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247章 新问题

0247章 新问题

唐子娴究竟是不是唐家的人,宁涛还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他只是猜测,殷墨蓝也没有给他提供证据来证明他的猜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不能见死不救,更何况唐子娴和涂文锦刚才还冒着生命危险掩护他救人。

就算唐子娴真的是唐家的人,将来会成为对手,那也要堂堂正正的面对这面,一拳打碎。现在要是见死不救的话,那就等于是过河拆桥,而他从来就不是这种人。

“抓着绳子,跟我走。”宁涛的声音从黑暗里传来。

唐子娴和涂文锦从地上爬了起来,紧紧的抓着绳子,然后往黑暗之中走去。

“宁医生,你在哪里?”涂文锦紧张地道,洞窟里很黑,他根本就看不见宁涛。刚才被采药绳拖行,他身上被蹭破了不少地方,浑身都火辣辣的疼,有些地方还在流血,可对于死亡的恐惧,还有黑暗的畏惧却压倒了一切,让他无暇顾及。

宁涛并没有回答他。

唐子娴也是被拖着进来的,可是她的身上却只是衣服破了,并没有明显的伤痕。同样的情况,可她却显得很平静,一点都不紧张。

两人在移动,宁涛也在移动。

没走多远,洞口就传来了枪声,子弹雨点一般打进洞窟,黑暗的空间里满是沉闷的枪声在回响,好像四面八方都有人在开枪。一些子弹击中了岩壁,溅起一团团火星,可那些昙花一现的火星却不足以照亮这个黑暗的洞窟。

宁涛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然后停下了脚步。

这个地方远离洞口,并且有岩壁充当天然的掩体,即便是那些武装人员用榴弹射击也伤不了躲在后面的人。马彤彤和杨晨就躺在这个角落里,两人都已经昏迷了。不过宁涛已经用天针给他们止了血,还用特种灵力帮助他们回复生机,他们暂时不会死去。

宁涛看着惊魂未定的涂文锦和一脸平静的唐子娴,他的眼睛处在望术的状态下,涂文锦和唐子娴在他的眼里就像是两只人形的会发光的灯笼,甚至连两人的眼神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现在我们怎么办?”唐子娴出声问道。

宁涛说道:“这个洞窟很大,那些武装人员不敢贸然追进来。如果我是那个指挥官,我会留下两个人守着洞窟入口,然后带着剩下的人去悬崖下面探索yīn月人的遗迹。”

说这番话的时候,宁涛的视线始终停留在唐子娴的脸上,观察着她的反应。

唐子娴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声音也很平静,“这样我们也出不去,我们的手里没有枪,冲出去就等于是去送死。另外,你别忘了,那些野人还在这个洞窟之中,没有食物,没有水,我们待在这里也是死路一条。”

“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听唐子娴这么一说,涂文锦又紧张了起来。

唐子娴的声音带着一丝恼怒,“你安静一点!”

涂文锦跟着就闭上了嘴巴。

宁涛才淡淡地说道:“我没有说出去,也没有说待在这里。那些野人逃进这个洞窟之后就没有再出去,这个地方肯定还有别的出路,我们只要找到离开这里的路就能出去。”

唐子娴说道:“你能找到出口?”

宁涛说道:“我当然能,但是我可不想带着有可能在我背后捅我一刀的人离开。唐小姐,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如果你回答了我,我就带你和涂先生离开。”

“什么问题?”唐子娴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警惕的意味。

宁涛说道:“你是唐家的什么人?”

黑暗里,唐子娴的乌眸里闪过了一丝异样的神光,她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姓唐,我当然是唐家的女儿,你问的问题很奇怪。”

“我说的这个唐家不是普通的人家,而是有着好几百年历史的唐门,精通暗器和用毒的唐门。”宁涛直盯盯的看着唐子娴的眼睛。

唐子娴微微愣了一下,忽然冷笑了一声,“宁医生,你说的是武侠小说中的唐门吗?”

宁涛说道:“是的,我说的就是那个唐门。”

唐子娴说道:“如果我是你说的那个唐门的人的话,那我岂不是会飞檐走壁,会暗器,会功夫的女侠?宁医生,你别逗了,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唐门,我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武林世家唐门的存在,即便是真的存在,我也和它没有半点关系。”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宁涛说。

唐子娴皱了一下眉头,“你该不会还要让我对天发誓吧?”

