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253章 我和貂蝉有一腿

0253章 我和貂蝉有一腿

望术一眼,宁涛便从楚义雄的身上看到了青蒙蒙的妖气,比他从林清华身上看到的妖气还要强烈一些。林清华作为新妖的能力是变脸,他已经变成了新妖,他的作为妖的能力又是什么?

宁涛继续观察着楚义雄,心里也在琢磨针对楚义雄的治疗方案。如果这又是一起收不到诊金的亏本生意,他要面对的其实不只是诊金的问题,而是楚义雄不是想要拜他为师的林清华,而是一个一身傲骨,一腔爱国情操的老科学家。楚义雄要是不销毁研究的资料和东西赎罪,他就会保留在诊所里接受治疗的记忆,那也就意味着他的秘密有很大的暴露的风险。这个问题,他想想都感到头疼。

“狗贼看戟!”楚义雄突然将手中的扫帚刺向了宁涛的面门,他手中拿着的虽然是塑料扫帚,可带着妖力,劲力不可小觑。

宁涛探手将塑料扫帚抓在了手中,开口说道:“奉先兄,你把你的方天画戟放下来,我们聊聊怎么样?”

楚义雄呵斥道:“狗贼!放开吾方天画戟!”

宁涛顺手一扯就将楚义雄手中的塑料扫帚扯了过来,然后随手扔到了墙角。

“尔敢!”楚义雄的眼眸中浮现出了绿芒。

宁涛忽然一脚踹在了塑料板凳上,那塑料板凳咔嚓一声断了一条腿,坐在上面的楚义雄顿时摔倒在了地上。

“赤兔啊!赤兔……呜哇……”楚义雄抱着塑料板凳嚎啕大哭。

“爸?”门外传来了楚昊泽的声音,满带着着急与担忧的意味。

“楚先生,不用紧张,你也不能进去,宁医生治病有他的规矩。”这是江好的声音。

楚昊泽终究还是没有进来。

不过门外又传来了扬灵芝的关切的声音,“宁医生,你小心一点,我家老头子一把年纪了,他经不起折腾。”

宁涛应了一句,“不用担心,我有分寸。”

门外暂时安静下来了。

宁涛却知道扬灵芝和楚昊泽只是暂时安静下来了,一旦屋子里再发生点让母子俩担心的情况,没准母子俩会破门而入。可他却没有放弃继续刺激楚昊泽,他又对楚义雄说了一句话,“奉先,貂蝉和我睡觉了,她的身子又嫩又滑。她跟我说,她早就不想跟你了,只有我才能给她幸福,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的义父,董卓!”

“啊——”饱受刺激的楚义雄突然一声爆吼,扔了怀中的“赤兔马”,从地上一跃而起,猛的扑向了宁涛。

宁涛没动,只是看着他。

楚义雄一把掐住了宁涛的脖子,眼中绿芒闪烁,状似疯狂地吼道:“董卓匹夫!杀了汝!”

虽然被掐住脖子,但宁涛还是没动,而是不慌不忙的打开小药箱,从小药箱之中取出账本竹简,然后贴在了楚义雄的手臂上。

他刺激楚义雄攻击他,并不只是为了用账本竹简给楚义雄诊断,他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楚义雄露出妖的一面,展现出作为新妖的能力。

楚义雄的双手不断使劲,可宁涛的脖子却像是一棵树的树脖子,无论他怎么掐都无法终止宁涛的呼吸。他甚至没法将宁涛脖子上的那一层皮弄伤,更别说压迫肌肉堵塞动脉和呼吸道了。

几秒钟后宁涛将账本竹简从楚义雄的小臂上移开,却不等他打开看一眼,楚义雄的嘴里突然冒出了一句话来。

“圣山……圣山……”楚义雄反复念叨着这个词,可诡异的是他的声音并不是他的声音,而是一个模仿出来的女人的声音,细声细气,妖气十足。

这就是楚义雄作为新妖的能力吗?

宁涛顿时愣了一下,直盯盯的看着楚义雄。在他的眼里,楚义雄的双眼几乎全绿,完全妖化。

“圣山……圣山……”楚义雄还在念叨。

“你想说什么?接着说,快说。”宁涛催促道,他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一个人来,那个存在于过去时空里的红衣女子。

他最后一次在残版寻祖丹的药物过敏反应下看见她的时候,她的嘴唇好像动了一下,对他说了什么。可他根本就听不见她的声音,此刻楚义雄模仿女人的声音念叨“圣山”,他突然就想去了她。

这不是无端的猜想,而是条件使然下的推理。

那个存在于过去时空中的红衣女子从某种意义上讲,她其实就是藏在寻祖丹之中。他只有在寻祖丹的药物过敏反应下才能看见她,那么因为研究寻祖丹而变成新妖的楚义雄,完全妖化之后从寻祖丹之中获得一些信息也就成了说得通的事情。

“圣山……圣山……”楚义雄的嘴里翻来覆去就只有这一个词,而且女人的声音特征却是越来越模糊。

宁涛心里也越来越着急,“圣山是什么山?你是不是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你想告诉我什么?”

