你百度一下就能查到他的信息,可以从他的身上作为突破口。”

“好的,等我消息。”殷墨蓝那边挂断了电话。

宁涛本来还想跟他聊两句yīn月文明和yīn月城的,却没想到那货挂电话的速度这么快。他也没再打过去,下次见面的时候再跟他说也是一样的,现在跟他说,反而会影响到明朝老特工办事的积极性。

三人出了山洞,宁涛跨上了天道号电瓶车,青追坐中间,白婧坐后面,三人挤在一辆电瓶车上显得很拥挤。好在宁涛已经习惯了这种骑乘姿势,他拧了一把电门往山坡下骑去。

山林里没路,颠簸得厉害,每一次抖动,宁涛的后背就会遭受撞击和挤压伤害。骑下山坡,天道号电瓶车便莫名其妙的多了一根手刹。

进入花园街街尾,宁涛看到了那座曾经是天外诊所的破旧建筑,房门紧闭,外观与之前的天外诊所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他想停车下去看看,白婧却说道:“不用去看,里面什么都没有,我和妹妹都去看过了。”

料也是这样的情况,宁涛也没说什么,拧了一把电门,加速往花园街的牌坊驶去,出了花园街,又往市政府驶去。

回到山城也就等于是回家了,可他却没有回家的感觉。他虽然不愿意承认,可事实却是那样的,潜移默化里他已经将天外诊所当成是他的家了。天外诊所在山城,他的家就在山城。天外诊所在官城,他的家就在官城。

天道号电瓶车一路飞驰,活生生的骑出了价值几十万的机车的效果,青追和白婧的裙子飞扬,引来无数艳羡的目光。

可谁又知道宁医生心中的苦?

看网友对 0229章 谁知我的苦?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