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243章 惊魂未定

0243章 惊魂未定

剑阁洞府。

青追蜷缩在宁涛的怀里瑟瑟发抖,脸sè苍白。不只是因为天外诊所的镇压,还有“血sè虫潮”的惊吓。

其实不止是她,殷墨蓝和白婧也是惊魂未定,那些血sè的长得像蜘蛛却又有蜻蜓翅膀的虫子能给人带来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宁涛是四人中修为最浅的一个,却是最先恢复过来的人。他紧紧的搂着青追,一边用特种灵力帮助她恢复,一边安慰她,“没事了,没事了,不要担心。”

青追将脸颊埋在他的胸膛里,就像是一个受到了惊吓的孩子。

“那些虫子是什么东西?”白婧总算是缓过了神来,对殷墨蓝也表现出了少有的客气,“殷前辈,你知道吗?”

殷墨蓝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从来没有见过,几百年了,我还是头一次这么害怕。不过,那气味是死尸的气味,我猜那些虫子多半与尸体有关,或许可能是yīn月人用尸体培育出来的怪物。”

“它们从什么地方飞出来的?”宁涛问了一句,“你们有看见吗?”

殷墨蓝说道:“没有看见,但多半是从白姑娘和你的三次攻击引来了法阵的反噬,法阵放出了那些虫子。至于是从什么地方飞出来的,我想大概是阵眼。”

一切都是猜测,是对是错也不得而知。

宁涛莫名想起了考古队,还有唐子娴和涂文锦,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找到那个深渊?就刚才发生的事情,就算考古队找到了深渊,并且顺利的通过神农架野人部落,最终的结果其实也是一个死!

青追从宁涛的胸膛上抬起了头来,声音还有点虚弱,“宁哥哥,我好多了。”

宁涛这才将她放下来,他的动作很温柔。

“不破解那个法阵,我是不会再去那个地方了。”白婧说。

殷墨蓝说道:“那法阵那么大,要破它谈何容易。我现在越来越相信那一幢石楼是剑仙的剑气劈开的,那里遭到了攻击。只是不知城外的法阵是那剑仙所布置,还是yīn月人所布置。”

宁涛想了一下,说道:“或许,有一个人知道点什么。”

殷墨蓝移来目光,“谁?”

宁涛说道:“唐子娴,表面上是那个叫涂文锦的人资助了考古队,可那涂文锦却是她的手下,听她的指挥。她资助考古队在前,遇见我在后,这说明她是知道yīn月人的存在的,也有可能知道一些yīn月人的秘密,她的目标是yīn月人的城市,说不一定就是那个法阵下藏着的东西。看来,我得去一趟神农架。”

“我和你一起去。”青追说。

宁涛却摇了一下头,“不,我一个人去,那个地方凶险,我来去自如不会有危险。”

“可是……”青追想跟着宁涛去,可又不能违背宁涛的意愿,欲言又止的她满脸的委屈。

白婧说道:“妹妹,你就留下来帮我先把慈善公司搞起来,这也是大事。”

青追心里还是有些不愿意,可最终还是点了一下头。慈善公司关乎诊金,而诊金关乎宁涛的身家性命,这确实是头等大事。

殷墨蓝说道:“宁老弟,你去神农架,我再去调查一下唐天风的事。这一次,务必要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

“把你们拍到的照片都传给我,我凑一块儿看看。”宁涛说。

殷墨蓝掏出了手机,一脸愁容,“这里没信号啊。”

白婧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你怎么这么笨啊,用蓝牙不就行了吗?”

殷墨蓝耸了一下肩,“不会。”

就在白婧和青追给宁涛传照片的时候,殷墨蓝忽然看见了什么,将手机塞给宁涛就往灵田走去。他的视线直盯盯的看着种在灵田之中的几朵苔藓植物,眼神有点放光的感觉。

“宁老弟,这些苔藓……什么灵材?”殷墨蓝问。

来的时候,他和白婧都在山腰上的失去作用的石头法阵里等宁涛,没有进剑阁洞府,这才是他第一次看见那些苔藓灵材。

宁涛随口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在神农架的一个深渊下面发现的。”

这不算隐瞒,如果算,那也是有苦衷的隐瞒。

殷墨蓝的视线又移到了那几朵苔藓灵材的旁边,顿时激动地道:“我的天,夜生花!你这连这种灵材也有,土豪啊!”

那几株夜生花已经枯萎了,可这也瞒不过殷墨蓝的眼睛。

“也是在神农架采到的,可惜种不活。”宁涛说。

殷墨蓝说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夜生花的生长条件极其苛刻,非要在长年不见阳光的黑暗的环境里,还要灵气充沛,土壤的温度也必须在三十度左右,三百年前我有幸见过一次,可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正因为它的生长条件极其苛刻,所以它特别珍贵。”

宁涛干脆将手机交给白婧操作,他也走了过来,“殷前辈,关于夜生花,你还知道什么?”

