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237章 杀人者

0237章 杀人者

夜幕笼罩着小小的村子,没有月亮,没有灯光,它就像是一个被现代世界遗忘了的地方。

村尾有一个农家小院,一溜土墙,几间低矮的大瓦房,与村子里的其它农家比起来,它显得很寒碜。

这个农家小院就是宋军的家。

夜幕下,三个人影从山林里出来,悄无声息的来到院墙下面,然后跃墙而入。

宁涛唤醒了眼睛和鼻子的望术与闻术的状态,他很快就掌握了这个农家小院之中的情况。一间屋子之中住着两个人,还有一间屋子之中住着一个人。另外两个房间一个是厨房,一个是共用的简易厕所。

几乎在同一时间,青追和白婧也吐出了舌头,用她们的舌头侦测“猎物”的情况。两张绝美的脸蛋,两条长长的舌头在空中颤动,那画面真的是有点辣眼睛。

宁涛的脑海里莫名其妙的又冒出了网络上非常流行的那个视频——是时候表演你的真正的技术了。可即便是那个视频里的技艺高超的女艺人,她那点所谓的技术在青追和白婧姐妹俩面前实在班门弄斧,不值一提。

“不用找了。”宁涛指着住着一个人的房间说道:“我们要找的家伙就在那个房间里,另外一间住的估计是他的父母。”

“杀人灭口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做吧,我去杀了他的父母。”白婧说着就要往住着两个人的房间走去。

宁涛一把拉住了她,“犯罪的是宋军,又不是他的父母,不能滥杀无辜。我去吧,让他们睡一觉就行了。”

“那我们去抓那个家伙。”青追说,她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惨绿sè的光芒。

“先不要动他,等我完事再说。”宁涛叮嘱了一句就走向了宋军的父母的房间。

宋军的父母的房间上了门闩,宁涛打开小药箱取出日食之刃很轻松的就将门撬开了,然后走了进去。

房间里一团漆黑,空气里流淌着中药的气味,还有一股子发霉的气味。门开之后,屋外的熹微的光线照进来,屋子里的景物依稀可见。屋子里的家具很简陋,有一张床和一只缺了半边门的衣柜,还有一只满是油腻的小方桌子。

床上躺着一对夫妻,男人和女人的年龄都已经五十出头,两人的脸上满是皱纹,皮肤也毫无光泽可言。这是缺乏维生素的体现,这也能看出这对夫妻的生活状况,贫穷的生活让他们连最基本的营养都保证不了。

宁涛取出一根天针,一人扎了一针。

夫妻俩本来就处在熟睡的状态下,这一针之后雷都打不醒了。

宁涛退出了夫妻俩的房间,出门的时候带上了门。他站在走廊里,看见宋军的房门已经打开了,青追和白婧也已经进了宋军的房间。他快步走了过去,周樱的苍白的尸体在他的脑海里浮现了出来,他的恶面渐渐苏醒。

房间里,宋军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床边放着几只空了的啤酒瓶。屋子里还残留着卤鸭子和啤酒的气味,他的房间里甚至还有一台电脑,他的父母营养不良面黄肌瘦,可他的日子显然过得还算滋润,有肉吃,有酒喝,还可以上网。

仅凭这一眼的观察,宁涛便确定宋军的身上绝对有“不孝敬父母”这一条大罪。

宁涛的视线落在了宋军的右手中指上,那只指头上戴着一枚翠sè的木化玉戒指。那只戒指看上去像翡翠材质,但内里又有点铁锈红,那是木化玉的很明显的特征。看到戒指的时候,他的鼻子也捕捉到了那只戒指的气味,与他在周樱身上捕捉到的气味完全吻合!

宋军睡得很安详,或许还正做着一个不错的梦,可是周樱却躺在冰冷的冷冻柜中,不能睁眼。她的母亲也正承受着撕心裂肺的痛苦,能不能挺过去都是一个问题。

青追和白婧回头看了宁涛一眼。

宁涛点了一下头,声音低沉yīn冷,“就是他。”

白婧伸手拍了拍宋军的脸颊。

宋军睁开了眼睛,突然看见床边站在两个人,他顿时被吓了一跳,一个滚身从床上翻下去,再爬起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把三十公分长的刀。

那刀很古旧,是二战时期日本军人用来破腹的刀,名叫肋差。

这把刀也符合凶器的特征。

“你们是谁?”握着刀的宋军显得很紧张,说话的时候他贴着墙壁移动,手中的刀也举在身前,刀尖对着青追和白婧两人。

没人说话。

啪!

