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四十章 勾心斗角

第四十章 勾心斗角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沙利能等蛮人闻言,同是一愣,定睛细看,只见对面的汉人队伍中,正被两名汉中军兵卒推出来的不是己方族长还是谁?

见到族长竟然落到汉中军的手里,人们无不是脸sè大变,心头骇然,沙利能差点从马上跳下来。

呆愣片刻,沙利能打了个冷颤,回过神来,双目圆睁,本就不小的大环眼此时瞪得如铜铃一般,他厉声喝道:“立刻放了我们族长!(蛮语)”

张平沉声说道:“让歇图出来说话!(蛮语)”

沙利能暴跳如雷,大吼一声,像疯了似的,不管不顾催马向对面的刘秀等人冲了过去。

盖延冷哼一声,持刀迎上前去。沙利能和盖延二人,一个在马上,一个在马下,沙利能持棍砸向盖延,后者也没有退避,横刀向上招架。

当啷!

随着一声巨响,狼牙棒结结实实地砸在偃月刀的刀杆上,迸发出一大团的火星子。

剧烈的碰撞,让沙利能胯下马的两只前蹄高高抬起,几乎都快在地上直立起来,盖延则是双脚摩擦着地面,向后倒滑出一米多远。

两人的硬碰硬,可以说是半斤八两,棋逢对手。

就在沙利能想稳住战马的时候,张平突如其来的一箭直取他的眉心。

双方的距离近,张平的箭又快,沙利能连格挡的时间都没有,他本能反应的向后仰身闪躲。

沙!箭矢几乎是贴着他的脑门掠过。此时战马几乎直立,沙利能在马鞍子上本就有些坐不住,再加上他向后仰身,立刻从马背上翻了下去,落地时,他庞大的身躯都发出嘭的一声闷响。

沙利能从地上灰头土脸的站起来,气得哇哇怪叫,他没理会张平,提着狼牙棒向盖延冲了过去。后者也不怯战,抡刀迎战,他二人在地上战成了一团。

这二位,都是以力大无穷而著称,此时战在一起,场面也异常激烈,叮叮当当的铁器碰撞声连成一片,四周的众人都感觉耳膜被震得生痛,不由自主地连连后退。

盖延与沙利能打了三十个回合,两人还是旗鼓相当,不分胜负,张平从箭壶中又抽出一支箭矢,捻弓搭箭,毫无预兆,他猛然又向外射出一箭。

这一箭,他没有射向沙利能,而是射向了对面的蛮兵。

“啊——”随着一声惨叫,一名蛮兵胸口中箭,倒在地上。

正与盖延打得不可开交的沙利能,受手下人惨叫的影响,稍微分了下心。

高手对决,任何的晃神都是致命的。沙利能只是稍微分了下心神,一个没留神,盖延的刀就已劈砍到他的脑袋近前。

沙利能大惊失sè,此时再想用狼牙棒挡刀,已然来不及了,他只能全力向下弯腰闪躲。

沙!偃月刀从他的头顶上方掠过,连带着,将他的头顶削掉一大块头皮。

顿时间,沙利能的头顶血流如注,将他的脸颊染出一条条的血痕,最要命的是,头顶的鲜血一个劲的向他的眼中流淌,遮挡住他的视线。

不过盖延可不管他视线是不是受阻,得理不饶人,又是一刀向他的胸前横扫过去。

沙利能爆叫一声,抽身后退,不过还是晚了半步,胸膛又被刀锋划开一条长长的口子。

连续挨了两刀,虽然伤口都不致命,但已让沙利能无力再战,他虚晃一棍,紧接着,抽身而退,调头就跑。

盖延大喝一声,随后便追,不过他追出不远,只见前方蛮军主力阵营当中又杀出一队人马,再加上刘秀等人在后面连声呼唤,盖延放弃追杀落荒而逃的沙利能,回到本方阵营。

望着沙利能一干人等已跑出好远的背影,盖延颇感惋惜地跺了跺脚,摇头说道:“真是可惜,只差一步,未能斩下此贼首级!”

刘秀一笑,递给盖延一条汗巾,说道:“巨卿兄辛苦了。”

李通跑到沙利能留下的那匹战马近前,把它牵到刘秀近前,笑道:“我们也不算亏,起码缴获了一匹战马!”

刘秀看了看面前的这匹高头大马,从上到下一身黑,只不过在马儿的脑门中央有一撮白毛。刘秀摸了摸马背上的鬃毛,赞道:“是一匹好马!”

且说沙利能,他一路逃回到蛮军本阵。

看到败逃回来,头上、身上都是血的沙利能,歇图脸sèyīn沉,冷冰冰地说道:“沙利能,你输了。”

沙利能吞了口唾沫,结结巴巴地说道:“歇图,汉中军抓了族长!我们族长现在在他们手里!”

“你说什么?”歇图都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他难以置信地扬起眉毛,目不转睛地看着沙利能。

后者一手捂着头顶的伤口,一手捂着胸前的伤口,说道:“我看见……我看见族长在那群汉中军当中!”