殷墨蓝说道:“夜生花又名复明花,将它捣碎成汁,滴在失明的人的眼睛上能让失明的人复明。你现在捣汁还来得及,要是彻底枯萎了就只有拿来炼丹了。但将它们捣碎成汁,将来你一样可以用来炼丹。”

夜生花居然还有这样的功效,《灵材纲目》上就没有记载。其实,纲目纲目,这个书名就已经说明了问题,它介绍了很多灵材,但都只是一些基本的东西,很笼统,并不详细。

殷墨蓝的描述让宁涛怦然心动,他将那几株栽种在宁涛之中却已经开始枯萎的夜生花拔了起来,将黏在根上的灵土清理干净,然后收进小药箱之中装了起来。

他琢磨着回天外诊所的时候就将这几株夜生花捣碎成汁,装进瓷瓶备用。他看重的并不只是夜生花是炼制高级丹药的重要灵材的价值,还有它的能让失明的人恢复光明的药用价值。

殷墨蓝的视线又移到了那几朵苔藓灵材上,“这次出去我去打听打听,调查一下这是什么灵材。”

宁涛说道:“有劳殷前辈了,如果将来用它炼丹,一定有殷前辈的丹。”

殷墨蓝笑着说道:“自己人客气什么,我倒希望它和夜生花也在寻祖丹的丹方之中,这样的话就不用去找啦。”

宁涛的心中一声叹息,寻祖丹的丹方目前才收集到两块,估计也就五分之一,六分之一的样子,要凑齐完整的丹方谈何容易。那个红衣女子倒是一条线索,可是她却在虚无缥缈的过去时空里,无法交流,更无法触及,这困局怎么破?

白婧和青追也走了过来,白婧将手机递给了宁涛,“所有的照片都传到你的手机之中了。”

宁涛收起了手机,“那我们就在这里作别吧,我先回诊所将夜生花捣汁,然后去神农架。”

青追看着宁涛,眼神温柔,“宁哥哥,虽然有方便之门,可你也要万事小心。”

宁涛的心中一片温暖,他的声音也很温柔,“你也要小心一点。”然后他又对白婧和殷墨蓝说道:“还有你们,你们行事也要小心一点,不要忘了白圣还活着。”

白婧和殷墨蓝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返回天外诊所,宁涛将几株夜生花捣碎成汁,然后用三只小瓷瓶装了起来,放在一瓶在小药箱之中,另外两瓶放在货架上备用。随后他骑着天道号电瓶车去了官城一家电子城,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还有一台彩sè打印机,然后带着采购的东西回到了他和青追的租住屋之中。

忙活了一阵子,所有的照片都被打印了出来。宁涛数了一下,中国四十一张照片,剔除拍重复了的,也有三十六张,加上他第一次进入yīn月城时拍的几张,他手里便有了四十三张内容不一样的照片。四十三张照片,代表四十三颗石卵,可对于那个巨大的法阵来说,这不过是很小的一部分。

宁涛整理出来的四十三张照片铺在了床上,然后看着它们。一个个的符文通过他的眼睛进入他的大脑,他的脑袋里便多了一堆无法解读的符文。他试着整理出规律,可是尝试了几次便放弃了。他一个符文都不认识,怎么可能整理出规律?在这些符文的面前,他就像是一个还在看图学识字的婴孩。

宁涛将所有的照片都收了起来,带回天外诊所放进了书桌的抽屉里。那毕竟是租来的房子,万一房东进去看见了就不好了。

稍作准备之后,宁涛打开了方便之门,然后走了进去。

一出方便之门,宁涛已经在神农架的一片山林之中。清冷的月光当头洒落下来,远处的山峰隐隐约约。夜风吹拂着森林,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草丛里传出昆虫的名叫声,似乎是在诉说它们的家长里短。

宁涛从山林里走出来,进入了考古队营地所在的山谷。

那条河流依旧奔腾不息,可考古队的营地却已经不在这座山谷之中了。那架直升机也不见了,不知道是飞回去了,还是换到了别的地方。考古队曾经扎营的河滩地上遗留下了一些垃圾,还有人体所留下的气味。

宁涛将一只掉落在地上的矿泉水瓶子捡了起来,拧开瓶盖嗅了一下,转眼就确定了,这是唐子娴喝过的一瓶水。唐子娴的气味一直向山谷尽头延伸,还有考古队的成员的气味。

宁涛抬头眺望着山谷尽头的雄伟高山,他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他们不会真的去了那个深渊了吧?”

清月冷风中,宁涛循着气味追踪了下去。

看网友对 0243章 惊魂未定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