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五十五章 自鸣得意

第五十五章 自鸣得意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听闻这话,别说夏若妍呆若木鸡,就连盖延和龙渊都被吓了一跳。要把夏若妍带进义军军营?她可是个女人啊!

看出众人心头的疑惑,刘秀淡然一笑,先是指了指夏若妍身上的衣服,然后又弯下腰身,手指在地上一划,将指尖的灰尘向脸上抹了一下,说道:“谁又知道她是个女子?”

夏若妍会意,现在她身上穿着男装,再把脸颊弄脏点,陌生人的确难以分辨她是男是女,另外义军管制松散,加入刘秀的大哥刘縯还是义军首领,要藏下她这么一个人,也绝非难事。

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刘秀继续说道:“明日一早,义军要去往竹山,剿灭当地的绿林军,这是你出城的唯一机会,也是最佳的机会!”

夏若妍猛然吸了口气,惊讶道:“义军……义军要去剿灭绿林军?”

刘秀苦笑,说道:“这是廉丹下的命令,义军没有选择,只能遵从。”

抗令不遵,那是死罪。

只是廉丹下这个命令也着实诡异,剿灭绿林军,那不是京师军该干的活吗,为何要交给义军去做?

刘秀虽还没弄明白廉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直觉告诉他,廉丹没安好心。

夏若妍沉默片刻,追问道:“只有义军去往竹山?”

“还有廉丹麾下的一部骑兵,有一千人马!”

夏若妍的整个心顿时悬了起来。义军没什么战斗力,但廉丹麾下的骑兵,可是战斗力极强,就连以凶狠彪悍著称的蛮军,在廉丹骑兵面前都如同草芥一般,不堪一击。

她急声说道:“竹山县的百姓惨遭廉丹屠杀,很多人都是在家人被杀的情况下才投奔的绿林军!”她也是因为这个才加入的绿林军。

只不过她不想连累到叶家,在绿林军里,真正清楚她身份的人也很少。

刘秀点点头,说道:“绿林军里都是些被王莽暴政逼得活不下去的百姓,若是能有机会帮上他们,我自然责无旁贷。”

其实刘秀也未必多欣赏绿林军,虽说绿林、赤眉都是些受生活所迫的起义军,但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的丑事也没少做。

只不过绿林、赤眉都是态度鲜明的打着反抗王莽暴政的旗号,在大义上,他们的做法和刘秀的理念是一致的。

无论于公于私,目前刘秀当然都会站在绿林军这一边。

听闻刘秀的话,夏若妍暗暗松了口气,刘秀是刘縯的弟弟,他的态度,完全可以左右刘縯的态度,只要义军是站在己方这边的,对于竹山绿林军而言,这一仗还是有得打的。

他们一行人去往义军军营,暂且不表,且说廉丹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往叶府。

廉丹还没到呢,他麾下的骑兵已先将叶府团团包围。两千之众的骑兵马队将偌大的叶府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

叶府的仆人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吓得纷纷跑进府内,大门紧闭。

廉丹乘坐马车,来到叶府的大门前,在手下护卫的搀扶下,他走出马车,举目望望叶府的大门,老神在在地说道:“叫门!”

两名护卫大步流星地走到叶府的大门前,啪啪啪的使劲拍打着门板,同时大声喝道:“开门、开门、开门!廉将军到访,尔等还不速速开门!”

过了好一会,外面的护卫们都打算强行把府门撞开了,这时候,就听大门咯吱一声,缓缓打开,叶阗以及十几名护院、家仆从府门内走了出来。

到了外面一瞧,好嘛,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官兵,黑压压、密匝匝,数不清个数。

叶阗看罢,他的目光落在廉丹的身上,他二人的关系谈不上有多熟,但以前也见过面。叶阗上前几步,正要接近廉丹,左右护卫齐刷刷上前,挡住叶阗,同时把肋下的佩刀抽出一半。叶阗脸sè顿变,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一步,面露惊sè地看着廉丹,问道:“廉将军,这是?”

廉丹见状,嘿嘿一笑,分开手下的护卫,走到叶阗近前,说道:“叶公,久违了,别来无恙?”

叶阗连忙拱手施礼,说道:“小人叶阗,拜见廉将军!”

“叶公不必多礼。”

“不知廉将军突然造访叶府,所为何事?”叶阗满脸好奇地问道。

廉丹心中冷笑,老东西,你还挺能装的,我倒要看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他乐呵呵地说道:“叶公,昨日本帅被刺客伏击,不知叶公可有听闻此事?”

“小人听说了。”

“我的部下在追捕一名刺客的时候,发现她逃进了叶府。”

叶阗一愣,紧接着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急声说道:“廉将军,绝无此事,叶府当中,绝无刺客!”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是吗?哈哈!”廉丹仰面而笑,说道:“据说叶家的表小姐突然造访叶府,不知可有此事?”

