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248章 永别了,我的朋友

0248章 永别了,我的朋友

“马彤彤?马彤彤!”杨晨一边叫唤着马彤彤的名字,一边伸手抓着马彤彤的胳膊摇晃她的胳膊,试图将她唤醒。

可马彤彤半点反应。

杨晨跟着又着急地道:“宁医生你快点救她啊,她快不行了!”

宁涛拿着一只小瓷瓶和两张善念功德处方契约,还有一支中性笔来到了马彤彤和杨晨的身边,他抓住了马彤彤的一只手腕,往她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丝特种灵力。

“嘤……”马彤彤又苏醒了过来,可还是显得很虚弱。

杨晨用惊讶的眼神看着宁涛,他以为抢救马彤彤会是一个复杂而危险的过程,却没想到会是这么简单,简单到他不敢相信。

宁涛说道:“你们都有生命的危险,我能治好你们,不过我治病有我的规矩,你们得在我给你们的契约上签字。你们先看看契约上的内容,同意的话就签字吧。”

“还要签字?”杨晨接过了宁涛递给他的善念功德处方契约,一看之下顿时愣住了。他以为是医院那样的术前同意书,却没想到是用善念功德来换取治愈。更诡异的是,这张善念功德处方契约上还例举了他做过的所有的善事,甚至就连他的生辰八字都写上了,神神秘秘。他就想不明白了,宁涛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马彤彤也看了宁涛给她的善念功德处方签,她也愣了半响才回过神来,“宁医生,这是……”

宁涛温声说道:“我知道你们的心中很好奇,可是这就是我治病的规矩。不管你们心里怎么看我,也不管你们理解不理解我,你们都需要在这张处方契约上签字,然后我才能治疗你们。”

“我签。”杨晨说,他拿过笔就在属于他的善念功德处方契约上签上了他的名字。好奇归好奇,但命才是最重要的。

马彤彤犹豫了一下,也在属于她的善念功德处方契约上签上了她的名字。

宁涛将两张善念功德处方签收了回来,然后拔下瓶塞,从里面倒出了两颗精品初级处方丹,一颗给了杨晨,一颗给了马彤彤,“这是药,吃了它吧。”

杨晨拿着精品初级处方丹左看右看,说实话,他并不相信这样一颗药丸子能治好他现在的伤。可是他又不好开口问,生怕得罪了宁涛,宁涛就不治疗他了。

“宁医生……”马彤彤看着宁涛,眼神里带着淡淡的忧伤,“告诉我,治疗之后……会发生什么?”

女人的心思比男人更细腻,第六感似乎也要强一些,她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

治疗之后她从此不会再记得宁涛,也不会记得有这么一间诊所,可是这个时候显然不是告诉她真相的时候。就她眼眸中的那一丝忧伤,宁涛不得不担心告诉她之后她会拒绝吃丹药。他略微沉默了一下,然后微笑着说道:“治疗之后你们的身体就会恢复健康,你身上的善念功德会消失,但你的身体会比以前更健康,活一百岁都不是问题。”

“就这些吗?”马彤彤又问。

这当然不是全部,可宁涛却点了点头。他的心中其实也有些伤感,他将马彤彤看作是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可是治疗之后马彤彤却会忘记与他有关的一切。

“我吃药。”杨晨不再看手中的晶莹剔透的初级精品处方丹了,他将它喂进了他的嘴里。

宁涛温柔地道:“马博士,你也吃药吧。”

马彤彤也将精品初级处方丹喂进了嘴里。

善恶鼎中的青烟突然涌了过来,将马彤彤和杨晨吞没了……

几分钟后,宁涛将马彤彤和杨晨抱出了天外诊所,放在台阶上,然后往两人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丝特种灵力。不等两人睁开眼睛,他便退进了天外诊所,然后关上了门。

马彤彤和杨晨睁开了眼睛,夜空如洗,繁星闪烁。两人一骨碌从台阶上爬了起来,看四周,然后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两人的脸上是一样的惊讶和困惑的表情。

“我们……我们怎么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杨晨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马彤彤神sè恍惚,“我们……我们不是在神农架寻找yīn月人的遗迹吗?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杨晨使劲摇晃了一下脑袋,可是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与宁涛有关的记忆都不复存在了,不只是发生在深渊之中的事,甚至连他发现的那块砖的记忆也不复存在了。

马彤彤忽然一声惊呼,“你身上好多血!你受伤了!”