一声轻响,房间里的一只白炽灯亮了。房间里的黑暗顿时被驱散,所有人的面孔都在灯光的笼罩下,无处可逃。

宋军的脸庞瘦削,生了一双三角眼,眉毛浓黑,眼神凶悍。他看上去很瘦,可身上肌肉很明显,显得很精悍。

“妈的,你们究竟是谁?”宋军怒喝道:“不说我杀了你们!”

青追又回头看了宁涛一眼,“宁哥哥,老规矩吗?”

宁涛说道:“先不急,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他。”

却就在宁涛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宋军突然扑向了宁涛。他很聪明,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半夜三更闯进他的房间,杀了男人,剩下两个女人根本就威胁不到他。

然后,如果他了解站在这个房间中的两个女人是什么样的女人,他恐怕不会选择宁涛作为目标。

几乎就在同一瞬间,一道惨绿的寒芒一闪,宋军的握着肋差的右手便齐腕掉在了地上。鲜血从他的手腕中喷出来,宛如血sè喷泉一般让人惊心!

出手的是白婧,下一秒钟她的蛇爪就捅进了宋军的小腹之中。但不是全部捅进,只是捅进了几寸。她只要宋军痛苦,不要他的命。

“啊——”宋军张嘴惨叫。

青追抓起掉在地上的断手塞进了宋军的嘴里,顿时堵住了宋军的嘴。

两三秒钟的时间,宋军就从人间坠入了地狱。他的胆气,他的凶悍也就这么一点点的时间里被彻底摧毁了。自己咬着自己的被砍断的手,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恐怕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姐姐,应该我出手的。”青追说。

白婧说道:“你身上的罪孽那么重,还是我来吧。”

“可是这样一来,你不也罪孽深重了吗?”青追说。

白婧说道:“傻丫头,我是你姐姐,我帮你分担一点算什么?”她看了宁涛一眼,“谁让你嫁了这么特殊的一个男人呢,你说是不是,宁兄弟?”

宁涛没有任何反应,眼神冷得可怕。他的心中燃烧着一团滔天的怒火,随时都可能烧毁一切。这个时候的他冷漠到了极致,他的心就像是一块黑暗里的冰,没有一丝温度,也没有一丝感情。

青追用手拉了一下白婧的手,白婧也不说话了,恶面状态下的宁涛让她也感到害怕。

宁涛走向了宋军,他什么都没说,可他的身上仿佛带千百只恶鬼,张牙舞爪,仅仅是那浓烈的杀气就能让人体会到死亡的感觉!

宋军用左手拿掉了塞在嘴里的右手,跟着又用左手紧紧的握着断掉的右腕,企图阻止流血,可这根本没用,他的鲜血仍不断的从断腕之中涌出来。他的下半身已经被血湿透,就像是刚刚从血池里爬出来一样。剧烈的疼痛让他浑身颤抖,眼睛里也充满了恐惧。

“你害怕了?”宁涛蹲在了倒在地上的宋军的身边,说话的时候慢吞吞的放下了他的小药箱,并从小药箱之中取出了几根天针。

宋军颤声说道:“你们、你们……究竟是谁?你们想、想……干什么?”

宁涛说道:“我是一个医生,我可以救你,但你要回答我几个问题。”

“你、你要问什么?”

宁涛淡淡地道:“你是不是杀了一个山城医科大学的学生,她叫周樱,你折磨了她,杀了她,然后利用开垃圾车收集垃圾的便利,将尸体抛在了学校旁边的垃圾堆里,我说的这些都对吗?”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宋军眼神闪烁。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冰冷的笑意。

青追跟着说道:“宁哥哥现在不能碰他,姐姐扎他。”

她的话音刚落,白婧一蛇爪就扎在了宋军的大腿上。

噗嗤一声响,这一爪就是五个血窟窿。

“啊——”宋军张嘴要叫,可下一秒钟白婧的蛇爪就抵在了他的脸颊上,脸皮破裂,血流满面。

白婧说道:“再敢叫一声,我割开你的嘴。”

宋军用牙齿死死咬着嘴唇,生怕再发出一点声音。可是疼痛并没有因为他咬着嘴唇而消失,他疼得浑身颤抖。

宁涛的声音冰冷,“你还要我再问一次吗?再问一次,我向你保证,你的死亡过程会无比的漫长,你会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是……是我杀的……不要杀我……”痛苦和恐惧双管齐下,宋军崩溃了。

其实,那些穷凶恶极的人往往比普通人更脆弱,更怕死。他们往往会用对弱者的凶残来掩饰自己的懦弱,以及无能。

“另外那五个也是你杀的?”宁涛问。

“是我杀的……”

“为什么杀她们?”

宋军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怨毒的恨意,“我恨她们!她们没有一个好东西,都看不起我!我恨她们!”

看网友对 0237章 杀人者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