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二章经

第四十二章经

(上章有些问题,既然悬铃宗都知道苏子叶在益州被暗杀,昆仑派没道理直到今天才知道,等这章更新完了,我去修改,当然这是小问题,大家不用重新看的。啊,好像暴露了我没有存稿的秘密……所以我不容易啊,同学们,每天压力很大的,那么像今天章节名这样玩闹一下,想来大家都不会介意了,咔咔咔咔。)

……

……

惨叫声里,宋千机召出法宝,破空而去,洒落一路鲜血。

那道琉璃剑停在空中,没有追击。

何渭看着那片血雨,眼神冷淡。

宋千机身体被贯穿,道树剑丸尽毁,哪里还有生机,飞出十余丈便摔到了地面,再无气息。

何渭挥了挥衣袖,数朵火花飘了过去,变成熊熊火焰,瞬间把宋千机的尸体烧成了灰烬。

数十里外的血sè峡谷依然安静,玄yīn宗里的人应该已经查知了这里的动静,但没有人出来查看。

现在的玄yīn宗,已经很难找到可以正面抵挡何渭的强者。

何渭衣袖轻飘,踏空而起,很快便来到了极高的天空里,那道血sè峡谷变成他视野里的一道红线,无垠冷山尽在脚下。

东方天空里出现一片如玉般的光毫,气息悠远玄妙,难以感知境界深浅。

何渭微微眯眼,向着那处行礼:“见过白真人。”

“何道友不必多礼。”

那片玉般的光毫里传出一道温和的声音。

何渭不再说话,盘膝坐在云头,闭上眼睛开始调息。

冷山依然是那般的安静,数千里方圆里看不到任何活动的踪迹,只是在那些野草与寒柳间偶尔能够看到黄羊的身影。

当然,所见并非全部真实。

这里是朝天大陆最凶险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魔物、妖人躲在幽深的峡谷里、阵法后与地底。

如果换作别的修行者,像何渭这般嚣张地居高临下盯着,必然会迎来无数道攻击。

但何渭的境界实力太强,邪派中人不愿意轻易招惹。

最重要的是,中州派掌门夫人在此,谁敢出来送死?

……

……

血sè峡谷的最深处还是单调而干枯的山崖,但在被大阵护住的山崖里有很多建筑。

如今的玄yīn宗总坛与当年被青山宗毁掉的总坛相比,各方面都远远不如,但想要攻破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玄yīn殿里的梁柱由黑玉制成,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道,深处又隐藏着某种燥意。

大殿最深处有一道天血珠制成的帘子,帘后有一张软榻。

一位中年男子躺在榻上,气息淡雅,眉清眼正,正是玄yīn宗主苏七歌。

因为走火入魔,他已经瘫痪多年,但在这次玄yīn宗内乱之后却还活着。

高崖是玄yīn宗硕果仅存的七代长老,生得极瘦,脸颊枯干,仿佛生机已经流散殆尽,但如果往他眼睛最深处望去,却能看到极其旺盛的野心与渴望。

他看着阵图上那两团刺眼的白光,脸sè有些凝重,说道:“宗主有何看法?”

苏七歌看了高崖一眼,淡然说道:“既然是白真人亲自出手,还能怎么看,我们等死就好了。”

高崖冷笑一声说道:“如果这些老贼能破掉万幡大阵,本派早就灭了,哪里还用等到今天?”

苏七歌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高崖望向一名年轻人,严肃说道:“少主莫要害怕,即便是通天仙人也无法破掉本派山门大阵。”

那名年轻人的腿脚有些不便,慢慢走到窗边,看着被火脉气息蒸红的天空,说道:“那位白真人与昆仑掌门究竟想做什么呢?”

“应该是知晓前些天门内发生的事情,他们专程前来示威,所谓正邪不两立,少主你要慢慢习惯这种场面。”

高崖看着年轻人的背影说道,眼里露出嘲弄的神sè。

你不过就是个傀儡,想这些事情做甚,难道真以为自己是玄yīn宗的主人?

年轻人转过身来,原来是施丰臣的义子王小明。

不知道当年他离开朝歌城后,经历了怎样的奇遇,居然修成一身邪功,更是成为了玄yīn宗的少主。

他并没有看到高崖前一刻眼里的嘲弄神情,但这并不影响他生出一个想法:这个人应该杀掉。

然后他望向榻上的玄yīn宗主苏七歌,心想这个人杀不杀呢?

……

……

冷山里的邪派妖人都感知到了昆仑掌门何渭以及中州派白真人的到来。

他们不知道这两位正道大人物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想做什么,只是恐惧这种东西从来都不需要理由。

有山门大阵的宗派赶紧提升阵法强度,没有的散修则是赶紧向着地底逃逸.

那些藏了很多年的血魔教余孽更是拼命地向地底洞窟深处飞行,哪怕明知道前方也很危险。

朝天大陆地底有无数洞窟,其中有很多可以通往冥界,只不过因为通道太过狭窄、天然禁制太强,所以只有最弱小的游魂能穿过。如冥师弟子这样的强大妖人只能通过投影的方式出现在人间,就像当初鸣翠谷里一样。

只有很少的几个地方称得上是地面与冥界的通道,除了众所周知的大漩涡,一处便是冷山里的聚魂谷,不过很多年前便已经被中州派封印,现在只有一些冥部的魔物偶尔幸运地过来。另外一处则是在距离东海不远的地方。

青翠山谷里里有一处地坑。

地坑幽深至极,不知其底。

这里被称为通天井。

没有修行者知道为何会叫这个名字。

水月庵便在通天井十余里外的山上,可以随时镇压从里面跑出来的冥部妖人。

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无数年前那位了不起的东海神尼就是为了镇压冥部妖人才在这里修了这座水月庵。

朝天大陆已经太平了两百余年,冥部的活动踪迹明显变少,最近数十年更是近乎消声匿迹。

通天井也安静了很多年。

某个春日,此间的安静忽然被打破。

十余名水月庵弟子护着一顶青帘小轿飘然而至,轿里便是水月庵的太上长老。

片刻后,金云迎朝霞而生,莲舟缓缓落下,果成寺住持与律堂首席渡海大师,带着十八位苦修僧人来到通天井旁。

颂经声响起,在青翠的山谷间回荡。

泛着淡淡金光的经文,织成一张如袈裟般的网,缓缓向着地坑里飘落。

通天井里响起无数道嗤啦声响,就像被烧红的刀子被浇了冷水。

不知道多少游魂瞬间死去。

那道yīn暗幽冷的气息缓缓下沉,直至再也无法感觉到。

看网友对 第四十二章经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