杨晨被吓了一跳,慌忙去检查身上,可是他的身上除了血,一点伤痕都没有。

马彤彤也是一样的情况,发现杨晨的身上浑身都是血的时候她也发现她自己的身上满身是血,她甚至还撩起了衣服去看自己的小腹,可她的小腹光滑如初,没有半点伤痕。她努力回想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她也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与宁涛有关的一切记忆都不复存在了。

这就是天外诊所的“后遗症”,宁涛参与了什么,什么就会被抹除。天外诊所何以做到这一点,没人知道。它身上的迷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解开。

“我们离开这里吧,先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杨晨说。

马彤彤点了一下头,爬起来跟着杨晨走,下台阶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天外诊所,但只是看了一眼,那房门紧闭的古老的房子并没有给她带来一丝记忆上的触动。

房门后,宁涛已经将该收拾的东西收拾好了,他将天外诊所的房门轻轻的拉开了一条缝,看着并肩往巷子口走去的杨晨和马彤彤,心中有些伤感,“忘记我吧,不要再去探索什么yīn月人的遗迹了,开始新的生活,永别了,我的朋友。”

马彤彤和杨晨走出了客家巷的巷口,消失在了苍茫的夜sè中。

十几秒钟后,宁涛回到了洞窟里的岔洞之中。他拿着手电照着路,往唐子娴和涂文锦藏身的地点走去。

“谁?”黑暗中传来了涂文锦的紧张的声音。

宁涛沉声说道:“是我。”

涂文锦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你总算是回来了。”

宁涛快步走去,用手电筒的光束照着那个角落。

唐子娴从地上站了起来,“那两个考古队的人呢?”

宁涛说道:“他们死了,我没法带着他们的尸体离开。”

唐子娴说道:“我早就跟你说过你救不了他们,白白浪费这么时间。”

宁涛淡淡地道:“救不救得了是一回事,救不救又是另外一回事,我是一个医生,我不会见死不救。”顿了一下,他又说道:“人都死了,我们就不要再提他们了,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找出口。”

手电筒的灯光下,涂文锦看了唐子娴一眼,他倒是想跟着宁涛走,可是这事他显然做不了主。

唐子娴沉默着,没有立刻表态,可她心里在想什么却是谁也猜不到的。

就在这个时候,洞窟入口传来两声枪响,还有一个武装人员愤怒的声音,“给我出来!你们几个婊.子养的,你们逃不掉的,我发誓要杀了你们!”

守在门口的武装人员显然已经失去耐性了,却也不敢违背指挥官的命令离开,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发泄心中的怒火。

“带路吧。”唐子娴做出了决定。

“跟着我。”宁涛用手电筒照着路,循着神农架野人留下的气味向一个岔洞走去。

洞口只有两个武装人员,他要干掉那两个武装人员从洞口出去其实很容易,可他并不想那样做,他的心里有一个计划。

进入岔洞,神农架野人的气味更为浓烈,岔洞里的地面上还有血迹,一滴滴,一团团往黑暗深处延伸过去。

宁涛干脆结束了鼻子的闻术状态,循着血迹往前走。

这个岔洞又高又宽,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地铁的隧道,也只有这也的空间才能让平均身高差不多四米的神农架野人通过。

“地铁隧道”弯弯曲曲,一直往地下延伸,看不到尽头,也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

宁涛的心里无所畏惧,情况不对的话,他随时可以打开方便之门逃离。

随着“地铁隧道”的延伸,唐子娴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神sè也越来越凝重。她显然没法做到宁涛那样轻松淡定。

“宁医生,你确定这是出去的路?我们一直在地下走啊,我们已经走了很远了,万一迷路了怎么办?”涂文锦紧张地道,他掩饰不了他心中的害怕。

宁涛淡淡地道:“你们在担心什么?这条路往下延伸,说不一定是通往悬崖下的路,跟着它走,我们就能到达yīn月人的遗迹。对了,你们不是在找yīn月人的遗迹吗,如果这条路能让我们到达yīn月人的遗迹,这不是好事吗?”

涂文锦闭上了嘴巴,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走在身边的唐子娴,可是宁涛手里的手电筒的光束只照着前面的路,他根本就看不见唐子娴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

宁涛又问了一句,“唐小姐,你是从什么渠道知道yīn月人的遗迹的?”

唐子娴说道:“现在这个世界有钱什么办不到?当然是花钱买到的消息。”

宁涛不问了,从她的嘴里听不到一句真话,继续试探也没有意义,反倒是浪费精神。

足足走了半个小时,前方突然出现了熹微的光线。

看网友对 0248章 永别了,我的朋友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