歇图原本瞪大的眼睛慢慢眯缝起来,眼珠连连转动,过了许久,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他的表情渐渐恢复了正常,说道:“你受了伤,定然是眼花看错了。”

沙利能身子哆嗦了一下,急声说道:“歇图,我可以发誓,我绝对没有看错,而且他们押出老族长的时候,我还没……”

不等他把话说完,歇图厉声喝道:“我说你眼花看错了,你没听见吗?”

看着歇图扭曲的五官,寒光四射的眼眸,沙利能激灵灵打个冷颤,不敢正视歇图的眼睛,垂下头,吱吱呜呜地小声说道:“我……我……可能、可能真的是我看错了……”

这么大的事,歇图相信沙利能不敢扯谎,更不会看错,可歇桑落到汉中军的手里,这件事太严重了,汉中军一定会拿歇桑要挟己方,逼己方退兵。

仗打到现在,汉中城已成为己方的囊中之物,最多再有两三天的时间,己方便可一局攻克汉中城。

等到那时,歇族所赢得的威望,在整个乌戈国里将无人能出其左右,自己也必将成为王位最有利的竞争者。

所以,这一战他必须得打下去,而且必须得打赢,谁也不能阻止他,包括他的父亲歇桑。

而且歇图对歇桑的不满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歇桑霸占着族长的位置,什么事情都不管,只图安逸享乐。

如果没有他歇图,歇桑都不知被人推下族长的宝座多少回了,歇桑活着,对于歇图而言就是个巨大的障碍,如果能借助汉中军之手,除掉歇桑,这也不失为一两全其美之计。

这是歇图坚持不相信歇桑落入汉中军之手的主因。他握紧双拳,深吸口气,侧头喝道:“栾提顿、烧戈!”

“在!”随着应话声,两名蛮将出列,向歇图躬身施礼。

“你二人率一千精锐,将后方的那支汉中军给我斩尽杀绝,不留一个活口!记住,是不、留、一、个、活、口!”

“遵命!”这两名蛮将双双答应一声,转身便要走。

“等下!”歇图叫住他二人,向左右看了看,低声说道:“近前说话。”

栾提顿和烧戈先是一怔,而后凑到歇图近前。

后者在他二人的耳边低声细语。等他说完,两人的脸sè顿变,又惊又骇地看着歇图。

歇图面无表情,一字一顿地说道:“按照我的意思去办,天塌了,自然也有我去顶着!”

栾提顿和烧戈互相看了一眼,暗暗咧嘴,低垂着头,谁都没有立刻说话。

歇图眯缝起眼睛,冷冷问道:“怎么?你二人现在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听闻这话,两人身子同是一震,急忙躬身说道:“属下遵命!”说完话,两人一并转身离去。

栾提顿和烧戈都是歇族有名的悍将,同时他二人也是被歇图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虽说平日里他俩都以歇图马首是瞻,但谋害族长这件事太大了,他俩的胆子再大,做起这件事来,心里也是七上八下。

不过歇图的命令已下,两人不得不从。栾提顿和烧戈依照歇图的命令,率领一千精锐蛮兵,离开本阵,直奔刘秀等人那边冲杀过去。

己方刚打跑了一小波蛮兵,现在又来了一大群蛮兵,举目望去,估计不下一千之众。

李通走到刘秀近前,眉头紧锁地问道:“文叔,蛮军这是要做什么?难道他们根本不在乎族长的死活?”

刘秀凝视着迎面而来的那支蛮军,沉默未语。

盖延冷哼一声,说道:“活捉歇桑,完全是多此一举,我看这帮蛮人非但不在乎歇桑的死活,而且还恨不得我们能早点杀了歇桑呢!”

他这话倒是让刘秀心中一动。

在乾尤山的蛮军营地里时,可以看得出来,歇桑在蛮族当中还是很有威望的,蛮人也全都以他马首是瞻,哪怕被活活烧死,都不敢对他的命令有太强烈的反抗,难道到了蛮军这里,歇桑在歇族的威望就不灵了,情况就变得不一样了?

恐怕未必!也许是蛮军当中有人希望歇桑能早点死。

歇桑若死了,最直接的受益者当然就是他的儿子歇图,歇图可以顺势成为歇族名正言顺的族长,而敢于如此明目张胆坑死歇桑的,在歇族里,恐怕也只有歇图了。

想到这里,刘秀心中嗤笑,歇图打的好主意啊,想借用己方之手,帮他除掉歇桑这个最大的障碍。

刘秀想明白事情的原由,再不犹豫,箭步来到战马前,一个蹬步,飘身上马,紧接着,他向下弯腰,一探手,将歇桑抓起,周围人还没反应过来,刘秀已提着歇桑,把他放在马背上。

“文叔……”在场众人见状同是一惊,不明白他要干什么。

刘秀坐在马上,对众人一笑,自信满满地说道:“大家放心,我去退敌!”说着话,他双脚一磕马镫子,战马嘶鸣,直奔对面的千余蛮军而去。

见状,龙渊、盖延、张平等人无不大惊失sè,齐声喊道:“危险——”

看网友对 第四十章 勾心斗角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