宁涛沉默了一下说道:“我要考虑一下你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你们先留在这里,我先去找一下出口,然后回来接你们。”

唐子娴没有任何反应,神sè一片平静。

涂文锦却着急了,紧张地道:“宁医生你不能丢下我们,那些枪手随时都有可能冲进来,他们会杀死我和唐小姐……”

宁涛打断了涂文锦的话,“我刚才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待在这里别动,那些武装人员不会进来,但如果你们擅自行动,后果就只能由你们自己承担了。”

说完,他依次将杨晨和马彤彤从地上扯起来,分别扛在了他的两只肩头上,然后向黑暗深处走去,一转眼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他……”涂文锦眼巴巴的看着宁涛离开的方向,可他根本就看不见人,只还能隐约听见宁涛的脚步声,而那脚步声离开的速度很快,越来越小。

唐子娴看着宁涛离开的方向,只淡淡的说了一句话,“他会回来的。”

涂文锦哪里沉得住气,他趴着从岩壁下方看向了洞窟的入口,那里有熹微的光线照进来。他担心那些武装人员冲进来,可是始终都没有人冲进来。情况似乎是被宁涛说中了,那些武装人员在洞口留下了人,剩下的人则去了yīn月人的遗迹。可他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个人不过是一个医生而已,他怎么能判断得如此准确?

黑暗中,宁涛步履如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与他如浮云。他的肩头上扛着的两个人就等于是两只散发着彩sè光芒的灯笼,为他驱散黑暗,照亮前路。他的鼻子也一早就锁定了那些神农架野人的气味,不过他走的却是一条相反的路线。

这个洞窟果然很大,九弯十八拐,岩壁上随处可见岔洞,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

宁涛也没走多远,迈过一个弯之后钻进了一个岔洞,然后咬破手指在洞壁上画了一只血锁,随后他打开血锁,扛着马彤彤和杨晨回到了天外诊所。

问唐子娴是不是唐家的人和找出口不过是一个离开的借口,马彤彤和杨晨的处境很危险,他得及时治疗他们。

善恶鼎中青烟缭绕,鼎上的人脸露出了笑容。

宁涛小心翼翼的将马彤彤和杨晨放在了诊所中间的地面上,然后将背在背上的背包取了下来,打开取出了里面的小药箱。他没有立刻唤醒马彤彤和杨晨,而是取出账本竹简依次给马彤彤和杨晨做了诊断。

账本竹简依次给出了马彤彤和杨晨的诊断。

马彤彤,戊寅年五月初三生人,首善孝敬父母集十点善念功德,慈善捐助失学儿童七人计二十一点善念功德,三善保护和修缮古物一百一十件计五十五点善念功德……一身集善念功德一百点,可开善念处方契约,消功德以治愈。

杨晨,戊寅年正月初三生人,首善孝敬父母计十点善念功德,次善保护修缮文物一百二十件计六十点善念功德,一身集善念功德七十点,可开善念处方契约,消功德以治愈。

这样的诊断让宁涛也感到很惊讶,让他惊讶的不只是马彤彤和杨晨是隐形的诊金大户,还有账本竹简给出的保护和修缮文物居然也有功德,虽然保护和修缮一件文物的功德只有半点,但累计起来却是很吓人的。

为什么保护和修缮文物会有善念功德?

这又是一个让宁涛感到困惑的问题,但现在显然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将账本竹简收了起来,随后又去书桌开了两张善念处方契约,一张是给马彤彤的,一张是给杨晨的。

开好了处方之后,宁涛将马彤彤和杨晨唤醒。

“不要杀我……不要……”马彤彤一醒来便惊呼出声,她的意识显然还停留在被乱枪扫射的危险时刻里。

杨晨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大口大口喘气,可他还是觉得无法呼吸。

宁涛说道:“不要害怕,我们已经逃出来了。”

马彤彤和杨晨听到宁涛的声音,这才移目看着宁涛,两人的脸上满是惊讶和困惑的神sè。

宁涛又说道:“我们已经逃出来了,不过你们受了伤,需要接受治疗。”

马彤彤的情绪总算是稳定了一些,她看着宁涛,声音有点沙哑,“这……这是什么地方?”

宁涛说道:“这里是我的诊所。”

“我们、我们怎么会在这里?”杨晨很清楚的记得他在什么地方,却也正是因为想起了发生在深渊里的事情,他跟着低头去看他的肚子,这一看他顿时瘫了,他的衣服和裤子全都被血染红了,那被子弹击中的伤口刚才还不疼,这个时候突然就传来了火辣辣的灼痛感。

马彤彤也发现了她身上的伤口,她比杨晨还不堪,双眼一闭就昏死了过去。

看网友对 0247章 新问题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