“圣山……嘻嘻嘻……”楚义雄突然笑了起来,那笑声就像是古装电视剧里的老太监的笑声。到他笑的时候,女人的声音已经完全消失了,眼睛里的绿芒也越来越淡,最后完全消失了。

突然,楚义雄腰板一挺往后倒去。

宁涛慌忙伸手扶住了他,将他抱到了床上。他坐在床边,打开了账本竹简。

账本竹简浮现出了内容:楚义雄,丁未年(1967)五月初三生人,顶善之人。首善孝敬父母计善念功德十点,次善研制药物恩泽大众计善念功德五千一百三十七点,三善救济失学儿童三十五人计一百零五点善念功德,自造新妖计七点恶念罪孽……一身计善念功德五千二百五十五点善念功德,可开善念功德处方契约,消功德以除妖身,高寿一百五十岁,来生大福报。

这善念功德!

宁涛的手一抖,惊得账本竹简差点掉在地上。

顶善之人,这还是第一次遇见,对他来说真的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他一直都在为善念功德难赚犯愁,却没想到江好一个电话过来就送了他这样一份天大的豪礼!只要赚了这一笔善念功德,他就能打开天外诊所中的两道库门之中的任一一道,获得更多的修真资源!

宁涛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心里暗暗地道:“这个楚义雄是因为研究出了药物,恩泽大众集了那么恐怖的善念功德,成了顶善之人,可他的情况和林清华是一样的,为什么林清华要销毁研究的东西才能赎罪,而楚义雄没有这样的赎罪条款?”

一样的“病”,不一样的处方,这确实是很奇怪的事情。

“等等……”宁涛忽然拍了一下脑门,恍然大悟,“虽然是一样的病,可人却不是一样的人。我给林清华开的是恶念罪孽处方契约,需要达成恶念处方契约上的赎罪条款才能赎罪。可楚义雄是顶善之人,身有大功德,他的处方是善念功德处方契约,根本就不会存在赎罪的条款!”

这么一想,宁涛的一颗心怦然激动了起来,如果是要楚义雄销毁寻祖项目,这笔高达五千多点的善念功德就等于是挂在天上的诊金,他几乎没有可能赚到。可结果却是一张善念功德处方契约,那问题就好办了,他只需要将楚义雄带进天外诊所,他就能赚到这笔巨额诊金!

五千二百五十五点善念功德,这么大一笔诊金面前,他连那个疑似红衣女人的声音都忘记了。

这时楚义雄又睁开了眼睛,痴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呢喃地道:“闭月,吾将乘风飞来,与汝相聚……”

闭月,那是貂蝉的别名,他真的是把自己当成了吕布了。

宁涛心中已经拿定了主意,他将账本竹简收了起来,起身去打开了房门。一开门就看到了江好的背,直挺挺的挡在他的身前。这一刻她似乎变成了青追,他的专职守门人。

等在门口的扬灵芝和楚昊泽跟着就凑了上来。

“宁医生,我爸怎么样了?”楚昊泽着急地问道。

扬灵芝更是心急,趁着江好转身的时候迈过江好,大步进了屋,一边走一边关切地道:“老楚,你怎么样了?”

楚义雄看了扬灵芝一眼,恶声恶气地道:“哪来的老妪?滚!吵到闭月,吾取汝狗头!”

扬灵芝的双脚顿时僵住了,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相依为命大半辈子的爱人突然不认得她了,还用这样恶劣的口气凶她,她怎能不伤心?

宁涛说道:“扬阿姨,不要着急。我只是给楚老检查了一下,还没有治疗。”

楚昊泽着急地道:“宁医生,我爸爸得的是什么病?”

宁涛淡淡地道:“邪魅入体的妖病,你也可以理解成精神病。他的身体机能,甚至是脑神经都是没问题的,医院没法治。可我有办法治疗,药到病除。”

楚昊泽一脸困惑的表情,他显然不理解什么“妖邪入体”的病是什么病。

“那你快给我家老头子治,你要什么条件,你尽管开口,我们就是砸锅卖铁都会满足你。”扬灵芝哭着说道。

宁涛说道:“我不要诊金,我只是重申一下,我治病有我的规矩,你们要我治疗楚老,没问题,可治疗的过程也有一定的风险,我要求你们不要进来,能做到吗?”

扬灵芝和楚昊泽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宁涛说道:“那好,你们都出去吧,在外面等着。”

扬灵芝愣了一下,跟着往外走,“我现在就出去,请你一定治好我丈夫。”

房门重新关上了。

宁涛将房门反锁,检查了窗帘之后取出一张画有血锁的普通处方签,然后打开了方便之门。

看网友对 0253章 我和貂蝉有一腿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