“表小姐?哪一个表小姐?”

“夏若妍!”

听闻廉丹说出夏若妍的名字,叶阗脸sè微变,稍愣片刻,连连摇头,正sè说道:“若妍家中受难,目前她人正在竹溪的外公家,并不在郡城,更不在我叶府,廉将军为何说若妍在我这?”

他娘的!叶阗这个老东西,还真会装啊!廉丹冲着他冷冷一笑,侧头喝道:“周大人!”

户曹周综从人群当中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到了廉丹身旁,躬身说道:“廉将军!”

“你说,夏若妍在不在叶府?”

“这……”周综怯生生地看眼叶阗,见后者也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他吓得一缩脖,支支吾吾地没说出话来。

身为郡府的户曹,周综的官职也不算小了,但在汉中,他还真招惹不起叶家。

看他那副胆小怕事的样子,廉丹顿生怒意,大声喝道:“说!”

周综身子一哆嗦,险些没跪坐到地上。他心惊胆寒地看眼叶阗,结结巴巴地说道:“回……回禀廉将军,叶家的表小姐就……就在叶府!”

廉丹点了点头,向叶阗一笑,问道:“叶公,你还有何话可说?本帅于昨日遇刺,而夏若妍恰恰是昨日到的叶府,逃走的刺客是名女子,夏若妍显然也是女子,本帅有十足的理由怀疑,她就是在逃的那名女刺客!”

叶阗眉头紧锁地说道:“廉将军,话可不能乱说,你也不能只听周大人的一面之词。小人已经说得很清楚,若妍根本不在叶府,而是在竹溪的外公家!”

还在嘴硬!廉丹又恨又气,转头怒视着周综,直呼其名地喝问道:“周综,你怎么说?”

周综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子,他得罪不起叶家,但更得罪不起廉丹。他吞了口唾沫,举目看向叶阗身边的一名上了年岁的家仆,说道:“陈元,你出来!”

被他点到名字的那名家仆缩了缩脖子,站在原地没敢动。等了一会,见叶阗以及周围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他自知藏不住,只能慢吞吞地从人群里走出来,向廉丹和周综深施一礼,说道:“小人陈元,见过廉将军、周大人!”

“昨日,叶家的表小姐来到叶府,而且是男装打扮,神情慌乱,这是你跟本官说的吧?”周综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我……”陈元的目光漂浮不定,脸sè一阵白一阵红,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哪里好了。

原来是你!当叶清秋告诉叶阗,叶家出了奸细的时候,他本还有些不相信,现在亲眼所见,也由不得他不信了。

叶阗猛的跨前一步,把陈元吓得连忙往周综的身后躲。

周综连忙摆手说道:“叶公有话好说嘛……”

叶阗根本没理他,怒视着陈元,凝声说道:“陈元,我对你不薄,你竟然吃里扒外,诬陷我叶家?”

“我……这……”陈元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叶阗看向廉丹,脸sèyīn沉地说道:“廉将军,若妍的确不在我叶府,此事完全是陈元栽赃我叶府,还请廉将军明察秋毫!”

廉丹嘴角勾起,慢悠悠地说道:“陈元是不是栽赃诬陷,搜过叶府,自见分晓。”说着话,他向前一挥手,喝道:“搜查叶府!”

“等下!”叶阗一伸手,把蜂拥而上的官兵拦住,他周围的护院、家丁们也都纷纷上前,张开手臂,拦挡众人。

廉丹扬起眉毛,yīn阳怪气地问道:“怎么?叶公是心虚了,不敢让我等搜查?”

叶阗正sè说道:“廉将军,我已经再三重申,若妍根本不在我叶府,廉将军不能只听信小人的谗言,无凭无据,就对我叶府展开搜查!”

稍顿,他又一字一顿地说道:“叶家在汉中,也是有头有脸的名门望族,岂能受此羞辱?”

廉丹恨得直咬牙,不过在没有把夏若妍揪出来之前,他还真不好与叶阗撕破脸。他一指陈元,冷笑道:“人证在此,叶公还要狡辩?”

叶阗寸步不让地说道:“只一厚颜无耻的家奴,他的话,又岂可为证?”

廉丹脸sè顿是一沉,再不与叶阗废话,振声喝道:“搜查叶府!胆敢阻拦者,杀无赦!”

听闻他的命令,官兵们纷纷把挡在前面的护院们推开,呼噜噜的冲进叶府的大门。

叶阗气得脸sè铁青,指着廉丹大声说道:“廉将军,你当真我叶家没人,可随你羞辱了?如果今日你能搜出若妍,我叶阗随你处置,若你搜不出若妍,我叶阗就算亲自去长安,也要告你的御状!”

看网友对 第五十五章 自鸣得意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